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西游之問道諸天 > 第六百八十四章 勸說

第六百八十四章 勸說

    天庭,真武神殿。

    姜子牙一身袞龍袍,頭戴天子冠,威嚴之氣鋪面而來,卻是道:“人都準備好了嗎?”

    那龜蛇二將一臉肅穆的在地上跪著,兩人兩側還站著不少道氣息強橫的身影,甚至有些比這二人氣息還強大一些。

    這些人都是真武大帝麾下的三十六天將與五大神龍,平日里統率各部兵馬,鎮壓北天,監視妖師宮,不過在場的不過寥寥十余人,顯然不是所有人都到了。

    那龜將道:“啟稟陛下,此番我等抽調了二十萬天兵,還有雷開、茍畢二元帥麾下兵馬未至,他們位于北冥最前線,調防卻是要花費些功夫。”

    真武大帝麾下統率天兵不下百萬,遠勝其余幾大天帝,蓋因他的治下乃是三界之中妖魔最多,最是荒蕪的地界,無論是妖師宮或者是北俱蘆洲,都是妖魔的樂園,沒有精兵強將彈壓,讓這些妖魔流竄到其余地界作亂,那麻煩便大了。

    須知,圣人名頭雖然響,天庭實力雖然強橫,但是妖魔本性便是無拘無束,向往自由,他們中絕大多數妖王可不會講規矩,只是憑借本能行事而已,偏偏這一方世界靈氣濃郁,飛禽走獸、花草樹木盡可成妖,是以妖魔根本殺之不絕,鏟除不盡,沒有任何一尊大能能管住所有妖魔,真武大帝的使命便是看住這些妖魔,不叫道行強橫的妖魔溜了出去。

    至于那些尋常修為的妖魔,便是跑到了其余幾大洲的地盤,自也有人族修士乃至天庭神靈收拾,卻是翻騰不出什么大浪來。

    “無妨,那便等一等他們吧,總是不能叫那妖師宮的妖魔逃了出來。”

    姜子牙點了點頭,道:“五大神龍何在!”

    “末將在!”五人齊齊出列高聲應道,卻是五尊身穿金甲的神將,一身道行,赫然俱是金仙!

    “著爾等五人為先鋒,領五萬天兵,先行前往那積雷山摩云洞,切記,妖魔勢大,爾等不可擅自出擊,謹守營盤,待朕與眾元帥領大軍到后再說。”姜子牙吩咐道。

    那五大神龍拱手道:“謹遵陛下之命!”

    說罷,當即大步朝著殿外走去,眼見得是調兵遣將去了。

    姜子牙道:“諸位不必客氣,各自落座吧,咱們且等上一等兩位元帥。”

    這殿中兩側擺有不少石案,那些神將聞言,各自尋了一處坐下,便是那龜蛇二將也是紛紛落座。

    便在此時,殿外忽然有一名天兵急匆匆的走了進來,跪在地上稟報道:“陛下,清陽伏妖真君莫元前來造訪,如今正在殿外候著!”

    “莫師弟?”

    姜子牙微微皺眉,自語道:“他不是快成婚了嗎,此時到真武神殿來做什么?”

    他還不知楊戩和莫元在下界做的好事,畢竟那莫元闖金光陣,險些打死金翅大鵬一事卻是發生在那龜蛇二神將回天之后,彼時他忙著調兵遣將,想著收拾鵬魔王等妖族大圣,哪里有心思管大燕國又發生了什么?

    “去,讓莫師弟進來吧。”姜子牙吩咐道。

    那天兵應了一聲,當即退了出去。

    莫元還是第一次來這真武神殿,這真武神殿與凌霄寶殿又是不同,失了幾分巍峨氣勢,卻是多了幾分兵戈殺伐之氣。

    此刻站在玉階之上,他低頭看了下去,只見殿外的空廣場上密密麻麻不知道站了多少軍士,約莫五千軍士成一個方陣,俱都是甲胄齊,殺氣騰騰,一看便是精銳天兵,比之圍剿花果山的天兵卻是強上了那么一籌。

    這也是理所當然之事,畢竟這真武神殿麾下天兵常年駐扎北境,與妖魔交戰無數,等同于野戰軍,而其余幾大天帝麾下的天兵則是少有出手的機會,磨礪的少了,自然戰力和氣勢上要弱上一些,便如治安部隊一般。

    他細細打量著這真武神殿的環境,這里鄰近北天門,一下界便是北海,平日里卻是少有神魔踏足。

    “真君,我家帝君有請,請隨我來。”

    便在莫元左顧右盼之際,那進去通稟的天兵走了出來,卻是出言說道。

    莫元沖他點頭一笑,當即隨著他朝著真武神殿之內走去。

    一進神殿,瞧著那兩側坐著一二十位天將,莫元忍不住微微皺眉,殿外駐扎大軍,殿內神將匯聚,莫不是真如那申公豹所言,姜子牙要出兵了?

