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禁區獵人 > 第七百四十九章 按部就班

第七百四十九章 按部就班

    這深居簡出的二十多天時間,獵門總魁首主要就是想做一個好父親和好丈夫。

    家和萬事興,這個道理是鐵的。

    家庭是人在世上立足最基本的單位。一個男人要是家里擺不平,無論在外面作出多大的事業,那都是無根之木。

    而處于各種原因,林朔目前組建的這個家庭,比尋常人還復雜不少,人口也多。

    林朔心里明白,自己這個一家之主七年不露面,家里其他人已經習慣了自己的缺席,互相之間已經形成穩態關系了,客觀上需要時間來適應。

    而自己的家庭尚且如此,那么獵門、奇異生靈研究會,還有昆侖計劃,更是如此。

    在過去的七年時間內,甚至更早,林朔更多地是以精神領袖的方式,存在于這三個組織之中。

    因為有獵門總魁首在,所有人能團結在一塊兒做事,林朔的名頭就是一塊金字招牌,能推動很多事情。

    林朔本人,七年前只是在關鍵的決策上施加自己的影響,絕大部分的事務是委托給曹余生和苗光啟去決策完成的,他自己則在一線狩獵,更像一個技術骨干而不是領導人。

    而在過去的七年內,林朔人在西王母的意識空間里連決策和狩獵都沒參與,整整七年時間過去,脫節是雙方面的。

    一方面獵門和昆侖園區,要適應這位獵門總魁首的再次出現,在現有組織構架和權力分配上作出改變。

    同時林朔本人,也要花時間了解目前的昆侖園區,掌握更多的信息,跟上工作進度和節奏,再去思考和把控未來的方向。

    船大難掉頭,以林朔如今的身份地位,做什么決定都是要充分了解情況,并且經過深思熟慮的,否則還不如不做,別給大家添亂。

    所以林朔回家之后,事情分三步。

    首先擺平孩子們,一來這都是自己的親生骨肉,父子之情是不能放下的。

    二來,家里夫人多,要是直接上來就一個個去處理,那就容易摁下葫蘆起了瓢,討好了其中一個,然后另外三個不滿意了。

    孩子們是林朔的,也是夫人們的,一人一個正好。都說母子連心,林朔對孩子們好,夫人們看在眼里自然就喜上眉梢,林朔這個丈夫在她們心目中自然是大大加分的。

    擺平了孩子們,接下來就是夫人們了。

    一人一晚上,關起門來各個擊破,這方面林朔花了力氣。

    百煉鋼化為繞指柔,讓夫人們從身體到心靈都舒坦了,云收雨歇,夫妻倆睡前在床上說些悄悄話。

    而因為夫人們如今各自在昆侖園區的職位都很重要,于是關于組織的各方面信息和情報,也就慢慢傳到了林朔耳朵里。

    了解了這些情況之后,見微知著,林朔在正式上班之前,也就基本摸清楚了昆侖園區如今的現狀。

    這天晚上,四位夫人一人一晚,林朔頭一遍已經完成了。

    第二遍林朔原本還想著照方抓藥,結果夫人們的花樣來了。

    相比之下,狄蘭是四個夫人里這方面最放得開的,又喜歡嘗新鮮,于是林朔半夜摸到狄蘭床邊就發現,蘇冬冬居然也在。

    狄蘭說自己跟蘇冬冬沒配合過,不過知道她身體上能耐大,于是今晚要聯手給林朔一點厲害嘗嘗。

    這就是所謂放最狠的話挨最毒的打,兩位夫人屬于肉包子打狗。

    完事兒之后,獵門總魁首左擁右抱,全身上下說不出的放松和舒坦。

    狄蘭在林朔懷里幽幽說道:“想不到西王母也不過如此,還沒我厲害呢。”

    蘇冬冬在另一邊反擊道:“西王母又沒給我什么好處。反倒是狄蘭你,身懷山閻王,我還以為有多大能耐呢,結果也是個豬隊友。”

    “什么呀!”狄蘭說道,“我是故意讓的,不然今晚還睡不睡了”

    “故意讓的是吧”林朔說道,“反正我明天不上班。”

    “哎哎我錯了我錯了。”狄蘭求饒道,“我沒讓,確實不行了。”

    隨后這位林家二夫人用手指在林朔胸前畫著圈圈,柔聲說道:“老公,你比以前更強了。”

    林朔心里很受用,不過嘴上還是問道:“有嗎”

    “有。”狄蘭說道,“對力量的感知上,我比一般人敏銳得多。

    我能明顯感覺到,自從你大前天晚上在蘇冬冬那邊過了一夜之后,力量得到了增長。

    這是不是就是九龍之力呀”

    林朔這才發現自己想歪了,如實說道,“我其實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之前在西王母意識空間內,西王母確實說過,她將通過冬冬把力量輸送給我。

    當時也就那么一說,話術交鋒本就真真假假,我并不抱多大指望。

    而且西王母本身正在抵抗地菩薩的入侵,自己的力量應該是捉襟見肘,哪兒來的余力給我呢

    不過跟冬冬有了夫妻之實之后,我確實感覺到自己在起變化,身體力量有增長,狀態也越來越好。

    另外在煉神方面,念力也增強了,按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我應該很快就會突破。”

    蘇冬冬這時候幽幽說道:“明知道有好處,也不知道多來,還得我今天主動跟狄蘭商量。”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要謹慎。”林朔說道,“力量的增長,當然是好事,不過要是身體承受不住,或者說不適應這種力量,那就適得其反了。

