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讀檔2013 > 133、下流

    夏柒昔一路提心吊膽,一想起“下面吃”的梗,就忍不住害怕。

    盡管她幻想了很多次,但這一刻真的到來時,仍舊忍不住緊張無助。

    關煌倒是沒想太多,一路都在思索該怎么搞王志昆。

    太過直接的方法還真沒有。

    畢竟王家的實力主要集中在金融領域,和他不怎么搭邊。

    再說了,人家經營十幾年,各種關系,根深蒂固,憑他一介白衣,很難撼動。

    別看關煌現在風生水起,不過是占了一個“利”字,論底蘊、論人脈,還差的很遠。

    真和王家翻臉,到時候有多少盟友共進退,就很難說了。

    大家聚在一起是為了和氣生財,不是四處樹敵。

    今天挑釁這個,明天打壓那個,只能是電視情節,現實中這樣的人早就死光了。

    當然,事情也不能這么算了。

    王志昆既然敢站出來挑釁,就得承擔相應的代價。

    “到了,寶貝”,關煌把車停好,

    “哦哦”,夏柒昔解開安全帶,還沒什么動作,就被男人按倒在座椅。

    關煌看著她,“寶貝,你知道什么叫車\/震嗎?”

    夏柒昔看得出來男人是在開玩笑,掐了他一下,“討厭。”

    關煌被夏柒昔的媚態弄得心下一熱,反而有點不想下車了。

    把座椅調整了下,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寶貝,你知道我此時此刻想的是什么嗎?”

    “什么?”夏柒昔松了口氣,她還真怕男人在這里把她給辦了。

    聽說男人的癖好很多,什么野外、車、電影院,甚至大庭廣眾都會有興趣。

    關煌:“香車美人啊,記得大二那年,我從肯德基下班,已經是半夜十一點左右,大街靜悄悄,一個人影也沒有,路過一個廣場時,遠遠看到一輛車在動,就十分好奇走了過去……”

    夏柒昔暗暗啐了一口,不用聽就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么。

    “……當時左后的車窗沒有關緊,我就透過縫隙往里看,那個場景我這輩子也忘不了”,關煌的聲音慢慢變得低沉,

    然而,還沒等他說出最后的話,手機鈴聲響起,剛才營造的氣氛完全消失。

    夏柒昔忍不住笑了起來,

    她早有準備,孤男寡女在一塊,男人要么講一些下流的話,要么講一些嚇人的話。

    沒想到,完全沒用。

    關煌只能悻悻地拿起手機,趙元慶!

    “喂,趙哥。”

    “兄弟,休息沒?”趙元慶粗礦的聲音從電話另一端傳來。

    關煌:“剛到家,正要給人下面吃呢。”

    夏柒昔聞言,伸手擰了一下,沒個正經。

    要害被襲,關煌疼的齜牙咧嘴,

    趙元慶“哈哈”一笑,“兄弟,我就不拐彎抹角了,這次呢,是受人之托,小昆這孩子,你也知道,做事沖動……”

    關煌聽著對方說話,心想“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這才多久,中間人都找到了。

    “……你呢,大人不記小人過,再給他一個機會……”

    關煌打斷他,“趙哥,看你說的,王志昆這人,哪用我給他機會。”

    趙元慶“嘿嘿”一笑,“兄弟,面這話是我的轉述,接下來才是我要說的。”

    “您說?”

    趙元慶:“兄弟,超人走到眼下這一步,不容易,尤其是競爭對手虎視眈眈,遠遠沒有到放松的時候,小不忍則亂大謀,如果現在和王家鬧起來,得不償失啊。”

    關煌故意說道,“他媽的,這輩子還沒有人當著我的面罵我呢。”

    這話是假的,做律師那幾年,經常被客戶罵!

    趙元慶嘆息一聲,“兄弟,我知道你的感受,小昆這件事做的確實不地道,老王已經把他禁足了,以后凡是你待的地方,都不會讓他出現。”

    關煌“哼”了一下,“我倒沒什么,罵我兩句又掉不了一塊肉,關鍵是破壞柒柒的聲譽,人家一個女孩子……”

    夏柒昔橫了他一眼。

    趙元慶嘆道,“誰說不是,自從次創業失敗,小昆頹廢了很多,這次又惹出了這么大麻煩,大家都揣測,可能精神受刺激了。”

    關煌脫口而出,“精神病啊。”

    趙元慶連忙說道,“不至于,不至于。”

    關煌回想一下王志昆的一舉一動,好像確實有點不正常。

    瑪德,精神病殺人可是不判刑的。

    “你說,我招誰惹誰了,好好做個生意,他非要把臉湊來,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創業就選最難的電商,他不失敗誰失敗。”

    趙元慶接過話,“年輕人嘛,難免心高氣傲。”

    ……

    兩人又閑扯一會,把電話掛了。

    趙元慶的意思也傳達到了,“兄弟,大家可是在你身投了重金,千萬悠著點,這個時候可不能四處樹敵。”

    關煌很早就知道王家不是軟柿子,真要斗起來,不是一時半會能結束的。

    再說了,為個女人爭風吃醋,似乎有點……

    “柒柒,王志昆什么時候喜歡你的。”

    夏柒昔眉眼含羞,“我哪知道這個?我只把他當好朋友。”

    關煌感慨,“我如果知道他喜歡你,早把你給了,哪有這么多麻煩事。”

    夏柒昔嬌嗔道,“要死啊。”

    關煌眼珠一轉,想到一個方法,說不定能把王志昆氣吐血。

    雖然趙元慶親自來說和,他可從來沒想過就這么算了。

    不過,做事手段不能太粗暴。

    關煌把夏柒昔抱在懷里,柔聲說道,

    “柒柒。”

    “怎么了?”

    “我有一個想法。”

    夏柒昔疑惑,“什么?”

    關煌厚著臉皮在她耳邊說了出來。

    夏柒昔頓時震驚了,眼淚在眼眶中打轉,“你……”

    關煌嚇了一跳,沒想到夏柒昔反應這么大。

    “別生氣,不拍了,不拍了。”

    不過是想錯位拍個吃雞圖而已。

    夏柒昔推了推車門,想出去,沒推開。

    關煌繼續哄道,“別生氣了。”

    夏柒昔冷著臉看他,“我在你眼里算什么?是打擊別人的玩具嗎?我喜歡你,就讓你這么作踐我?”

    關煌大腦急轉,一時間啞口無言。

    “開門,我要下去。”

    關煌一看,沒辦法了。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竞博| JBO官网| 电竞竞博| JBO| JBO官网| 竞博| 竞博JBO| 竞博lol| 竞博|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