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十章 圣誕之夜

第三十章 圣誕之夜

    十二月,西方國家最重要的節日——圣誕節即將到來。

    全美各地都在迎接這一重要節日的到來,在舊金山地區也是如此。從15號開始紛紛揚揚的雪花就沒有停止過,給整個弗朗西斯灣區都帶來了濃濃的圣誕氛圍。

    而帕羅奧圖也同樣如此,一層薄薄的積雪覆蓋在了帕羅奧圖高中的每一個地方,草地上、樹木上、停車場的汽車上,以及體育館的館頂上。

    不過,帕羅奧圖高中體育館館內的氣氛并沒有因為雪花而變得冰冷,相反任何館外的人進去都能感受到里面的熱火朝天,簡直和館外判若兩地。因為維京人正在里面進行著圣誕節前的最后一場高中聯賽例行賽,也是1981年的最后一場比賽。

    自從12月12號維京人在主場以63:59逆轉老鷹后,維京人后面的主場比賽是場場爆滿。在這場比賽之前,維京人已經取得了高中聯賽的8連勝,維京人的成績已經達到了11勝2負,位居本區2級聯賽球隊的首位!

    甘國陽在回歸維京人后,球隊一場未敗,并且在8場比賽中場均拿下39分,17個籃板,5次蓋帽的驚人數據。而且有些場次的數據是在他只上了半場的情況下取得的。

    尤其是在和天際高中的大戰中,他一人獨得41分,得分超過了整支球隊得分的三分之二,他用自己在攻防兩端的統治力帶領維京人擊敗了整體實力更強的老鷹隊。

    統治力——這個詞已經開始出現在一些人對甘國陽的評價中。作為在一個美國社會中處于邊緣地帶的華人,甘國陽在籃球圈這個基本和華人絕緣的圈子,是被隔絕開來的。

    而現在,他依靠自己的實力開始慢慢打破這種隔絕壁壘,就像曾經的黑人球員打破白人球員對球隊的壟斷一樣。

    可是,黑人球員依靠的是整個群體在籃球運動上的強大,并且迅速統治了這個項目,而甘國陽只有一個人。

    不過,至少在帕羅奧圖高中,甘國陽不是一個人。

    他是這里的焦點,是這里的明星,是帕羅奧圖體育館的所有人關注的中心——哪怕他現在坐在了板凳上。

    在打敗老鷹隊之后,整個維京人在氣質上都得到了一次升華。他們終于經歷了一次真真正正的惡仗,他們的意志和信心都可到了鍛煉和提升,從這場比賽開始,維京人將逐漸蛻變為一只強隊——前提是這里有甘國陽。

    后面的一些比賽,又恢復到了打老鷹之前的狀況,甘國陽打半場,用無堅不摧的進攻和密不透風的防守把對方的反抗意志徹底碾碎,然后甘國陽下半場就可以坐在板凳上休息,看著隊友們在場上練兵了。

    今天這場比賽同樣如此,維京人上半場就領先了對手將近40分。在加州的一千多所學校里,有的學校球隊之間的差距非常大,完全是兩個層面的水平。

    所以,到了下半場本次比賽已經不再是真刀真槍的對抗,而是一場你來我往的游戲。

    整個體育館也全然沒有了緊張的比賽氛圍,而成為了一場圣誕節前的大聯歡。大多數觀眾都在交流著自己感興趣的事,只有很少的人還在觀看場上的比賽。

    “甘,這個圣誕節你準備怎么過?”迪彭布洛克問道。維京人的替補席也不再關注比賽,而是變成了公園的聊天長椅。

    “嗯?我也不知道,我以前從來都沒有過圣誕節的習慣。”甘國陽回答道。

    這個時空的甘國陽是不用說了,在七八十年代的中國,圣誕節屬于資本主義的腐朽節日,他當然是不會過的。

    即便是后世的甘國陽,雖然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開始關注圣誕節,但他還是對這種洋節日沒什么興趣。

    “哦,那真是可惜。你可以向你的爸爸許個愿,要一份禮物的。”迪彭布洛克的心里顯然有了心儀的物品,希望在圣誕節讓父母買給他了。

    “禮物嗎?”甘國陽想了想,他還真沒什么想要的。如果非要說想要什么,他也許很想要一雙跑鞋吧。

    現在甘國陽已經有了兩雙籃球鞋,而且還是當時最好的品牌——匡威,不過他還希望有一雙專門的跑步鞋。

    因為貝爾曼和他說過,如果想要在對抗更激烈的聯賽中生存,必須要有更加充沛的體力,那樣就需要專門的長跑體力訓練,一雙跑步鞋就是必不可少的了。

    “也許我還需要一雙跑鞋吧。”

    “我倒是更希望有一件魔術師的球衣,我一直想要有一件,如果能有他的親筆簽名就更好了!”原來迪彭布洛克的偶像是魔術師約翰遜,所以迪彭布洛克的球衣號碼也是32號。

    “也許哪天湖人來奧克蘭打球,我可以給你弄個簽名。哦對了,圣誕節的話有圣誕大戰的吧?”迪彭布洛克提到了魔術師約翰遜,甘國陽就想到了在NBA,每到圣誕節都會有圣誕大戰。

