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殿主的絕世寵妃 > 第782章 過往(十七)

第782章 過往(十七)

    第782章  過往十七

    從化形那一日開始算起,她已經在天塹崖上不知道待了多久了。每一日都在崖上呼喊、等待,期望著能再聽到那熟悉的琴聲。

    以前天天聽著覺得膩,現在沒有了反而寂寞。阿初蜷著腿坐在山崖上,惆悵地想著。

    然而那個男人再沒出現過。

    時間久了,阿初都懷疑是不是她出現了幻覺,沒有什么白衣男子,沒有什么琴聲。但也只是單純地懷疑一下,畢竟日子太無聊,難免會胡思亂想些什么。

    過了很久很久,也許是幾個月,也許是幾年。久到她自己都學會了砍樹做琴,學會彈那首她曾經聽到頭大的曲子,他也再沒回來過。

    有一天夜里,她照舊睡在天塹崖崖頂,夜風涼悠悠的,搖曳著她的裙角。她的睡顏安詳甜美,在皎潔月光下更顯純潔無暇,誘人心魄。

    他毫無預兆地出現在她的身邊,那雙好看的眉頭輕皺著,仿佛在為什么苦惱一樣。但他動靜很輕,到底沒有吵醒她。

    他是來干什么的?

    也許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可能是想來告訴她你不要再等了,我不會再回來的。但也可能只是為了看她一眼。

    但怎樣都好了。她日日在崖頂等候他,他日日在云端凝望她,這樣的日子該有個頭了,她也不能總這樣無所事事啊。這個世界一片荒蕪,還要靠她來喚醒新的生機呢。

    于是他輕輕地放了一顆種子在她的手中,小小一顆,圓溜溜的,血紅色,像是顆相思豆似的。她夢中似有所感,輕輕嚶嚀一聲,不安地動了動。

    他伸出一只手指點在她的眉心,銀光一閃,她又恢復了平靜。

    第二天晨光微曦,她從睡夢中醒來,已經數不清這是多少次夢見他了,白衣銀發晃得她眼暈,半天都沒法真正清醒。直到她感覺到手心里有什么,低頭一看,是一顆小小的種子。

    習慣了生活在天塹崖,她也懶得換地方,就在半山腰的劫雷之林外挖了個小池塘,把種子種在了里面。觀察了幾天,見它完全沒有反應的樣子,就放棄守著它了。

    本來想繼續回山崖上去的,但那一日天降異象,烏云密布電閃雷鳴的好不威風。她站在池塘邊,看著天上咣咣砸下的雷噼里啪啦地劈進劫雷之林,有一咪咪擔憂。

    她的小伙伴還在里頭呢,也不知道這滾滾的天雷會不會對它有什么影響。

    本想等天上這雷劈得差不多再進去,可等了又等,直到三天后,雷勢才漸漸小了下去。還不等她進劫雷之林看看情況呢,就見一道紫光沖天而起,一條飛龍沿著紫色的光柱盤旋而上,直沖云霄。

    “那是什么?”阿初有些迷糊。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那在天上撒歡的龍就沖向了她,嚇得她一激動差點就出拳了。但小龍的速度更快,已經順著她的胳膊纏繞上了,還親昵地把腦袋擱在她的肩上,激動地放了兩個雷把她劈了個正著。

    好吧,她知道這是誰了。

    此后大約又過了五百多年吧,她也記不清了,只知道那種子已經發芽,抽條一樣長得老高,還結出了小小的花苞。天地間又出現了兩個人,一個總是喜歡臭著臉,偏執陰沉的男人瑯,和一個總是溫和笑著,說話也細聲細氣的女子晨。

    對于兩人的出現,阿初和霄絕都略有欣喜,畢竟世上人實在是太少了,難免孤單。

    這種感覺想必瑯和晨也有吧,于是沒多久瑯就開始嘗試創造新的人了。這時候的霄絕還沒化形,始終是小龍模樣。瑯和晨最初都想著要創造人,卻雙雙失敗。最后不得已開始嘗試以霄絕為原型創造龍族。

    失敗了兩三次后,倒真讓他們成功了一回,世間便有了黑暗巨龍裘瑛和光明巨龍蒲心。

    受他們影響,阿初也開始創造人類,雖然沒有前世的記憶,但她隱約還有些本能,憑著殘留的本能幾番摸索,倒真讓她誤打誤撞創造出了第一個人類,便是水元素之神玉魂。

    阿初欣喜若狂,帶著玉魂去后來的精靈之森,也就是晨的領地串門子炫耀。回來的路上路過一片火山,正巧看到火山口隱隱有鳳凰虛影,上去一看,原來是泡在巖漿里的鳳凰之心在巖漿的滋潤下已經慢慢生出靈智,開始凝聚身形。

    阿初割破手指滴了一滴精血下去,守了兩天,就見一只火紅的鳳凰從火山口里飛出來,親密地停在了她的肩頭。那便是瀅火了。

    此后百年間,阿初又陸續創造出了不少人,流光、云凡、赫連傲、龔子良都是這一時期誕生的。還有小池塘里每日得阿初一滴血滋養大的血蓮也終于化形。

    那天夜里月光皎潔如水,阿初托著腮坐在小池塘邊,一如既往地發著呆。忽覺身邊靈力涌動,小池塘中的水形成了一個漩渦,以血蓮為中心輕輕地轉動,直至被它吸收殆盡。

    阿初也不介意,畢竟這水就是她以靈力壓縮形成的靈液,就是為了促進種子成長的。此時她緊張得心跳如鼓,盯著那血蓮更是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就見池水消失后,那朵妖冶的血蓮脫離了莖稈,漂浮在空中,很快下面的莖稈也化為了絲絲縷縷的靈力匯入了血蓮之中。

    血蓮被皎潔的月光鍍上了一層銀色,逐漸化為虛影緩緩拉長,凝成人形。如玉的肌膚在月光下更是白得晃眼,幸好有如墨的烏發披散下來,遮擋了些,否則妥妥的和諧。

    阿初忘了站起來,抬著頭呆呆看著他,半天都說不出來話。那張臉,那張精致的臉,那么熟悉。是他嗎?是他吧!

    他睜開眼,墨一樣黝黑的眼眸滿溢著溫柔和深情,揮手間身上血光一閃紅袍已經加身,眼波流轉間妖孽如廝。

    他低頭,大大地揚起笑容:“初初,我……”

    他話還沒說話,就大驚失色。

    阿初愣了一下,在他驚恐的眼神中抹了一把有些癢的鼻子,只摸到一手血紅。

    哦吼,流鼻血了。

U赢电竞 JBO竞博| JBO官网| JBO电竞| JBO电竞|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JBO体育| JBO| 竞博体育| JBO竞博| 竞博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