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斗羅之核爆斗羅 > 第兩百七十八章 預選賽的最后一天(6k)

第兩百七十八章 預選賽的最后一天(6k)

    很快,預選賽就迎來了尾聲。

    后面的比賽,鈾都沒有參加,經過對決雷霆學院戰隊的事情,已經沒有任何一支戰隊敢面對皇斗二隊了。

    不過有意思的是,天斗皇家學院始終沒有和史萊克學院有過正面碰撞。

    就連五大元素學院的神風學院戰隊,天水學院戰隊,鈾都沒有遇到,這也絕了他想登場的念頭。

    打弱小的隊伍沒意思,想打厲害的卻又碰不到。

    最近二十場碰到的,其中象甲學院戰隊,蒼暉學院,對皇斗二隊來說已經算是高檔次的對決了,但也依舊不是皇斗二隊的對手。

    特別是朱竹清,以一手詭秘莫測的手法,單對單擊破了所有學員,就算是其他學院戰隊早有準備,要么背對背,要么互相看著對方影子,通過守望相助來破解朱竹清的瞬動身法,但這沒有絲毫用處。

    原因就在于,皇斗二隊中的一個妹子魂師石玲玲在打完雷霆學院戰隊后,便修煉到了三十級,天斗皇家學院連夜將她送到了魂獸森林內吸收了一只千年流柳,植物型魂獸,覺醒了千年魂技:堅木鎧甲。

    這是一個防御力驚人,但卻頗為沉重的輔助魂技,魂力輸入的越多,便愈加堅硬,相反魂力如果輸入少了,那么它便會變韌,可以說不管怎么樣,都是一個非常實用的魂技。

    原本這是一個不適合朱竹清的魂技,但鈾卻突然發現,這個魂技一旦停止了魂力供給,那么堅木鎧甲便會化為一灘細碎的木粉,不會消失。

    這給鈾提供了靈感,一個現場制作粉塵煙霾的靈感。

    火焰如果遇到木粉,紙粉,棉花,煙草之類的,便會產生爆炸性的揮發作用。

    因為在魂師大賽上,一切物品都是不允許被使用的,不但是魂導器,就算是普通的物品也不行,但是,朱竹清的魂骨效果卻是在陰影之地下,才能算是擁有頂級戰斗力,否則單靠四十四級的魂力,在魂宗如云的魂師比賽里可算不上什么。

    所以,利用雅黛兒的第三魂技燃燒之力所產生的溫度和石玲玲那化為木粉的第三魂技所結合,就能產生特殊的搭配,一場堪稱小型爆炸的組合,便在兩個女孩之間誕生了。

    但鈾更注重的,卻不是它的爆炸威力,而是其產生的煙霧,雖然時間很短,只能持續半分鐘到一分鐘的時間,可這些對于朱竹清而言,時間已經夠了。

    所以,這便有了朱竹清之前壓倒性的優勢。

    只不過,這個戰術的缺點也很明顯,怕風。

    尤其是神風學院戰隊,如果遇到這個隊伍,那么朱竹清的短時間煙霧覆蓋便成了一個笑話,分分鐘都會被人吹走,而且他們七個人都是可以飛在天上的飛行系魂師,雖然地上依舊有陰影,但卻威脅不到天上。

    堪稱完美克制朱竹清。

    因為天上也沒有陰影之處可供朱竹清借力,如果遇到神風學院戰隊的話,可能鈾就要提前出場了,否則壓根就打不了,風笑天他們只需要不斷在天上釋放消耗魂技,便可以將朱竹清在地面上硬生生磨到魂力消失。

    甚至一個普通的鳥類魂師,面對朱竹清這種沒法對空的敏攻系魂師,也有一定的概率打贏,無非就是通過自己的魂技遠程消耗朱竹清,然后朱竹清憑借自己的速度閃躲,如此反復,直至雙方中的一人魂力用盡。

    所以,魂力等級低于朱竹清的飛行系魂師,與她交戰只能保證不敗,卻不能保證穩贏她,否則以朱竹清這四十四級的魂力,還能輸給三十級魂尊不成?

