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二十四章 垃圾之王

第二十四章 垃圾之王

    周五,貝爾曼教練并沒有讓維京人隊照常訓練,而是給隊員們放了一個假,說是最近連戰連捷,應該讓大家放松一下了。

    這樣倒是搞的所有人都有些不適應,尤其是甘國陽,他一天不摸籃球會很不舒服,就好像身上少了一個部件一樣。

    于是在放學后,他就自己拿著籃球出了校門,在灰蒙蒙的天氣和細微的小雨中,再次開始了他的“街頭籃球練習”。

    自從在舊金山有過第一次“街頭籃球練習”后,拿著籃球全城跑就成為了甘國陽休息天最主要的練習方式之一。

    對運動員來說,街頭的地形情況要比籃球場復雜的多,有臺階,有路燈,有消防栓,有垃圾桶,有紅綠燈。如何能夠手不捧球的一路運球到目的地,將會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而且,更何況今天天氣還不太好,如果一不小心把球掉到馬路上,很有可能造成交通事故,所以這是一種有危險性的練習模式。

    不過,這種練習方式對球員的球感,判斷力,靈活性都有一定好處。尤其是對球感,由于街頭地面質料不一甚至凹凸不平,怎樣控制球在這種地面上彈起,將會是很考驗手上感覺的事。

    甘國陽不知道,這種鍛煉會為他以后攻陷可怕的波士頓花園球館起到不小的作用。

    而現在,他的目的地就是東帕羅奧圖區的柳樹-橡樹公園,那里就在東帕羅奧圖私立高中附近,有一個小的籃球架。

    其實在和東帕羅奧圖高中打比賽之前,甘國陽就常去那兒打球,原因和他在舊金山聯合公園打球一樣,那里場地小同時人也少。

    他喜歡那種獨自一個人在籃球架下練習的感覺,對和街頭的人打比賽已經沒什么興趣了,更不喜歡在帕羅奧圖和同學們打球,虐菜實在不是他的所愛。

    而自從和東帕高中打了比賽后,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過去了。一是因為比賽比較多,訓練也很辛苦,二就是他有些擔心,自己在對方主場狂砍40分,會不會引發對方學校學生的仇視,他們看到自己還跑到東帕附近打球,搞不好群起而攻之把自己暴打一頓……

    等他運著球一身汗地到達柳-橡樹公園后,才發現一路上也遇到了一些東帕高中的學生,可他們根本不認識自己,更別說跑上來打他了,看來甘國陽是自作多情了。

    不過,這次到柳-橡公園打球的好像不止甘國陽一個人,因為他已經看到在籃球架下有一個小小的身影在投籃,撿球,再投籃。

    “這種天氣還有人跑來打籃球?”甘國陽心里想到,他沒意識到自己就是其中之一,而且還是大老遠跑過來的。

    他慢慢走進球場,發現打球的應該是一個小男孩,這個小男孩也發現了他,停下動作捧著球看著慢慢走來的高大的甘國陽。

    兩個人在互相看到對方后都有點呆,一是因為甘國陽發現這個男孩竟然和自己一樣是個華人,二是兩個人穿的衣服竟然一模一樣,都是八十年代流行的棉質喇叭褲運動服,而且顏色都是墨綠色。

    還有一點讓甘國陽驚嘆的是,這個小男孩長得實在太好看了。甘國陽自己也算長得不錯,小帥哥一個。自從來到美國,他按照后世的審美觀給自己弄了一個精神爽利的短碎發,和當時流行的爆炸頭背道而馳,沒想到隨著他的出名在帕羅奧圖高中受歡迎了起來。

    可這個小男孩雖然留著一個老土的三七分,但真是人長得好看,發型根本不是障礙。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讓以“正”為特點的甘國陽都自慚形穢,這小孩長大了絕對是個驚世駭俗的大帥哥。

    “喂,你好。”甘國陽先過去用中文和他打了一個招呼。

    “你好。”小男孩也招呼了一聲,不過聲音好像很冷淡的樣子,而且用的英語。說完就轉過身繼續打球了。

    “我可以,和你一起打球嗎?”甘國陽看著這個酷酷的小孩,小心地問道。

    “你是斗牛犬的球員嗎?”小男孩突然問道。

    “不是,我是維京人的球員。”甘國陽回答道。

    “維京人?帕羅奧圖高中?”小男孩臉上的冷淡好像消除了一分,不過很快又說:“維京人也是敵人。”

    “敵人?”甘國陽覺得很奇怪,怎么維京人就變成敵人了?

    “星期二,海德-勞斯萊斯高中就要和你們比賽了!”

