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網游野蠻與文明 > 第一千零四章、獸人永不為奴(十九)二合一

第一千零四章、獸人永不為奴(十九)二合一

    聽到一名狐人老者的問話后,狐人少年抹了一把眼角流下的淚水,一臉悲憤的說道:“讓她們早點解脫才是真的為她們好。

    她們這些年來受盡了各種非人的折磨,心靈和肉體都飽受摧殘。

    如果因為去營救她們而致使營地中的親人再出現傷亡,她們一輩子都會活在愧疚之中的。

    為了救出她們,我們是可以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因為她們是我們的親人。

    可是光靠我們能將她們營救出來嗎?

    顯然不能。

    如果我們要是有那種本事,我們也就不會一直被那些王八蛋欺負了。

    光靠我們自己,營救她們的成功率基本為零。

    想要將她們營救出來,我們必須要求助于巴斯將軍率領的銀飛馬騎士團。

    如果是在白天,都不用我們去主動請求,巴斯將軍就會率領著銀飛馬騎士團橫掃整個普洱地區,救出所有被奴役的獸人。

    在白天,銀飛馬騎士就是無敵的存在,李柯基等人根本就不敢露頭。

    可是到了夜晚之后,銀飛馬騎士們的實力就要大打折扣了,這也是為什么李柯基要選在夜晚發動進攻的一個主要原因。

    為了幫助我們對抗李柯基,巴斯將軍和他手下的銀飛馬騎士們明知夜晚李柯基等人會伺機發動反撲,但他們還是義無反顧的留了下來。

    他們與我們非親非故,是完全可以一走了之的。

    可是為了幫助我們,他們最終還是選擇留了下來。

    人家已經冒著生命危險留下來幫助我們了,難道我們還要為了自己而自私的要求他們去幫助我們營救親人嗎?

    我們的親人是親人,難道他們的親人就不是親人了嗎?

    人家也有父母和妻兒,他們的親人也在家中翹首以盼,希望他們能夠平安歸來。

    難道就為了營救我們的親人,而讓他們的親人失去親人嗎?

    你們想過沒有,為什么我們現在一直在防守?

    為什么我們現在做的所有一切都是為了防止敵人攻入營地?

    因為一旦被敵人攻入了營地,我們就將拿敵人沒有任何的辦法,即便是巴斯將軍他們也無力抵擋夜晚的上位獸人大軍。

    他們現在已經在拼盡全力的去保護我們了,每次面對著敵人的進攻,他們都有可能會突然倒下去,然而他們卻沒有任何的怨言。

    現在光是防守營地,對于他們來說就已經很吃力了,你們還要讓他們去營救那些落在敵人手里面的人質,你們說你們是不是很自私、很過分?

    你們想過沒有,一旦他們接受了我們的請求,去營救我們的親人,然后出現了大量的傷亡,到時候我們怎么辦?

    營地中的那些老弱婦孺怎么辦?

    你們認為李柯基在攻破營地之后會輕易的放過我們嗎?

    你們別忘了,就在今天白天,我們這里的很多人都攻擊過駐守這里的虎人守衛。

    我們的行為對于李柯基那些人來說就是造反,是要被殺頭的。

    主要讓李柯基率領上位獸人大軍攻進來,我們這里的每一個人都要死。

    在這里,一個連飯都吃不飽的人是沒有資格去要求享用大魚大肉的。

    我們現在就是那群吃不飽飯的人,巴斯將軍他們能讓我們每一個人都吃飽飯就已經很不容易了,我們不能再去要求他們給我們提供大魚大肉。

    我們要學會感恩,學會認清自己。

    巴斯將軍肯留下來幫助我們那是因為他們有一顆仁慈之心。

    我們絕不能還沒有報答他們的救命之恩呢,就先行恩將仇報。

    生死有命,在我們心里面我們的親人在幾年前剛剛失蹤的那會兒其實就已經死了。

    如果要不是巴斯將軍率領銀飛馬騎士團殺過來,恐怕我們還會一直這么認為下去。

    現在我們能夠再見她們最后一面就已經是上天的恩賜了,我們真的不能再奢望更多了,否則一定會無福消受的。

    叔叔嬸嬸們,我知道讓你們親眼看到自己的親人死在自己的面前很殘忍,但請你們回過頭看一看,看看營地的中央位置。

    現在整個聚集地的老弱婦孺都待在那里,難道他們就不是你們的親人了嗎?