    不過這是正常情況,屬于一對一的情況下,這樣毫無疑問,但是眼下是魂師大賽,作為副隊長的她卻有這樣一個沒有對空手段的弱點,簡直是噩夢。

    同樣是這種情況的,還有天水學院,水冰兒的冰武魂,也同樣是朱竹清的克星。

    沒辦法,摸不著的對手怎么打?

    “飛行系魂師都是你很難對付的敵人,日后我會想辦法給你弄一個能飛的魂環或者魂骨,否則你面對水冰兒這些對手沒有反抗能力啊。”鈾指著緩緩落幕的比賽,帶著感嘆的意味道。

    眼下的這局,正是史萊克戰隊對戰天水學院戰隊。

    這是預選賽的最后一場戰斗,所以鈾才會拿水冰兒的冰武魂來舉例子。

    “確實,她可以冰凍場地,極大限制了尋常魂師的步伐,而天水學院的魂師卻在冰面上行走自如,就算我能靠遁入陰影來閃躲,但我的魂力遲早會撐不住的。”朱竹清也同意的點了點頭。

    她雖然是皇斗二隊的副隊長,但很顯然,她不是無敵的。

    只不過是還沒有遇到能讓她走下神壇的對手罷了。

    而神風學院戰隊,天水學院戰隊,無一不是魂力等級高,魂環配置標準,而且都有特殊底牌的強橫隊伍。

    雖然朱竹清強,但她畢竟還沒有強到像鈾這般,或者說,她只是某方面無限接近鈾,但在弱點方面,卻帶著有些嚴重的缺陷。

    打個比方的話,鈾是那種五邊形戰士,速度快,力量大,特技猛,物抗高,特抗高,除了壽命還限制著他飛上天和太陽肩并肩,其余已經超越魂師這個概念了。

    遇到飛得快,飛得高的,一光劍削過去。

    遇到限制場地,冰雪凋零,凍結一切,遮蔽視線的,開時停,一光劍削過去。

    遇到象甲宗這類防守的,完全就是沙包,隨他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一個個都給踢下去。

    而朱竹清就在這種方面還差一點,但她在攻擊力,速度方面,如果要和鈾比劃比劃的話,那就算強如鈾,也要頭疼很久。

    而賴皮的時停,那也要時機抓的準,一絲一毫都不能差,因為朱竹清一旦使用魂骨便會遁入陰影,然后才是折躍回到現實,在這期間內,她完全就是無敵的,也就是說,如果時機沒抓到,那開了時間停止都沒用,根本打不中。

    這是朱竹清強的一面。

    預選賽完后,五支出線隊伍,都要在雪夜大帝面前,進行頒獎以及發放晉級賽資格證。

    很快,五支出現的隊伍,以隊長為首,帶領著走上了貴賓席臺位上。

    鈾作為皇斗二隊的隊長,自然也去了,而且還不能缺席,也不能讓人代替。

    雖然他預選賽一場都沒打,而且遇到的對手也都不算特別強,但這絲毫不妨礙他在觀眾心中的地位,這是通過朱竹清抬起來的。

    所有人都在想,朱竹清都這么強了,那么身為隊長的他,到底強到何種地步?

    由于天斗皇家學院的成績是二十七勝零負,所以排在第一,神風學院的戰績是二十六勝一負,神風學院排名第二,史萊克學院憑借二十四勝一平兩負的成績排名第三,熾火學院比天水學院多半個勝場排名第四,天水學院依舊是第五名。

    雷霆學院本來也是有機會出線的,但是很倒霉,在第二十五場,和第七場都遇到了天斗皇家學院,甚至還遇到過了一次神風學院,天水學院,都輸了,直接勝場連前五都排不進去。

    五大元素學院按照往年,都是能夠拿到天斗城賽區的五個出線名額的,亦或者是,這五個名額本就是他們的囊中之物,可在這一屆,卻接連冒出了兩匹黑馬。

    一個是史萊克學院,一個是令人大跌眼鏡的天斗皇家學院二隊。

    要知道,皇斗一隊是關系著天斗皇室的尊嚴,所以才穩拿總決賽名額的,但如今,貌似不如一隊的皇斗二隊都能獲取五個出線名額,而且還是全勝戰績。

    這還是那個只有貴族廢物的天斗皇家學院么?

