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九章 帕羅奧

    “注意你的腳步!要穩健,不要有小碎步!”

    “肩膀,你的肩膀!合理的利用你的肩膀晃動來迷惑我!”

    “下盤不要松動!在任何時候都要保證下盤的穩固!”

    “好的!很好,這個勾手很漂亮!”

    “不錯,你的背身感覺已經越來越好了。”

    說這些話的自然是燒烤餐廳的老板,內特?瑟蒙德先生。他還在繼續地指導甘國陽籃下技術。

    “瑟蒙德先生,您覺得我可以在NBA打球嗎?”甘國陽問道。

    現在,甘國陽已經知道了,這位一個多月來幾乎每天都在指導自己籃球技術的,就是大名鼎鼎的NBA巨星,“內特大帝”內特?瑟蒙德。

    甘國陽腦中浮現出甘國輝得知他在內特燒烤餐廳和餐廳老板打球訓練時吃驚的表情。因為在舊金山,幾乎沒有人不知道,“大內特燒烤”的老板就是以前金州勇士隊的球星內特?瑟蒙德。

    甘國陽除外。

    當然,甘國陽在知道巨人老板是前NBA巨星后,也是大吃一驚。在巨人老板親口證實后,他感到了一種莫名的興奮。

    這簡直就是武俠小說里的情節啊,而且自己還沒有掉下懸崖,只是出來吃個飯,就遇到了前輩高人。

    還得到高人指點,傳授技藝。那接下來自然是自己勤學苦練,藝成出山,大殺四方的戲碼了!

    事實上,在街頭球場,他確實可以大殺四方了。所以現在他干脆懶得去街頭打球了,已經沒什么挑戰了。

    所以,他想問一問自己能不能進入NBA這個籃球最高的殿堂。

    “NBA?甘,你還差的很遠。”瑟蒙德搖了搖頭,否定了甘國陽的幻想。

    這對于甘國陽來說無異于當頭一棒。因為他知道,后世有很多天才,高中畢業就進入了NBA,還成為了超級巨星,比如科比,比如加內特。

    而現在,自己已經要上十二年級(高三)了,還有一年就要畢業,卻還離NBA差的很遠,這讓他有些失落。

    “呵呵,甘,不要失望。你覺得你和我的實力還有多少差距?”瑟蒙德看出了甘國陽的失落,問他道。

    “感覺很遠很遠……”甘國陽想了一下說道。在他看來,自己離這個已經退役了多年的球星大叔的距離,遠的幾乎看不到盡頭。

    “哈哈,我已經是一個四十歲的中年人,在籃球場上就是一個老人了。我的身體在不斷的退化,而你在不斷的進步。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達到我曾經的水平,甚至有可能超過我。”

    瑟蒙德的這句話讓甘國陽吃驚不小,他沒想到這位巨星對自己的評價會這么高。超過他?甘國陽想都不敢想。可是之前他又為什么要說自己還差的很遠呢?

    瑟蒙德繼續說道:“可是,即便以我的能力,在我14年的職業生涯中,都沒有拿到過一個總冠軍,手上也沒有一枚戒指。”沒有拿到總冠軍這件事,是瑟蒙德一生的遺憾。

    “所以,即便你能超過我的實力,想要在NBA獲得真正的成功,也是非常非常艱難的。”

    這時候甘國陽才明白,自己所說的“在NBA打球”只是進入NBA的意思,而瑟蒙德則是希望他能夠功成名就,獲得NBA的總冠軍!

    “我…可是,瑟蒙德先生,我連能不能進NBA都不知道呢。”

    “哈哈,甘,以你的天賦,只要好好的訓練,進入NBA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不過,在NBA有太多太多的天才,就好像德克薩斯草原上的牛虻一樣。可是,牛則要少得多。太多的天才曾經閃耀,也有太多的天才瞬間隕落。這是一個殘酷的世界。”瑟蒙德深深地感慨道。

    作為一個在內線搏殺了十四個年頭的斗士,一向以打球兇橫霸道的內特瑟蒙德,在退役后也不得不感嘆命運弄人。他曾經離總冠軍那樣的接近,卻最終倒在了自己過去的偶像腳下。

    “瑟蒙德先生,只有殘酷的世界,才能支撐起偉大的夢想。”甘國陽突然冒出來這么一句,他在瑟蒙德的眼中感受到了這位退役巨星曾經對于籃球無比的熱愛,和對冠軍無限的渴望。

    “哦?呵呵,你說的太好了。你那個胖子弟弟說你是語言天才,真是一點都沒錯。希望你能夠帶著自己的信念走下去。”

    “嗯。瑟蒙德先生,我以后還能來您這兒打球嗎?”甘國陽想到現在已經是8月下旬了,馬上就要開學了。表叔和表嬸已經給他安排了學校,他將和甘國輝、陳星一起,去帕羅奧圖市的帕羅奧圖公立高中上學。

