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進擊的后浪 > 第0172章 江躍棋高一著

第0172章 江躍棋高一著

    看著許純茹那驚恐的反應,江躍卻不為所動。

    腳印在繼續前進,離江躍只有一步之遙。許純茹甚至看到,一雙鮮血淋漓的鬼手,正全力朝江躍的脖子上狠狠抓去。

    “啊!”許純茹簡直不敢看下去,這一抓下去,江躍的脖子恐怕會被直接掐成兩截吧?

    就在這時,江躍忽然咧嘴一笑,身影朝前急趨,探手朝許純茹的胸口抓去。

    這一抓,竟非常無禮,完全是沖著許純茹最隱秘的區域去的。

    許純茹面對江躍這詭異的動作,一時間驚恐遠遠大于羞恥,完全反應不過來,只是本能就想躲開。

    就在這時,江躍的手掌忽然連續變幻手法,五根手指如蘭花一般翻動,手訣在他手中翻滾,似有乾坤顛倒。

    江躍忽然大喝一聲。

    虛空中猛力一拽,五指剛碰到許純茹那傲然一團上,并沒有抓實,而是虛空一提,狠狠朝外一拽。

    一道黑氣順著江躍的指尖,直接從許純茹的胸口拽了出來。

    這黑影落在了江躍手中,竟不斷變化,不斷變大,轉眼間,竟恢復到一個成年男子的體態。

    這男子,赫然就是許純茹先前看到的滿身血污的家伙。

    五官歪歪斜斜,一嘴牙齒早就掉的一個都沒有,滿嘴血污,全身到處凹凸不平,滿是傷痕,肚子更是破開,腸子直往外流。

    詭異的是,這黑影渾身到處都是滴滴答答的血跡,滴落在地板上,卻變成了一道道黑煙,撞在地板上緩緩升騰。

    鬼物瘋狂嚎叫,試圖掙脫江躍的手掌。

    只是,江躍的手法結合了神罡滅鬼手,以及配合江家傳承的一些手法,一旦拿住鬼物的命門,它哪里還逃脫得了?

    這種掙扎,看著很拼,其實根本是徒勞。

    江躍瞥了一眼許純茹:“茹姐,你沒事吧?”

    許純茹驚魂未定,看著那道黑影在江躍手中掙扎,她一時間還有點沒明白過來怎么回事。

    怎么江躍會從自己身上揪出一道黑影來?

    難道剛才那鬼物竟然對她附身了?而她自己竟然毫無知覺?

    想到這里,許純茹真是嚇得差點失禁。腦子里一片空白。她現在幾乎是失去了判斷力。

    不知道到底該信哪些。

    到底江躍手中的鬼物是真實的,還是江躍本身就是畫皮鬼?眼前的一切只是他制造出來的幻覺?

    許純茹的心態是崩潰的。

    直到此刻,她才意識到,所謂的覺醒者真是沒多大鳥用。那些漂亮的體測數據,那些關于覺醒者的優越感,在真正的恐怖之下,根本一點用都沒有。根本派不上用場!

    她的恐懼,她的手足無措,和普通人沒有半點區別。

    如果非得找出一點區別的話,那就是她還有一點勇氣去跳樓!

