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五章 你是軟蛋

第五章 你是軟蛋

    在貝克海濱球場的比賽,使得甘國陽三人一戰成名。在這之后,“槍炮玫瑰(GunandRose)”的名聲也開始逐漸在球場上傳開。

    不過,他們被大家認識除了因為那場神奇的首秀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三個都是華人。華人在美國一向被認為是頭腦發達四肢簡單的代表,基本和體育無緣。各種體育場合都是黑人和白人的天下,而籃球場更是“漆黑一片”。

    這三個黃皮膚的出現,毫無疑問大大吸引了眾人的注意,而實際上他們的實力和其它一些野球球隊還是有差距的。

    那天打完比賽回家,第二天甘國陽就渾身酸痛的差點爬不起床來,之前每天上午去聯合廣場斗牛的慣例也被落下了。

    但在聯合廣場這樣的簡陋場地玩斗牛已經滿足不了三人了,海濱球場成為了他們新的選擇。

    “嘿!盯著他!盯著他!別放松!”

    “別光顧著球!看人看人!”

    “跟住他!跟住他!”

    “冒他!”

    球場上不斷傳來球員的指揮交流聲音。

    “刷!”球空心入網的聲音,打斷之前的喊話聲。

    “耶!贏了!大表哥你的投籃是越來越準了!”是胖子甘國輝的聲音,看來他們又贏下了一場挑戰賽。

    “今天手感還不錯,比昨天好多了,昨天就贏了一場。”甘國陽對自己的表現還算比較滿意。

    “槍炮玫瑰隊”在這塊場地已經打了一個多星期的挑戰賽了。總體來說他們的表現是越來越好。

    陳星不再像以前那樣只是和老黑一起打打醬油,而成為了槍炮玫瑰隊的主力控球手,運球傳球都有進步,是一個不錯的指揮官。

    而甘國輝一身的肥肉依然不見消減,但人看上去明顯精神了很多。第一場比賽的絕殺球給了他巨大的信心,他不再害怕和黑人打球,而是敢于對抗,敢于做動作,是槍炮玫瑰三人組的籃板手。

    甘國陽雖然個子最高,卻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出色投籃手感,他接球就投的命中率越來越穩定,多次在危急時刻依靠逆天手感上演連續進球并最終翻盤的好戲。這也讓他成為了槍炮玫瑰的頭號得分手,一號明星。

    不過,甘國陽卻有些擔心起來,因為他發現自己好像越來越依賴跳投了,而他的對抗,運球突破進步都不大,更不用說內線的強打了。

    “嘿,你們好!能在這兒打球嗎?”這時,球場邊傳來問話的聲音。

    大家都轉頭望去,發現從球場外走進來三個高個子,兩個黑人一個白人。三個人都穿著紅色的小背心和藍色的運動短褲,腳上都有長筒襪和匡威鞋,給人一種非常正規專業的感覺。

    “哇偶,原來是皮特曼!你們怎么跑到這兒來了?”搭腔的是杰森,這家伙看來是個小百事通。

    “覺得有點無聊,聽說這塊場子來了個很有趣的隊伍,所以我們就來看看。”說話的是那個白人。在八十年代美國街頭球場,白人是很少見的,因為街頭球場被認為是混亂、骯臟的黑人場所,而種族歧視在那時還很嚴重。

    不過舊金山這邊的情況要比東海岸的一些城市好許多。這個白人看來是這支球隊的老大,他接著說:“我們想過來玩玩兒,讓我們打一場?”

    “OK!沒問題!”

    “嘿!嘿!嘿!金門公園的Cancer(癌癥)隊要來我們地盤來一場挑戰賽啦!”

    “唔呼!”場地里的許多人都興奮了起來,看來這個“癌癥”隊名字雖然奇怪,但肯定有點名頭的。

    “Cancer?癌癥?這是什么隊伍?”甘國陽聽到他們要和自己隊打比賽,也很好奇他們的名字。

    “是的,癌癥。他們是在金門公園打球的,是個相當厲害的隊伍。之所以被稱為癌癥,是因為他們的防守非常的厲害,能像癌癥腫瘤一樣折磨對手。”陳星認出了這支隊伍。

    金門公園是位于舊金山西區的一個大型綠地公園,那邊也有很多球場,聚集了舊金山最出色的一群的業余籃球手。

    “嘿你們好,我是皮特曼。”癌癥隊的白人球手已經走入了場地,和甘國陽他們打招呼。

    “嗨,你好。我是Gan。”