    所以隨著鈾緩緩走上主席臺時,立刻就感受到了數道夾雜著好奇與戰意的目光,這其中,最為強烈的,就是史萊克學院的戴沐白。

    毫無疑問,對于所有想要奪冠的學院戰隊來說,皇斗二隊都是一個極其棘手的隊伍,而對于戴沐白來說,鈾的意義更加重大。

    這是一個他內心之中無比渴望戰勝的對手,不管是因為他帶走了朱竹清,還是曾經索托城交手后的邀戰。

    這也是他這兩年來努力修煉的最終目的,打贏他,打贏鈾。

    正是因為明白自己和鈾的差距有多大,所以他的決心才愈加厚重,他服氣,但也正因為思考過自己的弱才能明白自己能拿出什么資格去面對這個強大的對手。

    曾經的圣王覺醒狀態,他雖然還沒有真正完成,不管是領域,改變外貌,亦或者是武魂進化什么的都沒有達成,但增幅的魂力,卻已經能讓自己比肩魂王了。

    如果這種血脈返祖真的那么容易搞定,那么唐三也不需要藍銀王的獻祭了。

    這才是戴沐白至今沒成為史萊克戰隊第一戰力的原因,史萊克單兵最強的,還屬月銀之刃武魂,黛安娜,她的武魂品質甚至高過了劍斗羅塵心的七殺劍。

    器武魂中,只有凱影的暗裔魔鐮才能與之并肩,其他不管是什么龍紋棍,蛇杖,甚至是昊天錘,都比不上這兩個背景特殊的武魂。

    但可惜的是,拉亞斯特是一個喜歡搞事情的武魂,當時在森林之中見到輻射泰坦巨猿之后直呼這個世界太危險了,果斷把自己封閉起來,還順帶把凱影封了六年的號,以至于黛安娜都已經四十多級了,凱影到現在還只有三十三級,如果雙方的等級一致的話,凱影還能和黛安娜交交手,勝負在五五之間,但現在,他已經沒有這個資格了。

    “下面,將由陛下與七寶琉璃宗寧宗主以及薩拉斯白金主教親自為進入晉級賽的五支隊伍辦法晉級資格憑證和獎金。”

    晉級資格憑證其實就是一封手札,這東西也不怕作假,畢竟,哪個學院晉級了,武魂殿和天斗帝國都清楚的很,而獎金卻是之前鈾早就已經知道的,

    前五名的學院獲得的獎金是相同的,畢竟,這只是預選賽。每一支隊伍都獲得了由天斗帝國頒發的一萬金魂幣獎勵,而到了總決賽,最后的前三名獎品將由武魂殿提供。

    獎勵頒發完畢,主持人獎話語權交給了在場地位最尊貴的雪夜大帝。

    雪夜大帝目光從面前的五所學院的學員代表們身上掃過,格外在鈾身上多停留了幾秒,這才微笑著說道:“首先,孩子們,我要恭喜你們。”

    “你們成功的獲得了這一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晉級的資格,作為天斗帝國的最高統治者,我以你們為榮。你們都是帝國未來的希望,而作為各隊的正副隊長,你們的實力也在比賽中發揮了最重要的作用,所以,我決定,冊封你們十人子爵的爵位。”

    “你們五所學院其他參賽的學員男爵的爵位,等到你們畢業以后,帝國皇室的大門將隨時為你們敞開,你們的封地將在你們畢業后統一分配。”

    以往的比賽,都沒有獎勵爵位的先例,不過雪夜大帝這一次,卻額外冊封了每支隊伍的正副隊長,為子爵,其他隊員為男爵的獎勵。

    顯然就是想要為帝國皇室拉攏五支學院。

    這讓薩拉斯主教有些不滿。

    不論是天斗帝國還是星羅帝國,爵位按照高低排位分別是公、侯、伯、子、男。只是一個預選賽的晉級資格就放出十個子爵的貴族頭銜。這位雪夜大帝的慷慨足以令周圍任何人吃驚。

    不過雪夜大帝作為一國大帝,自然短短幾句話就堵住了薩拉斯主教的嘴:

