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十七章 復仇之戰Ⅱ

第十七章 復仇之戰Ⅱ

    復仇之戰的第二季將要在濱海球場上演了。

    只是這次的復仇者成為了皮特曼的癌癥隊,而甘國陽帶領的槍炮玫瑰則成為了報復對象。

    槍炮玫瑰還是那個槍炮玫瑰,雖然甘國陽已經不再是原來那個甘國陽。癌癥卻已不再是原來的癌癥,倒是皮特曼還是原來那個皮特曼。

    癌癥隊作為挑戰者,自然獲得了發球權。皮特曼依然彎著腰,像個貓一樣,矮身運球穿梭在半場,尋找著槍炮玫瑰的空檔。

    甘國陽作為槍炮玫瑰當仁不讓的內線與核心,站在三秒區內,臉上好像寫著此路不通。

    但皮特曼沒有路偏要殺出一條路,面對著防守他的陳星,在觀察了一會兒后,他突然加速,在沒有任何掩護的情況下從右路突破。

    皮特曼的速度并不快,所以沒能擺脫陳星的防守。但是他的突破重心低,節奏好,步伐穩,有點迪彭布洛克的感覺。

    他突然一個急停,把球從右手轉換到了左手,重心也偏向了左邊。

    陳星猝不及防,立刻剎住腳步,向左側橫移,防止皮特曼從左側突破。

    然而,就在陳星停下向左的瞬間,皮特曼突然加速,球又移到了右手,再次從右側突破。

    這一個節奏變換,把陳星的防守腳步完全打亂,他沒摔一跤算是不錯的了。皮特曼自然輕松過掉了陳星,面對槍炮玫瑰的最后防線——甘國陽。

    皮特曼想著,無論如何也要在甘國陽頭上把球打進,最好能造一個犯規,或者和大高個做個空中接力,給槍炮玫瑰一個下馬威。

    皮特曼甚至已經想好了進球后要對著甘國陽比劃一個中指動作。

    結果,甘國陽并沒有如他預料的撲上來,而是一直盯著那個大高個,毫無上來扇他的意圖。

    皮特曼見此,只好用一個小拋投結束了這次進攻,1:0。

    雖然皮特曼的過人很漂亮,但這樣一個平平淡淡的進球實在不是他想要的。所以雖然得分了,他還是覺得肚子里有一股子氣沒有發泄出來。

    甘國陽倒是異常的平靜,把球拿起來拋給了對方,準備好下一次防守。

    再次發球。這次陳星吃一塹長一智,在防守時離皮特曼遠了一步,這樣調整的距離大了,就不容易被耍。而且他也不怕皮特曼遠投,在街球場遠投是很少見的得分手段,像以前甘國陽用遠投,就被噴成軟蛋了。

    皮特曼確實沒有遠投,但胖子卻投了。

    這個胖子比甘國輝看上去稍微瘦一些,也許是因為他個子更高,體形更修長吧。

    但他作為一個胖子,他的身體還是足夠寬,寬到可以把甘國輝這個胖子擋在身后。

    他與皮特曼做了一個簡單的擋拆,甘國輝的注意力被皮特曼吸引,胖子就迅速擺脫了甘國輝的防守,皮特曼則心領神會,一個No-look-pass(眼睛不看的傳球)的擊地傳球,把球交到了胖子手中。

