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十九章 再戰勇士

第十九章 再戰勇士

    (下章又要放大招)

    昨天對甘國陽來說應該是最為順心的一天。

    考試考得好,訓練放的早,跑去橄欖球比賽打個醬油,還打成了帕羅奧圖高中的橄欖球英雄。

    雖然昨天的比賽只是一場熱身賽,但在比賽最后時刻上演50碼長傳達陣絕殺,這可是橄欖球比賽中最激動人心的戲碼。相當于后世麥迪的35秒13分了。

    在賽后,很多人都認出了這個家伙不是橄欖球隊的,而是籃球隊的那個華人甘。這一下甘國陽在帕羅奧圖高中成名了。

    但中國有句古話叫作“福兮禍所伏”,一個人運氣太好好到了頭,自然就要開始往下掉。

    今天星期四,甘國陽早上起來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他感到他的背部好像出現了一些問題。

    昨天的比賽,他先是被水晶溫泉高地中學的鋒衛線黑人大個一個熊抱放倒,接著被豬隊友一哄而上來了個人肉小山包,當時他就覺得自己的后背被壓得有些發脹。

    晚上回到宿舍,甘國輝在大肆欽佩了大表哥一番后,給他看了看后背的情況,發現有塊地方出現了些微的淤青。

    甘國陽覺得沒什么事,用點紅花油抹了抹,想著晚上睡一覺第二天就能好了。

    結果,今天醒了之后卻發現從床上爬起來,背部稍一用力就疼得不行,差點又倒回了床上。

    這下甘國陽有些慌了,要是因為打了場橄欖球導致自己背部受傷,那可就完蛋了!他到現在還記得后世的麥迪是如何被背傷給毀掉的。

    后來甘國輝給甘國陽稍微做了做按摩,他才覺得肌肉放松了一些,疼痛感沒有那么強了。

    今天整個一天,甘國陽腦子里都在擔心著他的背部,雖然此時他在學校里已經成為了大明星。

    無論他走到哪里,都會有人和他打招呼,甚至還有一些女生專門到他的班級門口跑來看他。

    這可是甘國陽以前從沒享受過的待遇,即便上次他在和麥克克勞德高中的熱身賽中同樣扮演了救世主,可那畢竟是在客場打的比賽。

    而且那場比賽也遠沒有昨天的橄欖球賽那般驚心動魄。再加上甘國陽這家伙還是臨時客串,是個臨時工,就更加增添了一番傳奇色彩。

    “嘿,甘,你知道嗎,我們班有些女生開始找我要你的電話號碼了。”下午放了學,準備和甘國陽一起去訓練的迪彭布洛克說道。

    “行了吧彼得,我只有甘家菜館的電話,如果她們想吃點什么好吃的,倒是可以打這個電話。”甘國陽是絲毫沒有心情在意這些“好事”,他今天快要被各種陌生人的招呼和自己的背折磨死了。

    而且,現在還有一件更讓甘國陽擔心的事,那就是馬上就要見到貝爾曼教練了。

    甘國陽肯定,貝爾曼一定已經知道自己昨天去打橄欖球的事了——雖然只有十幾秒,因為整個學校全部都知道了。

    甘國陽過去從沒意料到,在貝爾曼這樣一個外表優雅紳士的軀殼中,藏著如此“殘暴”的靈魂。他覺得到今天到了訓練館肯定要被大噴特噴,直到把他噴的靈魂出竅,貝爾曼才會善罷甘休。

    果不其然,在甘國陽戰戰兢兢地到達了體育館后,貝爾曼已經叉著腰等在那里,其他所有的隊員都離得遠遠的,生怕被口水波及。

    甘國陽很自覺地走到貝爾曼跟前,做好了挨罵的心理準備。

    “甘,昨天你的表現很出色,為帕羅奧圖高中爭了光,這場比賽必定會留在帕羅奧圖高中的校史當中。”

    貝爾曼開口了,竟然沒有罵甘國陽,而是把甘國陽夸了一頓。

    “抱…抱歉貝爾曼先生,我不該隨隨便便參加別的比賽。”甘國陽很擔心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今天上午,橄欖球隊的霍金斯教練來找過我,希望你能同時加入橄欖球隊。”貝爾曼繼續說道。

    在美國高中,有許多運動天才都是雙項高手,尤其是和籃球橄欖球,比如后世的詹姆斯,艾佛森。還有像巴丁格這樣的籃球、排球雙能高手。

    “不,貝爾曼先生,我只想打籃球,也只會打籃球。我是不會加入橄欖球隊的。”這句話是甘國陽的真心話。昨天在被泰山壓頂和玩了空中飛人之后,他就決定再也不玩橄欖球這項危險運動了。

    而且,甘國陽腦中萌生了一個想法,那就是他在NBAlive2004里面,已經把Hardiness設定為80了,應該不會那么容易就受傷的,畢竟那是在NBA強度下的數據。

    那么現在他的背部出現了異樣,只有兩種解釋,一是他只是受了簡單的撞傷,休息幾天就好了;二就是,這個Hardiness的數據能力只在籃球比賽中起效果!一旦他跑去玩別的運動,那就死翹翹了!

