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十章 永不言棄

第十章 永不言棄

    (本章放個大招,下一章再放個小招,多投紅票多收藏啊~)

    “大家好,我是甘,我來自中國,很高興認識各位,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們能愉快的相處。”

    開學的第一天,甘國陽來到新的教室,面對新的面孔——有白人、有黑人、有黃種人,在臺上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

    臺下同學都鼓掌歡迎他,當然在他們看來一個華人轉校生進學校再正常不過了。在帕羅奧圖高中有許多華人,亞洲面孔在這里并不少見。

    鼓掌最熱烈的就是甘國陽的弟弟甘國輝和陳星了,很幸運,三個人進了一個班級。這樣槍炮玫瑰籃球隊還可以天天在一起學習了。

    美國學校的作息時間真的非常寬松,上午九點上學,下午三點放學,中午還有午飯休息時間。放學后,學生們就有大把的時間參與社團活動了。

    今天,甘國陽上的第一節課是地理課,這對他而言簡直是輕而易舉。在后世中國的高中,他在班里就有“地理小王子”的美名。這門課對他唯一的困難就是專有名詞的認識比較難,畢竟他是中國人。

    一天的課程很快就要結束了,甘國陽感到出乎意料的輕松。在最后一節課數學課上,早就學會了微積分的甘國陽在解題時的思路和方法把數學老師嚇了一大跳,覺得這不是一個高中生應該有的水平。

    甘國陽心里則說:“這是因為你們的高中數學太簡單了!”

    下午三點,下課的鈴聲響了,甘國陽整理好自己的書本準備和甘國輝、陳星一起離開。

    “嘿,甘!等一下!”在甘國陽背后傳來了讓他等等的聲音。

    甘國陽回過頭去一看,發現喊他的人有點眼熟。

    “你好,甘,我是籃球隊的彼得?迪彭布洛克。”說話的是一個有著栗色頭發的白人男生,大概有6尺2的樣子,顯得禮貌而羞澀。

    “你好,您有什么事嗎?”甘國陽認出了他,是那天他去籃球館的時候,在那里訓練的一個球員。不過,他并沒有嘲笑甘國陽,只是待在那里圍觀,所以甘國陽對他印象挺不錯的。

    “是這樣的,我們教練鮑比?貝爾曼先生想讓您去一下。”

    甘國陽先是一愣,隨后心里一喜,想來自己昨天的表現雖然沒被教練看到,可一定也傳到教練耳朵里,現在教練讓他去肯定是讓他加入球隊了。

    “好的,沒問題。國輝,陳星,你們先去打球吧,我和他去趟籃球館。”

    說著甘國陽便和迪彭布洛克一起出了木板房的教室,往著籃球館的方向走去。

    昨天和那個黑人高個的斗牛,當然是甘國陽勝了,不過比賽倒還是有點懸念。

    甘國陽發現,經過系統基礎練習的球員就是不一樣,做起動作來一板一眼,標準而有力。卡位、頂人都很扎實。

    甘國陽雖然經受了瑟蒙德這個巨星的訓練,但說實話他一上來的練習層次太高了。甘國陽所學習的一些技術,是可以在職業賽場上使用的,一些非常基礎的技術他反而不是很熟練。

    比如下盤的穩定問題,這是瑟蒙德在訓練中經常提及的,甘國陽始終沒有很好地解決。

    所以,甘國陽雖然贏了,但并不是很輕松,他最終是以5:3獲得了這場斗牛的勝利。

    但是,斗牛贏球并不是最終的目的,進入籃球隊才是他想要的,可惜教練下午始終都沒有出現,他也只好和甘國輝一起先離開了。

    在路上,行走著許許多多穿各種運動服的人,有棒球服,橄欖球服,足球服,看來都是在放學后換了衣服去參加社團活動的人。

    “嘭”,甘國陽感覺到肩膀一疼,好像撞到了什么東西。

    “嘿,你干什么?走路不長眼睛嗎?”