    帕羅奧圖市離舊金山大概有60多公里,這就意味著甘國陽肯定要住校了,最多一個星期回來一次。

    “當然沒問題。聽說你要去帕羅奧圖上高中了。好好加油啊,一定要進籃球隊才行,這樣你才能申請大學的籃球獎學金,然后才能進入NBA。”瑟蒙德提醒甘國陽。

    “我明白!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甘國陽也知道,自己必須要進入校隊并且打出名堂來。

    因為他之前并沒有在美國讀書,雖然他對自己的功課非常有自信,但美國申請大學是需要有足夠的學分的,兩個學期的學分積累肯定是不夠的。

    這樣他就只能走另一條路,那就是成為體育特長生,這樣才能申請比較好的私立大學,而不是進入社區大學。

    “我相信你,甘。來,我們繼續練習吧!”

    在夕陽下,兩個高大的身影繼續在空地的小籃球場上練習。

    …………

    “嘿,大表哥!瑟蒙德先生的簽名你弄到了沒有?”

    “弄到了!在這兒呢,他的42號球衣。”甘國陽從包里掏出了瑟蒙德曾經在金州勇士隊穿過的42號球衣,上面還有他的簽名。

    “哇!還有原版球衣誒!收藏起來,以后肯定值錢。”甘國輝看著這件球衣,已經想到再過十年二十年它變成大把鈔票的樣子。

    “你這家伙,要來簽名球衣就為了升值賺錢啊?”甘國陽對他翻了個白眼。

    “不然嘞!你沒看這球衣這么大,我穿合適嗎?和裙子一樣了。當然是拿來收藏了,能升值賺錢肯定更好啦~”

    “真拿你沒轍。”甘國陽搖了搖頭。自己是以熱愛籃球的名義幫他弄來的,哪知道這個家伙卻想著其它門道。

    “我們到帕羅奧圖了。”這時,甘國輝的媽媽錢慧說道。

    三人這時候正坐在錢慧的車上,前往帕羅奧圖高中。今天是高中開學的日子。

    帕羅奧圖是加州的一個小城市,屬于舊金山的衛星城,人口只有6萬左右。不過這里最為著名的,就是坐落于此的斯坦福大學。

    甘國輝的媽媽錢慧就是斯坦福大學法律系的碩士研究生,甘國輝的外公外婆也都住在帕羅奧圖。

    甘國陽望著車窗外的小城,干凈而整潔。這個城市并不小了,但人卻很少。在中國,6萬的人口也就是一個集鎮。

    不過正是因為人少,才有了一種平靜安詳的感覺,這是甘國陽來到美國后最多的感觸。

    沿著埃爾?卡米諾大道,一直向南,很快就到達了帕羅奧圖高中,它就位于斯坦福大學的東南面。

    進了校園,下了車,甘國陽感受到了一種相比在中國完全不一樣的校園氣息。

    中國的高中給人感覺大多是樸實、簡約,這也體現了中國人在教育上的腳踏實地,注重基礎知識的特點。

    而帕羅奧圖高中則帶有了更多的藝術美感。風格獨特的校舍,大片的綠地和成片的樹木,開放式的校園——這里連校門都沒有,體現了美國教學自由奔放的特色。

    不過對于甘國陽來說,無論在中國的學校學習,還是在美國的高中學習,功課都不是問題。

    尤其是在美國高中,他好歹在中國經歷了高考的歷練,成績也相當出色,相當于NBA樂透區新秀。現在被扔到CBA來打球了,能不輕松加愉快嗎?

    他唯一擔心的,是如何才能進入高中的籃球隊,并且能打出名堂。據甘國輝說,帕羅奧圖高中的男子籃球水平并不怎么樣,還從來沒有拿過州冠軍。

    所以甘國陽想,自己要進入籃球隊應該不難吧,雖然他是個華人,而且是個十二年紀的插班生。

    之后,報名,注冊學籍,安排班級等一系列問題都很順利,有錢慧這個大律師在,自然是早就安排的妥妥帖帖。

    至于宿舍,帕羅奧圖的住校生并不多,甘國輝正好算一個,他們表兄弟倆就住在一起了!真是再完美不過了。

    “嘿,表哥,我帶你出去走走吧!參觀參觀我們的學校!”甘國輝在宿舍安頓下來后提議到。他媽媽在辦完所有手續后就趕回去了,她要坐飛機前往華盛頓。

    “好啊,一定要去籃球場看看!”現在甘國陽的心里幾乎只有籃球了。

    甘國輝帶著甘國陽參觀了學校像教堂一樣的辦公樓,帶有波斯風格的大禮堂,以及非常獨特的教室——用木板搭成的板房,因為加州多地震。

    最后,兄弟兩人一起去了學校的主體育館,據說籃球隊已經在里面訓練了。

    “嘿,我們到了!”甘國輝指著一個方型的建筑說道。

    甘國陽在建筑上看到了一艘綠色帆船的標記,下面還寫著Vikings。

    “維京人?”

