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香祖 > 第232章 突如其來的銅臭味

第232章 突如其來的銅臭味

    “總算解決了,這一次,周師兄他們根基更加扎實,也不必再擔心被人坑害。

    除非海盜們誕生出新的十當家,要繼續找他們麻煩。”

    四月中旬,這邊的事情終于告一段落,李柃和慕青絲向黃云真人匯報了此事。

    黃云真人聽聞,沒有什么波動,只是淡淡道:“如此甚好。”

    李柃道:“老祖,我現在擔心的是血鯊盜還會再來報復,到那個時候”

    黃云真人道:“血鯊盜的主業是四處劫掠,怎會吃飽了撐的,專門盯著他們?若敢如此,我會讓韓谷生與林立過去,讓他們嘗嘗什么叫做雖遠必誅!”

    李柃聞言,這才放下心來。

    回到房中,里面用靈石和符箓部署了一個簡易的臨時法陣,氣機遮蔽,隔絕內外。

    擺放在南側墻面下的,是一個木制的香案,香案上面擺放著一個銅制的香爐,里面裝著白花花的大米,兩側各是燃著明焰的香燈。

    三支信靈香插在爐上,散發著裊裊的煙氣,一股清淡的沉香氣味散發出來,彌漫整個房間。

    這次繳獲的幾件法寶已然供在案上,利用信靈香的力量供祭洗練了。

    李柃上前檢查了一下,又給香燈添了燈油,這才把目光落在身前那柄巨大的寶劍上。

    此物并不適合自己使用,但畢竟也是件法寶,多少能值幾個錢財。

    “找個機會,賣到黑市處理掉?”

    他又再看了看那張面具和霜息弓。

    “這兩件倒是好寶貝,也稱得上實用,就留下來吧。”

    就在這時,慕青絲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夫君,這邊的事情已了,我們是不是坐四海商會的航船回去?”

    李柃道:“不急,四海商會的航船都有固定的往來日期,我還想要在此多留一陣,考察一下這邊的香料市場和發展香道的環境,到時候我們自己另行回去就是。”

    “香料市場,香道環境?”慕青絲面露不解之色。

    李柃解釋道:“這邊的島國多熱帶氣候,各種沉香,棧香,蜜香,龍腦類植物易于生長,但卻因修煉體系和文化傳承之故,并未發展出相應的香道文化,因而無論仙凡,對這些種種認識都有所不足。

    此外則是類似之前和你說過的石米香一類海產,他們是作為普通的不入流品靈材來使用的,看重的是其藥用價值,而非其他。

    或許還有一些當地特產,會有滄海遺珠,始終未曾為我所注意。

    我們居住在北霄群島那邊,雖然靠近北海分舵的集散市場,能夠見識天下靈材和珍奇百貨,但卻多是各地區精心遴選有價值的送來,許許多多價值不夠高昂,亦或尚未為人所發掘之物,未必見得會有。”

    慕青絲聞言,不禁點了點頭:“那倒也是。”

    她雖然不是太懂商賈之道,但也明白,那些航船往來交接,租賃貨艙,都是要花錢的。

    這些花費成為了過濾的工具,把所有利潤比率不符合期望之物淘汰掉,即便偶有漏網之魚,也肯定做不長久。

    商賈做事,都是逐利而來,逐利而去。

    值錢的東西才有用,不值錢的就沒有用。

    可不管其他那么多。

    然而,并不是所有香料原材都值錢的。

    有用無用之間,并不能夠那么輕率去判斷。

    尋常商賈所能做到的也就是隨波逐流了,然而李柃卻擁有著重新定義材料價值,掌握香道話語之權的自信。

    既然都來到了此地,沒有道理不好好見識一下這里的風土人情,還有各種特產。

    這些事情在此前騰不出空,也沒有心思去做,但如今,卻終于可以了。

    第二天,李柃和慕青絲便微服出游,來到了望月商行安排工人雜役的地方。

    “都麻利點兒,把這里整理一下。”

    “還有那個棚架,留著做什么,拆了拆了!”