    胖子在弧頂出發炮,他的投籃手感就像他的體形一般圓滑,“刷,”球空心入網。2:0。

    “漂亮!”皮特曼上去和胖子擊掌,他終于覺得心中的憤怒得到了一點發泄。

    而甘國陽依然非常的平靜,不是那種因為失落、無奈、生氣后竭力克制的平靜,而是真正的充滿自信的感覺。

    第三球,皮特曼和胖子故技重施,再次做了一個擋拆。在街頭球場,基本上也就這么點配合戰術了。

    這次輪到甘國輝吃一塹長一智了,沒有被皮特曼吸引,而是緊緊盯住了胖子。

    皮特曼看到胖子沒有機會,往里突效果也不太好。便突然轉身從面筐轉為背身,想依靠身高體重的優勢強吃陳星。

    陳星穩守下盤,死死頂住皮特曼,皮特曼在頂了幾次后,倉促出手。

    球由于用力過大,沒有碰到籃筐,卻越過籃筐砸在了籃板的右側,一個反彈,竟然正好彈到了大高個的手上。

    在街球場上是沒有什么三秒規則的,大高個就在籃下拿到了這個球,輕輕一勾,球擦板進筐。運氣球,3:0。

    開場,癌癥隊的每個人都進了一個球,而且給人感覺都很輕松。

    但皮特曼的心情并不輕松,3:0領先,他卻感覺不到絲毫比分領先的放松感,卻更加的緊張起來。他總覺得在在甘國陽平靜的外表下蘊藏著什么了不得的大風暴。

    “好了,阿星,國輝,防守感覺找的差不多了吧?好好防,這球開始把他們做掉。”甘國陽用中文和甘國輝、陳星交流道。

    “沒問題!”“沒問題!”本來還因為連丟三球而有些沮喪擔心的甘國輝和陳星,在聽到甘國陽的鼓勵后,一下子有了底氣。

    是啊,其實剛才三球雖然都丟分了,但每次防守都在進步,最后一球丟分完全是因為運氣不好。否則球權早就奪回來了。

    第四球,皮特曼繼續在外圍小心翼翼地尋找機會。可是他卻發現,好像沒有什么機會。

    胖子被另一個胖子甘國輝死死纏住,大高個就不說了,雖然個子有6尺10,但身材瘦弱,欺負街頭的普通人還行,遇到甘國陽是被吃的死死的。

    面前的陳星則離他兩步,緊盯他的腳步,不給他突破的機會。經過長期和甘國陽一起打球的鍛煉,陳星已經不再是濱海球場的醬油瓶了。

    在街球場上,如果沒有突破,那三個人基本是玩不出什么戰術的。

    在多次試探突破不成后,皮特曼只得后撤步跳投,還受到了陳星的干擾。

    球砸在了籃筐上彈起,被早就搶好位置的甘國陽輕松得到。

    經過三次傳導,球來到了陳星的手上。攻防轉換,由槍炮玫瑰隊開始進攻。

    不過,甘國陽并沒有到內線去卡位,而是來到了外圍,為陳星做了一個掩護。

    陳星依靠甘國陽的掩護向里突進,但并未擺脫皮特曼的糾纏。

    此時,甘國輝也提上來為陳星作掩護,一個雙掩護。

    甘國輝在擋完人后迅速拆開,向外側轉移到了左側底線。這時陳星一個向后擊地傳球,把球傳到了甘國輝的手中。

    這個時候,防守甘國輝的已經換成了皮特曼,胖子在追著陳星跑。大高個則撲向甘國輝,他判斷擋拆后甘國輝會選擇投籃。

    然而甘國輝并沒有投籃,他看到大高個向他撲來,又把球傳給了甘國陽。

    甘國陽這時候在弧頂左側,接球后就可以直接跳投。原本追防陳星的胖子判斷出了甘國輝的意圖,所以他也立刻撲向甘國陽,想干擾他的投籃。

    可這樣,他們卻把陳星給漏了出來。

    一個5尺9的后衛,此時占到了籃下三秒區,一個十歲小孩也能投進籃的位置。

    他接到了甘國陽的傳球,輕松把球上進,3:1。

    三個人沒有慶祝,沒有歡呼,只是輕輕撞了撞拳頭,準備好下一次進攻。

    但圍觀的人群卻爆發出一陣叫好聲,因為這個配合實在是太漂亮了。

    似乎不需要什么個人能力,只要會打籃球,用這個戰術,就能撕破對方的防守。

    雖然只是丟了一球,雖然還3:1領先,但皮特曼卻有了一絲想放棄的念頭。

    從這四球可以看出來,甘國**本就沒有發力,他甚至只起跳過一次,卻讓皮特曼有了不可戰勝的感覺。

    因為甘國輝和陳星真正地成為了甘國陽的左膀右臂,即便他們實際的實力比不上癌癥隊的另外兩人。

    皮特曼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打下去,雖然在他心里已經開始產生“如果輸了,以后再也不和槍炮玫瑰打球了”的想法。

    皮特曼的癌癥隊確實不能再和槍炮玫瑰隊打球了。

    接下來的比賽,甘國陽就沒有真正的進過內線,他唯一的進攻手段就是跳投。

    但這時的他已經不是只會跳投的軟蛋,他和甘國輝、陳星用熟練的配合輕易撕開了癌癥隊的防守。

    不斷地掩護,不斷地手遞手傳球,不斷地擋拆,不斷地跑位,槍炮玫瑰隊用一個團隊的力量將癌癥終結。

    10:5,這場復仇之戰第二季以癌癥的失敗而告終。

    不過顯然,第三季是不會再上演了。

    皮特曼已經喪失了和甘國陽的槍炮玫瑰比賽的信心,那種在場上到處奔忙,卻連個球都摸不到的滋味,真是太不好受了。這次輸球比上次0:10慘敗還要讓他刻骨銘心。

    唯一讓人有些意外的是,癌癥隊的胖子確實不是庸手。開場連進的三個球外,另外兩個球都是由他投進。

    雖然他速度不快,行動不靈活。但他很會運用他的身體,控球和投籃的技術都相當不錯,給了甘國輝巨大的壓力,也促使甘胖子決定以后要好好練球,向這個胖子學習。

    有趣的是,每次這個胖子進球,場邊都會有一個黑人小胖子大喊“好球”,如果不進就會喊“蘭斯堂哥加油!”

