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二十二章 同城德比

第二十二章 同城德比

    從進入籃球隊,一直到加利福尼亞州高中聯賽正式開始,甘國陽都沒有弄明白加州的高中究竟是如何分區,籃球聯賽到底是怎么安排賽程。

    在加利福尼亞州一共有一千三百多所高中,既有私立高中,也有公立高中,還有一些職業中學。和其他州聯賽的公私立學校分開不同,加利福尼亞所有的高中一起組成了California-Interscholastic-Federation(加利福尼亞跨校聯盟)進行比賽,簡稱CIF。

    CIF一共由十個大區組成,每個大區擁有的學校數量都不相同。最大的區南加州區,一共有500多所學校。每個區學校的數量從個位數到500多個不等。

    甘國陽所在的帕羅奧圖高中屬于中部海岸區,是一個中型區,一共有140所學校。

    但這個數量還是太大了,所以中部海岸區還是有很多小的分區。再加上其它大區的小分區,加利福尼亞州高中的賽區分布變得異常多。

    而更可怕的是,這1300多所學校并不在一起比賽,而是分成了五個級別。級別的區分并不是依靠高中球隊的實力,而是根據高中的學校規模,帕羅奧圖高中就被分在了第二級。

    這樣一來,CIF籃球比賽的賽事安排復雜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非專業人士,根本弄不明白到底誰應該和誰比賽,什么時候比賽,到那里比賽。

    甘國陽看到那復雜的賽程規則和區域劃分圖,早就已經放棄去弄明白改和誰去打比賽,到哪里打比賽了,反正一切聽教練安排就可以了。

    他唯一清楚的事情,就是拿到分區的頭名,外加優秀的戰績,便可以直接進入二級聯賽的州錦標。如果拿不到第一,就要等待CIF委員會的評定,來遴選出有資格的球隊進入州錦標。

    “命運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是貝爾曼對每個隊員的提醒,所以拿到第一是最好的選擇。

    當然,前提是要足夠的強大。過去帕羅奧圖高中的實力不足,他們進入州錦標的唯一希望就是得到委員會的資格許可。

    資格評定的標準主要就是看球隊的戰績和交手對手的戰績。也就是說這是一個綜合評定的過程,如果一個學校的戰績很好,但它所在賽區實力很弱,那么這支球隊就會沒有參賽資格。但如果一個學校戰績相對一般,但它所在的賽區實力非常強,那么這支球隊就有可能獲得委員會的青睞。

    之所以能夠這樣評定,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除了和同區球隊打例行賽外,不同區之間的球隊偶爾也會進行跨區的邀請賽。這樣,賽區的強弱就能夠通過這些邀請賽,以及例行賽的戰績來判斷出來。

    這樣做的最大好處就是可以盡量保證最強的一批隊伍可以進入各級州競錦標,防止有些球隊占了所在賽區孱弱的便宜。

    帕羅奧圖高中所在的小分區是一個實力相對一般的分區,即便在這樣的分區中,過去的帕羅奧圖也只有中等偏上的戰績,既沒有辦法拿到分區第一,也不能得到CIF組委會的青睞。

    在已經結束的6場比賽中,帕羅奧圖高中4勝2負,取得了還不錯的成績。尤其是在甘國陽歸來后,維京人在主場大勝火焰高中狼獾,整支球隊的信心都因為核心的歸來而得到質的提升。

    不過,后面還有20多場比賽,路還很長,直到三月份才能見分曉。到那時,加利福尼亞州錦標將和NCAA一同開戰。

    此時的甘國陽拿著籃球走在前往訓練場的路上,邊走邊玩著胯下運球,配合上他從邁克爾?杰克遜那兒學的舞步,產生了一種律動搖擺的節奏感,使得路人同學紛紛側目。

    他現在已經是帕羅奧圖高中真正的明星了,外國轉校生,巨星推薦,中途加入球隊,半場救主,跨界絕殺,王者歸來。所有這一切串在一起,就是一個精彩絕倫的傳奇故事。

    只是因為甘國陽是一個華人,所以他的名聲依然只是在帕羅奧圖高中和舊金山地區的籃球圈傳播開來,而其它領域和地區,他依然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黃種人。

    這樣的情況,即使到了21世紀的美國依然如此,林書豪就是因為華人身份而備受輕視,最終沒有得到籃球名校的邀請而去了哈佛。

    “哈嘍,鼻屎!”甘國陽走著走著,竟然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走在前往體育場的路上。

    “呃…你好…甘。”這家伙就是哈勒克。

    自從上次甘國陽去看橄欖球比賽,莫名其妙地成為了球隊四分衛,并且用一個遠距離長傳絕殺對手后,哈勒克就不太好意思出現在甘國陽面前了。

    過去總是甘國陽在更衣柜那里躲著哈勒克,現在是哈勒克躲著甘國陽了。

    “好久不見了鼻屎,橄欖球聯賽也開始了吧?”甘國陽倒是不恨哈勒克,雖然有時候覺得他挺討厭的。一頭野牛,很少會去嫉恨背上的牛虻,實在覺得難受,拿尾巴打死它就行了。

    現在,甘國陽不僅沒有一尾巴打死哈勒克,還大大地幫助了哈勒克和他的球隊,因為那天接到甘國陽長傳的外接手就是哈勒克。

    “是的,現在我們三戰全勝,不過對手還都比較弱。下個星期好像要和奧克蘭的一只球隊打邀請賽。”哈勒克雖然是個種族歧視者,但他更是一個唯實力論者。你比他厲害,他就尊重你,相反他就越發囂張。

    “奧克蘭的球隊?是奧克蘭區的?這么快就要開始打邀請賽了?”甘國陽感到很驚詫,目前的賽程應該都是和本區球隊打主客場雙循環賽吧,這么快就要開始邀請賽了?

