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港樂時代 > 第451章 我愿意

    “當~~”

    圣瑪嘉烈教堂敲響了鐘聲。

    這座香港最著名的教堂,坐落在跑馬地旁,是一座充滿古典風格的天主教教堂。

    教堂門外掛起了以鮮花砌成的花鐘,空氣飄散著淡淡的花香。

    沿著長長的階梯步步向上攀登,門口左右處佇立圣伯多祿及圣保祿兩尊圣像。

    這里獨特的氣氛,置身在其中,會給人一種神圣而浪漫的感覺。

    這座教堂能夠出現在劇集的片頭,便證明它在香港是有代表性的建筑物。

    婚禮正式開始前半小時左右,觀禮嘉賓陸續到場,由伴郎張國容負責引入座位。

    教堂座位分左右兩排,按傳統左方第一排是女方家人,男方親友則坐在右排。

    女方父母坐在左排靠走道的位置,女方親友依次入座左排。

    關正飛此時和人彎著腰說話,是一對穿著大方得體的中年夫婦。

    他此時扮演好女婿的角色,站在外父外母身邊,侍候周到,尊重有加。

    現在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賓客也到齊了,就差新人步入教堂了。

    教堂里邊的布置也很獨特,柔和的燈光,燃燒的蠟燭帶著香薰,混合花香的清幽。

    外面的陽光透過七彩色的玻璃窗,投射進來的光線有一種幻彩的奇妙。

    在這樣莊嚴神圣的場合,哪怕是浮躁的人進到這里來,心境都會變得平和幾分起來。

    關正飛走過來,壓低聲音問:“怎么還沒出來,是不是發生了什么呀?”

    盧東杰給他一個淡定的眼神,“放心,不會耽誤你的好事啦。”

    說曹操,曹操馬上就到了。

    張國容小步走過來,小聲地提醒道:“新娘子馬上到了,趕緊出去準備。”

    關正飛整整衣領,快步迎了出去。

    一身紗裙的新娘子出現在教堂大門,身旁左右還有亭亭玉立的兩個伴娘。

    徐若琪穿著一襲禮服,白色雪紡流線型剪裁,衣袖幾裙角點綴以花,繡以閃光的銀珠。

    頭上婚紗于頭發垂以珠簾,走路時珠子浮動,目光流盼,集雍容風韻的十月的新娘。

    鐘小妹是伴娘之首,穿淡紫色長裙,配一對銀白的耳環,手里捧著鮮花。

    關小姐也是伴娘之一,同樣色彩的長裙,耳畔還別著一串鮮艷的絹花。

    她雖不施脂粉,卻格外水靈嬌美。

    這兩個小姑娘平時是斗氣冤家,現在終于找到了一件默契合拍的事情了。

    關正飛牽著徐若琪的手,在親友的注視下,慢慢向著教堂走進來。

    這一對新人,有情人終成眷屬。

    徐父徐母看在眼里,心里替女兒感到慶幸,她已經找到自己的幸福,應當無憾。

    兩個伴娘亦步亦趨跟著,幫新娘提著曳地的裙尾,但眼神總是偷偷瞄著伴郎。

    一會兒,新郎新娘已經在神父面前站定,兩邊的親友也都停止交頭接耳。

    關母坐在右排前座,她對兒子先采用西式婚禮,也不反對。

    尤其看她一臉笑容的表情,顯然對徐若琪這種大家閨秀,也相當滿意。

    盧東杰觀察入微,不禁笑了笑,徐若琪一臉平靜下,但看得出她還是有些神色緊張。

    新娘子雖然平時性格是沉著冷靜,但現在這個時刻,表現得和普通女孩子也差不多。

    一般新娘,有哪個不擔心人生最重要一次演出,不出紕漏,不夠完美。

    就連鐘小妹和關小姐兩個第一次當伴娘,心里都有一種既興奮又擔心的表情。

    在教堂里穿上婚紗,在親友的見證下宣示誓言,相信是每個女孩子,最美妙的人生期待了。

    她們一想到以后自己也會有這樣的經歷,而這次婚禮像是一次提前預演一般。

    但是將來站在他身邊,是她還是她,她們又不敢保證,所以又有些郁悶起來。

    不待兩個小姑娘胡思亂想,幸虧教堂的神父宣布儀式開始。

    “關正飛先生,徐若琪小姐”

