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序章 莊周夢蝶

    序言:我很遺憾,在8月9日,一個恥辱的日子里,開始構思并寫下這本書。在此,我將默默地支持低谷中的中國籃球,同時僅以此章懷念中國的巨人——姚明。

    (收藏吧!喜歡NBA歷史的讀者,這本書絕不會讓你失望,典故無處不在,歷史就在眼前!)

    有些時候,黨磊都在想,如果自己的生活只是一個夢該多好。

    雖然這個夢并不是一個甜蜜美好的夢。

    從黨磊的姓就能看出來,他是一個孤兒,是在福利院長大的。福利院的孩子都姓黨。

    他從沒有見過自己的爸爸媽媽,據福利院照顧她的蔣阿姨說,她是在八九年的一個早晨,于福利院的大門口發現黨磊的。

    當時他乖乖地睡在一個竹籃里,黨磊自然就這樣被福利院收留了。

    開始,福利院的人都不太明白,這么一個可愛的男孩子,為什么會被父母拋棄。后來他們才發現,黨磊有嚴重的先天性心臟病,這使得他從小體弱多病,常常傷風感冒。

    而按照當時的醫療技術,以及福利院的經費,根本沒法給他手術根治。那時在福利院有先天缺陷的小孩不在少數,是沒法幫他們一一看好的。

    就這樣,黨磊和福利院的小伙伴們一天天長大。有些小伙伴突然有一天就不見了,后來他才知道,這些小伙伴是被人領養了。

    而像黨磊這樣有先天疾病和缺陷的,是沒有人要的。

    所以,雖然福利院的阿姨都對黨磊很好,可是他還是越來越孤單,越來越孤僻。

    直到他遇到了籃球。

    那是在電視上,在2002年,姚明以狀元的身份被休斯敦火箭隊選中,成為了第三位進入NBA的中國球員。

    從那時候起,黨磊第一次接觸到了籃球,第一次接觸到了NBA。

    在那之前,患有心臟病的他基本和各種運動無緣,他連籃球是吃的還是玩的都搞不清。

    而在那之后,通過電視,他第一次見識到了籃球的無窮魅力。

    只要有時間,學校放假,NBA的比賽,尤其是火箭隊和姚明的比賽,黨磊從來都是一場不落。

    即便在上課的時候,下了課,或者中午放學,只要有轉播,黨磊都會和一大群同學去學校門口的小賣部的電視看轉播,順便買一袋五毛錢的咪咪蝦條作為小店老板的轉播費。

    而體壇周報,扣籃雜志等等籃球讀物,也成為了黨磊最愛看的課外書籍。

    那時候,每個同學的零花錢都不多,尤其是黨磊,除了吃飯根本沒有剩下的錢買雜志。所以都是一個班的男生湊錢買一本,全班傳閱。

    基本上到黨磊手上時,剛買的新雜志報刊,已經舊的像從狗洞拖出來的一樣了。可這并不妨礙他看的津津有味。

    就這樣,籃球成為了黨磊除學習外的生活重心。

    不過,他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法親自到籃球場上去體驗一把打籃球的感覺,因為那該死的心臟病。

    他只能在場邊看著同學們打的熱火朝天,或者坐在教室里默默地做作業。

    終于有一天,在同學的家里,他發現了一個絕好的替代品——籃球游戲!

    那還是NBALIVE2004,那是以卡特為封面的一款出色的籃球游戲——對于黨磊而言。

    從那時候起,他瘋狂的熱愛上了這款籃球游戲。

    不過,福利院沒有電腦,去網吧他也沒錢,他選擇了在學校圖書室勤工儉學,那里的電子閱覽室有電腦。

    在圖書室的工作忙完后,他就會打開那臺電腦,不為別的,只是要玩一會兒NBA

    LIVE2004這個游戲。

    在游戲里,他可以操控任何他喜歡的隊伍,或者把自己喜歡的球員搜羅到一個隊中,然后痛快的拿下總冠軍!

