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十八掌 雙棲明星

第十八掌 雙棲明星

    最近,甘國陽算是樣樣順心,事事如意。

    球場上的勝利讓他對自己的籃球水平越來越有信心。而在回到課堂后,他不像一些體育特長生,賽場得意考場失意。

    周末結束回到帕羅奧圖,學校就舉行了一次期中測驗,所有的文化課程都安排了一次考試。

    各項課程,除了生物和歷史,甘國陽都拿了A。生物因為確實有難度,甘國陽后世的生物成績也不好,所以只有B。

    而美國歷史對一個早就習慣了又臭又長的裹腳布歷史的中國人而言,過于清新自然了。甘國陽在考試答案中體現出的中國型歷史思維讓老師不得不給了他一個B,因為他看不懂。

    最讓甘國陽得意的是他的英文文學,不僅得了一個A,還入選了優秀文章在校刊上發表,又讓甘國輝大大贊嘆了一番。

    甘國陽覺得自己終于開始有點理解比爾?拉塞爾說的“掌控你自己”了。

    尤其是在打完那場和皮特曼的“復仇之戰”第二季后,他能體會到自己掌控了自己,掌控了隊友,掌控了對手,最終掌控了比賽。

    他知道皮特曼再也不會來找槍炮玫瑰復仇了,因為皮特曼已經喪失了信心,感到了恐懼。

    而現在,他還掌控了自己的文化課。

    現在已經放學了,甘國陽收拾好自己的書本,準備去更衣柜換衣服,像往常一樣去籃球館訓練。

    “真是他媽的美好的生活。”甘國陽感嘆到。受到貝爾曼的影響,F開頭的單詞出現在他話語中的頻率越來越高。

    不過再美好的生活都會有污點。

    對現在的甘國陽來講,他在帕羅奧圖高中美好生活里最大的污點就是加里?哈勒克。

    而且這個污點總是在甘國陽的眼皮子底下反復出現,因為他就在甘國陽隔壁的班級,每天放學他也要到更衣柜換衣服去橄欖球隊訓練。

    “嘿,你好陽光蠢蛋,聽說上個星期的熱身賽你表現的不錯?”

    平時甘國陽都會盡量躲著哈勒克這個討厭鬼,不過今天他心情太好太放松,忘記了規避。

    “你好,鼻屎。”甘國陽給哈勒克取了個綽號叫“鼻屎,”來體現他無比討厭卻又時刻存在的特點,“在操場上的爬行練習得怎么樣了?我看你穿著這身衣服,是又要去練習了吧?好好加油啊!”

    橄欖球的服裝除了護肩還有護膝,甘國陽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嘲諷他的機會。

    “去你-媽的甘,別以為贏了一場熱身賽就能拿州冠軍,你-他媽還差的遠呢!就等著被操吧!”

    哈勒克的英文文學課程顯然學的不太好,在幾次和甘國陽的斗嘴中都被噴的體無完膚,也只剩下一張嘴完好無損了。

    “隨你怎么說吧,鼻屎~反正我隨時都可以把你彈出去。”甘國陽裝作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換好了衣服準備離開。

    “對了,甘,今天下午有橄欖球隊的熱身比賽,我勸你來好好看看,見識一下什么才是男人的運動。”這才是哈勒克今天找甘國陽的主要目的,加州橄欖球高中聯賽也快要開始了。

    “沒問題!我會去看的,希望你的表現能令我滿意。鼻屎。”

    “別他媽再叫我鼻屎!”哈勒克對這個外號極其不爽,但甘國陽已經揚長而去。

    ………………

    放學后籃球隊的訓練依然像往常一樣,嚴格、艱苦,以及充滿貝爾曼的吼聲。

    “維吉斯!你能不能給我快點兒!快點,再快點!我-他媽都能看到你老了以后坐在輪椅上的樣子了!”

    “迪彭布洛克你再像個老奶奶一樣我明天就把你送到養老院去。”

    “甘,你真是個蠢蛋!你的傳球能不能再他媽的流暢一點!記住你隊友的跑位,記住他們的位置,就像記住你家在哪兒一樣!該死的舊金山人。”

    不過對于維京人隊的球員來說,這樣的咒罵早就習以為常了,在他們的臉上看不到一絲的不愉快,只有認真、專注和努力。

    貝爾曼的垃圾話除了用來鞭策球員外,還有一個重要作用就是教會他們集中注意力,不要被籃球以外的東西給干擾。

    當然,貝爾曼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孜孜不倦地噴口水,最終澆灌出了一個NBA未來的垃圾話大王。

    “好了女士們!集合!”貝爾曼吹響了哨子,讓在做著戰術跑位練習的隊員們停了下來,到場邊來集合。

    “今天你們訓練的表現還不錯女士們,所以我決定提前結束今天的訓練,因為我有一個重要的培訓要參加。”

    訓練才進行了一個半小時,單項技術訓練和全場合練都沒有進行。

    對于球員來說,提前結束訓練當然是件好事,可以早早的回家或者回宿舍,晚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可是,球員的臉上都面無表情,波瀾不驚;有的人甚至表現出來一絲痛苦,好像不太愿意提前結束訓練的樣子。