    這一商行的總部設立在王都之中最為繁華修士坊市,但各囤貨的倉庫,出產半成品的作坊卻不在那里,而是在這王都的南郊。

    眾人進去的時候,負責此間改建事宜的商行管事正在指揮著幾名雜役做事。

    “喲,金掌柜的,您來了,這幾位是”

    領著李柃等人進來的金掌柜看了看李柃,轉而對那管事道:“我們來此看看,你忙你的。”

    管事的是個有眼色之人,哪里肯真的這么做,連忙點頭哈腰道:“小的正要稟報金掌柜,此間諸事已經安排下去,共清退商行伙計二十三人,結清尾款五十五單,安排新執事一十六人”

    “你做得不錯,那些安排進來的幫工呢?”李柃忽的插話道。

    管事早已注意到李柃等人,一看就知來歷不簡單,連忙道:“這位公子,您說的可是十天前安排進來的那批人?”

    “不錯,他們現在如何了?”李柃問道。

    管事道:“都在這邊做些雜活呢,這些人也不懂什么活計,甚至連大字都不識一籮筐,但因是上頭吩咐,還是全部都安排妥當了,正好前些時日清退了一批與凌家有關之人,各方面都緊缺人手”

    李柃聞言,暗暗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么,而是進去自己查看。

    果然,他在里面兜了一圈,發現那幫人或在搬搬抬抬,或在灑掃庭除,伺弄花草,都各有安排了。

    慕青絲道:“夫君,這些是你從那座無名荒島里面救出來的落難凡人?”

    李柃道:“不錯,當中一些是遠洋異鄉客,親人死絕,有些是沿海漁民,或者被海盜糟蹋的沿海島國民女,同樣無家可歸。

    我既然救了人,那就干脆救到底,給他們安排一條生路。

    至于其他的,已經方法盤纏,各遣歸家了。”

    慕青絲道:“海盜為禍,當真是害人不淺啊。”

    李柃道:“其實海盜商匪難分,最初一些海盜的來源也是正經做生意的商人,同樣有海盜劫掠之余,趁著各處港口停靠的便利倒買倒賣

    還有一些則干脆是商業上的惡性競爭所導致,專門劫掠同行,搶奪競爭對手,此后發現暴利,才擴大經營,劫掠所有過往商船。

    這些種種,為惡深重,已經嚴重影響到各海國的國計民生,可奈何總是會有一小撮人從中受益,因而屢禁不止。”

    慕青絲道:“說到底,還是風氣問題。”

    李柃道:“我更愿意稱之為生態。風氣這個詞,太道德化,太務虛了。

    海中萬國金錢大道盛行,海盜問題也是因此而滋生,倘使生財有大道,生之者眾,食之者寡,為之者疾,用之者舒,則財恒足。

    既然財恒足,也不會有那么多愿意鋌而走險,劫掠他人的盜匪。

    即便強如血鯊王那樣的強者,也只不過是一個占據著特殊生態位的工具人。

    在天曰命,在人曰運,若無時勢接風憑借,單憑他一己之力,是不可能稱霸大海如此之久的。

    為何他能夠屹立如此多年,又或者,更深一層來考慮,為何幾乎每一個時代,都有類似血鯊王這樣的草莽豪強誕生,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夫君的意思是,金錢大道的黑市生態,需要這樣的大海盜?”慕青絲若有所思道。

    李柃笑了笑,也沒有多說什么,卻是想到另外一個問題。

    倘若自己的道途能夠順利發展起來,應該在這天地之間占據什么樣的生態位置。

    又或者,自己的命運,應該如何安排和掌握?

    總不能淪落到跟這些人一樣,憑著武力蠻橫劫掠,以強盜起家吧?

    香道存在的理由萬萬千,唯有一點,方為主要那就是有用!

    而有用,又得分為對凡民百姓的小用,還有對修士修煉的大用。

    這是自身立足之根基,也是生產創造之價值。

    然而當時不唯大海,舉目天下,到處都是海盜,到處都是劫匪,沒有護道手段,神通大能,生產創造再多也是白搭。

    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這豈止是海盜的問題?

    這是任何人生存于世,都無法避免的問題。

    李柃抬頭看了看天,忽的感覺,這片大海之中的島國之地,彌漫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特殊臭味。

    它并不強烈,也沒有如同過去那種腐尸臭,燒骨臭那樣來得濃烈和惡心,但卻同樣揮之不去,令人不適。

    “嗯?這好像好像是銅臭味?”