    原來甘國陽在走路時想著昨天斗牛的事,不小心肩膀擦碰到了一個人。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對不起。”甘國陽很有禮貌地道歉。

    “對不起?”被撞的人拿下了頭盔,這是一個橄欖球隊的人,已經全副武裝,穿的像個角斗士一樣準備去球場訓練了。

    “如果對不起有用,這個世界早就和平安定了。”被撞的人顯然是個好戰分子,人也向甘國陽頂了過來。

    “那你想怎么樣?”甘國陽看出來了,這個家伙在沒事找事。

    到了美國的兩個多月,大多數同齡美國人給他感覺都很不錯,禮貌謙遜,黑人也都很熱情。但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今天看來遇到的就不是個善茬。

    “黃皮猴子,以后最好還是小心一點,這里不是你們的地盤。”這個人倒只是威脅了一下,就和其他橄欖球隊員一起走了。

    看來,他也是注意到了,甘國陽身高體壯,不是那么好惹的。

    “他是橄欖球隊的加里?哈勒克,父親是帕羅奧圖的議員,是個種族主義者。”迪彭布洛克看他們走了解釋道。

    “沒關系,我們走吧。”

    兩個人很快到了籃球館,而同時很多籃球隊的成員也都一起到達了,大家看著甘國陽的眼神都很奇怪。

    一方面在他們看來這個家伙狂妄囂張,一個華人竟然敢跑到籃球館說自己要加入球隊。另一方面這個人還真的很有實力,能夠在斗牛中打敗了球隊里的主力大前鋒,喬特?戴維森,大大出乎意料。

    甘國陽也感受到了球員們復雜而異樣的目光,他深吸了一口氣,輕輕微笑了一下,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友好一些。不過,好像效果不是很好。

    進了球館,在球場已經站著一位中年男子。他穿著皮鞋,棕色背帶褲和白底綠格的襯衫,手里拿著一塊記錄板。這應該就是球隊的教練,鮑比?貝爾曼了。

    看著球員紛紛進館,還有一個華人學生跟著進來,他知道他要等的人來了。

    他走上前,看著甘國陽,對他說:“你就是甘吧,和我來一下。”

    “其他人,先開始熱身訓練!沿著球場跑二十圈!”貝爾曼接著大聲吼道。

    甘國陽心懷忐忑的跟著貝爾曼教練,進了里面的辦公室。

    “你好,甘,請坐。”貝爾曼教練和甘國陽一起坐在了辦公室里面。

    “我是鮑比?貝爾曼,帕羅奧圖維京人隊的主教練。我想你應該清楚我把你請過來的原因。”

    “是的,我想…我想加入球隊,我想我能給球隊一些幫助。”

    “所以,你昨天跑到球館來,和球隊里的球員單挑,把球隊的大前鋒打敗,然后你認為你就可以取代他進入球隊了嗎?”

    甘國陽聽出了教練的語氣不善,而自己昨天在球館單挑的行為確實有失妥當。

    “抱歉,貝爾曼教練,我確實太急躁了。因為我剛轉學過來,又是十二年級了,怕沒有機會再進球隊了。”

    “作為一個球隊,最重要的就是團結一致。而你這種行為,如果讓你進了球隊,我不敢保證會不會影響球隊的團結氛圍!”

    甘國陽心里一涼,難道他就要這樣拒絕自己嗎?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如果要拒絕自己,需要讓自己到這里來嗎?不聞不問不就完了。所以他耐心地繼續聽下去。

    “不過,你能夠用內線的技巧打敗戴維森,說明你確實有著不錯的實力。再加上,有一位大人物,給我寫了一封推薦信,推薦你加入我的球隊。”

    聽到“不過”這個詞,甘國陽就知道有戲,而聽到了“大人物”推薦自己,他已經想到了,肯定是內特?瑟蒙德先生。

    “所以,我給你一個機會,在球隊試訓一個星期。如果表現良好,你就可以待在我的球隊。否則,瑟蒙德先生的推薦信也不會起作用的。”