    “沒錯,不過……這次金州勇士并沒有排到比賽,所以我們就沒法在奧克蘭看圣誕大戰了。”迪彭布洛克顯然更了解NBA的賽程,有些無奈地說道。

    “這樣啊,那就只能在電視機上看直播了。”甘國陽說道。他還是蠻希望能夠到奧克蘭看勇士隊的比賽的,畢竟勇士隊有伯納德?金,他發現看金打球總能學到一些東西。

    在上次聯合廣場偶遇這名球星后,甘國陽就再也沒能面對面的和他接觸過,只能在電視機或者奧克蘭體育館見到他。

    “是啊,這次圣誕大戰全美直播,最好看的應該就是湖人對太陽了。唉~我真的挺想去洛杉磯看湖人比賽的。”看來迪彭布洛克也是湖人的球迷。

    “圣誕節放假你可以去洛杉磯啊?”甘國陽問道。

    “這場比賽是在湖人去客場挑戰太陽,在菲尼克斯打,我可沒功夫往亞利桑那跑。”

    “那什么時候有勇士的比賽?”

    “圣誕節當天應該有一場,也是和太陽,不過這次太陽要到奧克蘭來……”

    兩個人就在板凳席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圣誕節NBA比賽的事情,對于場上的比賽是完全不關心,因為已經沒有懸念了。

    最終,維京人在主場以40分的優勢輕松擊敗了對手,當終場哨聲響起的時候,甘國陽覺得自己都快睡著了。

    “我他媽的連汗都沒出!”比賽結束大家回到更衣室后,甘國陽大聲吼道,顯得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嘿,甘!貝爾曼先生叫你,他說有你的電話!”這時,門口的維吉斯喊道。

    甘國陽一聽是誰把電話打到球隊來了?難道家里出事了?他趕忙火急火燎地跑到了貝爾曼的辦公室里。

    “貝爾曼先生,是誰找我?是我爸爸嗎?”一進門甘國陽就急切地問道。

    “不,是你的一個老朋友。”

    “老朋友?”甘國陽一愣,但隨即明白過來,這是一語雙關,既說明這是他早就認識的朋友,也說明這位朋友年紀比較大了。

    果然,甘國陽接了電話,一聽聲音就聽出來了,是瑟蒙德先生。

    “你好瑟蒙德先生,真是好久不見了。”甘國陽自從來帕羅奧圖高中讀書后,就很少回舊金山了,即便回去也是要多花時間陪陪自己的爸爸。所以,就更沒時間去大內特燒烤找瑟蒙德先生了。

    “哈哈,甘,沒想到你這么快就聽出我的聲音了。你最近在貝爾曼那里還好嗎?我知道,那個家伙的嘴不是一般的臭。”

    “貝爾曼先生對我很好,他是個很棒的教練,我學到了很多東西。”甘國陽一邊說著,一邊心里想著,我現在的嘴巴也好不到哪兒去了。

    “那樣就好,我一直在關注你們的比賽,你現在取得的成績真的很了不起。所以,我希望為你慶祝一下,圣誕節的時候你能到我這里來過圣誕夜嗎?”

    瑟蒙德的這個提議讓甘國陽很驚訝,因為對美國人而言,圣誕夜是肯定要和家人一起度過的,瑟蒙德的這個邀請意味著他把甘國陽當成家人般看待。這點讓甘國陽很感動。

    甘國陽想了一會兒,他知道甘家菜館是不會過圣誕節的,美國的華人對自己的傳統節日從來都是分外珍惜,過春季才是頭等大事。

    “好吧瑟蒙德先生,謝謝你的邀請,到時候我會去的。”

    “哈哈,那就好,25號那天你還是到我的燒烤店來吧,我的妻子和兒子都會過去。哦對了,還有我的一位老朋友會過去。”

    甘國陽就這樣和瑟蒙德約好了,圣誕節去大內特燒烤過。不過甘國陽還是很奇怪,瑟蒙德的老朋友會是誰,難道他也和自己一樣不用陪家人過圣誕嗎?難道他也是華人?

