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八章 復仇之戰

第八章 復仇之戰

    (貌似有BXJ的jrs發現這部小說了……好吧我不是羊總,我只是沾一沾羊總的仙氣,請JRS多支持啊!!)

    無論在人類的過去和未來,時間都是都像一個無比穩定的得分手,以百分之百的命中率將時間一秒一秒的投入籃筐中,任何人都無法阻擋。

    時間已經進入了1981年8月的中旬,在8月12日,世界上第一臺個人電腦由IBM公司發布,這項技術發明將會改變世界的命運。

    而甘國陽也在通過訓練,改變自己的籃球命運。

    “好的,穩住下盤,穩住下盤!”

    “運球,注意保護你的球!另一只手要保護你的球!”

    “注意節奏!注意節奏!運球和發力要協調,注意節奏!”

    “腳步要穩,要穩定!要和你的運球節奏一致!”

    “試探我的防守,試探我的發力,準備好轉身!”

    “好球!這個假動作很漂亮!”

    甘國陽剛才完成了從持球面筐、到轉身背筐,到翻身上籃的一套內線單打技術動作,最后成功的將籃球放進了籃筐。

    雖然甘國陽知道,這是巨人老板放水的結果,但他能感覺到自己技術和力量的進步。他對背身力量的把握和腳步的掌控已經初窺門徑,不再是那個背朝籃筐就無所適從的菜鳥軟蛋了。

    “哈哈,做的不錯甘,已經有模有樣了。”巨人老板,也就是曾經的巨星內特?瑟蒙德說道。

    到現在,甘國陽還不知道這個巨人老板其實是一位偉大的退役NBA球星,以為他只是個比較牛-逼的籃球愛好者。他一直認為在美國民間肯定有很多籃球高手,高手在民間嘛。

    “謝謝內特先生,下個球換我來防守吧!”甘國陽每天就在這里和巨人老板進行內線攻防的練習。

    “好的,沒問題。”瑟蒙德拿著球在三秒區外背對籃筐占好,準備進行攻防演練。

    “放低重心!對,放低重心,讓我感受到壓力。”

    “加一點小動作,不要太明顯!裁判的眼睛是很尖的。”

    “注意,保護好你的圓柱體!不要隨便前傾!”

    “我感覺到了,你想伸手掏球!”

    “看我的!”

    巨人老板在往后拱了兩下后,突然一個后撤步的翻身跳投,球打板進框。動作一氣呵成,球進的趕緊利落。

    “哈哈,今天我的感覺還不錯!甘,你還是冒進了一些,如果我用一個前轉身到籃下強行上籃的話,肯定可以打成一個2+1。”

    “可是,不管怎么樣我都無法阻止您啊,還不如賭一把,看看能不能抄到您的球。”甘國陽說的倒挺有道理,在這里和巨人老板訓練了快一個月,自己雖然在不斷進步,而且進步非常明顯,可還是覺得與這位巨人老板的實力有著天壤之別。

    “不知道這個巨人老板年輕的時候是多么的厲害啊!”甘國陽時常這樣想。

    他也想過這個巨人老板以前會不會打過NBA,可是如果打過NBA肯定是個大名人了吧,怎么在這里開個燒烤店,這么默默無聞呢?

    甘國陽并不知道,六七十年代的NBA商業化程度還不高,球員的工資也不像后來,一個替補中的替補也有幾十萬美金。每年十幾萬美金已經是很高了。

    而且,在美國NBA充其量只是第三大聯賽,尤其在六七十年代,與棒球、橄欖球的差距非常大。即使到了21世紀,它第三大聯賽的排名也沒有絲毫的改變。

    加上傳媒的不發達,許多老NBA球員退役后并不出名,是很正常的。

    “哈哈,不過你已經非常出色了,甘,我一開始沒有想到你會做的這么棒。”瑟蒙德這樣夸贊道。

    瑟蒙德的這句話是發自肺腑的贊嘆。

    從一開始瑟蒙德只是覺得和這個小孩聊得挺投機,加上自己比較無聊,就想陪他玩一會兒。而且這個家伙明顯不知道自己是誰。

    再后來,他發現這個小孩的基本功真的非常差,可是卻有著非常出色的天賦。這種天賦甚至讓他想起了一個曾經讓他仰望的人。

    這激發了他的愛才之心,所以他決定,指導這個孩子一段時間,看看他能進步到什么樣的地步。

    而甘國陽也沒有讓瑟蒙德失望。

    在技術上,甘國陽基本是一教就會,只是在細節和經驗上有所不足。這是需要時間的積累的,著急不來。

    在力量上,甘國陽是異常刻苦。他不僅在這里,在瑟蒙德的指導下練習力量,回去以后還用徒手動作加練,提升自身的協調性。

    還有一點,就是甘國陽的身高。來美國的時候他是6尺3(1米90),一個多月過去了,他已經又長到了6尺5(1米95),長了有2寸左右!