    貝爾曼聽了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甘,既然這樣,那從今天開始,你就只能從事兩項運動,一,是籃球,二,還他媽的的是籃球!”

    貝爾曼開始原形畢露,他本來就對球員一心二用,這個也玩那個也打的行為很不爽,認為這是一種極大的天賦浪費。

    所以他是決不允許自己隊里的球員去參加別的體育運動隊的。

    “如果你以后敢去打橄欖球,那我就他媽的把那個橢圓形的球體塞到你的菊花里,讓你下半輩子都不用再擔心便秘的問題!你聽明白了嗎?”

    對于貝爾曼的突然變化,甘國陽倒是覺得心里一松,這才是他習慣的貝爾曼教練。

    就這樣,甘國陽的心安定了下來,繼續投入到日復一日的訓練當中。

    不過,他的背部還是有一些不適感,尤其是在做背身練習和投籃練習的時候。因為他被撞傷的是背右側肩胛骨處的肌肉,所以一旦做出背部試探性動作和投籃動作,就有一種僵硬感傳來,大大影響了他的效率。

    “嘿,甘,你-他媽的是怎么了?打橄欖球打傻了嗎?讓自己緊張起來,專注一點!你在猶豫什么?”貝爾曼看到甘國陽在做動作的時候總是有些遲疑,以為他休息了兩天,一訓練有些不適應。

    訓練結束之后,貝爾曼找到甘國陽,問道:“今天是怎么了甘?你的狀態可不太好,我能看出來你做動作有些猶豫。你的身體出了什么問題了嗎?”

    “呃,我沒事教練,我只是休息了兩天身體有些懈怠。”

    “好的,沒問題就好,明天的熱身賽可就要看你的了。”

    貝爾曼也沒有意識到,甘國陽可能是因為打了橄欖球而導致背部受傷,畢竟他昨天才打了十幾秒,還是負責傳球的四分衛。

    甘國陽那是被“臨時隊友”給坑了,而明天,他很有可能會坑籃球隊的隊友。

    明天周五麥克克勞德高中將要來訪帕羅奧圖,打一場熱身比賽,他們要為上一場主場的大敗報一箭之仇。

    甘國陽知道對手肯定是來勢洶洶,而自己偏偏又弄傷了背部。他沒敢告訴貝爾曼教練真實情況,決定明天在主場一定要拼一拼。

    晚上,他讓甘國輝給他做了做按摩,又上了些紅花油。睡覺的時候用身體左邊側著睡,防止壓迫右側背部。

    這樣第二天起來,甘國陽覺得背上感覺好了很多,應該沒有問題了。

    下午,籃球隊的隊員都向老師請了假,提前到達了球館,開始熱身活動。

    甘國陽在場上試著練習投籃,問題好像不大。今天的比賽,讓他有了一種打NBA季后賽的感覺。打完客場打主場,要是三局兩勝的話,拿下這個主場,就贏下系列賽了!

    他就這樣依靠這種YY來緩解背部的不適感,同時小心翼翼地做著動作。

    下午三點,學校放學了,大批的學生涌進了體育館來觀看這場比賽。觀眾席上已經成為了綠色的麥田。

    勇士隊也已經到達了球館,在場上開始熱身活動。

    帕羅奧圖高中的籃球水平并不高,連續多年都沒辦法參加二級州錦標。不過今年的情況好像不太一樣,因為甘國陽的存在。

    而且甘國陽昨天還在橄欖球場秀了一把,自然吸引來更多學生觀看比賽。

    “甘,第一次有這么多本校觀眾來看我們比賽,我有點緊張誒。”迪彭布洛克看著滿體育館的人說道。

    “別鬧,比賽都要開始了,你再緊張也沒有用了。”

    甘國陽和迪彭布洛克都被貝爾曼換入了首發陣容,此時兩人都站在場上,和勇士隊的球員握手。

    比賽快要開始了,經過上一場較量,雙方也算是熟人了,這場比賽勢必更加激烈。

    隨著裁判把球高高拋起,比賽開始。

    甘國陽作為首發中鋒,高高躍起,用手輕輕一撥,把球撥到了己方球員的手上,爭奪到了球權。維京人隊率先進攻。

    在爭球的時候,甘國陽沒有用右手,而是使了左手,他還是怕過多的動作會影響他出了問題的背。

    但他的屁股可沒有出問題。

    首次進攻,他就遵照教練的吩咐,往內線走。其他球員則拉開,給甘國陽單打空間。

    維京人隊要利用甘國陽這個強點來打開局面。

    甘國陽運用他出色的卡位技術,輕易占據了底線三秒區附近的良好位置,迪彭布洛克則立刻把球吊給了他。

    而勇士隊顯然是有備而來,知道維京人肯定會打甘國陽這個點,因此甘國陽一接到球,33號安東尼奧?戴維斯立刻前來包夾。

    甘國陽并沒有猶豫是否傳球,因為戴維斯是從上線過來包夾,所以底線一側是空的。

    他接球后稍作調整,立刻向底線方向快速轉身,伯納德?金教給他的翻身跳投技術他已愈發熟練!出手,球進,本場比賽第一球!