    雖然在拿下冠軍的那一刻,他覺得有些寂寥。

    籃球是五個人的,而他,只有一個。

    再后來,籃球游戲層出不窮,經典的NBALIVE2005,2006,2007,2008,以及超越NBALIVE系列的2K系列。

    這些游戲陪伴著他上了高中,上了大學。

    在大學,他選擇了社會學這個冷門的專業,因為他總在想,在這個社會,他的人生和別人的人生到底有什么不同。

    雖然他是一個孤兒,但他從沒有覺得其他人,或者這個社會欠他什么。

    他最大的痛苦在于,心有余,而力不足。

    比如,他依然沒有辦法到籃球場上去痛痛快快地打一場籃球,而只能作為觀眾看著別人汗流浹背,樂在其中。

    他只能回到宿舍,打開電腦,在游戲里開啟一場比賽,在早已熟練的不得了的操作中,將對手輕松打敗,收獲一絲微不足道的安慰。

    現在學校已經放暑假了,而他在上了大學以后就決定離開福利院,自己獨立生活。

    雖然很舍不得那些照顧他,把他帶大的阿姨叔叔,可他知道,必須要能夠依靠自己,在這個社會上生存。

    所以,暑假的時候,他就申請留校,在學校附近打工賺錢,補貼生活費用。

    在結束了一天的勞累,一身臭汗的黨磊回宿舍洗了個冷水澡,覺得有些無事可做。

    “如果我的生活,只是一場夢該多好。醒來后發現,我原來是家里的床上睡午覺,爸爸去上班了,媽媽在打麻將。我下午約好了同學要去打籃球,起來后拿著籃球下了樓,騎車開開心心去打球。”

    躺在床上的黨磊這樣默默地幻想著,對于他這樣從小體弱的孩子,幻想是最大的樂趣之一。

    只是到了這樣的年紀,幻想所能帶來的總是無奈和空虛。

    “我再來玩玩04吧!”

    無所事事的黨磊決定再來一盤,不過這次他要玩NBALIVE2004。

    和后來的幾款游戲比起來,LIVE04已經大大落后了。

    粗糙的畫面,略顯生硬的動作,不甚精致的模型,還有那無敵的跳步BUG,都證明了這個游戲應該被淘汰。

    但人是一種感情動物,我們對任何事物都能產生感情,因為在這些東西上我們總能找到自己曾經的青春年少。

    在黨磊的電腦里,始終留給NBALIVE2004一個位置,當他難過的時候,就會打開它,來重新感受他那從未褪去的對籃球的熱情。

    “我再重新創造一個球員吧!”

    黨磊不想再用04打普通的比賽,雖然他不斷的給游戲打補丁,但也只能打到09年的陣容為止,后面就很難找到新補丁了。

    所以,黨磊決定再創造一個自己心儀的球員,用他來打比賽!

