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十六章 掌控自己

第十六章 掌控自己

    (這么快分推,打亂了我的節奏,今天加更吧。本章沒有比賽,略枯燥,見諒。下一章放大招,再請一個小小神秘人。)

    比賽結束后,帕羅奧圖高中的隊員們大多乘坐校車回了學校。只有甘國陽,因為他家在舊金山,所以便向貝爾曼請了假,要提前回去。

    貝爾曼因為球隊贏球心情大好,加上甘國陽是第一功臣,所以破天荒的沒有爆粗,就平平淡淡地答應了甘國陽的請求。

    “回去吧,好好休息休息。”

    對于貝爾曼沒有冒出幾個“**”“ass”這樣的詞,甘國陽倒還有些不習慣。看來人有時候就是賤,平時被罵多了,一下子對你好點反而不適應。

    就這樣,甘國陽坐上奧克蘭前往舊金山的公交,行駛在了連接兩座城市的公路上。

    三點鐘開始的比賽,打了一個半小時多,當公車到達艾森豪威爾大橋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現在已經是10月底了,1981-1982賽季的NBA常規賽將在10月30號拉開大幕,甘國陽很期待在奧克蘭體育館的第一場正式比賽。

    不過,此時的他卻沒有心思去想周六在奧克蘭的比賽。他坐在車上,望著窗外降臨的夜幕,籠罩在了廣闊的圣弗朗西斯科灣上。

    舊金山的市區已經開始燈火輝煌,感受著耀眼的光輝和清冷的海風,甘國陽的心情才開始逐漸平靜下來。

    勝利的喜悅和見到拉塞爾的震驚弄得他一直迷迷糊糊的,讓他有了一種不真實的感受,就好像他第一天穿越到上海的那家賓館一樣。

    現在他的腦子里開始認真地回想今天的這場比賽,以及在臨走時,比爾?拉塞爾在他耳邊和他說過的話。

    “你今天的表現很不錯,但你要慢慢學會掌控你自己,然后你才能真正掌控比賽。”

    拉塞爾的這句話在他的腦海中反復浮現,但他始終搞不明白,“掌控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控制犯規,還是控制自己的表現欲望多和隊友配合,還是控制自己的情緒?

    甘國陽覺得這三項自己做的都還不錯,下半場三次犯規還可以接受,領先以后沒有顧著自己刷數據而是給隊友做掩護,情緒上他除了開場比較緊張外,其它時候都很專注。

    “也許他只是隨口一說的吧。”甘國陽這樣想道。

    很快,公交車越過了圣弗朗西斯科灣,到達了舊金山。

    在唐人街下了車后,甘國陽就拎著包直奔甘家菜館。

    今天是星期五,飯店的生意都非常好,甘家菜館自然也不例外。自從甘有為做了這里的主廚后,菜館的生意是一天好過一天。

    甘國陽還沒進門,就感受到了菜館里的喧鬧。中國人吃飯,就是圖個熱鬧,哪怕外國人來吃也要隨俗。

    一進門那更是鬧哄哄的,整個店都坐滿了,服務員忙得團團轉。這個時候甘有為自然是在廚房忙的四腳朝天了。

    甘國陽上樓放好了自己的東西,便下樓進了廚房,找甘有為。

    “爸,我回來了。”

    甘國陽站在廚房里有一種異常憋仄的感覺,現在他的身高已經直奔6尺8了,看來在高中畢業前達到游戲設定的6尺10不是什么問題。

    “國陽啊,回來啦!吃晚飯了沒有?老爸給你弄點吃的?”甘有為一邊關心著兒子,一邊手也沒閑著,鍋里的菜炒的飛起。

    “不用了,您忙吧,我晚上去內特先生那兒吃點。”甘國陽看著爸爸那么忙,再加上自己有些問題要去請教瑟蒙德,所以決定去大內特燒烤餐廳吃點烤肉補充補充能量。

    “早點回來啊!可別吃完飯又去打籃球,打到老晚!”甘有為看著兒子出去的時候又拿著個籃球,囑咐道。

    “知道啦!”

    出門的時候,甘國陽瞥了一眼菜館里的電視,里面竟然在放著中國國內的新聞。

    “……國務院批準第一批經濟特區‘汕頭經濟特區成立’……”

    甘國陽知道,改革開放是要開始徹底改變祖國的面貌了,許多人的生活將要改變。而他自己的生活,則要靠自己去奮斗了。

    ………………

    “瑟蒙德先生,拉塞爾真的有那么…那么的…不近人情嗎?”