    “是啊,奧克蘭區一共只有六所學校,每個學校和同區同級的球隊也就能打幾場比賽。所以他們已經開始提前開打邀請賽了。”

    原來奧克蘭區作為一個大區,卻只有六所高中,這樣區內比賽很快就會打完。為了能夠讓區內的比賽更激烈更有決定性,奧克蘭區的球隊一般會中途去打邀請賽,然后在回來打完剩下的例行賽。

    “這樣啊,那你們可要好好加油嘍!希望不再需要我的幫忙。”甘國陽說道。

    “霍金斯教練到現在還在騷擾你們的教練,希望讓你可以進橄欖球隊。”哈勒克這話一說,把甘國陽嚇了一跳。

    “哦不!我可不想再玩橄欖球這項危險運動了!我相信你們已經是一支很強大的球隊了,而我那天的表現只是運氣好而已。”

    “甘,運氣也是一種實力。”哈勒克和甘國陽在一起互噴多了,語言水平好像也提高了一大截。

    “還有,這次一同到學校來的,除了對方的橄欖球隊,他們的籃球隊也會一起過來和你們打邀請賽。”哈勒克向甘國陽透露的一些信息。

    “是嗎?是哪個高中的球隊?”甘國陽好奇地問道。

    “Skyline(天際)高中。”

    在到達體育館后,甘國陽從貝爾曼教練的口中得知,在下周周末天際高中確實會來訪帕羅奧圖高中,打一場邀請賽。

    不過在此之前,他們還有四場同區的比賽要打。

    “甘,明天我們要去東帕羅奧圖私立高中打比賽,你的背傷應該沒問題了吧?”貝爾曼在給甘國陽做單獨對抗訓練的時候問道。

    “沒問題!我現在感覺好極了,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踢爆他們的屁股了!”

    說著,甘國陽一個沉肩,背部發力頂開貝爾曼的大墊子,獲得了做動作的空間,一個干凈利落地翻身跳投把球送入籃筐。

    “你看,我的背沒問題了吧?”甘國陽投完說道。

    “你的腳步似乎確實有了一些進步,更自如了一些。”貝爾曼盯著甘國陽的腳說道。

    “是啊,我可是進行過秘密特訓的!”

    ………………

    東帕羅奧圖私立高中位于帕羅奧圖東區,離帕羅奧圖高中不過十幾分鐘的車程。所以對維京人隊的球員來說,這與其說是去打客場,不如說是去兄弟學校打友誼賽。

    “我有好多以前的同學就在東帕羅奧圖私立高中上學,這次過去可以給他們一些驚喜!”維吉斯在大客車上說道。

    “行了維吉斯,那些上私立高中的有錢人,又怎么會記得我們這樣的爛窮小子。或許他們會帶著女朋友去看比賽吧,然后指著我們說:‘你看那群家伙,為了一個破球在場上爭來爭去,真他媽的腦子有病’!”說話的是維京人隊的得分后衛——米卡里?威廉姆斯,一個很具得分爆發力的黑人球員。

    “別這樣,米卡里,難道你不期待打爆那些公子哥帶來的快感嗎?這他媽比泡妞還要爽吧。”甘國陽在車上啃著蘋果說道。

    在美國上公立高中的大多是有色人種和家境平常的普通人,而能上私立高中的則多是有錢人的子女。

    甘國陽并不仇富,但他知道在適當的時候調動一些“仇恨”情緒,有利于提高球隊的士氣。現在的甘國陽已經成為了維京人隊不折不扣的球場上和精神上的領袖。

    “沒錯!踢爆他們的屁股和菊花,我覺得肯定比上圣安第列斯的大屁股都要爽!”圣安第列斯區是舊金山的紅燈區。

    “嘿!說的你好像去過圣安第列斯一樣,就你那點身家,去了那兒連街邊的婊子都弄不到。”

    “去-你-媽的,我可告訴你,我去圣安第列斯的時候,還是在兩年前的一個夜晚……”

    一群荷爾蒙過剩的高中生就在客車上展開了關于人生的探討,而他們的教練貝爾曼則毫不在意,他巴不得球員們能夠興奮起來,然后把過剩的精力發泄在對手身上。

    “好了女士們,我們已經到了,是時候下來放松一下了。”