    黨磊之前在游戲里創造過很多球員,從控球后衛到中鋒不一而足。而他總是把這些球員的能力值調到最高,來享受虐待其他球員的快感。

    不過這一次,他決定要強大卻又合理,同時又充滿特色的球員。

    他打開了菜單,到了創造球員的頁面。

    在外貌和發型上,因為有補丁的原因,他可以選擇黃種人的面孔和頭發。

    身高上,黨磊為他選擇了6尺10寸(2米08)的高度。這個身高在黨磊看來,屬于黃金高度,就像得分后衛升高6尺6寸一樣。

    打大前鋒是剛剛好,打中鋒也不吃虧。兼具靈活性和力量性,可內可外,在內線屬于位置分界線標準式的高度。

    體重上,黨磊選擇了245磅(111公斤),也是一個適中的體重。

    再來,起名字選號碼。

    名字黨磊本來想用“DANG”這個拼音。可覺得有些奇怪,英文里這個詞是個很生僻的詞,是“倒霉”“該死”的意思。

    所以想了想,他就想換“GUN”這個單詞,音也比較像,是槍的意思。可是要是用拼音讀,這又變成了“滾”……

    最后,他選擇了“Gump”這個詞,雖然它是“笨蛋”、“傻子”的意思,但黨磊知道,這也是電影《阿甘正傳》里阿甘的名字,代表了堅持,勇敢,真誠,和永不放棄。

    號碼則沒那么糾結,黨磊毫不猶豫的選擇了11號,姚明的號碼。

    最后,自然是最重要的能力值設定了。

    LIVE04的設置要比之后的游戲簡單明了許多,不過,黨磊不想弄的過分變態,全部99而失去合理性,所以進行了認真的設置。

    FieldGoals(投籃能力):85,在內線球員中這是一個相當優秀的數值了。

    3Point(三分球):75,擁有一手不錯的三分是現在很多內線的必備技能。

    FreeThrows(罰球):80,一個投籃優秀,三分不錯的球員罰球也不會太差。

    Dunking(扣籃):50,作為一個黃種人球員,還是中鋒,扣籃只是一種得分手段。

    InsideScoring(內線得分能力):90,一個強力內線必備的能力。

    OffRebounds(進攻籃板):70,作為一個內線核心,并不總有那么多精力去沖搶。

    DefRebounds(防守籃板):90,保護防守籃板,是每個內線的天職。

    Jumping(彈跳力):65,一個黃種人,還是中鋒,60左右的彈跳應該是極限了。

    Strength(力量):83,力量是一個內線的根本,有時候比身高還要重要。

    Quickness(反應):70,黨磊希望他有后衛般敏捷的身手。

    Speed(速度):70,他不會很快,但也不會太慢。

    Passing(傳球):75,一個會傳球的內線才是真正的優秀內線。

    Dribbling(運球):70,全場一條龍并不是后衛的專利。

    Range(投籃距離):70,這應該是一個不錯的三分手應該有的投籃范圍。

    Off.Awareness(進攻意識):80,內線的第一要務,就是沖鋒陷陣。

    Def.Awareness(防守意識):95,但內線也要做好最后的屏障。

    Stealing(搶斷):30,這還是交給后場球員去完成吧,不是每個內線都是奧拉朱旺。

    Blocking(蓋帽):75,考慮到他的身高和彈跳,黨磊給了一個比較合理的數字。

    Stamina(體力):90,體力是姚明最大的軟肋之一,黨磊要給這個中鋒跑不死的能力。

    Hardiness(抗受傷能力):80,傷病姚明永遠的痛,也是中國球迷永遠的痛。黨磊不希望這個球員也那么容易受傷。

    好了,就這樣,黨磊的這個球員設置完畢了!

    黨磊決定要用他在游戲里面和姚明過過招,雖然身高有著很大劣勢,但靈活性和速度將是他最大的法寶。

    一場精彩而激烈的比賽,在superstar(超級明星)的模式下結束了。

    結果并不重要,黨磊已經得到很大的滿足。

    他退出了游戲,打開了網頁瀏覽器,就像平時那樣,登陸到自己最喜歡的籃球網站,看一看長草期NBA的動態。

    可是,頁面的頭條卻讓他感到了震驚。

    “姚明正式決定退役,巨人再見。”

    “姚明,要退役了?”這個消息太突然了,黨磊一時間無法接受。

    雖然他知道,姚明的傷病反反復復,在10-11賽季剛打了幾場又受傷了。

    可是,姚明從未放棄,一直在努力康復,想要重回NBA賽場。

    黨磊也和其他球迷一樣,默默地支持和關注著姚明,為姚明的每一個進球歡呼,為他的每一次失敗惋惜,為他的每一場傷病而痛心。

    而這一切,就要這樣結束了。

    震驚,難過,惋惜,瞬間充滿了黨磊的心,讓他的感情紛繁復雜起來。

    自己曾經的偶像就要這樣離開他心愛的籃壇,連同他的球迷一起,只能默默回憶曾經的美好。

    而那些不曾實現的遠大未來,也只能在殘酷的現實面前,成為鏡花水月。

    “好歹,曾經努力過,爭取過,輝煌過。”

    黨磊想起姚明給中國球迷帶來的歡樂與希望,從震驚中恢復了過來,也坦然接受了這個事實。

    但他轉念又想到了自己。

    “姚明努力爭取過,也輝煌過,那我呢?我連球場都難以踏足。”

    對黨磊而言,打籃球是遙不可及的。他最多練習一下運球,或者凌空拋一拋。

    去球場上投籃,甚至真正打一場比賽,是他根本想也不敢想的。先天性心臟病,劇烈運動是會死人的。

    但現在,黨磊有一股強烈的沖動,要去球場,去體會一下站在籃下的感覺。

    他立刻從床底拿出籃球,雖然他不能打球,卻買了一個籃球一直帶在身邊。

    然后,穿好鞋子,帶著球前往球場。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暑假留校的人并不多,這個時間是大家洗澡休閑的時候,球場上已經沒有人了。

    球場旁的路燈已經開了,許多人在晚上也總是借著路燈的燈光,在球場上奔跑。

    而黨磊則感覺,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踏上球場,以一個球員的身份。

    他拿著球,抬頭仰望著靜靜的矗立在面前的籃筐,心潮澎湃。

    這就是站在籃下的感覺,這就是一個內線在仰望籃架時的沖動——將球塞進籃筐的沖動。

    黨磊抬起手,將手中的球向著籃筐扔了出去。

    “呯!”

    砸在了籃板上,連框都沒碰到,這是黨磊人生中的第一次投籃。

    雖然沒進,但他很興奮,心跳有些加快。

    他把球撿了回來,學著在電視上看到的球員投籃的姿勢,又投了一個。

    “呯!”

    還是沒進,不過有進步,砸在了框上。

    黨磊就這樣,盡量控制著自己的速度,慢慢地投籃,再去撿球,再投籃。

    終于,在投到第八個的時候,不再是“呯,”而是“唰”的一聲,球空心入網!

    “耶!”