    為了營救那些被抓走的親人,難道你們就可以不顧聚集地里的親人了?

    兩邊都是親人,手心手背都是肉,我知道你們也很為難。

    如果要是我們有實力,那么我們完全可以兩頭兼顧,既照顧好聚集地里面的親人,又將被抓走的親人給營救出來。

    關鍵是我們有那個實力嗎?

    沒有,我們根本就沒有能力去和李柯基等人對抗。

    如果沒有巴斯將軍率領銀飛馬騎士團殺過來,我們現在還應該被李柯基等人奴役著,每天給他們當牛做馬。

    我知道經歷過白天的事情后,你們都已經變得不怕死了,但有些事情不是我們不怕死就能改變的。

    我們即便是不怕死,也無法和那些上位獸人們掰手腕,因為這是天生的東西,從我們一生下來就已經注定了。

    我們給那些上位獸人當牛做馬那么多年,受盡了各種屈辱,難道你們還想看到我們的后代繼續過這種日子嗎?

    讓他們繼續給李柯基那些王八蛋當牛做馬嗎?

    怎么?都啞巴了?

    大聲的告訴我,你們想不想讓自己的后代繼續給那些王八蛋當牛做馬?”

    說到最后時,狐人少年突然一改之前柔柔弱弱的樣子,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從他那瘦小的身軀里迸射了出來,一下子便震懾住了警戒線外面的那些獸人。

    看到狐人少年的強大氣場,一直在遠處靜靜關注著狐人少年的巴斯不由得暗自點頭。

    從他看到狐人少年死死咬住高大虎人男子脖子不放時,他就被狐人少年骨子里的那股狠勁兒給深深地折服了。

    當時他最大的感受就是狐人少年如果要是上位獸人族那該有多好啊!

    憑借著這股狠勁兒,狐人少年絕對可以在神鷹帝國的軍隊中占有一席之地。

    然而狐人族的身份卻限制了狐人少年的發展,這種種族先天上的劣勢對狐人少年實在是太不利了。

    神鷹帝國之中雖然也有一支狐狼游擊兵團,但那畢竟是在神鷹帝國成立初期建立的。

    隨著神鷹帝國的不斷壯大與發展,狐人游擊兵這個兵種已經漸漸跟不上神鷹帝國軍隊的發展速度了。

    雖然寧遠念舊一直保留著狐人游擊兵這個兵種配置,但實際上需要用到他們的時候已經越來越少了,很多時候他們都只能待在駐地,直至退伍。

    介于狐人族士兵的尷尬地位,所以即便是巴斯十分看好狐人少年,但對于狐人少年的前途他也沒有任何的信心。

    然而就在剛剛,狐人少年通過自己的精彩表現成功征服了巴斯,讓巴斯對狐人少年的未來又重新充滿了希望。

    在看到狐人少年的精彩表現后,巴斯暗下決定,等普洱地區的局勢穩定后,他一定要親自去面見寧遠,將這個優秀的狐人少年舉薦給寧遠。

    “不想,我們要讓我們的后代過上幸福的生活。

    就像神鷹帝國的子民一樣,讓他們享有與其他人平等的權利。”

    “我就算是拼了這條老命也一定要幫我的孩子擺脫這種受奴役的命運。”

    “青山,你這孩子一向機靈,現在你跟巴斯將軍走得又近,你給我們指一條明路吧!”

    在巴斯暗下決定要向寧遠推薦狐人少年時,警戒線外的下位獸人們在沉寂了片刻后,再次沸騰了起來。

    這一次,他們不再要求狐人少年去幫他們向巴斯求助,而是將狐人少年視為了主心骨,希望狐人少年能夠幫助他們拿主意。

    抬手示意眾人保持安靜,狐人少年繼續大聲說道:“諸位叔叔嬸嬸們,如今聚集地里所有人的死活都要依靠于巴斯將軍和他手下的銀飛馬騎士們,只有巴斯將軍才能夠帶我們擺脫被奴役的命運,帶我們加入神鷹帝國。

    所以我們只需要將一切交給巴斯將軍即可。

    從現在開始我們需要做的便是聽無條件從巴斯將軍的指揮,哪怕巴斯將軍讓我們去正面攻擊那些上位獸人,我們也必須要毫不猶豫的沖上去。

    叔叔嬸嬸們,讓我們再看一眼對面的親人,和她們最后道個別吧!”