    照這樣長下去,長到6尺7以上應該沒什么問題,長到6尺10也不是不可能。瑟蒙德就是6尺11的標準中鋒身高,到時候,甘國陽就能成為一個真正的中鋒。

    “您過獎了,我覺得還是有許多東西要學呢。越是練習,越是發現自己的不足。”甘國陽終于有些明白“知道的越多越覺得自己無知”這句話蘊含的道理。

    “嗯,不過你不僅需要練習,也需要實戰。一個軍隊,光在演習場上演習,是培養不出優秀的軍人的。真正的軍人,只有到生死場上去搏殺,才能成為真正的戰士!”

    確實,在這個訓練場畢竟只有兩個人,真正的比賽是多人的,賽場也是復雜多變的。很多情況的應對經驗,都要靠在實戰中慢慢地積累,教是教不會的。

    “您說的對,內特先生。這段時間我都沒有再去海濱球場打球,那里的人估計都要把我遺忘了。我的表弟和朋友馬上就要回來了,我想到時候就可以再去打球了吧!”

    甘國輝和陳星這兩個家伙,被拉到猶他鹽湖城這個鳥不拉屎的高原去做社會實踐了。甘國陽還收到了甘國輝的信,說他在那邊是多么的辛苦和倒霉,還說自己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打籃球了。

    “看來,國輝和陳星也都沒有把練習落下啊!”甘國陽心里不禁感到一絲安慰,更重要的是,經過近一個月的訓練,復仇的時候總要到了。

    “好了,已經中午了,我們吃午飯吧。”瑟蒙德看看天上的太陽,提醒道。

    “哦!我今天又帶了我爸爸給您做的菜,您又可以一飽口福啦!”自從甘有為知道了甘國陽跑到瑟蒙德這里來打球,便會抽時間做些好吃的中國菜讓甘國陽帶過去,來作為感謝瑟蒙德的小小酬勞。

    當然,甘有為也不知道兒子口中的“巨人老板”會是NBA的籃球巨星,否則他一定會覺得自己做的菜實在太少太不值錢了。

    瑟蒙德倒是沒這么覺得,中國菜的強大魅力讓這位籃壇的鋼鐵巨人也為之折腰。

    “是嗎?太好了,你爸爸做的菜實在是太棒了!我想我以后是不是要再開一家中國餐館,請中國的廚師………………”

    ……………………

    晚上,當甘國陽回甘家菜館吃飯的時候,在大廳看到了熟悉的胖胖的身影。

    “國輝!你回來了!”是甘國輝從鹽湖城回來了。

    “大表哥!我可想死你了!”甘國輝也看到了甘國陽,立刻撲了上來。

    兄弟倆雖然是遠親,認識時間也不長,可感情卻出奇的好,籃球不得不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怎么樣國輝,在鹽湖城的日子好不好過?”

    “我這輩子也不去那個鬼地方了!雖然那里山好水好空氣好,可就是tm不是人待得地方,什么都沒有!連麥當勞都難找!幸好那里還有籃球場,我每天打三個小時的籃球,我才得以把這段時間熬過去。”

    “那你怎么還是一身肉啊?”甘國陽看著甘國輝依舊肥碩的身軀,不敢相信甘國輝每天打三個小時籃球。

    “這是強壯!可不是虛胖。不過大表哥,你好像也壯了很多啊,還長高了!”甘國輝也發現,甘國陽的體格明顯更健壯了,個子也高了很多。

    “我可是每天都進行特訓的!”

    “那次10:0的慘敗,我可是一天都沒有忘記。”甘國陽的臉上充滿了斗志和自信,對于那次失敗,一直是他不懈努力的動力。

    “沒錯,我也不會忘記的。這個仇一定要報,場子槍炮玫瑰的場子一定要找回來!陳星可是每天比我打的都多,有些時候我們一些社區活動他都偷偷逃了,跑去打球了。”

    看來槍炮玫瑰的三個人都沒有忘記那次恥辱,都在勤奮練習等待復仇的機會。

    “那就明天,槍炮玫瑰重返濱海球場!”甘國輝說道。

    “不,”甘國輝搖了搖頭,“我們要直接去金門公園挑戰!”