    “這五支學院都是我天斗帝國的孩子,爵位也只是我給予他們的額外獎勵,與武魂殿無關。薩拉斯主教若是覺得不妥,你大可以給他們也授權武魂分殿執事的位置。”

    薩拉斯主教臉色有些陰沉,雖然武魂殿的任何職位,都要上報總殿,越是高級的越是如此,尋常人根本不能自己做主任命,但是他作為白金主教,特別是針對五年一屆的魂師大賽成員,自然有這個先斬后奏的權利。

    畢竟拉攏天才,在他頭上的長老,教皇冕下想必都會允許,可是,他就算想拉攏,對方那幾個宗門后面的老家伙們,會同意么?

    這些天才可不缺錢啊,本身也都是某些重要人物的子嗣,重金培養出來的,武魂殿就靠一個執事就能打發么?

    但更重要的職位,他也不敢說,因為這已經不是他能授予的了,就算能授予,也不見得他們會同意接受,萬一被打臉了,那丟臉的他,可是要被教皇冕下問責的。

    畢竟,雪夜大帝是一國之帝,有資格給予爵位,皇帝隨他開心好了,反正整個國家都是他的。

    “在這里我還要給你們一個許諾,如果你們中的哪知隊伍能夠獲得最后的比賽勝利,全隊爵位還將晉升一級,隊長晉升兩級,同時學院前綴增加皇家二字,受帝國財政支持。”

    也就是說,一旦有天斗帝國的隊伍獲得最終勝利,那么等待他們的,便是隊長侯爵,其余隊員子爵的待遇。

    作為最看好天斗皇家學院的雪夜大帝而言,這些獎勵,就差說是直接安排給皇斗二隊了。

    雖然史萊克戰隊也很厲害,天水學院戰隊,神風學院戰隊,乃至于武魂殿培養的武魂學院戰隊都不算差,甚至可以說是完全超過了以往魂師大賽的隊伍。

    但真正讓雪夜大帝下定決心的,還是雪清河對他透露出來的一句話。

    鈾,隨時都可以成為魂帝!

    在這個魂宗便是最強者,魂尊到處走的魂師大賽,突然一個魂王降臨于此,而且還是五十九級的頂級魂王,這等情況,就算是魂力等級不高的雪夜大帝也能明白到底會有多么震撼。

    所以,為了防止鈾被武魂殿拉攏的去,雪夜大帝也是下了血本,一個實權的帝國侯爵,有封地,有財政支持,可以說是從此以后靠國家養著都沒問題,雖然不至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最起碼,成為天斗帝國前十的家族底蘊,已經有了出現的苗頭。

    而在聽到雪夜大帝的許諾后,白金主教薩拉斯也是當即怔了怔。

    似乎沒聽清雪夜大帝說的是什么。

    可緊接著,在想通了其中的關鍵后,他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

    作為各隊的正副隊長,雖然這些年輕人都算得上是見過世面,但雪夜大帝這一大串獎勵砸下來,還是令他們有些發懵。

    爵位代表著什么?

    子爵就已經可以擁有自己的領地和侍從了,而且還將從國家領取一定的補貼金,單是這筆錢就足夠生活。

    雖然有不少魂師都擁有爵位,但獲得王國和公國的爵位容易,獲得帝國的爵位卻并非那么簡單,尤其是直接授予的子爵爵位,一名子爵所擁有的領地已經可以是一座小城市了。

    更為可貴的是,雪夜大帝已經向眼前的十個人保證,這屆比賽結束之后。就分封他們封地。

    這就說明。他們絕不只是掛一個爵位地虛名,而是真正擁有領地地貴族。

    薩拉斯的臉色看上去很難看,他沒再多說什么,但眼中卻多了幾分陰鷲之色。

    通過預選賽這五支隊伍的隊長和副隊長,無不是青年魂師中地精英,一個賽一個聰明,從雪夜大帝的許諾和薩拉斯的阻止中。他們隱約中也能感受到其中幾分火藥味兒。

    寧風致則只是站在一旁微笑不語,似乎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似的。

    雪夜大帝環視五支隊伍,笑著說道,“晉級賽就不在天斗城的斗魂場中舉行了,而是在皇家圍場,也就是軍營中舉行。屆時,除了你們五支隊伍外,還有天斗帝國其他賽區,五大王國的其余十支隊伍!”

