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星戰風暴 > 第二十七章 自找的吊打(求月票)

第二十七章 自找的吊打(求月票)

    王錚一笑,小呂這么說,也不算錯吧。

    “喝酒就算了,一會我還要開車。”王錚搖搖頭,雖然酒jing對他的身體完全沒有影響,但是要開車就不喝酒,這是法律,王同學向來是尊法愛國的模型。

    “嘖,王錚,你一個騎自行車的,找什么借口不喝酒?”

    這時,一名穿著簡單休閑衣的同學走了過來,身材有點微胖,主要是肚子很大,龐頡,也是王錚高中三年的同班同學,平常關系一般,但也不差,見了面,能聊上十幾句話的那種。

    “螃蟹!好久不見,聽說你考到新北理工學院,重點大學的感覺如何?”王錚一笑,叫著外號。

    “你問我感覺?很不好!相當不好!男女比例五十比一,五十頭狼才配一個妹子,唉,更煩的是,新北是全封閉制,一個月才準離校三天……”

    “不也挺好的,理工專業嘛,又是涉及到高新科技的,不封閉制,學術不太好搞上去。”小呂哈哈笑著。

    “好個毛,你進去呆一年看看,知道最悲哀的是什么嗎?不是什么五十比一!在新北,一頭母豬,都能是女神。”

    龐頡搖搖頭,天訊彈出了他們學院的校花榜,前十名還算不錯,從第十一名開始……

    “我靠,第十五名這個yin沉森森的眼鏡妹是怎么回事?第十六名……典型的死魚眼,這也能排?”

    “兄弟們,什么都別說了,女朋友,趕緊給我介紹一個女朋友。”

    “滾!你不過是一時痛苦,等你畢了業,走出去,一句老子是新北高材生,什么樣的美女不能有?各種投懷送抱,就怕你挑花眼。”

    “你才滾,老子會眼花?全收了不就行了?”

    一番打打鬧鬧。

    “喝酒!”小呂的酒量一直不錯,算是酒國稱雄的人物,自然好這口。

    王錚仍然是搖頭,“高興歸高興,我真要開車,不能喝。”

    “擦,你就裝,騎個自行車還怕酒駕?”

    “不是自行車。”王錚搖搖頭,說道。

    “難道是摩托車?不錯啊,升級了。”龐頡人不壞,但是就是有點喜歡裝,揭別人的短是他的愛好,高智商下的怪癖吧。

    “也不是,是懸浮車。”

    “啥?你小子有懸浮車了?不會是中大獎了吧?”

    “算是吧。”王錚一笑。

    “插,老子買了一輩子彩票,就中過一次十塊錢,說,是什么車?什么牌子的?對了,王錚,你考的什么學校?”龐頡是那種只活在自己世界里面的人,很少接觸和他無關的信息,也正是因為這樣純粹的xing子,他才能考上重點。

    小呂樂了,“你還不知道?王錚他和紫蘇女神一樣,進了戰神學院!”

    就在這時,一群人走了過來,卻是易西斯他們從三樓下來了。

    也就七個人,但是,他們一露面,熱烈的氣氛瞬間有點低沉了,原本的大聲說話,變成了竊竊私語。

    一年半之前,大家還是平起平坐的同學關系。

    而現在,已經是天上地下的階級了,就算是“同學聚會”,也很難互相平視了。

    易西斯淡淡一笑,側過頭低聲笑道:“所以說,我們幾個在三樓就好,何必下來破壞人家的氣氛?這氣氛也不是你我能融入得進去的。”

    一旁發出了輕輕的低笑聲,顯得高高在上。

    “誰讓你面子不夠大,請不來葉大美女,只好我們一起出馬了。”一人淡淡說道,眼睛直接看向葉紫蘇,孫文禮,和王錚他們并不是同一屆,而是高一屆的學長,也是曙光的風云人物,他所出生的孫家,相比omg,也不會差多少,不過,和葉紫蘇比,他上面還有三個哥哥兩個姐姐,下面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

    旁邊,王錚一笑,對著龐頡和小呂說道:“不是什么好車,普利懸浮車。”

    回答的是龐頡的問題,王錚的聲音并不大,但是,在大家都壓著嗓子說話的這個時候,就顯得有點刺耳了。

    易西斯微微皺了下眉頭,便是一笑:“呵呵,不是我面子不夠,是葉大美女太特別,她可是坐這位王錚同學的普利懸浮車來的,對了,大家要是看新聞的話,應該知道,這位王錚同學就是ig的太陽系隊長。”

    普利?

    這是什么雜魚牌子?

    幾個成功人士優雅的笑著,孫文禮更是直接沖著王錚說道:“這么說,你很厲害了?ig太陽系隊長,這是代表我們太陽系啊,有多能打?要不和我的保鏢試試看?”

    王錚微笑著,“還行吧,試試就算了。”

    “放心,我會讓他不要太認真。”孫文禮很明顯,是針對王錚,孫文禮追過葉紫蘇,但是葉紫蘇一次都沒有理過他的邀約,這時,聽到易西斯說葉紫蘇坐王錚的車,簡直就是在說他不如王錚有本事,什么ig隊長,不就是大頭兵一個?