    “最近你在濱海球場很紅,都傳到金門公園了,我們就來看看,來場好看的比賽吧?”在街頭球場,慕名而來的挑戰是很正常的現象,這也是街頭比賽的一大看點。

    甘國陽自然接受了對手的挑戰。

    “讓我們開始吧!”在杰森的吼聲中,比賽開始了。

    皮特曼身高在6尺1(1米85)左右,是癌癥隊的控球后衛,只見他彎著腰,像一只靈貓般控球在半場穿梭。

    那時候,街頭籃球的打法還相當實用,不像后來越來越花哨。在六七十年代經常有NBA的巨星去紐約的洛克公園打球,因為有許多優秀的街頭選手并沒有進入NBA,街頭籃球的水平相當之高。

    而后來,隨著NBA商業化越來越成熟,球員的工資越來越高,天才球員紛紛涌入職業籃壇,街頭的傳奇便永遠只能存在于老人們的口述中了。

    皮特曼這種運球明顯受到了鮑勃庫錫的影響,快速靈動,而他的傳球也有庫錫的風采。

    只見他在突到籃下,吸引了甘國輝和陳星的包夾,但他把球往身后一撥,是一個非常突然的背后傳球!

    球到了切入內線的黑人大個手中,只見他接球后一個墊步,高高躍起,雙手大力灌框!得分,1:0。

    甘國陽此時都沒有反應過來,因為他的注意力也被皮特曼吸引了。

    黑人大個有6尺5(1米95)的身高,而且他的腿非常長,穿著藍色的小短褲,顯得健碩有力。

    他的灌籃引來了觀眾的一片喝彩,而他則看著甘國陽搖了搖頭,好像在說“你不行。”

    甘國陽重重吐了口氣,知道自己太大意了,只顧著看球不去盯人。下面他一定要好好盯著這個長腿。

    再次發球,皮特曼這次沒有運球往里鉆,而是站在外圍慢慢運球。而里面,長腿已經和甘國陽展開了卡位戰。

    長腿不僅腿長,胳膊也長,他一把摟開甘國陽,將他擋在了后面,然后用屁股死死地卡住了位置,并伸手要球。

    皮特曼見長腿卡好了位置,快速把球傳到他手中。長腿接球后,一個沉肩,輕輕一撞就把甘國陽頂開了,輕松上籃得手,2:0!

    這時,甘國陽連球都沒碰到,他顯得有些氣惱,因為他發現剛剛自己無論怎么用力都沒法頂開長腿。長腿雖然看上去不是特別壯,但沒想到力量相當好,非常硬。

    就這樣,癌癥隊就用這種內線單打的戰術連進五個,甘國陽一點辦法都沒有。就算甘國輝上來夾擊,也沒辦法阻止長腿得分。

    “嘿,你們難道就沒有一個像樣的內線嗎?”皮特曼的臉上帶有一絲不屑,那時的街頭籃球不是耍花槍的地方,進球才是硬道理。

    甘國陽沒有說話,他知道技不如人,耍嘴皮子只會更丟人。

    再次開球,癌癥隊還是用長腿內線單打,看來他們就是要用這個戰術一直打,把對手打到死為止,這樣對一個球隊的信心打擊是毀滅性的。

    長腿再次卡位,不過這次他感覺到,背后除了甘國陽的一只手放在背上,并沒有太大的力量傳來,所以他位置要的很輕松,也很深。

    “看來這小子是放棄了。”長腿覺得這個黃皮小子肯定是被打的沒信心,干脆不防了。

    皮特曼再次把球傳了進來,這時,長腿背后的甘國陽卻突然用手輕輕一拉長腿,讓長腿身子一歪,有些失去平衡。

    然后,他迅速從側面擠到前面,實行繞前防守!

    球剛好到了面前,甘國陽右手一撥,破壞了這次傳球。陳星則立刻沖上前把球搶了下來,防守成功,攻防轉換!

    終于成功的防下了一次,雖然甘國陽使了點小動作,但這在街頭還是很正常的。

    “好好打!我們還有機會!”甘國陽鼓勵另外兩人。他們打了許多場挑戰賽,翻盤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信心還是很足。

    “喬治,好好照顧一下那個小子。”而這時,癌癥隊要開始展現他們的防守實力了。

    這個喬治是癌癥隊的第三名隊員,個子比長腿稍微矮一點,6尺4(1米93),但看上去卻比長腿還要強壯。寬厚的身體,粗壯的臂膀,結實的大腿,在之前的進攻中基本沒他什么事情,而現在,是他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槍炮玫瑰依然使用他們最擅長的戰術,甘國陽跑位,甘國輝掩護,陳星尋找機會自己突破或者傳球給甘國陽投籃。

    而此時,甘國陽已經被喬治死死的盯上了。

    陳星發現,很難把球舒服的傳到甘國陽的手中,只好伺機突破。可是面前的皮特曼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身高上的劣勢讓他的視野變得很差。