    甘國陽來到瑟蒙德的燒烤店后,兩人在一個小包間里一起用餐。甘國陽和瑟蒙德說了今天下午比賽的情況,以及見到比爾?拉塞爾的事情。

    瑟蒙德自然是對甘國陽下半場的表現夸獎了一番,但他對拉塞爾的評價卻是“一個殘暴、冷酷的NBA暴君。”

    甘國陽結巴了半天,才用了“unreasonable”這個詞去描述拉塞爾,因為瑟蒙德對拉塞爾評價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哈哈哈,他并不是一個不講道理和人情的人,只不過前提是這些道理和規矩都是他制定的。你要明白,他是NBA真正的王者。13年間他只缺席了一次總決賽,獲得了11個總冠軍,一次八連冠,兩次球員兼教練奪冠。”

    瑟蒙德敘述著拉塞爾的豐功偉績,即便甘國陽對此早就耳熟能詳,但從一個和拉塞爾交過手的NBA中鋒的口中聽到這些成就,還是充滿了震撼感。

    “我還記得,當我還是一個菜鳥的時候,那是1963年,我第一次碰到拉塞爾。他站在我旁邊對我說:‘嘿小朋友,你在這兒干嘛?你的隊友不傳球給你嗎?你知道你是什么嗎?**什么都不是。’”

    瑟蒙德一邊吃著烤肉,一邊回憶過去的往事,臉上帶著一些無奈。甘國陽則靜靜地聽他敘述這位籃球統治者的故事。

    “后來,你知道我生氣極了,我在籃下搶到了一個前場籃板,我想跳起來把球扣進籃筐,證明給拉塞爾看,我不是一無是處。當然,比爾賞了一個蓋帽給我,告訴我在他面前我這個菜鳥確實什么都不是。”

    “那…那他現在還是這樣嗎?”聽到這些,甘國陽真是有些后背發涼,不知道如果在賽場上遇到這樣的對手,自己會怎么樣。

    “當然不是。任何一個獨裁者,在走下統治的神壇之后,他的神性都會褪去,人性則會慢慢復蘇。”瑟蒙德這話說的,好像拉塞爾是個毫無人性的殺人獨裁者一樣。

    “沒錯,在我眼里,或者在那個時期幾乎所有NBA球員的眼里,比爾就是一個毫無人性的暴君獨裁者。”瑟蒙德補充解釋道。

    “他和我說‘學會掌控自己’又是什么意思呢?”甘國陽始終沒有弄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便來詢問瑟蒙德。

    “哈哈,學會掌控自己,比爾說的一點都沒有錯。”

    “很多人都會覺得,我和比爾很像。出色的身體,強力的防守,兇狠的打法,甚至還有比較糟糕的進攻。但我們取得的成就卻有天壤之別,他的戒指多到兩個手戴不滿,而我卻一個都分不到。”瑟蒙德不無遺憾地說道。

    “不,您在我心里是最出色的。”甘國陽不愿看瑟蒙德那樣的失落。

    “哈哈,謝謝你甘,不過有些事并不是依靠安慰可以改變的。”

    “你要明白,在高中,你可以依靠你的天賦獲得成功;在大學,你需要天賦和努力才能得到認可;而在NBA,只有擁有了過人的天賦、不懈的努力、超凡的智慧,再加上一點點運氣,你才能成為真正的王者!”瑟蒙德的眼中似乎迸發出了光彩。

    “比爾說,你要學會掌控自己,那是擁有超凡智慧的第一步。天賦和運氣是人類不可掌控的,努力體現的是一個人的意志,只有智慧,是真正改變你命運的鑰匙!”

    “為什么我比不上比爾?以前我認為他只是運氣好,擁有一個好教練好經理,擁有一批好隊友。后來我明白,是因為我根本沒有真正的掌控我自己,我不會回避我的缺點,我出手很多;我不能帶來一個體系,我只是一個優秀的單防者;我執著于兇猛強悍,卻缺少了靈活變通。”

    “我沒能掌控我自己,所以我也掌控不了我的隊友,掌控不了我的球隊,掌控不了NBA,更加掌控不了我的命運。”

    “但拉塞爾可以,他不僅掌控了他自己的命運,還掌控了別人的命運。唯一能阻止他的,只有上帝和接近上帝的人。”

    “甘,你要不斷地去思考,要去了解你自己,去了解這個世界,然后你就能掌控自己,再去掌控世界。這條道路會異常的艱難,但你要明白,沒有荊棘的道路往往不是通向成功的道路,而是奔赴刑場的通道。愿上帝保佑你。”

    走在回家的路上,甘國陽回味著瑟蒙德對他說的話,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對現在的甘國陽而言,瑟蒙德的話無疑太深奧,太沉重了。

    籃球生活對他來說還是一出喜劇,訓練的汗水與傷痛,比賽的失敗與勝利,只是這出喜劇的必要波折而已。

    而瑟蒙德已經體味了籃球人生的大起大落,籃球對他來說不再是一場好玩有趣的游戲,而是“To-be-or-not-to-be”,生存還是毀滅?從冠軍的角度來說,他走向了毀滅。

    瑟蒙德的這番肺腑之言,甘國陽要直到很久以后,經歷了許多成功與失敗,才能真正地理解。

    …………………

    第二天早上,甘國陽早早地起了床,準備幫菜館做點活兒。

    自從父子倆到了甘家菜館,生意越來越好,甘有為也越來越忙。加上甘國陽去了帕羅奧圖上高中,父子兩人在一起的時間也少了許多。

    雖然如此,甘國陽對這個父親的感情卻沒有削減半分。他知道自己的父親之所以如此辛勞地工作,全都是為了自己。他每天都帶著的籃球和穿著的籃球鞋,都是父親賺錢給他買的。

    “爸,聽說國內開始建經濟特區了,你要是留在中國做生意,應該也挺好的。”甘國陽把昨天看到的新聞告訴甘有為。

    “哦,在國內生存還是太不容易了啊。大浪淘沙,要在改革中真正改變命運,不容易啊。”甘有為最近難得和兒子一起,也和他聊了起來。

    “嘿嘿,我們要還是待在國內,我就打不上籃球了。”

    “切,你這個小子啊,就知道打籃球,真是走火入魔了!”