    不應該啊,明眼人一看便知這落寶金錢是個圈套,任誰也不該不管不顧便往里面跳啊!

    他心中疑惑,面上卻是沒有顯露半分,反而是笑著作揖道:“莫元拜見帝君!”

    那姜子牙見狀,卻是無奈搖頭,道:“莫師弟,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生分,便稱朕一聲姜師兄便是了。”

    “姜師兄!”

    莫元當即改口,極是親熱的道:“說起來咱們玉虛宮一眾師兄弟,您可是我第一位拜訪的天帝!”

    “你也是第一位造訪朕這真武神殿的玉虛宮弟子。”

    姜子牙笑吟吟的從座位上起身,緩步走到了莫元跟前,道:“師弟驟然來此,可是有什么麻煩,若是有,不必客氣,盡管說來,咱們闡教師兄弟俱是一體,真要論起來,昔年一眾師兄都幫了我不少。”

    確實是幫了他不少,不過自從這廝以法術掀起暴風雪,硬生生的凍死了十萬人族兵士之后,一眾闡教金仙就懶得搭理此人了。

    莫元對這位真武大帝的印象也不是太好,不過到底都是闡教的人,總不好眼睜睜的瞧著他被人害了。

    莫元道:“姜師兄,可否借一步說話?”

    “哦,小師弟還有什么機密之事要與朕商議嗎?”

    姜子牙笑道:“好,各位便暫且下去吧,朕要與小師弟說些私事。”

    那一眾神將聞言,都是起身應是,拱手一禮,紛紛退出了殿外。

    一時之間,這空空蕩蕩的大殿之內,也就剩下姜子牙和莫元二人。

    姜子牙又道:“莫師弟有什么事,盡管說來便是了。”

    莫元也不兜圈子,直接問道:“姜師兄,你這般大的陣仗,可是要奪那大燕國都的落寶金錢?”

    “師弟在籌謀婚禮,也知那落寶金錢?”姜子牙問道。

    “能落下定海珠的封神至寶,三界之中,大名鼎鼎,便是我想不知道也難。”

    莫元道:“師兄,我此來這真武神殿的目的也不瞞你,便是勸你不要管這落寶金錢的事,這其中有很大的圈套,十有是沖著你我二人而來,一動不如一靜!”

    只要姜子牙按兵不動,乖乖的在真武神殿待著,休說申公豹,便是圣人,也不敢公然擊殺一尊天帝,畢竟天帝是三界之主,代表著一種秩序,是所有圣人親自定下的秩序,亦是鴻鈞道祖認可的秩序!

    莫要忘了這些神位可都是從封神榜上來的,而封神榜,便是鴻鈞道祖傳給玉帝的,換言之,這漫天仙神的果位,是他老早便定好的,等同于天道的一部分,不過只是讓圣人們選人上榜,坐不同的位置罷了。

    所以說,待在天庭最是安,什么陰謀詭計都算計不到姜子牙頭上。

    “師弟說笑了,落寶金錢一事,分明便是針對朕而來,又與師弟有什么干系?”

    姜子牙一副早已經了然其中陰謀模樣的道:“師弟且放寬心,這番朕親領大軍,定然是所向睥睨,你不必為朕擔心。”

    “姜師兄已然知道了?”莫元有些詫異問道。

    姜子牙點了點頭,道:“申公豹嗎,一聽得落寶金錢現世,朕便知曉是這頭黑豹精搞的鬼,他如是在東海好好做他的分水將軍,朕也懶得搭理他,不過這廝竟然勾結鵬魔王這樣的妖族大圣尋朕的麻煩,那便休怪朕不客氣了!”

    “莫師弟,朕正打算出兵積雷山,掀了那牛魔王的老巢,屆時這些妖族大圣和申公豹等人定然會趕來救援,朕知曉你與那牛魔王素有恩怨,且看朕如何為你出氣!”

    莫元微微一愣,敢情這姜子牙什么都知道,但是他什么都知道還敢往里面鉆?!

