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星戰風暴 > 第六章 緣來緣去

第六章 緣來緣去

    (感謝鄭建義的十萬賞,成就風暴盟主霸業,威武!!!)

    四人都有點目瞪口呆,他們四個里面誰是故人啊???

    這一路可把四人都弄得莫名其妙,王錚走的很慢,很奇怪,越是靠近,這感覺越好,他感覺到甚至比地球還清晰的觸覺,仿佛要和這座山融為一體的感覺,而這時王錚感覺到了就在那里,有人在等他。

    這一路上又是沒人說話,倒是兩個小童偷偷打量著他們。

    別說拉東了,烈心都有些緊張,雖然是烈家人,可是她可沒烈廣那么好的運氣,即便是烈家的家主也不是隨便就能見到天師的。

    到了大殿門口,兩個小童攔住了烈心他們,肅穆躬身,“請。”

    王錚沒有多想,很自然的朝著大殿走了去。

    這一種感覺,并不需要太多言語。

    而拉東三人卻被攔住了,烈廣急了,“什么情況,師傅不見我?”

    另外一個小童微微一笑,“師兄你已經入世了,段時間內師傅是不會再見你的。”

    “小白,你是說,師傅這次下山是為了他???”烈廣目瞪口呆,“這怎么可能,我根本沒請他,要不是拉東……”

    三人對視一眼,簡直跟做夢一樣,拉東更是目瞪口呆,這肯定不是故意做好的,連他都不知道會偶遇王錚,烈廣肯定更不會知道,而天師……

    忽然之間,拉東對天師教也充滿了尊敬,盡管他無緣得見,可是能有這樣的經歷也是一份傳奇了。

    而王錚……

    烈心都有點羨慕嫉妒了,有沒有搞錯,這小白臉憑什么得天師召見。

    “是不是搞錯了?”烈心忍不住嘟囔道。

    兩個小童也忍俊不禁,卻并不說話,烈廣撓撓頭,“搞了半天我們是陪客,這小子什么來頭,這么牛逼?”

    王錚卻并沒有想那么復雜,在踏入大殿那一刻,俗世的東西一下子像是消失了。

    他看到了一個普通的老人,正微笑著看著他,他的面前只有一個蒲團,王錚也沒有說話,只是緩緩的坐在蒲團上。

    只是一剎那,自己在諾頓星見到那個奇怪影像的感覺又回來了,像是被又重新激發了一遍一樣。

    天師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微笑,目光深遠的像是要穿透時光,有點懷念又有些傷感,真相,是什么?

    那最后的答案也許只有他知道了。

    時光苒荏,沒想到這一天還是來了,但似乎能量又不足,有一些他看不透看不明白的東西。

    像是傳承,但又什么都沒有,只是一個印記,似乎有更深的東西,卻一無所知。

    緩緩的天師會心一笑,他著相了。

    有緣無緣,順其自然。

    一老一小,就這么靜靜的對坐著,王錚似乎什么都沒想,但似乎又想了很多很多……

    等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天師已經不見了,整個人都神清氣爽,忽然之間,他并不在執著于什么X能力了,力量修為,存乎一心,他走的路本就跟普通人不同。

    要放下,才能拿得起來。

    推開門,外面竟然已經是星空了。

    “啊,才這么一會兒怎么天黑了。”

    “大哥,你牛逼的,我們在外面站了六個小時!”烈廣也禁不住吐槽了。

    “六個小時零十分,王錚說吧,天師都跟你說了什么。”烈心的好奇心已經泛濫了。

    王猛一愣拍了拍腦袋,“暈,這么好的機會都錯過了,我進去之后就在蒲團上一坐,好像睡著了,睜開眼睛的時候天師就不在了。”

    “不是吧,有沒搞錯,這么好的機會,你竟然睡著了???”拉東都忍不住跳腳了。

    “王錚啊,王錚,你讓我說你什么好,你果然就是個吃軟飯的命!”烈心都有些恨鐵不成鋼了。

    烈廣搖搖頭,“你該不會進去就入定了吧?”

    “什么入定?”

    “怎么說呢,就是很玄妙的境界,反正時間過的很快,靠……好像還真是,你小子真有福氣,可惜啊,你不是天師教的弟子,否則光憑這份體悟前途就不可限量,可惜,可惜。”

    王錚笑了笑,“能有這份經歷就很難得了,若是有機會一定要感謝天師的賜教。”

    這是小紅和小白一對小童走了過來,“師兄,師傅已經離開了,你們今天可以在這里留宿。”

    “小紅,師傅有沒有什么話交代?”烈廣問道。

    小紅微微搖搖頭,忽然想起了什么,“對了,師傅臨走時說,緣來緣去緣如水,花開花落終有時。”

    四人面面相覷,顯然師傅又在云山霧繞了。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這王錚竟然是天師教的有緣人。

    這一夜對其他人可能是不眠夜,但王錚卻是倒頭就睡,很舒服,很放松,什么都不需要想,整個人都放開了,與天地融為一體。

    這種玄妙的感覺從未這么清晰過。

    “靠,這家伙數豬的啊,竟然真的睡著了。”烈廣忍不住說道。

    “小廣子,到底什么情況,就這家伙,也算有緣人?”