    十幾分鐘的車程非常的快,維京人隊在周三下午兩點半到達了東帕羅奧圖私立高中,在這里,他們將在客場挑戰東帕羅奧圖斗牛犬隊。

    東帕羅奧圖私立高中的建筑風格和帕羅奧圖高中非常相像,以白色的外墻為主,有著濃郁的地中海式風格,給人一種海風般的清新感。

    不過,維京人可不會因為這點而對斗牛犬手下留情。因為在帕羅奧圖,這兩個高中一個私立一個公立,一個在西一個在東,在各個方面都是死對頭。

    所以在到達了學校后,維京人隊的球員輕車熟路的進入體育館,來到更衣室換好了隊服,到賽場上開始了熱身活動。而這個時候,斗牛犬隊的球員竟然還沒有到場。

    “那些少爺們竟然還沒有來?”甘國陽看著只有半場的球員,和體育館上稀稀拉拉的觀眾,說道。

    一般來講,主場球隊都是先客場球隊一步到達球場,觀眾們也會早早地到達球場為主場造勢。

    “東帕羅奧圖高中一向如此的,這里的學生都是有錢人,籃球并不是必不可少的運動。他們可不是印第安納的農民。”維吉斯回答道。印第安納是美國對籃球最狂熱的一個州。

    “那他們實力怎么樣?”甘國陽又問道,一邊投著籃。

    “其實斗牛犬的實力還是蠻不錯的,因為學校有錢,所以會特招許多優秀的籃球運動員。他們的天賦都不錯,不過球隊的成績始終一般,和以前的維京人差不多吧。”迪彭布洛克搭腔道。

    說到這里甘國陽有些明白,斗牛犬隊應該是一支天賦不錯,但沒有太強斗志的籃球隊。這和他們的隊名“斗牛犬”可不太相符。

    果然,過了一會兒主場的斗牛犬隊到達了體育館,他們嘻嘻哈哈地進入球場,很隨意地和維京人隊的球員打招呼。其中有幾個黑人明顯認識維京人隊的球員,應該是高中以前的同學。

    “嘿!你好維吉斯,你的投籃姿勢還是那么丑!”說話的是一個個子挺高,身材非常壯的黑人球員。

    “滾一邊兒去!”維吉斯沒有和他多廢話,繼續投入熱身中。這是貝爾曼的規矩,不允許在賽前和對方球員交流感情。

    “那家伙是誰?”甘國陽好奇地問道。

    “是我以前的同學,布魯斯?卡里爾。一個相當厲害的家伙,你可要小心點,甘。”

    比賽很快開始,而布魯斯?卡里爾確實有兩把刷子,甘國陽在爭球的時候就體會到了。

    甘國陽的彈跳和力量還是相當不錯的,即便和黑人比也不遜色。由于籃板功力了得,他爭球的能力也很強。

    但在和這個卡里爾爭球的時候,甘國陽明顯感覺到卡里爾身體的壯碩,在空中碰撞時竟然被他擠了下來。

    斗牛犬隊爭得了球權。

    開場,貝爾曼為維京人隊布置了“三二聯防”的防守戰術。也就是甘國陽坐鎮三秒區,側翼有鋒線球員進行保護,同時在牛角位置由兩名后衛構成屏障。

    這樣的戰術布置主要是針對斗牛犬隊球員個人能力出眾,突破犀利的特點,希望能夠在側翼掐死對方球員的切入。

    但這樣的話,正面弧頂就被徹底暴露了出來,唯一填補這一空位的就是維京人的內線防守支柱——甘國陽。

    果然,斗牛犬的外線球員在側翼兩次突破都遭到了包夾,而他們底線的火力又不足,只能將球轉移到了弧頂處。得分后衛在拿到球后,和提上的內線球員做了一個掩護,順利地由弧頂侵入三秒區。

    不過甘國陽早有準備,他沒有撲上來進行壓迫防守,而是向后稍稍退了兩步,放出了突破的路徑。

    對面的得分后衛見此,毫不猶豫地強突上籃。但甘國陽早就鎖定了他的腳步,在心里已經計算好了步點,避免對方打時間差。

    甘國陽快速躍起,伸出長臂,在對方后衛的球上輕輕一點,竭力避免和對方身體接觸,防止犯規。

    球因為受到干擾,而從對方后衛的手上脫手。

    然而,一個強壯的身軀卻在空中撞上了甘國陽,把無法發力的甘國陽頂開,同時空中的球被一雙大手拿住,“哐!”,球重新被狠狠地砸進了籃筐!

    布魯斯?卡里爾補扣成功!

    剛剛的防守甘國陽已經做的很不錯了,但他還是忽略了卡里爾的存在,讓他撿了一個漏。

    卡里爾補扣成功后,體育館一片歡騰,他也很得意地望了望甘國陽,輕輕搖了搖頭。然后扭著屁股跑回了己方半場。

    “甘,待會兒要不要教訓他一下?”迪彭布洛克問道。

    “不用,按教練的安排打,我會讓他明白的。”甘國陽不為所動,不和對方計較。但他已經決定,要快速而徹底的摧毀對方。  

U赢电竞 JBO官网| JBO官网| 官网竞博| 竞博| JBO| 竞博官网| JBO电竞| JBO电竞| JBO电竞| JBO| 竞博| JBO体育| 竞博JBO|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