    而且,在比賽結束后,這個小胖子竟然跳上球場,拿起籃球走到甘國輝面前,聲稱要和甘國輝單挑。

    “你根本不是我蘭斯堂哥的對手,我都可以操翻你!”這話從一個看上去只有五六歲小孩的嘴里說出來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甘國輝現在是無奈到了極點,球場所有的人都在看著他,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走吧,少不得要被這小屁孩笑話,留下來單挑?那就更丟人了。

    就在甘國輝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小胖子運著球來到了籃筐附近,一個推射(手臂力量不足的投籃方式),球空心入網。

    接著,他又往后退了一步,再次推射,球再進!

    就這樣,他每進一球就后退一步,一直退到了弧頂附近,一球未失!知道在弧頂附近的投籃,才因為力量不足而投失一球。

    場邊,圍觀的人早就隨著小胖子的每進一球而尖叫起來,直達最后投失才發出惋惜的聲音。

    甘國陽看的也搖起來頭來,他也覺得太不可思議了。雖然他早就知道,在美國,四五歲小孩的籃球水平常常讓人驚訝地下巴掉下來。

    他就曾經看過一個四五歲的黑人小女孩,拿著比她小不了多少的籃球運球運的讓人眼花繚亂。不得不承認,美國黑人確確實實有著驚人的籃球天賦。

    甘國輝更不必說了,他知道如果自己上去和黑人小胖子單挑投籃,就算贏了也沒什么光彩,輸了就丟人丟到姥姥家。

    “好了,小伙子,我認輸了。我覺得你你比你的表哥還要強。”此時不如大度些主動認輸。

    小胖子此時倒還有些要不依不饒的樣子,不過他的胖子堂哥發話了:“好了,保羅,不要再鬧了。輸了就是輸了,沒必要再這樣,你已經出了風頭了。”

    “好吧,那我們走吧。”看來小胖子是很聽大胖子堂哥的話。

    就在大家都準備離開的時候,甘國陽聽到胖子表哥叫小胖子“保羅”,再仔細看看這個小胖子的相貌。

    卷卷的頭發,圓圓的臉蛋,棕褐色的皮膚,大大的嘴巴,在他的腦海里好像開始出現一個熟悉的名字。

    “嘿!保羅?皮爾斯!”甘國陽對著離去的小胖子喊道。

    “怎么了?誰喊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小胖子聽到聲音,回頭看了看喊他的甘國陽,奇怪地問道。

    “我靠,這家伙果然是保羅?皮爾斯!怪不得小小年紀,投籃就這么準。”甘國陽心里一陣激動,加州果然是美國的籃球天堂,未來之星遍地走啊。

    “嘿,你想怎么樣?”小皮爾斯看著甘國陽在那兒發著癡呆,不耐煩的問道。

    “啊?這個,我有一些事想告訴你!”

    其實這個時候,甘國陽心里想的是以后皮爾斯被捅11刀的事情,他覺著要是自己能提醒一下他,能不能改變他被捅的命運?

    可該怎么提醒他呢?

    告訴他20年后你會在一個酒吧里被人捅上11刀,雖然你不會死,可是也夠嗆?那他會被當成第一個因為熱愛籃球而變成神經病的人。

    或者提醒他,以后少去酒吧玩,有事沒事多在訓練場待著好好練球?一個四五歲小孩,估計酒吧是什么都弄不清楚。

    想了半天,甘國陽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法提醒他。而且,自己來到過去后,他挨刀這一歷史說不定已經被改變了。

    “你到底想說什么?”小皮爾斯有些不耐煩。

    “呃…我想說,你投籃投的很好,可是,只會投籃是不行的。”甘國陽只能這樣不疼不癢地說了一句。

    “謝謝!真是一件重要的事。”有些老氣橫秋的皮爾斯對甘國陽的話很無語,斜了他一眼便轉身走開了。

    “你以后能來這里和我一起打球嗎?”甘國陽又大聲問道。甘國輝和陳星都不太明白,他為什么要對一個小孩子這么關注,雖然他的投籃挺讓人驚訝的。

    “不可以!我家馬上就要搬去英格爾伍德了!”

    皮爾斯家就要搬離奧克蘭了。

    “那可真是遺憾啊。”

    在皮爾斯以后的日子里,他依然保有著精準的跳投,這讓他成為了學校的明星。

    但他犯了一個和甘國陽類似的錯誤,那就是太依賴跳投了,雖然他的投籃技術比同時期的甘國陽高了許多倍。

    最后,有兩個人影響了他的籃球生涯,一個是魔術師約翰遜,讓他明白“籃球原來可以這么打”;另一個就是甘國陽,告訴他“只會投籃是不行的。”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竞博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