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警探長 > 第七百三十一章 多人分析

第七百三十一章 多人分析

    這么多專家去查盜竊電動自行車的案子,基本上就是殺雞用牛刀。但現在卻不是一個好時間,現在太晚了,只能等著明天天亮了之后再去查。今天晚上,趙支隊會安排幾個當地的、比較熟悉情況的派出所民警去查。

    辦案不是說你更專業就一定厲害,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外地人,大半夜的去小區查來查去太顯眼了。反倒是一些老社區民警,尤其是這幾個社區的老民警,因為很熟悉環境,隨便就可以找到幾個“堡壘戶”(指和警察關系非常好的住戶),半夜去旁敲側擊一番也不會暴露什么。

    “諸位,我在這里,是否需要強調保密問題?”趙支隊環視眾人:“各位也都是老偵查員了,目前的這個線索,不敢說是真正的結果,但是各位也都能聽得出來,確實是個邏輯上可以自洽的理論。我希望,各位帶隊領導一定要約束好自己手下的人,尤其是年輕人,不能在網上和別人聊,更不能發朋友圈之類的情況。”

    “趙支隊說的是,這個線索來之不易。”上級專家也點了點頭,但是大家都知道保密,沒必要多說,便問道:“這個白色物質的化驗結果需要多久?”

    “最快也要一個半小時,現在有了目標物質,但是新港區距離實驗室很遠,走高速也要一個小時。這種案子,刑科所會加班加點地查。”趙支隊解釋道:“本來新港區這邊也有實驗室,但是采集的物質只有毫克級別,咱們這里就不具備這個條件了。”

    “一個半小時嗎?已經很快了。”專家點了點頭:“我個人認為,白探長的這個說法是正確的。”

    見周圍沒人反對,專家道:“這個案子,因為氰化物的中毒癥狀很明顯,而且肖某進了屋子超過半個小時,所以排除肖某在別的地方中毒的可能,那么中毒地點要么是屋內,要么是屋外的樓道。而如果我是兇手,估計會在屋外投毒,這也是我們為什么一直考慮屋外的情況。但是,如果是我作案,我會在案發后,在樓上某個地方放一些易燃物點燃,引發火警,然后讓樓上的人從樓道下來,把樓道現場大幅度破壞。或者,最起碼也要讓樓道的窗戶大幅度敞開。”

    專家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認可了白松所說的室內提前準備好的殺人方式。他現在這么說是有馬后炮的嫌疑,但的確是對白松的一種認可。

    “這種電腦里有很多落塵是正常的,唯獨不應該有這種粉末,所以我支持白探長的說法。”深州市的一位電腦高手說道。這位也是之前和王亮聊得最好的人之一。

    “如果能確定案發地在屋子里,就容易推理為被盜電瓶的人做的。”魯省一位帶隊人說道:“傳奇游戲里的那些人,是不知道肖某被拘留了的。鎖具我們也做了拆解,沒有技術開鎖的情況存在,所以兇手進屋子就一定用的鑰匙。肖某要么是在盜竊過程中丟了一把鑰匙,要么是把鑰匙落在了單位。這個屋子一共只有三把鑰匙,第三把在房東那里,房東的筆錄也很清楚,肖某丟了一把鑰匙之后,給房東打了電話,房東過來幫他開了門,肖某才拿到了屋子里的第二把鑰匙。

    本案中,房東是不存在作案動機的,肖某既沒有拖欠什么房租也沒有得罪過房東,而且房東作為最主要的懷疑對象之一,如果是他干的,不太可能能逃過偵查。如果肖某的同事撿到了他的鑰匙,也不會知道肖某在不在家,因為肖某被拘留十五天這個事,他同事并不知道。肖某家門口有監控,能保存接近十天,在不知道肖某被拘留的前提下,來投毒是非常危險的。

    而丟電瓶的人,因為知道警察去小區里宣傳嫌疑人被抓一事,了解到嫌疑人即將被拘留,就可以得知肖某要被關一段時間,足夠覆蓋視頻錄像。

    畢竟,肖某偷了這么多電瓶,就算不能構成刑事案件,構成治安案件也能拘留十五天了。

    而且,他也可以跟著警察,找到肖某的住處。所以,可以得出以上結論。”

    這位隊長的解釋引起了多人的贊同。

    他說完后,立刻有人提到,當初派出所警察來的過程中路過很多地方,很可能有的路口的錄像還沒有被覆蓋,現在應該去查。

    提出這個觀點的是浙省的一位圖偵專家。

    現在誰也不敢保證錄像的覆蓋情況,案發已經過去了20多天了,很可能某段錄像現在有,十分鐘之后就覆蓋了。

    這位說完之后,立刻引起了高度的重視,這可是急茬!

    趙支隊立刻安排人打電話去問當初的派出所警察來的路線,然后安排圖偵人員調查沿途情況。王亮聞訊也跟著走了出去。

    “白探長,名不虛傳啊,上次湘南省的老伙計跟我提到過你,我還印象不深,此次接觸一番,確實是厲害。敻乎惠麓流,名下無虛士。”浙省的圖偵專家夸贊道。

    “哦,這位還在南方有名氣嗎?”上級的專家問道。

    “我們市局的這位白探長,湘南省的那起有兩個水下基地的大案,就是他破的。不僅如此,在南黔省、南疆省也有幾個案子是他破的,負有盛名。”趙支隊道:“各位可能還不知道,別看白探長年輕,身負兩個一等功,一個是上級公安部門發的,另一個是上級安安部門發的,至于二等功、三等功,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個了。”

    要是王亮在這里一定會很驚訝,趙支隊居然能這么捧白松?但是趙支隊說這個話,柳書元則是一點也不吃驚。任何能走到這一步的領導,都是人精,分得清主次,知道誰親誰遠,白松平日里過來辦案是市局或者之前是外分局的人,但是現在是自己人。

    趙支隊有很深的圈子習氣,這自然不是好事,但是作為一個護短的領導,很多下面的人也是很喜歡和尊重趙支隊的。

    現在,趙支隊夸白松,那就等于在夸天華市局。

    (求月票推薦票)

U赢电竞 竞博体育| 竞博|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 官网竞博| JBO|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