    “謝謝貝爾曼先生!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甘國陽激動地站了起來,忙不迭的道謝。

    “甘先生,我所說的好好表現可不止是球場上的表現,還有場下,我希望你能和所有的球員好好相處。一個團結的球隊,比一個出色的球員更加重要。”貝爾曼教練提醒他。

    他這樣做也確實沒有錯,從瑟蒙德的推薦到甘國陽打敗戴維森,貝爾曼已經看出了這個華人小子將是帕羅奧圖高中籃球隊歷史上少見的天才。但為了防止甘國陽恃才傲物,破壞球隊的團結,所以他恩威并施,讓甘國陽明白團隊的利益高于一切。

    而甘國陽也不是刺頭,昨天的行為只是著急下的一時沖動,所以他一口答應,也有信心做好團結工作。

    “嘿,先生們,集合了!不要再跑了,你們已經跑得像個娘們一樣,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今天我們將有一位新成員的加入,大家來認識一。!甘,做個自我介紹吧。”貝爾曼教練拉著甘國陽,站在集合的球員隊伍前,讓他做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們昨天已經見過了,但很抱歉,給各位留下來不好的印象。我的名字叫……Sunny?Gump!”甘國陽遲疑了一下,沒有再說自己叫甘,而是稱自己“陽光蠢蛋”!Gump的發音和甘很像,是蠢蛋的意思。

    他這個名字引來了大家的一片哄笑,整個氣氛隨著甘國陽的道歉和有趣的名字而變得輕松起來。

    后面的交流自然也就簡單了許多,一群高中生很快就接受了這個可愛的中國男孩。而且他們都知道,這個家伙的實力非常的強,連戴維森都不是他的對手。

    “好了,女士們,不要再嘰嘰喳喳的講話像個娘們了。待會兒的訓練會讓你們說不出話來的。”貝爾曼教練打斷了球員們的吵鬧,今天的訓練就要開始了。

    在做完了準備活動,進行完激勵喊話后,真正的訓練開始。甘國陽這才第一次體會到,一次完整的籃球隊訓練和一對一的指導是多么的不同,又是多么的痛苦。

    從下午三點多到晚上七點,球隊進行了:

    一、傳球訓練,包括五角傳球,四角傳球,半場二打一,半場三打二的傳球練習;

    二、分解戰術練習,包括半場人盯人,強側三打三,弱側二打二,和半場防守落位的跑動練習;

    三、全場五對五的全對抗練習。

    其中,五對五的對抗甘國陽并沒有參加,而是被叫到一旁,由貝爾曼教練陪著做背身力量對抗。

    “用力,你的腳在干什么!維持好你的平衡!我不希望你像個娘們一樣一碰就東倒西歪!”貝爾曼一邊拿個一個大墊子頂著甘國陽的背部,一邊在他的耳邊大吼。

    “如果你-他媽的以為你這點本事就能進球隊,我-他媽早就進NBA了!加把勁!”貝爾曼不斷用語言折磨著甘國陽。而甘國陽則咬著牙努力做著卡位練習。

    傳球和分解戰術練習消耗了他大量的體力,此時他已經氣喘吁吁。甘國陽沒有想到一個高中球隊的訓練會如此的專業和辛苦。

    當結束背身練習的時候,甘國陽覺得自己的背部已經沒有知覺了。

    “嘿!迪彭布洛克!你到底在干什么!你是控球后衛,保護球是你的第一職責,如果連這個你都做不到,你-他媽的就不要碰籃球!”