    一對新人穿著禮服,肅穆地站在圣治前面,接受神父主持婚禮彌撒。

    就在眾人的注意力集中那對新人身上,教堂后面悄然走進來一個女孩子。

    她雙手輕輕搭在椅子上,干凈細嫩的手指沒有涂那種庸俗的顏色,顯得清麗脫俗。

    她是個好看的女孩子,膚光如雪,唇紅齒白,尖尖的鼻端,秀氣的眼睛。

    她的嘴角微微下垂,但始終都含著笑,卻無人知是悲是喜。

    她的眼睛中藏著點苦澀,又有點羨慕,總之是一種難以形容的神情。

    那神韻,正合得上“艷如桃李,冷若冰霜”八個字的考語。

    她目不轉睛地看著教堂前面,那種復雜的神態,會讓人誤以為是新郎的前女友。

    “我愿意。”

    “我愿意。”

    新郎和新娘,站在牧師面前先后讀誓詞,然后他倆交換了一對鉆石戒指。

    神父向新人致詞,新人宣誓、交換戒指、簽署婚書,逐一在眾人見證下完成。

    雙方交換指環后,新郎關正飛伸手掀開新娘的面紗,深情凝視著她。

    徐若琪抬起頭來,看到他的眼睛里去,臉上洋溢著那種平凡的幸福。

    兩個小伴娘,高興地朝這一對新人撒出彩色紙屑,笑得花枝亂顫。

    禮成之后,觀禮親友紛紛站立起來,圍到一對新人身邊去。

    關母轉過身來的時候,忽然不經意注意到了那個美麗的女孩。

    關母帶點疑惑地看住她,似乎沒有把這位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女孩認出來。

    那個女孩一時猜不到關母已經認不出她了,只是朝她微微笑了笑。

    關母覺得唐突了客人,臉上有些尷尬地別過頭,沒有和她打招呼。

    女孩一怔,心里忽然頹然地想,原來自己并有那么重要,并沒有那么多人在乎她。

    她失落地走到門外,剛想走下階梯,有人帶著驚訝的聲音叫住了她,“阿霞。”

    林清瑕輕輕一顫,然后又是若無其事轉過頭,臉上重新掛起微笑。

    她怕被他看出不妥,連忙說:“替我給你表哥說聲恭喜。”

    盧東杰和她并肩站在一起,“你要來觀禮,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說一聲。”

    林清瑕簡單地說:“剛好從這里路過,所以走進來看,算是不請自來吧。”

    盧東杰轉過頭,認真地打量她,她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對勁。

    林清瑕攏了攏秀發,“剛才我還在幼稚地在幻想,婚禮的新郎官是你呢。”

    她低下頭,忽然之間說:“但是當我看清新娘不是我,心一下就變得很痛起來,我是不是很傻。”

    盧東杰覺得很震蕩,作不得聲。

    林清瑕沉默一會兒,抬起眼,“如果我說我愿意,你會不會娶我?”

    盧東杰不禁愕然地看著她,神情明顯遲疑了,一時不知道怎么作答。

    忽然此時那邊有人叫他:“阿杰,阿杰,快過來一起影相啦。”

    林清瑕勉力笑了一笑,“她們叫你了,你不用管我,我先回去了。”

    盧東杰伸手拉著她,“既然都來了,和我們一起拍幾張照片,玩一下。”

    林清瑕搖搖頭,臉上露出平靜的微笑,“我不太適合出現這里,下午我還有事呢。”

    她掙脫了他的手,她已經不想知道任何答案,她只想快速地逃離這里。

    盧東杰怔怔站在那里,看著她離去背影,心里不知想著什么。

    林清瑕自階梯間跑下去,一直下一直下,直到馬路,一雙眼睛變得通紅起來。

    然后她朝馬路的方向一直走,淚珠卻不知不覺也掉了一路。

U赢电竞 竞博| JBO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lol| JBO体育|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JBO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 JBO官网|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