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章 廣場斗牛

第三章 廣場斗牛

    第二天,甘國陽早早地醒來,沒想到,旁邊床上的爸爸竟然不在了。

    “爸爸已經起來了?”甘國陽感到很詫異,他以為爸爸喝醉了酒,第二天難免宿醉頭疼,起不了床,沒想到他比自己起的還早。

    甘國陽立刻去洗手間洗洗涮涮,準備下樓吃早飯。

    而到了樓下,他才發現,菜館早就忙碌起來了。

    做餐飲行業,尤其是中國人的飲食生意,突出了一個辛苦。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要早起晚睡,為客人準備一日三餐。沒辦法,人天天都要吃飯。

    而甘國陽看到,甘有為這個時候,也投入到了菜館的忙碌中。

    雖然他昨天晚上喝醉了酒,但主要是因為他酒量差而不是喝的多,所以早上起來也沒什么問題。更重要的是,今天是他來到美國真正的第一天,他要開始好好工作,為了自己的兒子而奮斗。

    “起來了,國陽?快下來吃早飯吧!”甘有為看到兒子下樓,和他說道。

    他此時正在忙著擦桌子擺板凳,甘家菜館不僅提供午餐和晚餐的正餐服務,也有早茶提供,而馬上菜館就要開門了。

    “爸,我來吧。”甘國陽下了樓,上前拿過甘有為的抹布,“您可是這里的廚師了,怎么能擦桌子呢?我也得幫幫忙啊。”

    “嘿嘿,什么廚師,還沒正式上班呢。”

    甘有為雖然是甘家菜的傳人,但一個飯店來了新廚師肯定要有一個過渡的過程,否則口味突然變了,會流失許多的老客戶。

    所以,甘有為就先從一些簡單的活兒干起,同時在廚房做些雜活,順道能做些小菜。

    “來,吃早飯吧!”這時,表叔公甘炳光端著一鍋子粥和一些饅頭油條上了桌,老爺子昨天也喝了不少,可今天看上去依然精神頭十足,看來身子骨硬朗的很。

    甘家四個人,加上一些服務員和廚房雜工,一起在店里吃起來中國的傳統早飯——稀飯油條,饅頭豆漿。

    這對過慣了苦日子的甘有為來說,真是非常好了,這也讓他覺得在美國可真不錯。

    “爺爺,阿爸!”這時,從門口傳來了男孩子的聲音,進來了一個個子高高胖胖的男孩子。

    “是國輝啊,來,過來吃早飯。再來見見你的伯伯和表哥。”

    原來這就是甘炳光的孫子,甘有堂的兒子,甘國輝,一個一米八五的大塊頭男孩兒。

    甘家的人個子都很高,這在唐人街比較少見,在美國人的印象中中國人都是瘦瘦小小的,只是甘家超出了他們的常識。

    不過,甘國輝和甘國陽看上去一點都不像,圓圓的臉,還帶著一些嬰兒肥。五官也不像甘國陽是方方正正,而是圓不溜秋的。

    也難怪,雖然都姓甘,但其實是表親,祖輩都住在甘家村,一個村都是甘姓。往上數八代,全村都是親戚。

    所以兩人長得不像也很正常了。

    “伯伯早,表哥好。”甘國輝很乖巧地打了招呼。

    “你好。”甘國陽也朝他笑了笑,打量了一下這個胖胖的表弟。不過最吸引甘國陽的不是表弟圓盤一樣的臉,而是他放在桌下圓圓的球——一個擱在網兜里的籃球。

    “國輝,這么早起來是要去打籃球吧。”表叔公也看到了孫子帶著的籃球,想到他平時都起的很晚,難得今天這么早,估計是要去打球了。

    “是啊,前段時間天天跑去打電動了,就沒打籃球,最近又想打了。昨天和陳星約好了,去聯合廣場打球!”

    “就知道玩什么電動,凈是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兒!打打球多好啊!”

    1980年,Namco公司發布了Pac-Man,也就是街頭游戲機。這個新玩意兒很快就在美國流行了起來。五月底六月初就放了暑假的甘國輝,每天都要跑到游戲中心去玩上一天。

    “表哥,你會不會打籃球啊?”甘國輝看到甘國陽坐在那里,好像比自己還要高,便問道。

    “會一點吧,我也挺喜歡打籃球的。”

    “好!待會兒你和我一起去!正好教訓教訓陳星那小子!”