    黨磊感到了無比的激動,進球的感覺真好。

    于是,他慢慢加快了速度,投籃的感覺也逐漸好了起來,雖然命中率還是低得可憐。

    而在他投出了第二十五個球,想要去撿球的時候,覺得呼吸困難起來。

    “呃啊……”

    胸口傳來了劇烈的疼痛,好像有一只手在擰他的心臟。

    “呼…呼…呼…”

    他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感覺怎么吸氣都不夠。

    慢慢地,地上的球在他的眼中開始模糊起來,路燈的光芒也在漸漸熄滅……

    “嘭!”

    他重重地倒在了地上,腦中最后想起一句話:

    “我要死了么……”

    ————————————————————

    “呃…我這是在哪兒?”

    黨磊的意識開始清醒起來,不過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兒。

    “我在籃球場昏倒了,應該是有人把我送到醫院了吧。”

    黨磊想起來自己運動過量,誘發了心臟病,在球場暈了過去。

    他慢慢睜開眼睛,卻發現這里根本不像是個醫院。

    他睡在一張潔白的床上,應該是一張鋼絲床。

    而在他睡的床旁邊,還有一張一模一樣床,這樣的布置,像是旅館標準間啊。

    他在扭頭環顧四周,看到窗戶的簾子緊緊的拉合著。是純綠色的棉布窗簾。

    窗戶下有一個玻璃茶幾,和兩臺綠色的布沙發。

    這個沙發方方正正的,在扶手和靠背上還鋪了白色的鏤空披布。

    再轉頭看到床的正前方,一個柜子上放了一臺十五寸的熊貓電視機。

    黨磊雖然電視看的不多,可也知道這種電視是非常老式的了。

    床頭的燈用的則是喇叭花式的玻璃燈罩,也是很難見到的了。

    再看看房間的裝修,墻壁的上半部刷了白色的石灰,下半部則是刷成淺綠色的木質墻裙。這樣的裝修也是現在早就淘汰了的。

    看完這些,黨磊就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福利院。福利院因為資金原因,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才重新裝修改建,之前一直都用的是八十年代的老式裝修。

    黨磊腦子有些錯亂了,這是哪兒啊?

    他剛一想,突然覺得很多東西如潮水一般涌來。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在向著腦部狂涌,他感到頭疼欲裂,好像有一些液體從他的鼻子流出來。

    這是,傳來了開門的聲音,緊跟著的是腳步聲和關門聲。

    一個陌生的男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個男人穿著白襯衫,卷著袖口,露出一塊銀白色的手表。手上還領著一個白色的布袋。

    下面穿著茶色的長褲,以及一雙锃亮的皮鞋。頭發是很老土的三七分,還帶著一副茶色的眼睛,臉上有點點須髯,顯得有些疲憊。

    而他看到黨磊的表情則很慌張。

    “怎么了國陽?怎么流鼻血了?快把頭仰起來!”

    黨磊也意識到自己流鼻血了。

    可是,他聽到“國陽”這個稱呼,腦子好像瞬間炸開了,那些堵塞在腦子中的血液好像一下子通暢了起來。

    “國陽,我叫甘國陽,1964年11月出生,江蘇人。今年17歲,17歲,……”

    “今年是1981年!”

    潮涌般的記憶侵入了黨磊的大腦,不,應該是甘國陽的大腦。

    黨磊的意識似乎是附著到了這個1964年生的“伯伯”的身上,雙方的記憶沖撞在了一起,黨磊覺得那些傳來的記憶好像是一場夢,一場不屬于自己人生的夢,可里面的細節是那樣的歷歷在目。

    而甘國陽也覺得,自己好像在未來活了一場,如今夢醒又回來了。

    究竟誰是“黨磊”,誰是“甘國陽”,好像再也分不清了。

    “國陽?國陽?你沒事吧。讓我看看,鼻血好像不流了,來,把我給你帶的飯吃了吧。睡了那么久,餓了吧?”

    “好的,爸。”

    黨磊,不,甘國陽意識到這個男的就是自己的爸爸。

    “國陽啊,吃完了好好休息休息。把東西收拾好,準備去機場啦。”

    “機場?”甘國陽一愣。(甘國陽就是黨磊,黨磊就是甘國陽了。)

    “對了,自己的證件可千萬別丟了,還有機票。”

    甘國陽的腦子還沒有完全緩過勁來,尤其是最近幾天的事情,還沒能全部記起來。

    他起床拿出自己的一個包,從里面掏出了一張簽證,和一張機票。

    這是一張紅色的紙質機票,正面有“中國民航”的字樣,以及客票及行李票幾個字。

    而翻開則是手寫的項目,全是英文字母。

    終于在出發地一欄,他看到寫的的是:SHANGHAI,上海。

    而目的地一欄,則是:SanFrancisco,舊金山。  

U赢电竞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JBO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 JBO体育| JBO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