    伴隨著進球的是全場觀眾的歡呼,以及……從背部傳來的不適感。

    甘國陽抖了抖手臂,迅速跑回己方半場防守,投入防守之中。

    和上一場相比,麥克克勞德勇士隊在進攻中依然辦法不多。因為面對甘國陽無處不在的外擴防守,無論內突還是外投效果都很一般。

    內突必然遭到甘國陽的延阻和干擾,命中率不高;外投的話,如果不中,后場籃板都被甘國陽照單全收,沒有二次籃板就只能靠手感吃飯。

    在維京人隊的進攻中,甘國陽則在減少自己內線單打的次數,開始利用對方的包夾進行內傳內,內傳外的配合。

    貝爾曼以為這是甘國陽在努力調動全隊一起參與進攻,雖然他覺得甘國陽似乎有點太無私了。

    只有甘國陽自己知道,他這樣做是因為后背的不適感越來越強,甚至已經開始有疼痛感。而每次投籃都會加劇這種疼痛。

    在防守當中,他干擾對方投籃和搶籃板也是以左手為主,盡量減小右手的動作幅度。

    上半場進行了8分鐘,甘國陽奮力搶下了一個前場籃板,在三人包夾下,將球打進!同時造成對方犯規,加罰。此時比分已來到18:8,維京人領先了10分,如果罰進,就是11分。

    但是甘國陽這個球并沒有罰中,而且還投了一個air-ball(三不沾)!形成了死球。

    勇士隊立刻叫了暫停,重新布置戰術,他們的進攻實在打不開局面。

    而貝爾曼則問甘國陽:“怎么了甘,投出一個三不沾?”他已經注意到甘國陽右臂的發力好像有問題。

    “沒問題,剛才上籃的時候被對方撞了一下,胳膊有些疼。”原來剛才甘國陽面對三人防守強行上籃的時候,被對方一個球員撞到了右側后背。

    當時甘國陽就覺得背部好像被電擊中一樣,這使得他在罰球的時候,肌肉是麻木的,根本沒法發力,才投出了一個air-ball。

    “小心一些,你可是球隊內線的支柱。”

    “好了,剛才大家的表現都不錯,要繼續保持。但是我們的進攻效率還是低了點,外線投籃要更堅決一些!這場比賽我們占優,別再磨磨蹭蹭拖節奏了!還有甘,你的進攻也要果斷一點,不用老是傳球。你和球有仇嗎?不讓對手拿球,自己也不愿意拿?”

    “我再強調一下后面我們所要做到的事,維吉斯,你要注意…………”

    接下來貝爾曼的布置甘國陽一句都沒有聽進去,因為他覺得自己背部越來越疼,這種疼痛雖然可以忍受,但異常的不舒服,就好比腳底板癢癢一樣,撓也不行,不撓也不行。

    暫停結束,再次回到場上。甘國陽決定一心一意防守,盡量不用右手,而進攻端自己就多搶前場籃板,進球就交給隊友了。

    勇士隊的小個控衛控球剛過半場,就突然加速,過掉了速度偏慢的迪彭布洛克,從右路直接殺奔內線。

    看來勇士也沒什么好辦法,只能用不斷地突破,想要起到殺傷維京人內線,造甘國陽犯規的效果。

    甘國陽豈是那么好殺傷的,他沒有停在三秒區守株待兔,而是迎上前去,貼著小個控衛緊緊跟防。

    小個控衛被甘國陽這么一貼防,速度立刻降了下來,當他想要強行上籃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后勁不足,剛剛起跳,就被甘國陽用左手一巴掌把球摟了下來。

    可是這球卻被中路插上的33號戴維斯拿到,他得球后立刻起跳,想要雙手灌筐。

    甘國陽哪里容的他在自家籃筐肆虐,他落地之后再次起跳,伸手封蓋。

    不過,因為之前一次防守他緊跟小個控衛,所以落地時他是右后側向著戴維斯。他如果用左手封蓋的話,還要再轉個身,可那樣就來不及,封不到球了。

    甘國陽下意識地伸出了他的右手,在空中狠狠地摁在了戴維斯雙手抓著的球上,把他從空中壓了下來。球脫手,維京人隊得到球權,發動了快攻。

    體育館再次沸騰了,連續兩次蓋帽的精彩表現為甘國陽贏得一片歡呼。

    緊接著,維京人隊三線快攻,前場三打二,三傳兩遞,把球輕松打進,20:8!

    但這時,體育館不再有歡呼聲,因為所有人都注意到,甘國陽一個人站在后場的籃圈下,左手緊緊搭在后背上,右臂則垂在身側,布滿了汗水的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貝爾曼看了知道情況不對,立刻喊了暫停,沖上來球場,用手臂抱住甘國陽,急切地問道:“你怎么了,甘?”

    “教練,我不行了。”  

U赢电竞 竞博JBO| 竞博体育| 竞博| JBO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 JBO电竞| 竞博电竞| JBO| JBO|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