    甘國陽決定,與其守株待兔,不如主動出擊。

    ……………………

    金門公園,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工公園。

    它寬800米,長約4千米,橫跨53條街,占地1017英畝,從斯塔尼安街向西延伸三英里多,直到大洋海灘。

    在這個壯觀的大公園里面和公園附近,有許許多多的體育場地和設施,這里面當然包括籃球場。

    這個風景優美,空氣清新的地方,成為了舊金山籃球愛好者對決的最佳場所。這里匯集了舊金山最高水平的街頭籃球手和業余籃球戰隊。

    “癌癥”隊是這些球隊中的佼佼者。他們擁有出色的大腦——皮特曼,綽號“小庫西”,因為他的運球傳球真的很有庫西的神韻。

    還有他們有兩個高大強壯的球員,“腫瘤”喬治——曾經防死甘國陽的悍將,“長腿”羅格斯——在進攻上曾經完爆甘國陽的出色內線。

    他們和其它大多數球隊不太一樣的是,他們非常重視防守,這在街球場上是很少見的。

    這也是他們能在金門公園打出名頭的原因,用癌癥一樣的防守,將對手折磨致死。

    周末,他們又來到了金門公園一個熟悉的場地,他們是這塊場地的擂主,開始等待挑戰者上門,然后把挑戰者一個一個的絞殺。

    “嘿,快看,是誰在這兒?我們的老朋友又來了。”皮特曼發現,在球場上站著一個熟悉的隊伍。

    “你好,皮特曼。”說話的是甘國陽,這個隊伍自然就是槍炮玫瑰,他們打聽到了癌癥隊的場子,早早的就趕了過來。

    “你好,你是那個……那個…”皮特曼好像忘記了甘國陽的名字,還裝出一副苦苦思索的樣子。

    “我是GAN,還有我的表弟,以及好朋友Rose。”甘國陽淡淡地說道,沒有為對方忘記自己的名字而上火。

    “哦!是Gan!那個投籃很準的Gan!”皮特曼的聲音很夸張,明顯在嘲笑那次比賽對手一球未進。

    “軟蛋…”喬治在后面冷冷地說了一句。

    “我會讓你知道誰才是軟蛋。”甘國陽毫不猶豫的反擊。

    “那就來試試吧。聽說你們已經很久沒在濱海球場出現了,被打怕了?這次又是從哪里來的勇氣跑到我們的地盤來。”皮特曼也毫不示弱,他已經決定要再打他們一個10:0。

    “廢話少說,我們已經等很久了,開始吧。”陳星早就等的不耐煩了,那次失敗對他也是很大的打擊。

    “那我們就開始吧!各位,挑戰賽要開始了!讓我們來見證會不會有奇跡誕生吧!”在自己的場子,皮特曼就是最大的明星,擁有最強的號召力。

    “唔~~~消滅他們!干死他們!”場邊的其他隊伍和觀眾已經開始叫囂,要看著癌癥怎么虐待這個手下敗將。

    比賽正式開始,槍炮玫瑰隊發球。

    雖然甘國陽三人有將近一個月沒在一起打球了,但三對三的比賽,重要的是默契和個人能力,戰術什么的都是很簡單的。

    陳星在外線慢慢運球,尋找傳球的機會,他的運球和之前比又熟練了很多。在對抗皮特曼干擾的同時還能觀察另外兩人的走位。

    甘國陽則再次提上,來到弧頂處。喬治緊緊則貼著甘國陽,想把他擠得沒法街球。

    可是,無論他怎么擠,雙腿岔開,架起左胳膊的甘國陽都像一棵大樹,紋絲不動。

    陳星看到甘國陽在弧頂要求,卡位卡的非常好,立刻把球傳向甘國陽。

    甘國陽左手頂開喬治,右手輕松把球拿住,此時,他是側向籃筐,沒有辦法做投籃動作。

    這時,他雙手持球到腰部以下,用肩膀頂開喬治,騰出運球空間。腳下突然啟動,從右側向內運球突破。

    喬治立刻向左橫移,緊貼甘國陽,想要阻止他突破。

    突然,甘國陽腳步一停,整個身體瞬間向后轉,從面筐變成了背筐,依靠在了喬治的身上。

    此時,喬治的重心已經偏左,右手邊一片空虛,同時他的身體被甘國陽倚住動彈不得。甘國陽則繼續轉身,運了一下球,整個人以喬治為軸心,一下子就轉了半圈,把喬治甩在了身后。

    面前是一馬平川!甘國陽奔著籃筐而去。

    長腿見狀,立刻丟下甘國輝上來補防,而甘國陽視若無物,兩個大跨步一邁,徑直躍起。

    長腿也高高躍起,想把甘國陽冒下來。可是在空中身體接觸的一剎那,他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傳來,自己根本沒法壓過對手。

    “哐!”