    江躍將那鬼物抓住,猛然想起智靈曾經給予的一項獎勵。

    當時捍衛九里亭之后,智靈給的獎勵二:獲得初階御鬼技能,可同時操控級鬼物三頭,或操控級鬼物一頭。

    獲得這個獎勵后,江躍一直沒有機會一試,今天居然有個鬼物主動送上門來。瞧這鬼物的戾氣極大,顯然是個厲鬼兇鬼。

    而且,這個鬼物的級別,顯然是超過級的,江躍估計,它的實力應該是級。

    如果不是江躍故意示之以弱,故意麻痹對方,給對方來了個措手不及,要消滅這頭鬼物,恐怕真沒有那么容易。

    當然,這是在江躍家,鬼物再怎么會玩,跟擁有江家傳承的江躍比,顯然還不夠看。

    江躍本身有百邪不侵光環,又是在自己家,占據了各種天時地利。

    而鬼物附身許純茹,藏在許純茹的身上。江躍其實早就看破。只是他故意不說破。

    這鬼物也是狡猾,藏在許純茹的身上,卻不控制許純茹的思想,然后制造各種幻象,試圖通過許純茹的視覺,制造驚恐,吸引江躍的注意力,分散江躍的注意力。

    只要江躍稍微一分心,或者受到許純茹的反應誤導,這鬼物就會趁機發動進攻,對江躍進行致命一擊。

    只是,鬼物魔高一尺,江躍道高一丈。

    鬼物的算計,早就被江躍看破。

    即便江躍沒看破,擁有百邪不侵光環護體,鬼物的算計同樣徒勞。

    它萬萬想不到,江躍將計就計,反而打了它一個措手不及。

    直到落在江躍的手中,這鬼東西才知道自己碰壁了,遇到一個扎手的強者。

    江躍抓住鬼物的命門,鬼物的生死完全就在他一念之間。

    他沒有急于動手。

    根據智靈的提示,江躍催動御鬼秘法。

    那鬼物被秘法操控,整個鬼軀劇烈地顫抖起來。本來不該屬于鬼物的恐懼,竟在它的鬼臉上不斷閃現。

    根據智靈的提示,這御鬼秘法可以駕馭一頭級鬼物,或者同時駕馭三頭級鬼物。

    這頭鬼物也就介乎級和級之間,還沒到達級,所以這御鬼秘法操控起來并沒有什么壓力。

    短短十秒鐘后,這鬼物便老實下來。原本兇厲的眼神,慢慢變得馴服,變得恭謹,變得服服帖帖。

    到了最后,這鬼物更是對著江躍不住點頭,就像一條哈巴狗黏著主人家那種架勢。

    這一幕,看得許純茹目瞪口呆。這已經完全超出了她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各種秘聞,各種內幕消息,根本解釋不了她此刻看到的這一切。

    怎么鬼物會對人類如此客氣,怎么鬼物會馴服得跟條狗似的?

    江躍手訣一引,那鬼物便消失于無形。

    此刻,這鬼物已經徹底被江躍收服,成了江躍的操控鬼物。江躍的主人意志已經灌輸,可以一念之間決定鬼物的生死,因此也就不擔心鬼物叛變或者出現什么反復。

    雖然這手法和炮制鬼奴略有區別,但其實是異曲同工的手法。

    只是,炮制鬼奴的手段相對更殘忍,而且很多所謂的鬼奴,其實是通過活人來炮制的,很是陰毒。

    把活人弄死,再炮制成鬼奴,這種傷陰德的手法,在一些邪惡的術士圈子里,還是挺時髦的一件事。

    江躍懷疑,當初云山時代廣場那位柳大師,就是此道中人。他畜養的鬼奴,很可能就是活人炮制。

    當然,這柳大師自從那一次之后,就失蹤了。

    江躍先前甚至都懷疑,入侵他家中,布下這風水邪陣的術士,會不會就是那個柳大師?

    不過經過江躍的推測,他又推翻了這個想法。

    當然,現在已經無需推測。

    降服了這頭鬼物,要找到背后操縱的人,就很容易了。因為,鬼物自有靈性,它自然會帶路。

    只要順藤摸瓜,便可以將背后的黑手揪出來。

    江躍將風水邪陣的那些道具一一收起來,重新用那桑皮紙包好。

    看著許純茹驚魂未定的樣子,江躍笑道:“茹姐,沒事了。”

    許純茹那弧度美妙的胸口,還在急劇起伏,顯然還沒有從剛才的驚嚇中完全緩過神來。

    “小江弟弟,你你真的不是鬼?”

    “茹姐,你別管我是不是鬼,我就問你,剛才你感覺如何?”

    感覺?

    許純茹回想了一下,額頭的汗珠又一次滲出來。

    要說感覺,那只有一個。

    就是想死的感覺。

    那一刻,她感覺生死根本不由自己操控,極度的恐懼讓她根本無法控制自己,那種恐懼跟遇到其他危險完全不同。

    那是一種完全失控,完全不由自主的失控。

    鬼上身,鬼上身,大概說的就是這個。

    “剛才這個鬼物,也就級略高一些。你們號稱要挑戰乃至的試煉任務,那任務的難度,恐怖程度,可能是剛才的五倍。現在,你對試煉任務,還樂觀得起來么?”