    甘國陽爽快的答應了。

    而且他一想到待會兒能打球,一下興奮了起來,吃飯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表兄弟兩個一會會兒就把碗里的稀飯喝了個精光,打了聲招呼就一前一后的出了門,往聯合廣場奔去。

    行走在1981年的舊金山,甘國陽有一種夢幻般的感覺,覺得自己好像在電影里面一樣。比如《當幸福來敲門》,這部電影就是講述了1981年舊金山一對父子的故事。

    雖然那時候的美國已經非常發達,感覺上和21世界的中國差不太多了,除了房子更老舊古樸一些,公園綠地更多一些。但從一些地方還是能感受到和后世不一樣的地方,比如那老式的廣告牌,充滿了油彩畫的氣息。

    在美國的城市,街頭球場隨處可見,打籃球的人也到處都有。

    兩人走了有二十分鐘,一路走一路聊,兩個從沒見過的遠房表親竟然聊的很投緣。大概是因為身處異國他鄉,才能更能體會親情的可貴吧。

    最后,到了舊金山聯合廣場附近的一個球場,球場上已經有一個華人男孩兒在那兒等著了。

    這個球場很小,隱蔽在建筑物中,而且與其說叫球場,不如說是空地加籃架。因為場地上根本沒有畫線,只有一個籃筐。

    “就是這兒了!我和我朋友一般都在這兒打球,其它地方都是老黑,不帶我打。”甘國輝說著從網兜里拿出求,朝著空地的男孩兒拋了過去。

    男孩兒也看到了這兄弟倆,球拋到他這邊的時候,他輕輕躍起,在空中抓住了球,但不等人落下,就將球又拋向了籃筐。球進,一個空中接力!

    “不錯啊陳星!都會alley-oop啦?”甘國輝夸贊道?

    “什么是‘愛溜坡’?”甘國陽不太懂這個詞。

    “是alley-oop,就是把球扔到空中,另一個球員在空中接到球直接把球扔進籃筐咯。”

    “那就是空中接力嘛!”

    “空中接力?嘿,這個翻譯真不錯,空中接力!陳星,再來個空中接力!”

    這時候甘國陽才想起來,NBA還沒有進入中國呢,像alley-opp這樣的詞也沒有明確的中文翻譯。這樣,反倒是由甘國陽發明了這個新詞匯。

    “什么空中接力?”那個叫陳星的男孩兒也走了上來,并向兄弟兩個打了招呼。

    “就是alley-opp啦,怎么樣,貼切吧。我表哥從中國帶來的詞!”

    “是嗎?你表哥個子可真高啊,你們甘家都這么高嗎?”陳星大概有1米75左右,不算太矮。可是和185的胖子甘國輝,以及190的甘國陽比起來,就顯得小了很多。

    “嘿嘿,怎么樣,怕了吧?”

    “我可不怕,你這胖子不一樣是我手下敗將?”

    從剛才的空中接力就能看出來,陳星的彈跳很不錯,腰腹力量也很強,不是個庸手。

    “You‘resomething!(你厲害!)廢話少說,咱們先練練手。”

    說著把球撿起來,先傳給了甘國陽。

    甘國陽拿到球,看著籃筐,真是有些感慨萬千。幾天前,自己因為一時沖動跑去投籃,結果誘發心臟病昏死了過去,而現在,卻在美國的街頭開始打籃球了。

    他循著過往的記憶,和電視上看來的動作,把球投了出去。

    “呯!”磕在了籃脖子上。

    三個人就這樣有一下沒一下的,開始了投籃熱身。

    甘國輝有些失望的發現,自己高個子表哥的籃球水平好像不怎么樣。雖然他的投籃姿勢挺標準的,可是命中率卻比較可憐,基本上投五個才能進一個。

    而甘國陽卻投的樂在其中,就好像那天晚上自己不顧一切的去拼命投籃一樣,只是現在他不用擔心自己的身體了。

    很快,甘國輝又發現,甘國陽的進步速度相當驚人。投了十幾分鐘,甘國陽好像找到了感覺,開始連續進球,而且離得籃筐的距離越來越遠。

    這個場地并不是標準的場地,要小很多。而且那時候三分線剛剛引進NBA,在街頭還不普及,很少有人投三分。

    甘國陽拿著球已經站到了場外的草地上,這里大概是國標三分線的距離。屈膝,舉球,曲臂,抖腕,一氣呵成,球劃出一個完美的弧線。

    “刷!”空心入網。

    甘國輝撿到球,又傳給了甘國陽,同樣的位置,同樣的姿勢,同樣的弧線,同樣“刷”的一聲。

    這樣的場景,重復了六遍,球才刷框而出。

    “深藏不露啊表哥!這么遠的距離投籃,您都要趕上馬拉維奇了!”手槍皮特?馬拉維奇在他的最后一個賽季,也是三分球引入NBA的第一個賽季,1979—1980賽季,投出了15個三分球,命中了10個,命中率高達67%。