    “星期二?你怎么知道?”甘國陽更覺得奇怪了,他自己都只知道明天周六要和天際高中比賽,星期二比賽這個小家伙怎么知道的。

    其實,接下來的很多賽程都已經排出來了,許多隊員都知道下面和誰比賽,只有甘國陽實在懶得去看,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嘛。

    “是的,明天我們就要和斗牛犬比賽,星期二去和你們比。”小男孩兒一邊說著一邊投著籃。

    “你是海德-勞斯萊斯高中的學生?”甘國陽怎么看這個小孩兒都只有七八歲,雖然美國人上學早,五六歲就上小學了,可他也不可能是高中生啊。

    “我是海德-勞斯萊斯高中附屬小學的!我以后也會上海德-勞斯萊斯中學。”小男孩用力回答道。

    甘國陽這才明白,原來是個小球迷,就是不知道這個海德-勞斯萊斯高中在那兒,聽上去挺高端的。

    “明天你們會和天際高中打,小心點兒吧。”小男孩兒竟然連維京人明天的比賽安排都知道。

    “你知道天際高中?”

    “我最討厭的就是天際高中了,你們明天要好好教訓他們!但那個20號真的很厲害。”小男孩好像很了解天際高中的樣子。

    “你也看天際高中的比賽嗎?”

    “我們和他們是一個區的,當然會看啦!”小男孩一臉鄙視地仰望了甘國陽一眼,接著投籃,不過他的力氣不太夠,球臉筐都沒碰到。

    “原來海德-勞斯萊斯高中是奧克蘭區的啊,那這個小家伙可真是個鐵桿,竟然追到帕羅奧圖來看比賽。”甘國陽這個時候明白了,同為奧克蘭區的勞斯萊斯高中也到帕羅奧圖來打邀請賽。而且為了路途方便,是準備幾天內把帕羅奧圖的比賽都打完。

    “你可真的要小心那個20號哦!那家伙可討厭了。”小男孩再次提醒道。

    “你看我這么高,用得著怕他嗎?”甘國陽低著頭看著這個小家伙。

    “他是個‘King-of-Rubbish’!”小男孩突然高聲喊道。

    “King-of-Rubbish”就是垃圾話大王的意思,這表明這個20號應該是個很會說垃圾話的人。

    不過,對于長期飽受貝爾曼狂噴的甘國陽來說,垃圾話什么的真不是什么新鮮玩意兒。而且從他以前和哈勒克對噴的情況來看,這個家伙也不是什么善茬兒。

    “垃圾話大王嗎?我可不怕他,打籃球可不是靠嘴巴的。”

    “他就是在街頭打球厲害,才得到這個稱呼的。他是個控球后衛!”

    控球后衛,20號,垃圾話大王,甘國陽腦子里突然想起一個人來。

    “不會是他吧?這么巧……”

    “喂,大個子,你教我投籃吧,對我來說好難。”小男孩因為力氣比較小,用雙手投籃,有時候連籃筐都夠不著。

    “你還太小啦,先練習運球吧。”甘國陽看著這個瘦弱的小孩兒,蹲下身子和他說道。

    “可是我的好多同學都能打比賽了,而且打的可好了。我以后也想做一個籃球運動員。”甘國陽蹲下來小男孩還要仰視甘國陽。

    甘國陽聽了才想起來,美國七八歲小學生的籃球水平已經讓人非常震驚了。一些小孩打全場一點問題都沒有,上籃,中投,三分全部都會,打得有聲有色。

    “以后你會慢慢長大,到那時你自然就能學會投籃了。不過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為籃球運動員的。你看,你長的這么帥,以后可以做個演員啊!”甘國陽看著他俊秀的面龐,覺得這小孩不去做演員真是可惜了。

    “我才不想當演員,我想打籃球!你教我運球吧。”

    “好,來,我們先運球繞場跑兩圈!”