    許純茹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總算是緩了一點神。

    江躍這番話,就跟當頭棒喝似的,讓她一下子清醒過來。

    原來,所謂的覺醒者,在真正的詭異事件面前,真的一錢不值,和普通人完全沒有區別。

    鬼物不會因為你是覺醒者,就手下留情。

    鬼物不會因為你是覺醒者,就對你另眼相待。

    在鬼物眼里,覺醒者一樣是獵物,說不定還是一頭更有趣的獵物,更值得玩弄的獵物。

    想到這里,許純茹才知道自己這些人有多傻,有多天真。

    江躍也不再打擊她,任她呆呆地坐在沙發上。

    江躍燒了一壺水,給她倒了一杯熱水,自己坐在對面的椅子上,閉目冥想,在腦子里琢磨著什么。

    片刻后,江躍睜開眼來。

    對面的許純茹睜著一對美眸,正骨碌碌盯著他,在他身上打量著。

    “茹姐,好點了吧?”

    許純茹勉強一笑:“小江弟弟,我看到你的影子,還有你身上有熱氣,你果然不是鬼。”

    江躍哈哈一笑:“我當然不是鬼。你見過大白天到處走動的鬼嗎?再厲害的鬼,也很難白日如夜,隨意出沒。就算鬼物有能力在白日出沒,肯定得借助其他載體。”

    “嗯?”許純茹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居然詭異地笑了,“小江弟弟,我現在總算明白,為什么杜叔叔要那么賣力收買你了。看來,你不但體測數據好,不但是實力強,對詭異事件也很了解嘛!還有這個鬼物的知識,你連這個都懂?”

    “略知一二。”江躍倒沒想賣弄。

    許純茹仿佛發現了什么天大秘密似的,饒有趣味地繞著江躍身邊轉著圈。

    “小江弟弟,你真的成功吸引了茹姐的注意力,吊起了茹姐的胃口哦。人家很好奇,剛才那頭鬼物,到底被你弄到哪里去了?”

    江躍搖搖頭:“鬼物已經被我趕走,以后都不會來了。”

    許純茹卻不信:“騙人,我又不傻。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那個鬼物很怕你,很敬畏你,就好像你是它爹似的。我感覺,它好像被你收服了。對不對?”

    這個女孩,果然不像她表面看著那么大大咧咧,也有她心細的一面。尤其是這觀察力,確實不一般。

    換韓晶晶來,都未必看得明白這一點。

    當然,江躍是肯定不會承認的。雖然他這不算是畜養鬼奴,但是操控鬼物,在詭異初期,估計很容易被人詬病,留下污點。

    “茹姐,你以為鬼物是阿貓阿狗,你想收服就能收服?”

    許純茹嗯嗯兩聲,也不知道是不是敷衍。

    忽然許純茹歡喜一笑,往沙發上興奮一坐。

    “我決定了,試煉任務還是要繼續的。不過呢,本小姐正式決定,我也要跟你來一個內幕交易。杜叔叔出什么價,我也出什么價。而且,在這個價的基礎上,還可以加上”

    “加上什么?”江躍一怔。

    “你猜”許純茹嫵媚一笑,往沙發上悠悠一靠,“小江弟弟,你覺得再加上茹姐本人,怎么樣?”

    “”江躍頓時無語。

    許純茹嘻嘻一笑:“你們這些男孩子,不都喜歡比自己大一點的姐姐么?小江弟弟,好好考慮一下哦!”

    說著,許純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將大金牛的車鑰匙在手上一晃,悠悠然朝門口走去。

    “等等!”就在許純茹準備推門離開,江躍忽然一把拽住許純茹的手臂。

    許純茹手臂落在江躍的手中,感受到江躍手掌有力的溫度,身體不爭氣地一陣酥麻,差點就順勢倒在江躍懷里。

    “小江弟弟,你”許純茹轉頭過來,臉上竟浮現一道紅暈,眼中流淌的滿滿都是曖昧之意。

    顯然,她是誤以為江躍對她心動了,這是在挽留她,想留下她。

    “先別出去。”

    江躍順著窗外,朝對面觀望一陣,解釋道:“對面樓,有人在監視我們。”

    許純茹頓時一驚,滿心春意一下子就清醒了許多。

    有人監視?