    “沒什么,感覺來了而已。”甘國陽嘴上這么說,心里卻很開心,沒想到自己還是挺有天賦的,投了這么一會兒就很有感覺了。

    三個人總是投籃也沒意思,不過又不能分組打比賽,只好一對一斗牛。

    陳星和甘國輝這對冤家肯定要先斗上一斗。

    “來,給你個機會,你先發球!”陳星很“大度”的把發球權讓給了甘國輝,也表明了他充足的自信。

    “哼!看我今天上演帽子戲法,讓你球都摸不到!”斗牛說好了打三個球,甘國輝想一鼓作氣連進三個,來報過去老是敗在陳星手下的“深仇大恨”。

    甘國輝的個子雖然比陳星高,體重也大。但是,一對一斗牛更講究身體的速度和靈活性,否則怎么從遠離籃筐的地方開始發動進攻呢?

    甘國輝自然有他的辦法,那就是發揮自己的優勢,一路碾進去。

    只見他用自己寬厚的背膀,靠著相比而言顯得有些瘦小的陳星,一點一點的,像肥豬拱土一樣往里拱。

    不過陳星雖然看上去比甘國輝瘦小,但卻很結實,小汗衫下露出了條條腱子肉,顯然是經常鍛煉的人。而甘國輝相比就有些虛胖。

    果然,頂了半天,甘國輝也沒頂得離籃筐太近,反而被陳星的手掏球掏的很不舒服,眼看控制不住球了,只能轉身抬手把球往籃筐一扔,靠天吃飯了。

    可惜球連框都沒碰著。

    “air-ball!(三不沾)”陳星大聲的喊了出來,帶著一絲嘲諷。

    甘國輝則搖了搖頭,“媽的!”

    “甘胖子,光顧著打電玩了吧,多久沒打球了?我可是天天和老黑們一起的干的。”

    陳星可沒有去和甘國輝打電玩,而是總泡在舊金山的街頭籃球場,和那些飛禽走獸一起打球,練成了精壯的體格。

    接下來由陳星開始進攻,甘國輝就沒什么機會了。兩個人對決就像孫悟空打豬八戒,還沒開始,就結束了——豬八戒一看到猴哥就蔫了。

    當然,甘國輝還是抵抗了一下的,想利用自己的身高和體重優勢,罩住陳星不讓他有投籃空間。不過對比甘國輝,陳星太靈敏了,輕易就突破了甘國輝的防線,輕松將球送進。連進三個

    “Shit!你小子有進步啊,老子我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了!”甘國輝顯得很郁悶,以前他和陳星打雖然也老輸,可也沒輸的這么徹底過。

    “嘿嘿,真的是不進則退哦。來,大表哥,我們倆來試試吧。大表哥可要手下留情啊。”陳星有些得意,看來自己天天被那些老黑虐,不是沒有效果的。

    他嘴上雖然很客氣,卻也不是太重視甘國陽。雖然甘國陽后面投籃很準,連中六個遠距離投籃,可是陳星知道,無人防守下的投籃和有對抗情況下的投籃是完全不一樣的。

    有些人空位投的很準,稍微加點防守,命中率就會直線下降。

    “Star!表哥干掉他!”甘國輝自己不行,就把希望寄托在了表哥身上。

    而甘國陽拿著球卻很迷茫。

    之前的投籃給了他很大的信心,可是當面對對方防守,要把球送進籃筐,好像一下子變得不一樣,沒那么容易了。

    因為他連基本的運球也不是很熟練,以前在中國高中打球純粹是靠身高,而且他們學校高中生打球,全是瞎打。

    這里可不一樣了,這里是美國,籃球高手不計其數。現在面前的陳星,在甘國陽眼里就絕對是個高手。

    幸好,甘國陽的身高不是一點用都沒有。1米75的陳星剛到他的下巴,甘國陽把球舉過頭頂,陳星就沒轍了。

    出手!剛拿到球沒運上幾下的甘國陽就出手,而陳星還沒有完全準備就位,球出了手他連動都沒動一下。

    “唰!”又是一個空心入網!1:0,甘國陽領先。

    “好球!表哥好樣的!”剛被打蔫了的甘國輝又神氣活現了起來。

    “繼續,”陳星撿回球交到甘國陽手上,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顯然,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的他決定要認真起來。

    這一次,一開始陳星就貼了上來,并且用右手抵著他的腰,不斷壓迫。

    這是Handcheck的防守技術,用手來感知對方的動向,阻撓對方的行動,是一種實用并非常討厭的防守方式。

    甘國陽被這樣弄的很不舒服,而他的運球又不好,來回運了幾下根本突不進去,被貼的死死的。

    他只能故技重施,球舉過頭頂,在陳星干擾不到的高度出手投籃。

    可這次,并沒有傳來悅耳的刷框聲,甚至連磕到籃筐或者籃板的聲音都沒有,一個air-ball!