    在父親的“批評”中,甘國陽忙活了一上午,虧他這么大的個子,在店里穿來穿去是難為他了。

    “表叔啊,國輝還沒有回來?”甘國陽問起甘有堂自己那個胖子表弟。

    本來甘國輝是要在星期五下了課立馬去坐車去奧克蘭看甘國陽比賽的,結果他老媽從華盛頓回來了,而且去了帕羅奧圖,要他周五下課就去外婆家,結果他就沒看成比賽。

    “國輝他媽說今天上午和國輝一起回來,現在也九點多了,應該快了吧。”

    正說著呢,門口就出現了一個寬大的身影,幾乎遮住了整個大門,不用說,甘國輝回來了。

    “國輝!你回來啦!”甘國陽看到表弟回來很高興,正想和他說說昨天比賽的事。

    可甘國輝卻是一臉的匆忙和急躁,不等甘國陽繼續就說道:“大表哥,金門公園的人到濱海球場來砸場子啦!指名道姓的找你呢!”

    甘國輝這話一說把甘國陽嚇一跳,金門公園?砸場子?但他立馬想到,肯定是癌癥隊的皮特曼,他們來報仇來了。

    “走,去濱海球場!”甘國陽立刻拉著甘國輝出了門。

    “誒!你們干嘛去啊?別去打人啊!”甘有堂聽到砸場子,以為會是去打架。

    “沒事老爹!我們去打籃球的!”

    不一會兒,兩個人坐著公車到達了濱海球場。路上甘國陽知道,上午甘國輝一回來,就碰到在他家附近等他的陳星,說癌癥隊的皮特曼帶著金門公園的幾個高手來濱海球場,要找槍炮玫瑰再戰一場。

    因為甘國輝沒去奧克蘭看比賽,他的死黨兼炮友(嘴炮)陳星自然也沒去,先回了舊金山,并且去了濱海球場打球。結果就遇上這事兒了。

    “還是癌癥隊的三個人嗎?”甘國陽邊走邊問道。

    “不是,聽陳星說有一個從奧克蘭來的高手,是個胖子……”

    “胖子?”兩人已經走到了濱海球場,甘國陽四處望了望,在場地中央看到了老熟人“小庫西”皮特曼。以及一個身高在6尺4左右的胖子,和一個6尺10的大高個!

    濱海球場上已經圍滿了人,皮特曼看到甘國陽和甘國輝走過來,撥開人群迎了上來。

    “你好,甘,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皮特曼。”

    “甘,我來這里的目的你一定很清楚,我要和槍炮玫瑰再打一場。”

    “只有你一個嗎?喬治和長腿呢?”

    “不不不,我并不是代表癌癥來復仇,而是代表我自己。所以我請來了兩位好朋友。”皮特曼說的就是那個胖子和大高個。

    “怎么樣?我是沒想到你又長高了,看來我想要報仇是沒那么容易了。不過終歸還是要試一試。”

    皮特曼說的輕巧,甘國陽卻有些猶豫了。

    他并不是害怕輸球,實際上以他現在的實力,一般的街球選手根本不會是他的對手,畢竟這里不是紐約。野球手和經過專業訓練的球員差距是很大的。

    但是,一般正規籃球隊的球員是極少到街頭和人打球的,一是怕受傷,二就是怕染上不好的打球習慣,尤其對高中球員來說。

    甘國陽一想到貝爾曼要是知道了他在街頭打球,自己肯定會被他狂噴至死。想想就讓人頭皮發麻。

    “說話啊甘,難不成你是怕了?難道打贏癌癥的那場球是吃了興奮劑來的?那你真應該再回去吃點。”皮特曼開始冷嘲熱諷起來。

    就這樣讓皮特曼得意忘形,甘國陽是絕對看不下去的。

    這時,他想起了拉塞爾和他說的“掌控你自己,”掌控自己就是冷靜下來然后退縮嗎?當然不是。

    瑟蒙德說了,掌控自己,才能掌控隊友,才能掌控比賽。

    上一次槍炮玫瑰大比分贏了癌癥,但皮特曼并不服氣,就像甘國陽輸了同樣不服氣一般。但這一次,甘國陽決定要徹底的征服對手,讓皮特曼不會再興起報仇的念頭,用籃球的方式。

    “來吧雜種,我會讓你明白什么才是他媽的打籃球。”  

U赢电竞 JBO| 竞博电竞| 竞博体育| JBO竞博|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JBO官网| JBO体育| JBO|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