    “擦,會不會是找錯了,怎么看我才像是有緣人啊。”拉東的眼神有點幽怨。

    “誰知道呢,大概是因為地球來的吧,若是真有什么事兒,師傅肯定會和我說的。”烈廣說道,若這家伙有什么重要xìng,天師不會不和他說一聲,這沒頭沒尾的,并不是天師的作風。

    “反正這家伙是撿了個便宜。”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睡覺去,站了半晚上,累死了。”

    烈廣打了個哈欠,三人又不能說話就在那干站著,無聊都無聊死了。

    山上的夜晚顯得格外寂靜,這里確實能靜心的好地方,但對于習慣繁華的人們來說確實太過清凈了。

    一天是天堂,兩天就抓狂。

    亞戈魯斯太空站,訓練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阿克琉蒂斯下這么大的功夫,顯然是準備在第二階段摧枯拉朽的干掉所有人,他的想法也是正確的,與其花jīng神在其他方面,不如把自己團隊的實力練到最強,而且他相信,憑借這樣的力量足以在銀盟爭奪一席之地!

    狼魂們樂得牙齒都白了不少,機甲打壞了一架又一架,全部雙倍補償,機甲庫不僅能更新,還能上一兩個檔次,一些過去要咬著牙考慮很久才能買的新裝備,現在也能大大方方的和軍火商下訂單了。

    相比之下,瑪薩斯,皮小修等人的rì子可真不好過,這些天之驕子確實很少吃這種苦。

    月球八星,每一個都有著高貴的出身,無論做什么,都是無往不利,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身份,更是因為他們自身的實力。

    自信,優雅,強大。

    是銘刻在他們骨子里的座右銘,哪怕在IG訓練中,他們也是從頭到尾保持著這一點。

    但在這里,所有的一切都被顛覆,失敗,輸掉,再敗,一敗再敗。

    沒有人能在這群雇傭兵手上取得一次勝利。

    這也是阿克琉蒂斯要做的,別人能看到的,他自然也能看到,這就是月球眾唯一的弱點,把這個弱點去掉,相信沒人會再是他們的對手!

    最接近的一次,是皮小修,和一個叫黑皮的雇傭兵打得旗鼓相當,不過,結果還是被yīn,輸得很慘。

    太空站時間的晚上,董瀟灑和皮小修正喝著悶酒,最近他們確實壓抑到爆。

    “這些人是有點水平,但那模樣真是受不了,恨不得揍他們一頓。”

    董瀟灑灌著啤酒,以他的暴烈的xìng子,能忍下來,其實有點難能可貴了。

    皮小修笑了笑,輸其實并不可怕,也不是因為訓練苦,而是這群雇傭兵,一個個嘴里都不干不凈,對戰的時候,各種罵街都沒停過,毫無素質可言,這對月球眾很是頭痛,以前無論遇到什么對手,至少檔次在那里,哪兒會像這些流氓地痞一樣。

    一個人罵了你,然后,你還要被他打倒,最近月球眾可是吃盡了苦頭。

    “看開點,雖然嘴里臟了點,但是和他們對練,我們的確有進步,阿克琉蒂斯的這次安排,我覺得不錯。”皮小修確實算脾氣好的。

    董瀟灑不說話了,悶悶的灌著酒,半晌,又突然說了一句:“連米露都有黑眼圈了。”

    “哈哈,這你都注意了,看來我們還不是最慘的。”皮小修聳聳肩,女孩子更吃虧一點,也不知道阿克琉蒂斯怎么想的,這幫家伙對女人的嘴更賤,換平時肯定打爆他們,他也知道了董瀟灑郁悶的地方,其實他最生氣的就是這個。

    “你要是喜歡米露就抓緊點,感覺她和瑪薩斯越來越密切。”皮小修調侃道。

    董瀟灑咳嗽一聲,轉移話題說道:“明天一定要贏一場,干,我就不信邪。”

    皮小修笑著點點頭,其實一路順風,不見得是好事,阿克琉蒂斯這次的手筆有點大氣,他是支持配合的。

    八星中的其他人,也都沒睡,或獨自調整,訓練,或者三兩聚在一起討論反省,用各種方式消化白天的對戰。

    不過,大家對狼魂雇傭兵的感想,都是一致的,一個字,賤,兩個字很賤,三個字,超級賤,一句話形容:就沒見過嘴這么欠的。(未完待續。)

    \

    “夢”     “小”“說” “網”

    “島”

U赢电竞 JBO|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