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 第2183章 你在躲我是嗎

第2183章 你在躲我是嗎

    厲星辰忍不住落淚,“好,我們陪著太爺爺一起回家。”

    “月牙乖。”

    一個小時后,好幾輛車陸陸續續駛出星月灣,往布家老宅的方向駛去。

    今天的天氣很好,天空澄凈蔚藍,干凈得跟洗過一樣,厲星辰特意讓人放緩車速,布老爺子一路上都在欣賞著沿途的風景。

    布家老宅雖然沒人住,但是留有幾個女傭每天打掃,連花園里的花都被照料得很好。

    前些年布桐還重新裝修了一番,換了些新的家具,時不時帶著布老爺子回來看看。

    布老爺子坐在輪椅上,腿上蓋著厚重的毯子,手臂上插著軟管在輸液。

    嚴爭推著輪椅,所有人陪他在院子里轉了轉,末了,厲星辰開口道,“太爺爺,外面冷,咱們進屋吧。”

    “好。”

    偌大精致的客廳里窗明幾凈,幾個小朋友在追逐玩耍,屋里一下子就充滿了歡聲笑語。

    布老爺子去看照片墻,上面全是布桐從小到大每一年生日那天拍的照片,記錄著歲月的變遷,留下了祖孫兩個人無數美好的回憶。

    他看著這間屋子,看著眼前一張張不舍他的面孔,微笑道,“太爺爺不會阻止你們為我難過,但是,不要難過太久,好好地繼續過自己的生活,太爺爺會在天上看著你們的。”

    所有人都沒說話,只是悲傷的氣氛在空氣中愈發濃重。

    布老爺子招招手,叫來了嚴厲和郭簡逸,“小寶貝們,老布答應周末要陪你們去游樂園玩的,這一次,老布要爽約了”

    “為什么呀?”

    嚴厲眨眨眼睛,一臉認真地問道,“男子漢大丈夫,說話要算話的。”

    布老爺子笑出聲,“因為老布走不動了。”

    嚴厲立刻道,“那你坐輪椅呀,嚴厲推你呀,嚴厲力氣很大很大的哦。”

    布老爺子摸著他的頭,“嚴厲乖,你和逸逸將來長大了,一定又高又帥,會成為真正的男子漢”

    嚴厲和郭簡逸年紀小,不懂大人們為什么會這么難過,更不知道他們即將會失去什么。

    布老爺子的眼皮很重很重,嗓音更是虛弱,“月牙,給你爸爸媽媽打電話,叫他們來”

    “好。”

    厲星辰急忙走去門外打電話,哭著道,“老媽,你們醒了沒有?

    快來布家老宅吧,太爺爺他快不行了”

    半小時后,厲景琛和布桐趕到,其他人也陸陸續續趕來,偌大的客廳一下子充實了。

    布老爺子靠坐在輪椅上,閉著眼睛昏昏欲睡。

    布桐蹲在布老爺子面前,握住他蒼老的手,微笑道,“爺爺,您睜開眼睛看一看,大家都來了,今天我們家好熱鬧啊。”

    布老爺子艱難地睜開眼睛,環顧了一圈,看見一張張熟悉的臉,點點頭,“好,圓滿了桐桐,不必追”

    布桐流著淚,努力揚起笑臉,點頭道,“爺爺,我明白了,您安心吧。”

    布老爺子慈愛地看著她,緩緩閉上了眼睛,握著布桐的那雙手,緩緩松開,垂落了下去

    布家老首長,一代開國功臣,于這一年的初冬在布家老宅與世長辭,享年98歲。

    為了低調,厲家并沒有對外公開這件事,但星月灣的關注度向來很高,消息很快傳了出去,上了熱搜,只是網友們都不敢確定真假。

    隨后,布桐發了一條微薄,證實了這一消息。

    布桐V:【爺爺臨終前說的最后一句話,‘不必追’。

    孫女問我,這是什么意思。

    我把爺爺書架上的那本《目送》送給了她,聽著她稚嫩的嗓音朗誦著書上那段話: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訴你:不必追。

    】

    黎晚愉和厲知新,以及他們的圈內無數好友都轉發了這條微薄,悼念布老爺子。

    葬禮安排在三天后。

    厲家子孫眾多,一個個都很有孝心,沒日沒夜地為布老爺子守靈。

    深夜,厲溫故端了杯熱牛奶過來,遞給了跪在地上的沈知夏,“你已經守了兩個晚上沒睡了,喝杯牛奶去睡吧,我在這守著。”

    沈知夏身上穿著跟厲溫故一樣的孝服,輕輕搖搖頭,“我不累,明天太爺爺就要安葬了,我想再多盡點孝心,而且我白天有休息的。”

    厲溫故蹙眉,“你白天也就睡那兩三個小時,身體會垮的。”

    “我真的沒事,”沈知夏默默流著淚,“月牙姐姐和小野她們都能扛得住,我也能扛。”

    厲溫故拗不過她,“那你把牛奶喝了,補充點營養。”

    “謝謝。”

    沈知夏接過溫熱的牛奶一飲而盡。

    “月牙,你快上樓看看吧,嚴厲又哭著醒過來了。”

    女傭著急地趕來,“他一直哭著要找老首長,我看著都可憐。”

    厲星辰擦了擦眼淚,對身旁的嚴爭道,“你去哄哄吧。”

    嚴爭抬手摸摸她的發心,起身上了樓。

    也不知道嚴爭跟嚴厲說了什么,一直哭鬧得厲害的嚴厲在第二天的葬禮上很是安靜,一直乖巧地跪在靈堂前。

    按照布老爺子的遺囑,葬禮很低調,只通知了比較親近的親朋好友,但還是有不少軍方和政界人士主動聯系布桐,想要來送布老爺子最后一程。

    布桐想要尊重爺爺的臨終遺囑,一一婉拒了。

    布老爺子的骨灰很快入土為安,眾人站在墓碑前,無聲地哀悼著,誰也沒有失控大哭。

    一陣微風吹來,嚴厲瞇了瞇眼睛,開口問嚴爭,“爸爸,嚴厲很聽話的,沒有吵到老布,老布可以好好睡覺了,對不對?”

    嚴爭點頭,“對,這一次,老布會睡很久很久,但他對你的愛,永遠都不會褪去”

    葬禮雖然結束,但籠罩在眾人心頭悲傷的情緒并沒有散去,厲星辰不放心布桐,一家三口準備搬回星月灣陪她一陣子。

    郭琪亮和簡瑤也想回去,但孩子上學不方便,布桐沒讓他們折騰。

    郭簡綰現在上小學了,作業多壓力大,回星月灣住的話,上學路上都得耽擱不少時間。

    沈知夏回到玫瑰園的時候,看見厲溫故正在主臥的衣帽間里收拾東西,下意識地開口問道,“溫故,你在干什么?”

    厲溫故轉頭看了她一眼,解釋道,“我怕我媽媽承受不住太爺爺的離世,想回家陪她。”

    沈知夏一愣,旋即道,“可是布桐阿姨明明已經說過,不需要我們任何人回星月灣陪她的溫故,你在躲我,是嗎?”

U赢电竞 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竞博lol| JBO| JBO竞博| 竞博电竞|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