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權寵天下 > 第1353章 有官員自盡

第1353章 有官員自盡

    元卿凌放下聽診器,“二哥,你還是說吧,是不是胃口不好了?”

    “胃口很好啊,都吃得下!”孫王巴巴地看著她,“你這個東西,聽出來毛病了嗎?”

    元卿凌搖頭,“沒聽出來,你得說哪里不舒服。”

    孫王顯得很失望,搖搖頭,“那算了,不看了,就這么病死算了。”

    說罷,站起來就要走。

    元卿凌叫住他,“二哥,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啊?有什么不能說的?”

    “不說,不說,你都沒診脈出來,怎么說嘛?”他說完,悶著頭就往外走了。

    來得疑惑,去得更疑惑,元卿凌怔怔地看著他大步而出,湯陽在外頭也聽得兩人的對話了,覺得也很蒙圈,“看王爺的行動,倒也不像是得了大病。”

    “不知道他怎么回事,我明日問問孫王妃吧!”元卿凌滿腦子的問號。

    “但是,王爺方才來的時候,先問了孫王妃是否在此,我懷疑孫王妃也不知道。”湯陽說。

    元卿凌啼笑皆非,“真是奇怪得很,問他哪里不舒服,他也不說,只叫我診脈,真拿我當神醫啊?有什么不舒服,不能說嗎?”

    湯陽怔了怔,“這個……會不會是私隱處的不舒服?”

    元卿凌呃了一聲,回想起方才孫王的舉動,還真有這個可能。

    但若是那個地方不舒服的話,孫王妃是應該知道的。

    翌日,她看著時辰,想著孫王應該上班了,就叫人去一趟請孫王妃過來。

    元卿凌叫了她到偏廳,道:“二哥昨天傍晚來過。找我看病,說是不舒服,你知道他哪里不舒服嗎?”

    孫王妃一怔,“他不舒服么?沒聽他說啊,他怎么了?”

    “我就是不知道,他只叫我診脈,問他哪里不舒服,他也不愿意說,我想著你會知道,便叫你過來問問。”

    孫王妃想了想,搖頭,“沒覺得他哪里不舒服啊,昨晚回去用晚膳的時候,他還是吃了五碗米飯,兩鍋子的肉,再喝了三碗湯,飲食正常的。”

    元卿凌蹙眉,“吃這么多啊?他平素也吃這么多嗎?”

    孫王妃沒好氣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貪吃,這是正常的食量,若是餓了,得吃七碗!”

    “你家的碗,多大啊?”元卿凌問道。

    “比你府中用的,稍稍大一點,就這么大……”她比劃了一下,有七八寸的樣子。

    元卿凌膛目結舌,“這么大的碗,吃五碗飯啊?那不得撐死啊?”

    “什么撐死?沒吃夠這么多,一整晚都說餓,慶功宴之后說老五穿朝服好看,嫉妒得很,便下定決心要減肥,減肥兩天,把食量減到三碗,晚上就一個勁喊著餓啊餓的,可憐死了,第三天就不樂意了,說還得吃飽才行。”

    元卿凌服了,真是胖紙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她看著孫王妃,試探地問道:“那你們……你們之間的床笫生活,還正常嗎?”

    孫王妃翻翻白眼,“什么正常不正常的?老夫老妻了,一個月,總有那么一回吧。”

    她頓了頓,“怎問這個?是不是他跟你說什么了?”

    元卿凌笑著道:“我見他來找我看病,卻死活不愿意說自己哪里不舒服,我就猜測,是不是那方面的疾病,他想治但不好意思說。”

    孫王妃尷尬地道:“這治不治的有什么打緊?這么多年也是這樣,治好了反而有花花腸子,還是不治了吧,別管他!”

    元卿凌之前聽孫王妃說過,二哥一直沒娶側妃,是因為那方面的功能有些弱,也就是說,多年也是如此,怎忽然就想起要治了呢?莫不是看上哪個女子了吧?

    往日不在官場上混,結交的人也少,只知道吃喝,但是現在注重身材,也注重那方面的事,或許真有這可能。

    這只是元卿凌的猜測,她沒跟孫王妃說,只叫她回去問問,看哪里不舒服,也好趁早治了。

    孫王妃幾天也沒消息來,孫王也沒再來了,元卿凌便沒把此事放在心上。

    然殊不知又過了兩天,聽得湯陽說鴻臚寺有一位官員在家中上吊自盡了。

    元卿凌大吃一驚,忙問何事自盡。

    湯陽搖頭,“不知道,京兆府已經在調查了。”

    “這位官員,在鴻臚寺任什么職位?”元卿凌問道。

    “少卿,三品官員呢,所以京兆府才會如此重視,皇上也下了旨意,讓京兆府徹查,鴻臚寺那邊也得配合調查。”

    三品的官員,無端在家中上吊自盡,這真是奇怪。

    調查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但是并未對外公布,湯陽打聽了回來,告知元卿凌道:“京兆府出了結果,這位少卿大人是得了花柳之癥。”

    元卿凌膛目結舌,“什么?”

    遂是想起了之前孫王神神秘秘地來叫她看病,死活不愿意說什么病,莫非……

    她心里覺得有些不妙,這位少卿得了病的事,二哥肯定是知道了,所以才會懷疑自己也得病,他懷疑自己得病,是不是意味著……

    以二哥的為人,不至于在外頭亂搞吧?

    “太子妃,孫王殿下……會不會也是得了這種病呢?”湯陽也想到了這一點,遲疑了一下之后問元卿凌。

    元卿凌神色凝重地道:“我不好問,這事沒經證實,我也不能叫孫王妃問,這樣吧,你去跟齊王說一聲,讓他私下去問問孫王,最好是喝了點酒才問,若真得了那種病,得馬上醫治。”

    “行,那卑職去一趟!”湯陽說完,馬上便出門去了。

    元卿凌緩緩地皺起了眉頭,這種病,在本朝來說是罪惡之癥,官員是不允許得這種病的,因為朝廷其實有嚴旨,不許官員逛秦樓或者去窯子。

    秦樓還好點,很多的秦樓其實也沒有出賣皮肉的,賣藝者多,但也總有那勾欄之地,是干著這種皮肉生意,只是官員一般不會去那種地方,便是要那啥,也會找官妓玩耍,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官妓里有人得了這種病,然后傳染開來。

    官妓都在教坊里,平素官員們相聚,都會招幾名官妓過來陪酒,彈琴唱曲助興,自然,興致起了,那事也是可以做。

    鴻臚寺日常很多應酬,聽老五說過,鴻臚寺經常傳官妓去陪客人,那二哥他會不會也一時把持不住?

U赢电竞 JBO官网|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体育| JBO竞博| 竞博| JBO|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