    這樣,一大一小兩個人就冒著淅淅瀝瀝的雨,在公園的空地上運球跑了起來。

    一邊跑甘國陽一邊問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孩認真地運著球,顯然他不是很熟練,回答道:“我叫丹尼爾。”

    甘國陽就這樣帶著丹尼爾一起在下午的公園球場上享受著籃球帶來的樂趣。

    而這個華人小孩還有一個中文名字,叫做:吳彥祖。

    ……………………

    終于在休息了一天后,時間來到了12月12號周六,帕羅奧圖高中將迎來兩場重要比賽,一場橄欖球賽和一場籃球賽,對手都是奧克蘭天際高中老鷹隊。

    和東帕高中不同,帕羅奧圖維京人的球員們早早地來到了體育館,這時候才一點多鐘,學校觀眾都還沒有進場。

    “女士們,昨天好好休息了一天,今天我們提前到這里來,把我們的戰術安排演練一下,順便動動你們的筋骨,OK?”貝爾曼開始指揮他手下的“女士們”到場地上進行一些簡單的戰術演練,為下午的比賽做準備。

    “迪彭布洛克,注意你的運球,你總是抬手這么高,要小心!”貝爾曼又開始批評迪彭布洛克,他的運球確實比較高。不過在之前的比賽中都沒有出什么大問題,他現在已經是維京人穩定的先發控衛。

    維京人主要練習了幾個比較常用的進攻套路,尤其是迪彭布洛克和內線的擋拆配合。迪彭布洛克的攻擊威脅雖然不大,但他的戰術解讀力很強,傳出的球都很具威脅。

    如果說甘國陽是維京人的核心,那么迪彭布洛克就是一個助推器。

    慢慢地,體育館里面的觀眾開始多了起來。

    在過去,帕羅奧圖高中最熱門的運動是橄欖球,每場橄欖球比賽都會爆滿。相比而言,籃球比賽的上座率要查許多。

    而今年不一樣了,維京人在核心歸來后取得了五連勝的成績,越來越多的學生開始關注本校的籃球比賽,關注球隊的一號明星——甘國陽。

    “下午好,米麗娜!你竟然也來看比賽了!”

    “那當然,我可是每天都在關注學校的籃球賽預告的。”

    “那可真是太榮幸了,就看我今天的表現吧!”

    “哇哦,今天的人真他媽的多,今天的比賽如果不贏個十幾二十分,我覺得都不好意思面對觀眾。”

    “我今天一定要扣一個籃……”

    “………………”

    比賽還沒有開始,維京人隊的球員看著這么多的觀眾,第一次在主場受到這樣的熱烈待遇,讓他們都興奮了起來。每個人看上去都躍躍欲試,要在比賽中大干一場。

    只有甘國陽,他的心頭有些不安,他能感覺到輕敵的情緒在隊伍中蔓延,好像這場比賽已經如探囊取物了,而事實上天際高中究竟是個怎么樣的球隊大家根本不了解。

    因為在過去的幾年,天際高中的籃球隊都沒有來帕羅奧圖打過邀請賽,維京人的球員只是知道天際高中打入過幾次錦標但也走的不遠,因此也并不擔心今天這場和天際高中的第一次碰面。

    就在維京人的球員嘻嘻哈哈,漫不經心地做投籃練習的時候,天際高中的球員到達了體育館。

    好比一股激流猛地沖入了綠色的草原,身穿藍色球服的天際高中球員排著整齊的隊伍,從正門進入了充斥著綠色的體育館。

    體育館瞬間好像安靜了下來,在那兒有一搭沒一搭聊天熱身的球員也都停了下來,看著這股藍色的激流。

    所有的人都能感覺到來自這股激流中的壓迫性氣勢,他們用整齊的隊形,一致的步伐和冷漠的表情沖散了體育館中的喧囂和雜亂。

    所有人的腦中都產生了一個想法:“這他-媽肯定是只強隊。”

    “女士們,你們怎么了,被嚇呆了嗎?這就是你們今天的對手,希望你們做好準備。”貝爾曼在一旁感覺到了自己隊員們的情緒變化,他大聲地提醒他們。不過,這種場面是貝爾曼希望看到的,他覺得手下的這批球員是時候接受一點教訓了。

    這時候,甘國陽的注意力也被到來的天際高中所吸引,但最吸引他的是這支隊伍的排頭,一個看上去不太起眼的小個子黑人球員。

    他大概有6尺2(1米87)左右,看上去比較瘦弱,卻有著一個大大的腦袋,走起路來搖頭晃腦的,和整個天際高中的球員隊伍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甘國陽看著他,他也看到了甘國陽,并用一個玩世不恭的眼神瞥了甘國陽一下,就帶著隊伍進入了更衣室。

    “甘,你認識對方排頭那個人嗎?”迪彭布洛克注意到了甘國陽的眼神方向,而且他也知道甘國陽看著的那個人應該是一個控球后衛,本場比賽他就要和此人對位。

    “我…我應該不認識他,不過你要小心一點。”甘國陽的回答很奇怪,什么叫應該不認識。

    但是他的心里清楚這個人是誰,因為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個小個控衛就是未來的NBA“垃圾話大王”,超級控球后衛,手套加里?佩頓。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