    “好了女士們,你們今天的演技也相當不錯,不過這次我確確實實有其它事情,愿意加練的可以自己留下。好了我要走了,你們看著辦吧。”

    原來球員們以前上過貝爾曼的當。

    貝爾曼騙球員們說自己要去開會所以提前結束訓練,很多球員都歡呼了起來,結果全隊加練一個小時,歡呼最響的幾個隊員加做一百個俯臥撐。

    自此,只要貝爾曼說提前解散,大家都留個心眼,要爽也是憋在心里暗爽,絕不表現出來。

    這下,貝爾曼是真的走了,球員們也是松了一口氣,一哄而散,跑去更衣室洗澡換衣服了。

    “嘿,甘,今天不留下加練嗎?”迪彭布洛克看到甘國陽好像也準備去更衣室換衣服,就問道。

    之前兩個人每天都會留下來加練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雷打不動。

    “哦彼得,我想過一會兒再來加練,現在我要去看一場比賽。”

    “比賽?我想起來了,今天有水晶溫泉高地中學的橄欖球隊來訪,要和我們學校的橄欖球隊打熱身賽。”

    “沒錯,我要去看看哈勒克那個家伙今天的比賽打的怎么樣。”甘國陽的眼中露出一絲絲邪惡的眼神,他就是想要去看哈勒克的笑話的。

    ………………

    美國的職業橄欖球聯賽NFL早在1920年就已經成立,比NBA要早近三十年。在六十年代,橄欖球就超越了籃球和歷史更為悠久的棒球,成為了美國最受關注的體育項目。

    因此在高中和大學校園里,橄欖球比賽比棒球和籃球比賽更加引人注目。

    今天雖然不是周五和周末,可當甘國陽和迪彭布洛克到達體育場的時候,整個體育場已經坐滿了人。除了觀眾席,地上和其他一切有空的地方都擠滿了人。

    甘國陽也不得不感嘆,在美國,橄欖球不愧是第一運動。

    對于橄欖球,甘國陽那是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他只知道一群人要追著一個橄欖型的球體滿世界跑,直到帶著球跑到別人家里,就算得分了。

    所以他過來也就是看個熱鬧,根本不知道這個時候已經到了比賽最為激烈的時刻。

    雙方的比分是19:24,帕羅奧圖高中落后水晶溫泉高地中學五分。比賽已經進行到了第四節,離比賽結束還有28秒,帕羅奧圖高中握有進攻權,這是他們最后的機會。

    甘國陽看到一堆穿著護具,好像古羅馬角斗士一樣的人,面對面站在劃了許多橫杠的草場上。

    所有人都屈膝、弓背、彎腰,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在穿墨綠色隊服的一方(墨綠色是帕羅奧圖的主色,籃球隊也是),有一個人站在人群后方,好像在等待著什么。他旁邊也有一些隊友。

    “那個站在后面的是什么人?”甘國陽問道。

    “是四分衛,球隊的大腦。”迪彭布洛克眼睛眨也不眨地望著場地,此時確實是最緊張的時刻。

    裁判一聲哨響,一個球從人群中被拋出,待在后面的四分衛接到了球。站成一排的角斗士瞬間像野牛一樣頂撞在了一起。

    大量的水晶溫泉高地中學的球員都向著那個四分衛所在的位置沖擊。而帕羅奧圖高中的球員一部分保護四分衛,一部分開始向著對方場地狂奔。

    “我靠,那個四分衛真可憐,所有人好像都要干掉他。”甘國陽搖著頭為那個看上去比較瘦弱的四分衛默哀。

    果然,四分衛的球還沒有傳出去,就被人干掉了。

    攻防線的一個黑人大個突破了帕羅奧圖高中的防守,一個猛撲把還在觀察的四分衛撲倒,沉重的身體還壓在了那個可憐四分衛的身上。

    緊接著又有一堆人都壓了上來,就好像一個人肉小山包一樣。

    “他媽的,這是什么運動?這么搞不犯規么?”甘國陽倒吸一口冷氣,對這種野蠻粗暴的運動感到無法理解。

    哨聲響起,人肉小山包上的人一個個分開,但被壓在最下面的可憐四分衛卻站不起來了。

    場下的教練一看,知道情況不妙,立刻帶著隊醫上了球場,查看倒在那里的四分衛的情況。

    不一會兒,就有志愿者抬著擔架到場上把這個四分衛給抬了下去。

    “我的上帝啊,這個家伙肯定是挫傷肋骨了。”迪彭布洛克擔心地說道。

    “可憐的家伙,不知道哪個更可憐的家伙會上去頂替他。不過時間好像不多了。”甘國陽看著記分牌上的時間,還剩17秒。

    但這個時候,帕羅奧圖高中已經無人可換了。

    一個職業橄欖球隊,全隊的人數會達到50人,分兩組,進攻組和防守組。

    但一個高中球隊是不可能召五十個人的,一般來說,30個人已經足夠了。其中四分衛這個位置因為其無可替代性,一定會有一個替補。

    可是,剛才那個肋骨被壓傷的四分衛已經是替補了,首發因為大腿扭傷而下場,帕羅奧圖的教練已經無人可換。

    “他媽的!誰能頂上這個四分衛?馬可?布羅托?威利斯!”