    一聲脆響。甘國陽雙手把球狠狠地扣進了籃球,并在空中把長腿撞飛了出去。

    “啪。”甘國陽雙手一松,雙腳落地,而籃筐還在微微發顫。

    “1:0,我們繼續發球。”甘國陽面無表情,淡淡地說道。

    甘國陽的冷淡并不是裝酷,他的心里也很興奮,但當他和喬治糾纏,和長腿對抗的時候發現,這些家伙實在是太弱了。和巨人老板比起來,這些家伙真的只是小黑豆。

    沒辦法,他自己并不知道一直和他訓練的是NBA的前超級中鋒,一個以鋼鐵般的防守和野獸一樣的強對抗而著稱的男人。

    和這樣的球員打多了,再遇上街頭的業余球手,自然會產生甘國陽那樣的無力感——不是對手太強,而是對手太差,太沒勁了。

    所以才一個球,他就覺得這次復仇好像沒有想象中的帶勁。

    而甘國輝和陳星則是非常興奮,在弧頂一個漂亮的轉身甩開防守,面對補防硬頂開,隔人扣籃,這球實在是太漲士氣了!

    “干得好大表哥!”甘國輝吼道。

    “好好打,還有9個球呢。”甘國陽這么說的意思再明顯不過,還有九個球,他們是贏定了。

    再次發球。

    這次,甘國陽沒有再提到弧頂,而是在三秒區外,籃下肋部要位。

    這個要位要的非常深,喬治的腳已經踩入了三秒區,整個人被甘國陽死死地壓住,不管怎么使勁都沒法讓甘國陽動彈半步。

    甘國陽輕松接到了陳星的傳球,在試探了一下之后,突然一個內轉身向籃下切入。

    喬治還在費力地頂著甘國陽呢,沒想到對手突然轉身,根本沒反應過來,只能眼睜睜目送甘國陽輕松上籃得分。

    這時候喬治才發現,面前這個長高長壯了的黃皮小子,已經不是一個月前只會投籃的軟蛋了。

    接下來,甘國陽用同樣的招數,連打癌癥隊四個球,無論長腿是不是來補防,都沒有辦法阻止甘國陽把球上進,6:0。

    場邊的觀眾已經開始倒戈,甘國陽每進一個球就能聽到場邊一次高過一次的歡呼。

    第七個球,甘國陽再次依靠一個假動作晃過了喬治,直接殺奔籃下,準備用扣籃最大程度打擊對手。

    這時,皮特曼突然沖進了三秒區,一把抱住了甘國陽,要用犯規阻止甘國陽的這次扣籃。

    可是,已經發力起跳的甘國陽沒有停止做動作,在他感覺到有人抱住他之后,他的腰腹瞬間發力,維持住自己的平衡,然后在快要失去平衡的時候把球扔向了籃筐。

    “啪!”球打板入框!

    這球犯規,不過在街球沒有2+1,所以還是算一分,7:0.

    場邊傳來了一些噓聲,皮特曼這樣的做法在街頭是很為人不齒的。畢竟不是正規比賽,觀眾也需要看到精彩的扣籃表演,他這樣把對方抱下來,破壞了比賽的觀賞性,還有可能傷害對手的健康。

    不過這時候,甘國陽已經懶得去和對方計較了,因為他知道,皮特曼這么做,是因為被完全打的失去了信心,只能用犯規來泄憤。

    果然,0:7落后的癌癥隊一潰千里,被甘國輝和陳星又打入三球。0:10,癌癥隊完敗!

    顯然,皮特曼一時還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就像那天的甘國陽一樣,站在球場中央低著頭久久未動。

    而甘國陽似乎也沒有什么太大的復仇快感,也許這次復仇實在太簡單了,簡單到他都開始懷疑當初到底是怎么輸掉比賽的?

    在一個月前他還覺得強大無比的對手,在一個月后便成為了土雞瓦狗。

    “嘿,比賽結束了,希望以后我們還有機會再打球。”甘國陽走上前向皮特曼打招呼,他能夠理解此時皮特曼的心情。

    不過皮特曼顯然也是個心高氣傲的人,甘國陽的示好被他視為了挑釁。他抬頭狠狠看了甘國陽一眼,說道:“這個仇,我也一樣會報仇!當然,是用籃球的方式!”

    甘國陽聽到他說要報仇,也是眉頭一皺,沒想到自己好意來安慰,他卻說這樣的話。可再聽到他說“用籃球的方式,”就覺得這個家伙也是個實實在在的籃球愛好者。自己不也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練了一個月找回場子來了嗎?

    “沒問題,我在濱海球場等你。”

    于是癌癥隊匆匆離開了自己的場子,也許也是找地方去訓練了吧。

    不過,甘國陽也不想在這里繼續打了,畢竟復仇就這樣輕易的完成了,再和其他隊打也沒什么意思。

    最重要的是,通過這場比賽,甘國陽意識到,舊金山的街頭球場已經不再適合他了。他需要更大更廣闊的舞臺,去展示自己的天賦,去得到更多的鍛煉。

    直到走上世界籃球的最高殿堂。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lol| 竞博JBO| 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