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醫者無眠 > 485 展翅的蝴蝶

    “高主任,患者雙側頸動脈、雙側鎖骨下動脈、升主動脈、主動脈弓、胸主動脈、腹主動脈、雙側股動脈管壁對稱性 FDG 代謝增高,SUVmax 約為 4.6,考慮是大動脈炎。”

    “行,謝謝。”高柏祥也不等PET-CT的報告,說了一聲謝謝,站起來摸出手機,轉身出門打電話。

    韋大寶知道高主任是和吳老師匯報這事兒。

    他仔細琢磨,蔡麗麗就是來送老蔡看脂肪瘤的,結果沒想到她自己反而查出來問題。

    要是沒有吳科長在呢?

    想到蔡麗麗的脾氣,韋大寶隱約感覺她的脾氣暴躁,和從前不一樣。

    但要是沒有吳科長在,蔡麗麗也許過了一段時間,脾氣越來越不好,甚至產生了一些類似于血液不流動的“幻覺”,被當成精神病進行治療。

    一想到正常人被送進精神病院,而且還是自己這種醫生很確定她有精神病的前提下被送進去,韋大寶打了一個哆嗦,心里特別不舒服。

    不行,回去還是要好好看書。不管能不能來劍協醫院,少犯錯誤總歸是好的。

    怎么說自己都是一名醫生,絕對不能允許這種荒謬的事情發生。

    這一瞬間,連那本困擾韋大寶多時的第十版《診斷學》都沒有那么沉重了。不再是磚頭,搖身一變,金光燦燦。

    “韋醫生,咱們一起去和吳老師匯報一下。”高柏祥招呼韋大寶說道。

    韋大寶還沉浸在自我陶醉之中,整個人都有一種升華的“錯覺”。但是他畢竟早就被社會按在地摩擦了無數年,被毒打的已經幾乎百毒不侵、刀槍不入,感動只是一時的。

    聽高主任這么一說,韋大寶瞬間明白人家的好意。

    吳科長讓自己匯報病史,高主任帶著自己去,相當于幫助自己擋了一道雷。

    這是救命大恩!

    韋大寶來到高柏祥面前,深深鞠了一個躬,很正式說道,“謝謝高主任。”

    高柏祥笑而不語,韋大寶韋醫生看著有些猥瑣,但真是明白事理。

    兩人走出核醫學室,卻沒去機關樓,而是奔著住院部走去。

    “高主任,吳科長不是說他在……”

    “沒有,剛聯系過,吳科長在核磁室。”高柏祥說道。

    “核磁?有新患者?”韋大寶怔了一下,問道。

    “前幾天吳老師去老鴰山,抱回來一個沒人要的孩子,據說是植物人。”高柏祥說道,“吳老師宅心仁厚,準備給孩子做手術。”

    “……”韋大寶的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

    媽耶,植物人也能治?難道不是躺在家里等死么?

    類似于困擾醫大教授的疾病,吳科長已經完全不在乎,看兩眼就能給出診斷,而他自己也沒閑著,去搞高精尖的研究。

    難怪林道長抱著吳科長大腿喊小師叔,看看人家的眼力。韋大寶心潮澎湃,更多的是好奇,跟在高柏祥身后一路去了核磁室。

    住院部里沒什么人,大廳的地面擦的直反光,進門就給人一種莊重的感覺。

    吳科長一定是一身白服,戴著透明的眼鏡,手戴著一次性無菌手套,拿著試管……韋大寶腦海里勾勒出來吳冕的樣子。

    在他看來,科學家都是這樣的。

    而吳科長正在搞的項目,肯定是科學研究,必然是宣傳畫里面科學家的模樣。

    進了大門,看見操作間的門開著,里面傳來……古怪的聲音。

    一般來講在核磁室里機器會發出細微的鳴叫聲,越好的機器噪音越小。劍協醫院的核磁機器是通用醫療生產的SIG,現有頂級設備。

    然后從核磁間里卻傳來木匠釘釘子的聲音,咚咚咚的。

    設備不是安裝完了么?高柏祥皺眉快步走進去,出乎意料的是看見SIG被拆開,零件滿地都是。而吳冕蹲在地,身邊放著工具。

    在角落里有一個兔子籠,里面有一只白兔躥下跳,沒有一秒鐘老實。

    “……”高柏祥怔了一下,身后的韋大寶更是吃驚。

    這特么是搞科研?這是維修吧。

    “吳……老師,您這是……”

    “哦,沒事。”吳冕說道,“剛才我自己寫的軟件輸入進去,機器有些不適應,死機了。我看看怎么修改一下,麻煩哦。”

    高柏祥聽吳冕這么說,嘴里發澀。

    軟件不兼容,不是應該修改軟件么?拆機器干什么?

    “患者做完PET-CT了?”吳冕問道。

    “嗯,做完了。”高柏祥收斂心神,和吳冕匯報患者的情況。

    吳冕也沒說什么,只是專心的修機器。

    高柏祥匯報完后問道,“吳老師,接下來的治療……”

    “正常治。”吳冕說道。

    “哦,那我知道了。”高柏祥最后還是沒忍住,SIG這么好的機器,吳老師怎么就給拆了呢。這要是安回去多了幾個零件可怎么辦。

    難道說等通用醫療的工程師來?

    “吳老師,您這兒用不用我幫忙?”

    “你也懂?”吳冕有些詫異,回頭看高柏祥。

    “……”高柏祥怔了一下,馬低下頭,一言不發。

    “外面操作間的機器里有幾秒鐘的圖像,高主任您要是想看就看一下。我調試一下線圈,工程師說得一周才能來,等不了。”吳冕說完,又開始忙碌起來。

    高柏祥好奇,和韋大寶來到操作間。

    技師正在看什么片子,還是循環播放。高柏祥有些不高興,吳老師在里面忙著,技師竟然在外面用核磁的工作電腦看片子,搞什么搞!

    “您這是干嘛呢?”高柏祥沉聲問道。

    “高主任,您來了。”技師戀戀不舍的抬起頭,看著高柏祥打了一個招呼,隨后又繼續看片子。

    “這是什么?”

    “剛才吳老師給試驗用的大白兔做的頭顱核磁。”

    高柏祥怔了一下。

    核磁,頭顱核磁都是黑白相間的,缺乏色彩。如果硬說有的話,不同亮度的灰色是唯一獨立于黑白的色彩。

    可是技師看的幾秒鐘“短片”像是一只蝴蝶展翅翱翔,色彩明亮,動作清晰。

    這是什么鬼?

    高柏祥沒去理會技師沒站起來給自己讓座位的事情,而是抱著膀站在后面仔細看“短片”。

    幾秒鐘后,高柏祥的下巴差點沒掉到腳面。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体育|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