    若有所悟之中,這種感覺卻又很快消失不見了。

    但那種恍若頓悟的感覺卻留了下來,李柃忽的驚訝發現,自己竟然能夠聞到銅臭味了!

    眼前的管事,銅臭淡薄,可能是心思不在這方面的人。

    畢竟有法度壓著,猶在可以忍受之列。

    李柃轉頭看了看身邊的金掌柜,隨著他的注意力集中,這股氣味仿佛一下濃烈起來,竟然遠勝管事。

    “難道說,這個金掌柜是個極其貪婪之人?”

    “不對!”

    突然之間,李柃聞到了一股遠勝管事和掌柜,幾乎達到他們千百倍的銅臭味!

    那竟然是從自己身上,還有身邊的妻子身上傳出。

    “我明白了!我自己也滿身銅臭!

    這是財富的象征!”

    李柃內心毫無波瀾,甚至還有些想笑。

    似乎是隨著自己心有感悟,突然之間,就漫天銅臭,與過去遭劫并無二致了。

    但這似乎又不是一種劫難,而是伴隨著日常生活和參悟心境所生的小小牽絆。

    他嘗試著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終于把這漫天銅臭壓了下去。

    他的聞香天賦,更近似于一種靈性之中的感知能力,與認知,注意力息息相關。

    心悅為香,厭憎為臭,倘若認知扭曲,以香為臭,以臭為香,也是可以使得聞到的氣味扭轉過來的。

    他這時候已經極富經驗,因而做到了自由控制自己不去聞那種銅臭味,但必要的時候,仍然能夠重現。

    這可能又多出了一種能力,那就是偵察別人名下財富,或者與之牽連的一些東西。

    乍看之下,這似乎也沒有神峨眉,但是金錢大道通因果,這種銅臭,極有可能就是某種因果力量的呈現!

    若真如此的話,它的位格,可就真是非同小可了。

    此間的掌柜和管事都不知道,李柃不動聲色之間就經歷了一場悟道般的突破,已然是掌握“銅臭”之要領,隱約把握到了錢財的因果。

    他們領著李柃和慕青絲進去,參觀此間的各種設施。

    李柃隨意看了看,很快把注意力放在了留存在此的一些貨架上,里面仍然擺放著一些世俗凡民所用的各種奇珍。

    “這些凡俗世家,能夠做的靈材生意是極其有限的,不過就算對于草莽散修,也同樣如此

    一年到頭接觸過的靈材,也就是那么三五件,十來件不入流品。

    真正能夠屬于自己的,也就才那么兩三件,三五件。

    既如此,也不可能當真放著那么多的凡俗材料不做,當中的很多東西,還是大有用處的。”

    慕青絲道:“夫君家的香坊,以前也是這樣過來的吧?以凡俗之物為主,間雜一些對凡人而言珍稀難得的靈材之物”

    李柃笑了笑,道:“我們以前的生意規模,可比這凌家小多了,這時候回望過往,才發覺有些井底之蛙。”

    往事不堪回首,當年的他,甚至還沒有什么接觸修士的渠道。

    玄辛國商業也不興旺發達,縱有千般手段,同樣無從施展。

    “哎,夫君,你來看看,這是什么東西?”

    突然,慕青絲帶著幾分好奇來到一旁,指著裝載一個盒子里面,用玻璃小瓶裝著,看起來就比其他事物名貴的東西詢問道。

    里面所裝是一種淡紅色的液體,瓶子密封,但卻似有香氣流瀉,靠近之后,滿鼻芬芳。

    李柃過來看了看,立刻說道:“這是薔薇露,又稱酴醾香,以海國所產為勝。”

    “這是薔薇露?”慕青絲一副不大相信的模樣,“夫君,我對香道不如你了解,但也是見過薔薇的,我們家里還種過來著。”

    她說的是家中水榭花樓那里爬滿藤架的薔薇花,搬遷來月沙島上之后,重新栽種一番,如今又枝葉茂盛,繁花似錦了。

    李柃道:“品種不同的。”

    橘生于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各地自然環境不一,氣候條件不同,的確不能一概而論。

    他說到這里,不由也心中一動,上前仔細端詳起來,逐漸面露異樣之色。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 JBO| 电竞竞博|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