    迪彭布洛克,就是那個來叫甘國陽的球員,是球隊的替補控球后衛。顯然他的表現讓貝爾曼很不滿意,這個看上去文質彬彬的白人教練,毫不猶豫的破口大罵。

    甘國陽已經數不清這是今天他第幾次聽到貝爾曼教練說“他媽的”了。

    天色暗了下來,訓練接近尾聲,果然,再次集合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能說的出話來。今天不過是開學后的第一次訓練,大家不太明白為什么一向嚴格的貝爾曼教練會變得更加嚴格了。

    “好了,女士們,今天的游戲結束了,希望你們玩的愉快,回去做個好夢!都回去吧,明天見,解散!”貝爾曼一說完,球員們紛紛拖著疲憊的步伐去往更衣室換衣服離開球館。

    “貝爾曼先生,我還想再加練一會兒。”有一個人沒有動,是甘國陽,他還想加練。

    “你還想加練,說明你還沒有累,這是我的失職。不過,今天我還有其它重要的事情,不能繼續折磨你了,所以好好練吧。還有,如果你練死在了這里,我可是不會把一個死人加入球隊名單的。”

    說完,貝爾曼把球館的鑰匙給了甘國陽,就離開了。這不僅是希望他晚上鎖門,更是希望早上他能第一個來。

    甘國陽拿著球準備再好好練習幾個還不熟練的技術動作,卻發現球館里并不只有他一個,還有一個身影。

    “迪彭布洛克?”甘國陽認出來是迪彭布洛克這個家伙。

    “嘿,甘,我也想加練一會兒。”

    “可以,我一個人也太孤單了,我們正好可以做個伴。”

    就這樣兩個人互相配合互相幫助,又加練了一個多小時,終于都吃不消了,才去更衣室洗澡換衣服。

    “嘿,甘,你知道嗎?我看得出來貝爾曼教練很高興,很興奮。他從沒有像今天這樣充滿激情,所以他說了那么多的臟話。”洗澡時迪彭布洛克突然和甘國陽說道。

    “是嗎?他以前不是像今天這樣子的嗎?”甘國陽也是對這個滿嘴垃圾話的教練印象深刻。

    “也有,但不像今天這樣。我能看出來他非常的專注,非常的嚴格,比過去都要嚴格。這都是因為你。”

    “因為我?”甘國陽很奇怪。

    “是的,因為你是天才,而在帕羅奧圖中學的籃球隊,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天才。”

    迪彭布洛克的說法把甘國陽嚇了一跳,他有些驚訝地看著迪彭布洛克。

    “帕羅奧圖中學一直名不見經傳,而貝爾曼教練其實很有野心,但他一直沒有機會。但是,你的到來,讓他覺得機會來了。”

    “可是…其實,我也沒有那么了不起。”甘國陽不知道該怎么回應。

    “不,你很了不起,其實是不是天才,一次訓練就可以看出來了。貝爾曼教練為什么不讓你參加五對五而是帶你單獨練習?因為他知道如果你去打五對五,我們根本就沒有什么表現的機會。”

    甘國陽原以為,是因為自己是新人,才不能參加全場對抗練習。

    “不過,就算你沒有參加五對五練習,我也沒有什么表現機會。我覺得…我真的沒什么天賦……我想,我在這個球隊待下去的時間應該不長了。”迪彭布洛克顯然想到了自己下午的表現,和被貝爾曼教練責罵的情形,在蓮蓬頭的水霧里深深地低下了頭。

    “迪彭布洛克,每個人的存在必然有他的意義。所以永遠不要放棄自己,如果輕言放棄,比賽就提前結束了。你的籃球生涯也是一樣。”

    迪彭布洛克抬起頭看著甘國陽,他的臉上流淌的不知是水還是淚。

    “永遠不要放棄。”

    甘國陽的這句話,深深地鼓勵了迪彭布洛克,讓這個沒有什么籃球天賦的人堅持走在了自己的籃球夢想之路上。在幾十年后,他把這段話送給了另一個控球后衛,鼓勵他不要放棄。

    迪彭布洛克后來做了帕羅奧圖高中籃球隊的主教練,而那個受到他鼓勵的后衛,就是后來的華人之光,NBA小人物的勵志傳奇,畢業于帕羅奧圖高中的林書豪。  

U赢电竞 竞博JBO|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竞博电竞| 竞博JBO| JBO竞博|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JBO体育|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