    我本來就是修力盡頭的境界,如今每往前邁出一步,都沒有任何經驗可以借鑒,不得不謹慎一些。”

    “說白了,就是多出來的錢怎么花的問題。”狄蘭說道,“你修力方面確實會遇上這樣的問題,可煉神應該沒這個問題吧。

    你現在是云家傳承第二境了,再突破不是第三境了嗎

    云家傳承第三境是九陽傀儡,你難道還要去跟你表姐搶云家的那九個護道人”

    “九陽傀儡,其實只是云家第三境的一種應用,并不代表這個境界的實質。”林朔解釋道,“云家傳承前四境,我的理解是這樣的。

    第一境‘三尺定魂’,這表明了云家傳承念力的基本特性。

    云家的念力,會產生跟生物神經信號相近的電磁頻率,所以可以影響神經信號傳導,從而禁錮對方的身體。

    可缺陷在于,這種控制是有距離限制的,也就是到了三尺之外,差不多一米,這種特性將會自然衰減,達不到影響生物神經信號的程度。

    而到了第二境真言化實,除了保留第一境的基本特性之外,影響范圍也增加了。

    根據我目前的實測,能影響三米之內的生物。

    不過哪怕到了三米這個距離,在實戰中往往也是不夠用的。

    而云家傳承第二境的真正奧妙在于,它開啟了云家念力的第二個基本特性,那就是‘兩界意和’。

    從旁觀者視角來看,好像是云家傳人的真言化實,但其實不是。

    真實情況是,這個境界的云家傳人,可以用真言的方式,激發兩界意合,把現實世界和另一個世界進行短暫的重合,然后互相置換一個等熵的現象。

    這其中的‘熵’,以你們倆的學識應該知道,我就不詳細解釋了。

    因此這種念力操控其實是很繁瑣的,同時需要在剎那間進行大量的計算,所以很吃天賦。

    在客觀上除了大量念力需求之外,還需要極為細膩的念力控制。

    目前在所有有記載的云家傳人中,這方面天賦最好的是我娘。

    她能夠進行大范圍‘兩界意和’,讓真言化實有翻天覆地級的變化。

    而相比之下,我和我表姐云秀兒,這方面的天賦遠不如我娘。

    目前看起來,我念力比云秀兒充沛得多,而操控的細膩程度可能還不如她。

    所以她的真言化實,能做到對現實世界一個大現象的細微影響。

    而我目前,可以做到對現實世界一個小現象的顯著影響。

    不過無論我還是云秀兒,一旦運用真言化實,那念力和腦力肯定會耗盡,代價太大,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使用。

    總而言之,云家傳承的前兩境,雖然各有妙用,可在天賦不像我娘那么逆天的情況下,實戰價值相當有限。

    所以之前的云秀兒,主要的戰斗手段還是修力方面的能耐。

    而到了第三境,云家傳承才會真正發揮出戰斗優勢。

    因為在這個境界下,念力施加的范圍更加廣闊,影響的程度也更加明顯。

    不再僅僅只是限制對方了,而是能直接操控。

    根據之前馬逸仙的實戰表現,他的念力影響,可以擴大到數公里的范圍。

    當然他是幾百年的老怪物,而且實際修為到了第四境,范圍也比正常第三境要大得多。

    可不管怎么說,念力影響范圍變大是肯定的,同時,這種念力的影響范圍,又沒到毫無限制的地步。

    因此,在第三境的情況下,如何能把云家傳人戰斗力最大化,就是一個很實在的問題。

    而其中的最優解,就是九陽傀儡。

    因為充當九陽傀儡的云家護道人,他們在自身實力強大的同時,還是自愿的。

    不僅是自愿的,他們還主動修行云家人開發的煉神術,讓自己成為了云家念力最好的接收體。

    因此他們不僅不會主動脫離云家傳人的念力影響范圍,還能最大化地讓云家傳人便于控制他們的身體。

    而這,才是九陽傀儡真正的奧秘,除了云家傳人本身境界要夠,而且還有云家的資源支持。

    至于云家第四境九陰元神,倒確實是名副其實的,這個我以后再跟你們詳細說。

    總而言之,我哪怕到了云家傳承第三境,也不會有‘九陽傀儡’這種神通,因為我們林家沒這個資源。”

    “資源可以慢慢積攢嘛。”蘇冬冬說道,“你看我現在手下那些安保隊員,實力是弱了點,不過總比沒有強,要不你先湊合用,搞個林家版本的九陽傀儡出來”

    “你這么明顯的坑,林朔才不會跳呢。”狄蘭嗤嗤笑道,“你那些手下,一個個跟狐貍精似的,你讓林朔以后怎么帶出去嘛,林家口碑還要不要了”

    “他都四個老婆了,林家這方面還有口碑嗎”蘇冬冬反問道。

    林朔翻了翻白眼,說道:“你們倆這是典型的端起碗吃飯,放下碗罵娘。”

    身邊兩個女子一下就聽懂了,嗤嗤笑了一陣,隨后狄蘭說道:“對了,你這閉門謝客的狀態,明天得改一改了。”

    “哦為什么”

    “章進一筆買賣結束了,正在回來的路上。”狄蘭說道,“明天他就到昆侖園區了,這個侄子你也不見嗎”

    “那得見見。”林朔點點頭,“我跟這小子還有三刀之約呢。”

    ……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JBO体育| 竞博官网| 电竞竞博| JBO官网| JBO体育| 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