    “姐姐,我是青山啊!

    在你被擄走之后,父親、母親都相繼過世了。

    本來就算是拼了性命,我也必須要將你救出來的。

    可是現在我卻只能對你說句對不起。

    姐姐,原諒青山的不孝吧!

    我不能為了救你而讓整個聚集地陷入危險之中。

    不過請姐姐放心,青山一定會替你報仇的。

    我會殺光那些欺辱你的王八蛋,用他們的血來祭奠你的芳魂。

    姐姐你先走一步,替我好好去照顧父母,等我殺光了那群王八蛋,我就下來陪你們。”

    狐人少年聲嘶力竭的朝著對面喊了起來,很快便已經淚流滿面。

    其實狐人少年的幾個姐姐在他很小時就已經被擄走了,很可能早已不在人世,狐人少年也根本沒有在對面看到她們的身影。

    不過狐人少年表演得實在是太逼真了,他將對父母姐姐的思念和對李柯基等人的仇恨完美的表現了出來,讓人根本就看不出他是在表演,就連巴斯也以為狐人少年真的在對面看到了自己的姐姐。

    在狐人少年的帶動之下,營地中的獸人們也紛紛朝對面高聲喊了起來。

    無論他們是否在對面看到了自己失蹤的親人,都加入到了告別的行列。

    他們在用這種方式和自己失蹤的親人告別,同時也是在和過去的自己告別。

    從此時此刻開始,他們就要為新生活而奮斗了,即便是自己無法親眼看到那一天,他們也無怨無悔,只要他們的后代能夠看到就行了。

    營地中的喊聲很快便傳到了對面李柯基等人的耳中。

    聽到喊聲的具體內容后,李柯基臉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便是無盡的憤怒和殺意。

    “這幫賤民,真是給臉不要臉,既然如此,那我就好好的和你們玩一會兒。”

    “來人啊,立刻押著這群賤人去進攻營地,讓這些賤人走在最前面,給我們的人當擋箭牌。”

    一想到接下來營地中那幫賤民的表情,李柯基立刻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老李,你真打算犧牲她們?

    萬一普洱城那幫家伙要是不滿怎么辦?”

    本以為李柯基只是想用人質去威脅聚集地的那些獸人,萬萬沒想到李柯基竟然要假戲真做,身為虎人族的趙薩摩立刻就慌了。

    瞥了一眼一臉擔憂的趙薩摩,李柯基冷聲說道:“只不過是一些獸人女奴,死了便死了吧!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能夠攻破營地,別說是一些獸人女奴了,就算是將整個云南地區的賤民們都犧牲了,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

    至于普洱城的那幫家伙,他們現在除了跟我們混,還有其他人肯接納他們嗎?

    只要我們今天晚上能夠大勝而歸,整個普洱地區就還是我們說的算,到時候他們想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

    如果我們今天晚上要是無法攻破營地,那整個普洱地區的所有人都要死。

    那群色鬼們不會天真的以為在他們死后,那些獸人女奴會為他們守寡吧!

    老趙,不是我說你,身為他們最初的首領,你怎么能夠讓他們將你給架空了呢?

    還好當初我見勢不妙,直接設計將他們也拉下了水,否則有他們做內應,我們早就被朱奇那老小子給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老趙,我現在交給你一個任務,那就是給我安輔助那群色中餓鬼。

    你去讓他們給我安靜點,順便告訴他們,就說只要今晚能夠攻破營地,以后他們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

    只要是我們統治的地區,無論他們看上哪個女人,都可以直接帶走。

    我們可以不派他們上戰場,但他們必須要給老子保持安靜。

    如果他們繼續沒完沒了的,那就別怪我不念舊情、心狠手毒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JBO| 竞博官网| 竞博JBO|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