    “姜師兄,此事恐怕背后還有圣人的影子,你卻是要三思。”莫元還是勸道,那申公豹分明便是有恃無恐的模樣,姜子牙按照他的節奏走,肯定是會吃大虧的。

    “圣人也無妨,實話便與小師弟你說吧,朕一看見那落寶金錢,便知是申公豹在搗鬼,他在挑釁朕!”

    姜子牙臉色不善的道:“昔年朕剛剛下山之際,便是被這廝騙了,導致有七十二路大軍討伐西岐,歷經千辛萬苦,死了無數神魔,咱們闡教最終才艱難贏了封神之戰,這一份恩怨,朕記了上千萬年,他跳出來正好,索性便將一切盡數了結,你放心,他有通天圣人撐著,咱們師尊也不會坐視不管,歸根結底,還是憑自己的本事說話!”

    姜子牙是真的恨申公豹,想他當初下山之際還是個淳樸老年,一心想要娶個媳婦,延續香火,順道享受幾年人世富貴,誰讓他修仙修不成呢?

    可是申公豹嫉妒他拿了封神榜,屢次三番陷害他,不但安生日子過不成,甚至是數次置他于生死險境,不知請下多少強大神魔與他為難,當真是難以計數,其中最危險的當是那十絕陣之時,他被姚天君的落魂陣拜去了三魂六魄,真是離死只差了分毫!

    這樣的仇家,如今得了機會,你叫姜子牙卻是會如何不報復?

    莫元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這樣看來,姜子牙是老早便有了算計,也是,以姜子牙的身份,如何會無緣無故的派龜蛇二將下凡傳旨納妃,這分明便是存了試探的心意!

    兩人相愛相殺了這么些年,對彼此肯定已然是極為了解。

    他不知該再如何勸,那姜子牙又道:“師弟,你權且放心,這一戰咱們是有勝無敗,紫薇大帝那里,他已然答應助朕了,加上朕麾下這些天將,滅了妖族六大圣加上這個申公豹,卻是綽綽有余!”

    伯邑考也要出手?

    莫元心里一驚,紫薇大帝,論起兵力來或許遠不如姜子牙這邊多,可是論起麾下神將來,不知勝過了姜子牙多少,那漫天星君,可是有不少厲害角色,卻是盡數聽從紫薇大帝的調遣。

    “既是如此,我便不好多說什么了。”

    莫元嘆了口氣,道:“姜師兄既然心意已決,那我只能祝姜師兄馬到成功,對了,還有一件小事,卻是要姜師兄襄助。”

    “說了是一家人,莫師弟何必如此客氣,直言便是!”姜子牙極是爽快的道。

    他樂意為莫元辦事,蓋因他知曉,眼前這個莫師弟,天資非比尋常,修煉速度極快,是有大氣運大福源之人,身上更是有混沌鐘這樣的開天至寶,深得元始天尊和一眾闡教仙人的看重,與他交好,卻是受益無窮。

    姜子牙不是個不會做人的人,可是他當初做的事讓一眾闡教金仙懶得搭理他,便是想處好關系也沒辦法,如今莫元送上門來,他自然不會放過機會了。

    “是廣成子師兄,我之前在他那里借了八卦紫綬仙衣,卻是別落寶金錢落了,如今在那鵬魔王手中,煩請師兄幫我帶回來吧。”莫元道。

    兩大天帝聯手,申公豹以及牛魔王等人只怕未必是姜子牙的對手,姜子牙做好了完的準備,勝機只怕不小,莫元也就沒理由攔著了,索性便讓他幫忙拿回仙衣。

    這八卦紫綬仙衣到底是一件難得的護身靈寶,雖說以廣成子今時今日的修為和地位,這件寶貝也算不得什么,也不會因此責怪他,但是莫元心里卻有些過意不去。

    “八卦紫綬仙衣?”

    姜子牙眸光一亮,廣成子是闡教門下十二金仙之首,元始天尊最是看重的嫡傳大弟子,這個忙,他自然是要幫的。他道:“師弟放心,交給朕便是了!”

    “便有勞師兄了。”

    莫元點了點頭,想及那落寶金錢,只怕卻是與自己再沒關系,心中卻是微微有些不舍,不過他也知曉這種寶物,他如不出力,除了楊戩這樣不在乎的,誰也不會送給他。

    他暗暗嘆了口氣,道:“姜師兄,我便告辭了,若有空,還請來喝我的喜酒。”

    “朕一定會到。”姜子牙答道。

    莫元不再多言,朝著殿外走去……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电竞|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