    “不行教練,我根本沒有練過傳球。”

    “教練,要不找個棒球隊的投手或者籃球隊的人來,反正他們每天都練傳球的。”

    “你他媽讓我去哪兒找籃球隊的人?籃球和橄欖球是一樣的嗎?”

    “教練,我看到我們班的阿甘了,他是籃球隊的,他就在那兒!”

    甘國陽這個時候正在離教練席不遠的空地上等待著暫停結束比賽繼續。

    雖然眼看著學校球隊要輸了,他心里也很著急。但他同樣很期待賽后有狂噴哈勒克的機會,他已經快要想好嘲笑他的臺詞了。

    “嘿,甘!過來。”

    突然有人喊自己,甘國陽一愣,才發現是自己班上的約翰?帕里,他是橄欖球隊的跑鋒,一個靈巧迅速的黑人小伙。

    “怎么了約翰?”

    “過來,快過來!我們教練讓你過去,快點!”約翰?帕里也不管甘國陽一頭霧水,就把他拉到了教練席那兒。

    “你是籃球隊的阿甘?”橄欖球隊的教練是個滿頭銀發的威嚴白人老頭。

    “沒…沒錯…”

    “快脫衣服!”

    這下甘國陽是傻了,脫衣服?這是要干嘛?這還在比賽呢。

    “快一點!其他人給他作掩護!”一堆橄欖球隊的高個子圍了上來,把甘國陽包在里面。

    “把衣服脫下,換上這套隊服,上去做我們的四分衛。記住,你只要把球用力往前扔,爭取扔到隊友手里就可以了。”

    教練一邊說著,一邊已經幫著甘國陽扒衣服了。

    甘國陽這才明白,這是要讓自己上場做四分衛啊!原來自己才他媽的是那個更倒霉的四分衛!

    這下可真是躺著也中槍了。

    但不容甘國陽猶豫,在一群彪形大漢的包圍下,他已經全副武裝穿好了橄欖球服,還算合身,就是稍微小了一點。

    這個時候,暫停時間到了,最后的17秒比賽就要開始了。

    甘國陽就這樣被趕鴨子上架,成了橄欖球隊的四分衛。他一邊走著,一邊扒拉著屁股,因為褲子小,勒得他很難受。

    “我的老天爺,怎么會落到這番田地,讓個門外漢來做球隊的大腦。”橄欖球隊的教練看著扭著屁股上場的甘國陽,自己也覺得讓個籃球手來做四分衛實在太不可思議,可他這也是病急亂投醫了。

    甘國陽站在了帕里給他指定的位置上,而他的心則在狂跳。

    他不是害怕球傳不出去導致輸球,而是擔心自己被對面的黑人大個沖過來放倒,落得之前那個四分衛同樣的下場。

    但已經上了賊船,下不來了!

    “嗶嗶!”

    隨著裁判的一聲哨響,帕羅奧圖高中的最后一攻開始了,而他們的希望卻寄托在了一個門外漢身上。

    像之前一樣,攻防線的球員把球傳給了甘國陽,就開始了和對方攻防線的肉搏。甘國陽周圍的球員也都在竭力保護甘國陽不受對方的侵襲。

    這個時候,甘國陽反而冷靜了下來。雖然他不懂橄欖球的規則,但他知道球肯定不能丟,然后要按照教練說的,把球傳到奔向對方陣地的外接手手上。

    甘國陽6尺8的身高發揮了作用,他可以看到穿著墨綠色球衣的外接手在向著陣地一邊狂奔一邊回頭看,他旁邊還跟著兩名防守他的對方球員。

    就是現在!甘國陽想到了在上次熱身賽中自己傳出的那個橫貫全場的長傳。不過籃球場地只有30碼(28米左右),他那個傳球也就20碼左右。

    現在他距離外接手的距離則至少有50碼!兩倍多。

    沒有選擇了!甘國陽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在對方防守球員撲上來之前,把手中的球傳了出去。

    而他自己,則被對方撲到在地,后背傳來了一陣疼痛,不知道有沒有受傷。

    但是,過了僅僅三四秒鐘,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就傳來了,好似要把體育場掀翻一般,讓躺在地上的甘國陽覺得一陣恍惚。

    “成功了?”

    他還沒來得及細想,就突然被自己隊的人壓了上來,然后壓上來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甘國陽覺得自己就快要窒息了。

    “我靠,比賽完了還要被壓啊!”

    沒一會兒,隊友們又爬了起來,再把甘國陽高高舉起,開始往天上拋。剛剛經受了泰山壓頂的甘國陽,又體驗了一把空中飛人。

    “太他媽折磨人了,以后死也不玩橄欖球!”這就是甘國陽此時心里的想法。

    不過他并不知道,從這一刻起,他已經成為帕羅奧圖高中真正的雙棲明星了。

    (橄欖球只是插曲,不會讓主角像艾佛森或者詹姆斯一樣一腳踏兩船,橄欖球籃球都玩的。)  

U赢电竞 JBO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