    因為甘國陽在陳星的貼防下,根本無法把投籃動作做完整,蓄力,發力都很倉促,所以就投了這么個臭球。

    “靠!三不沾!”甘國陽也覺得很郁悶,怎么被這個小個子一頂會這么不舒服。

    “三不沾?是air-ball吧?嘿,表哥,你的中文真是博大精深啊!不沾框,不沾板,不沾網,真他媽貼切。”

    球雖然沒進,可甘國輝倒是佩服起表哥的中文水平來了,一個“空中接力”,一個“三不沾”,形象又順口。甘國陽也是沒想到,自己日后會成為中文籃球詞匯創造大師。

    斗牛還在繼續,這次換陳星進攻了。

    甘國陽同樣也沒什么防守技巧,只知道盡可能跟上陳星。而他一個大個防守小個,連降低中心都不知道,就眼睜睜看著陳星像個老鼠一樣從自己的胳肢窩穿過,輕松上籃得分。

    陳星靠突破連進兩個,2:1。

    “降低重心啊表哥!不要靠他太近,離得稍微遠點!防他突破,放他投籃!”甘國輝還是懂籃球的,在一旁提醒甘國陽。

    甘國陽立刻懂了他的意思,放投不放突,他在后世看電視轉播的時候經常能聽到,是一種賭博式的防守戰術,有時候能起到奇效。

    于是,他降低了自己的重心,離開陳星兩步遠,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陳星的腳步上。

    陳星見狀,沒有輕易投籃,而是在調整了一下步伐后,突然一個加速,用左手突破。甘國陽立刻向右橫移,由于離得遠,他有充裕的移動空間,將陳星的突破路線堵死。

    而這時,陳星的左腳一收,以邁出去的右腳為軸心,貼著甘國陽的身體來了個左后轉身,將甘國陽甩到了后面,準備來一個挑籃結束這局斗牛。

    然而,他忽視了甘國陽的反應速度。甘國陽一看陳星一個轉身轉了過去,下意識的伸出了左手去撈他的球。

    而陳星因為是挑籃,出手點很低,結果正好被甘國陽向后伸出的左手給碰到,被一巴掌拍了出去,球出界。

    “Niceblock!(好冒!)”原本有些放棄,并準備好自己再上的甘國輝又吼了起來。

    而陳星依然很平淡,不過從他平靜但有些僵硬的臉上能看出這個球讓他感到很尷尬,本以為可以輕松獲勝了,沒想到還要繼續。

    而甘國陽則從中獲取了信心,下一次防守他更有勁頭了。終于依靠他的身高,逼得陳星不得不急停跳投,但在甘國陽的干擾下球磕框而出。

    攻防轉換!

    就這樣,兩人你來我往,最終,還是陳星以3:2勝出。日后這也成了他吹牛的一大資本,“老子單挑可是贏過阿甘的!”

    現在的他可沒多么高興,對甘國陽的輕視也一掃而空。

    甘國陽雖然輸了,卻也很興奮,一方面自己終于可以痛痛快快打籃球了;另一方面他發現,自己學東西好像特別快。

    比如防守的步伐,自己一開始反應總是慢一拍,只能依靠身高和防守策略去彌補。而兩人互相打鐵了兩三個回合后,他就發現自己可以判斷出陳星的突破路線了,因為陳星在突破前踮腳的這個小動作特別明顯,自己可以很快進行封堵。

    就這樣,三個人在聯合廣場附近的這個小籃球場斗了一上午,直到吃午飯的時間。打到后來,甘國陽偶爾能靠幾次手感好贏球了,他在防守壓迫下的出手也逐漸適應了過來。

    只有甘國輝,抖了一上午的肥肉,一局沒贏,權當減肥了。

    而從這場斗牛起,甘國陽的籃球生涯正式開始了。  

U赢电竞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JBO官网|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 JBO竞博| 竞博|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