    “是啊,這是我們學校籃球隊的標志,球隊的名字就叫‘帕羅奧圖維京人隊’。”

    兩人走近球館,已經聽到了里面“砰砰”拍球聲,看來果然有人在里面打球。

    進去之后,甘國陽發現,這是一個老式的籃球館——當然這是針對21世紀而言,八十年代的任何東西在甘國陽眼里都是老式的。

    球場顯得有些昏暗,因為那時候的照明采光設備不發達,地板也是深棕色。一群穿著深綠色球衣的球員正在場上練習投籃。

    這應該是簡單的熱身訓練,教練并不在場,球員們練得也很松散。

    “對不起!我們球隊在訓練,其他人最好還是不要進來。”有人看到了甘國陽和甘國輝進了體育館,停下投籃大聲提醒道。

    “哦,抱歉,我們以為是同學在這里打球的,就進來看看。我們馬上就走。”說著甘國輝就拉著甘國陽想要離開。

    “對不起,請問你們的教練在哪兒?我想見見他。”甘國陽卻突然開口,問教練在什么地方。

    “教練還沒有到,你認識他嗎?找他干什么?”又有一個人問道。

    “我想加入籃球隊。”甘國陽說道。

    “哈哈”,“哦,不,”“你在說什么?”“黃種人……”

    甘國陽說完這句話,球場上立刻傳來了一片嘲笑聲。所有人都停止投籃,轉頭看著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黃皮小子,戲謔的眼神一覽無遺。

    “我想你的腦子一定在加州的海灘上被曬壞了。”有人說道,其他人立刻哄笑起來。

    甘國陽倒是沒有生氣,他知道自己這樣冒冒失失地闖進球館確實不太禮貌,還大言不慚的說要進球隊。可是,他確實非常迫切地想要進入籃球隊,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不爭取的話,教練是不可能看上他的,他已經是一個十二年級的學生了。

    “我想以我的實力,進入這個球隊應該不是什么問題。”甘國陽說道,對他而言這是實話,他覺得按照他的天賦和實力,進入一個普通高中的籃球隊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但他的這句話在帕羅奧圖高中籃球隊隊員的耳朵里,則多了一分挑釁的意味。

    “你以為籃球隊是什么地方?你想進就能進的嗎,黃皮小子?”一個個子很高的黑人回應道,他看上去有6尺8(2米03)。從身材上來看應該是個內線。

    “我只是覺得我有這個能力進入球隊,給球隊一些幫助而已。”甘國陽知道自己話引起了對方的一些誤會,他盡量調整自己的措辭。

    “我不認為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黃皮猴子,能給我們的球隊帶來什么幫助。或許你能成為我們的隊廚?中國人做菜倒是挺不錯的啊!”顯然甘國陽的話并沒有緩和這緊張的氣氛,而那個黑人繼續出言諷刺,引起了其他人的哄笑。

    “那不妨嘗試一下,看看我到底有沒有資格進入球隊。”甘國陽沒想到自己一時的沖動,會引來這樣的效果。

    他的怒氣也被擊發了出來,尤其這個黑人稱呼他為黃皮猴子,他是千般忍耐才沒有說出“黑鬼”這個詞,他知道這樣會進一步激化矛盾。而且他也不是個種族歧視者。

    “當然可以,如果你不怕瘸著腿少顆牙的離開這座球館的話。”黑人大個依然非常囂張,顯然他沒把這個黃種人放在眼里。

    如果一個黑人進了球館說要進球隊的話,他還會客氣一些,畢竟自己也是黑人,而且黑人中籃球高手可不少。但黃種人?體育屆的廢物!他們只適合玩玩乒乓球這種女人的運動,哪怕這個家伙看上去也挺高的。

    “希望你不會為自己說的話感到后悔。”甘國陽依然在努力克制自己,但他要用球場上的表現打爆他。

    “來吧,臭小子。休息了一個暑假,我正感到骨頭松了呢。讓我把你當螺絲刀,給我緊緊骨頭吧!”

    “干掉他!維吉斯!”“給他點顏色看看!”“維吉斯用你的大屁股頂死他!”

    其他球員看到兩人的斗牛是一觸即發,都開始了起哄。

    甘國陽則和他一起走向籃下,做好了單挑的準備。

    “那我們就來一場內線的對決吧。”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竞博| 竞博电竞| JBO体育| JBO体育| 竞博| 电竞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