    一旁的小呂和龐頡早就傻眼了,龐頡反應明顯慢了一拍,拉著小呂低聲問道:“紫蘇女神是坐王錚的車來的?他們……什么關系!”

    “我怎么知道,我ri了,我也想知道,該不會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吧,這可是要逆天的!”小呂一把甩開龐頡,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好不好,孫學長這是要打王錚臉的節奏啊!

    他是聽說過的,孫文禮的保鏢,是退役的王牌特種兵,上次孫文禮生ri,表演過一拳打死一頭基因改造過的斗牛的,實力強得可怕。

    孫文禮有點不依不饒,還真讓他的保鏢來了,兩米多身高,渾身充滿了彪悍的氣息,這絕壁是牛人!

    “孫文禮,別搞事兒了,我們這是同學聚會。”

    “呵呵,熱鬧熱鬧啊,難不成我們ig隊長連這點勇氣都沒有?”孫文禮翻了翻白眼。

    身后的保鏢看了看王錚,眼睛露出疑惑的神sè,yu言又止。

    “大鬼,這是我同學,好像是什么ig的隊長,反正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下手輕點,圖個熱鬧。”孫文禮淡淡的說道。

    保鏢實在忍不住了,上前打了個敬禮,“隊長,前8825重裝部隊下屬第十八小隊下士卡洛薩向您問好,您是我們地球軍人的驕傲!”

    整個大堂都一片安靜……

    王錚站了起來,行了標準的軍禮,“稍息,下士,這是同學會隨意一點。”

    “是,長官!”

    卡洛薩轉過頭嚴肅的看了一眼孫文禮,“孫先生,就算十個我也不是隊長的對手,今天的事兒我會和您父親報備,不好意思。”

    說完歉意的望著王錚,敬完軍禮才離開。

    小呂死勁的掐著龐頡,“我插,我插,靠靠靠,要不要這么牛逼,ig這么厲害嗎?”

    ig的地位在軍中也是相當的高,任何一屆的隊長,在外面是什么水平不好說,但在地球,甚至太陽系,絕對是頂尖實力,十個八個人當然不會是王錚的對手,這毋庸置疑。

    “不好意思,發生了點事兒,我來晚了,錯過了一場好戲嗎?”嚴小穌笑著走了進來。

    小福星公司現在也是相當風光的,但是易西斯和孫文禮等人看他的眼神還是有點輕視,也就是一個運氣好的暴發戶。

    但實力就是實力,易西斯還是擠出了一絲笑容,“小穌你也來了,三樓那邊給你安排好了。”

    嚴小穌沒有理會易西斯,笑了笑,“我來的時候,剛剛聽了一個笑話笑的不行,我一個朋友很困擾,他女朋友說,要有一輛銀月磁浮車,一百平,樓層二十層的市區景觀房,否則結婚免談。”

    “靠,那就甩了吧,這種人要來做什么。”小呂說道,尼瑪市區這種房子都是天價,易西斯等人不知道嚴小穌想說什么,但恐怕是來者不善,因為都知道嚴小穌和王錚關系好,但畢業了之后還會這樣嗎?

    嚴小穌搖搖頭,“我那朋友無奈的回去跟家人商量,他父親嘆了口氣,把家里的飛船賣了,可以買個幾千輛磁浮車,可是他家的三百多層的摩天大樓,總不能把二十層以上的都砍掉啊。”

    眾人一愣爆笑,但又不明白嚴小穌想說什么。

    嚴小穌倒是很直接的望著易西斯,“我能理解你們想裝逼的心情,但也看一下對象,你們眼前這位,就是我和葉紫蘇為之打工的對象,king集團的最大股東,懂?”

    四周,再一次靜悄無聲,這一次,連竊竊私語的人都沒有了。

    剛才嚴小穌說了什么?

    是我們的耳朵壞了嗎?還是我們的腦子已經瘋掉了?

    王錚,是king的最大股東???

    目前地球第一科技集團???最大股東???

    易西斯和孫文禮的臉sè瞬間變成土sè,嚴小穌不是在開玩笑,意思也很直接,乖乖夾著尾巴做人,大家還是同學,要裝逼?那就對不起了,山外有山,樓外有樓,分分秒教會你怎么做人。

    “剛才只是開個玩笑,活躍下氣氛,王錚同學,得罪的地方,請多多見諒。”

    易西斯臉sè變了又變,在嚴小穌似笑非笑的眼神下,一咬牙,向王錚低下了頭。

    (氣壓一低就胸悶,昨天差點掛了,不過新電腦到了,這個還是很爽的,除了安裝軟件的時候,各種強盜軟件,無限搶空間,一個個的刪,差點瘋掉。骷髏的i#xin#公#共#號,骷髏jing靈的拼音加00,,歡迎分享星戰想法,比如說,你想讓哪個女角sè上位,嘿嘿,凌晨還有一更。)(未完待續。)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竞技| 电竞比分网| lol外围| 电竞竞猜| 电竞下注| 竞技|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竞猜| 电竞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