    “晉級賽,是展現你們個人實力最好的地方!規則想必你們也早就清楚了!希望你們到時候好好發揮,此外,在晉級賽中,勝場次數最多的三名學員,帝國皇室將會為你們提供下一次境界晉升所需要的魂環。三萬年以下的魂獸種類,任你們挑選。”

    這個承諾和獎勵都是帝國皇室額外附加的。

    不得不說,很有誠意了。

    對于大部分的魂宗學員來說,下一次,就是五十級了,五十級就能吸收萬年魂環,對每一位魂師都無比的重要。

    而且,這還是能自己挑選的魂獸,完全能夠做到最佳搭配,最佳魂技。

    五支隊伍的正副隊長,聽到雪夜大帝的話后,都有些興奮。

    雪夜大帝掃視五隊的正副隊長,看著他們眼中的炙熱微微點頭,唯獨看到鈾那雙平靜的雙眸,停頓了片刻,卻并未多說。

    晉級賽將在一個月后舉行,他們有一個月的時間進行修正或者突破。

    往往大戰之后,是最好突破等級的時機!

    看著眼前十名精英眼中漸漸升騰的灼熱,雪夜大帝微微一笑,“晉級賽一個月后舉行,希望你們能在這一個月內再做突破,好了,別的我也不多說了,你們這些孩子都很聰明,我想,你們會做出聰明的選擇。”

    說完這句話,雪夜大帝的目光偏轉了一下,從白金主教薩拉斯臉上掃過,這才在一眾帝國高官的陪護下轉身而去。

    頒獎完后,五隊依次離開了。

    薩拉斯眼神微動,神色卻已經完全平復下來,從他臉上的神情很難看出些什么。

    正像雪夜大帝所說的那樣,雖然他并沒有明說,但各學院戰隊的正副隊長們卻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帝國和武魂殿,二選其一。

    “其實這沒有什么能糾結的,以我現在展現出來的潛力,還有和雪清河這么好的關系,雪夜大帝甚至愿意花更大的代價來綁住我,因為他知道,等我抵達了那個層次,那么一切的外物,都已經不重要了。”

    鈾和朱竹清并肩離開了天斗大斗魂場,一邊對朱竹清緩緩解釋道。

    她到現在還沉浸在雪夜大帝那慷慨的獎勵之中無法自拔。

    至于他說的那個層次,自然就是封號斗羅級別。

    “可是,這都已經代表了,你將來前途無量啊,鈾!你想,一個城市的封地,仆人,宅邸,封賞,雖然還不知道這個爵位可不可以繼承,但不管怎么樣,你都已經有了成為老牌貴族的底蘊了,而且我記得你是平民來著,從平民到頂級貴族,天啊,這簡直太幸福了!”

    一邊想著,朱竹清的眼眸愈加發亮,鈾的快樂,就是她的快樂,她發自內心為鈾慶賀。

    “其實,這只不過是糖衣炮彈而已,只不過對于我而言,糖衣我要吃,炮彈,我也照收不誤。”對于雪夜大帝的賞賜,還有那暗藏其中的挑戰,鈾選擇欣然接下。

    就算史萊克的唐三,戴沐白,黛安娜很強又如何?

    就算他們有七位一體融合技又如何?

    就算武魂殿有三個魂王又如何?

    魂師大賽的總冠軍,他拿定了!

    一想到還有一年,小血就該完成化形了,鈾的嘴角不由微微揚起。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JBO官网|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竞博|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电竞竞博|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