    最終,他只好倉促傳球給了甘國陽。

    甘國陽勉強接到球,卻沒有了投籃空間,因為喬治整個人已經罩了上來,像一個狗皮膏藥一樣緊緊貼著他。

    想要擺脫狗皮膏藥防守,要么用運球甩開,要么用力量頂開,可惜這兩樣甘國陽都不太行。

    他用身體護住球,想依靠背部的力量將喬治推開,獲得運球或者投籃的空間,可是在對抗中他毫無優勢,他連長腿都頂不過,不必說更強壯的喬治了。

    甘國陽只得把球傳了出去,到了甘國輝的手里。甘國輝倒是抓住一個空檔,把球投了出去,可惜球彈框而出,籃板被長腿拿到。

    這次,癌癥隊沒有再用長腿的單打,皮特曼和喬治做了一個簡單的擋拆,皮特曼一個出色的擊地傳球,給了向內切入的喬治,喬治單手劈扣!6:0。

    接下來,癌癥隊又連進兩球,8:0,槍炮玫瑰被打的毫無脾氣。

    “再守下來一個!”甘國陽并沒有放棄,他依然對自己的手感保有一絲希望。

    “哐!”皮特曼的投籃砸在了框上,甘國輝奮力跳起,搶在長腿前把籃板拿到,并立刻傳給了甘國陽。甘國陽再和陳星做了一次互相傳導,完成攻守轉換。

    此時甘國陽在弧頂最舒服的位置拿到了球,而喬治還沒有貼上來,他沒有猶豫,立刻屈膝、起跳、投籃。

    “啪!”可是,球剛剛離開了甘國陽的指間,他就看到撲上來的喬治高高躍起,一掌扇在了球上,給了甘國陽結結實實一個蓋帽!

    “唏------”場邊出現了一些噓聲,顯然作為主場作戰的槍炮玫瑰,打成這樣確實有些丟人。而觀眾都是很現實的,打的好就歡呼,打的差就噓。

    “嘿,難道你只會投籃嗎?”喬治看著被冒得有些懵的甘國陽說道,“軟蛋才只會投籃!”

    “Jellyfish!(軟蛋)”這個單詞在甘國陽的耳邊回蕩,軟蛋,自己難道真是個軟蛋嗎?

    只會投籃,沒有力量,害怕對抗,稍微遇上強硬的對手就沒法出手;防守漏人,頂防不力,控制不住籃板。甘國陽仔細一想才發現,自己身上的這些缺點,全都會被貼上“軟蛋特有”的標簽。

    10:0!一場毫無懸念的比賽,槍炮玫瑰慘敗,一球未進。

    甘國陽叉著腰站在場地中,低著頭,有一種無力感向他襲來。他之前也輸過比賽,可是這一場才第一次讓他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痛苦,那種極端的不甘和心酸彌漫在他的心頭。

    他知道,這是實實在在的實力差距。

    甘國陽開始反思自己的球風,反思自己的打法。他的投籃確實很出色,但他也越來越依賴自己的投籃。

    更重要的是,他的跳投并沒有達到無堅不摧的地步,面對強力的防守,他在力量對抗上的劣勢一覽無余,連出手空間都得不到,怎么把球投進去?

    而且,他也發現,自己其實在害怕對抗,害怕和那些老黑肉搏。既然可以用更輕松的方法進球為什么不用呢?于是他越來越飄,越來越不愿意到內線。

    甘國陽雖然是槍炮玫瑰最高的球員,可是在內線拼搶籃板,撿漏補防的都是甘國輝,相比而言甘國陽更像一個投手,一個不成熟的投手。

    但甘國陽并不想做投手,他在NBALive游戲里設計的球員也不是投手,而是一個中鋒!一個內線!

    他現在做的,和設想的相差太遠了。

    “表哥,走吧,下次我們贏回來!”甘國輝還上來安慰甘國陽。

    甘國陽覺得鼻子有些微微發酸,“沒事,這場子以后會找回來的。”

    三人低著頭,帶著不甘的心下了場,而這之后,剩下的挑戰賽他們都沒有參加,只是在一旁觀看,觀看癌癥隊把濱海球場的球隊一個一個的殺死。

    此時的甘國陽在想著以后自己的籃球之路,他已經決定不再依賴自己的投籃,而要真正投入到對抗中,做一個支撐球隊的中鋒在內線博殺!

    “一個中鋒,死也要死在內線!”甘國陽如是說。在日后,這句話也成為了激勵一個又一個內線球員不斷前進的動力。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lol| 竞博电竞| 竞博体育| JBO竞博| JBO电竞| JBO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JBO电竞|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