    “別擔心,看不到屋里的情況。”

    許純茹顯然不是擔心對面能不能看到這邊,而是奇怪,這江躍到底得罪了誰,怎么會有人監視他?

    之前聽說他和鄧家有恩怨。

    “小江弟弟,是不是鄧家的人對付你?”

    “極有可能。”江躍冷笑一聲。

    監視我?

    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正好收服了一頭鬼物。

    這鬼物本來是對方給江躍留的大餐,現在就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讓對方自己品嘗一下什么滋味吧。

    鬼物得到了江躍的命令,立刻行動起來。

    三分鐘后,對面的高樓傳來一聲絕望的慘叫,一道身影從十樓一頭摔了下來,狠狠砸在路面上,砰的一聲巨響,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走,下去。”

    江躍幾乎是第一時間走下樓,看到尸體手中還緊緊拽著一只手機,屏幕都還沒來得及自動上鎖。

    江躍直接拿起手機,翻看了聊天記錄。

    三分鐘前,十分鐘前,十八分鐘前

    某一個通話,在短短半個小時內,通了四次話。

    這要是沒鬼那才叫奇怪。

    江躍就著這個號碼回撥過去,那邊幾乎是秒接:“怎么樣,對面有什么動靜嗎?”

    一聽這聲音,江躍頓時感到十分熟悉,腦子里一過,幾乎瞬間就浮現出道子巷門口鄧家那位族老的嘴臉。

    那個前倨后恭的老頭,明著謙和,實則囂張的鄧家族老,號稱一個電話就能把他家庭背景調查個底朝天,一個電話就能讓他在星城混不下去。

    雖然江躍沒有在星城混不下去,但顯然,這老頭的電話確實沒少打。

    江躍也沒回話,聽到這老頭的聲音,江躍心里就踏實了。

    吧嗒一聲,掛了電話。

    雖然鄧家一直是江躍的懷疑對象,但一直苦無證據。

    現在,證據確鑿!一切就好辦多了。

    將手機扔回原處,江躍招呼了韓晶晶一聲:“走吧。”

    “去哪?”

    “你隨便把往放在哪都行,你自己先回銀湖大酒店吧。”

    “小江弟弟,你這樣攆人家,茹姐的心都碎了。”許純茹夸張地道。

    許純茹的確算是見過一些事的人,面對這種慘烈的跳樓現場,居然不聞不問,也不說報警的事。

    發動車子,開出新月港灣。許純茹又想起一事:“小江弟弟,你剛才拿了那個手機,不怕留下指紋嗎?”

    “呵呵,留不下的,放心吧。”

    以江躍現在的手段,怎么可能會留下指紋。

    而且,對方這是跳樓,各種證據很明顯,估計警方都不會正兒八經去調查別的線索。

    這是很容易結案的跳樓現場。

    許純茹充滿好奇,明明看你用手拿了手機,還撥打了電話,居然不會留下指紋?還有這么高級的操作?

    這個江躍,還真是神秘有趣啊。

    許純茹長這么大,各種男性也見過,有魅力的其實也認識不少。但再怎么有魅力,那無非就是身世背景好,要么就是個人能力超群,要么是人格魅力迷人。

    像江躍這種充滿神秘感,讓人無法解讀的存在,許純茹還真是頭一回見到。這深深激發了她的求知**。

    這個男人就像一本神秘學的書,她翻開一兩頁,就深深著迷了。

    “茹姐,把我放路邊吧。”

    “我不,你去哪,我送你去。”

    “我去殺人,你也送我去?你不怕被當成幫兇?”

    “嘻嘻,你要是去殺人,茹姐可以幫你遞刀。能和你一起成為殺人兇手,我怎么覺得很刺激呢!說吧,殺誰?是不是剛才那個接電話的老頭?”

    江躍面色一沉:“茹姐,你問的太多了。”

    許純茹卻無比認真:“小江弟弟,我是認真的。剛才我已經決定了,我要上船,你這條賊船,我是上定了。就算是和你去殺人放火,我也覺得那人一定是該死的。要不要茹姐幫你找人,槍械也可以。”

U赢电竞 JBO| JBO竞博| JBO|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 竞博lol|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lol| JBO| JBO官网|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