    就這樣帶著疑問,甘國陽等到了假期的來臨。今年的12月20號到明年的1月5號,超過兩個禮拜的時間都會是圣誕節的假期,在此期間高中聯賽會暫停。

    20號回到舊金山后,甘國陽除了給店里幫幫忙外,還會和甘國輝、陳星一起跑去濱海球場打會兒籃球。在進入籃球隊后,甘國陽基本就不在街頭打球了,害怕受傷。

    不過,放了假一天不碰籃球甘國陽還真是悶得慌,所以他還是去了濱海球場,重組槍炮玫瑰橫掃街頭。

    現在在濱海球場,甘國陽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他甚至不用踏入三秒區,不用內線進攻。就在外面投投籃傳傳球,基本上就所向披靡了。

    因為輪到他防守的時候,對面根本進不了球。

    晚上回去,他就會準時坐在電視機旁,看NBA的直播以及體育新聞,了解整個NBA的動態。看著那17寸電視上略顯模糊的畫面,甘國陽不僅有些懷念起后世的高清直播來。

    如果奧克蘭有金州勇士的主場比賽,甘國陽也會和甘國輝、陳星一起到現場去看,雖然他們能買到的總是后排的票,以至于甘國陽始終沒有機會再近距離接觸伯納德?金。

    五天很快過去,雖然沒有了訓練,但甘國陽從未離開過籃球。

    到了圣誕夜的那天,星期五,全舊金山都在為Black-Friday(黑色星期五)而瘋狂。商店的門口一大早就排了長長的隊伍,等待營業時間的到來,因為在圣誕節的這天全美商店所有商品都會大打折。

    人都跑去了商店,飯店自然就門庭冷落起來,一向生意很好的甘家菜館在圣誕節這天只有一些老熟客過來吃飯用餐。

    甘國陽在店里也是閑的無事可做,不過他的心思都放在了晚上的圣誕晚餐上,不知道瑟蒙德先生的“老朋友”會是誰?

    下午,甘國陽經過了父親的同意,出發去福爾松的大內特燒烤店,臨走前甘有為問道:“國陽,你有什么想要的東西啊?”

    甘家菜館雖然不過圣誕節,但甘有為倒是知道圣誕節都有父母送孩子禮物的習慣。他來甘家菜館做大廚已經有半年時間了,菜館生意越來越好,他也分到了一部分股份,錢包是越來越充實。他自己是舍不得花錢,不過對自己的兒子那從來都是有求必應。

    “嗯…我想要一雙跑鞋,至于什么牌子,老爹你隨便買吧!”甘國陽說出了自己的心愿,便拿著籃球往大內特燒烤店去了。

    當甘國陽到達大內特燒烤店時,發現燒烤店已經裝飾一新,掛上了圣誕節的彩帶和鈴鐺。不過門口已經貼上了暫停營業的牌子。

    而在他進門之后,迎接他的是許久不見的內特?瑟蒙德,還有他的夫人——一位美麗漂亮的白人女士,他的兒子,以及……另一位巨人。

    甘國陽曾經聽過瑟蒙德介紹他的家人,他的白人妻子和兒子賈馬爾,所以看到這兩位帶著歡迎笑容的人,甘國陽也微笑著點了點頭。可是在看到站在內特?瑟蒙德身邊的巨人時,甘國陽的笑容就凝固了。

    甘國陽到現在還記得第一次見到瑟蒙德的時候,被這個高大壯碩的黑色巨塔所震驚。可是,今天看到的這位巨人,站在瑟蒙德的旁邊竟然比這個黑色巨塔還要高大,身材還要大上一圈!已經6尺9的甘國陽,還是要抬頭看。

    這個巨人還戴著一副墨鏡,配上身上的皮衣和腳上的皮靴,顯得非常的酷,讓甘國陽不禁想起來“未來”的電影《終結者》。雖然這人看上去應該也是個40多歲的中年大叔了。

    “你好,甘。”甘國陽還在發呆,這位酷酷的巨人大叔已經走上前來,伸出了他的大手。

    “你…你好,威爾特…張伯倫先生…”甘國陽連忙上前,伸出了自己略微顫抖的手,和面前的大山握手問好。

    正如甘國陽稱呼的,這位比瑟蒙德還要高大的巨人,就是已經退役的NBA超級巨星,單場百分的神奇人物,人稱“大北斗”,“籃球皇帝”的維爾特?張伯倫。

    甘國陽雖然NBA歷史知識不算豐富,可是這樣一位傳奇中的傳奇他還是認識的。在后世他曾經看過采訪張伯倫的視頻資料,在視頻里張伯倫也是帶了一副墨鏡,顯得酷酷的樣子,只是視頻里的他比現在的他顯得更老一些。

    “內特,他竟然認識我,看來我還是要比你有名一些!”張伯倫看到甘國陽認出了自己,轉過頭和瑟蒙德打趣道,因為他知道甘國陽剛見到瑟蒙德的時候根本沒有認出來。

    甘國陽不知道為什么張伯倫會跑到瑟蒙德這里來過圣誕節,但現在他也沒什么心思去關心這個問題,對他而言張伯倫就是神一般的人物,張伯倫所創造的一些神跡幾乎是后人絕難企及的。

    甘國陽感覺到現在的自己就好像是面見佛祖的孫悟空一樣。

    “不用緊張甘,維爾特是個很好的人,我們也是十幾年的老朋友了。”瑟蒙德看出來,站在那兒有些不知所措的甘國陽有些緊張,他以前第一次見到張伯倫時大概也是這個樣子,便出聲安慰道。

    “沒錯,我在電話里經常聽到瑟蒙德提起你,China-boy。所以我早就想見見你了,也許我們可以在球場上切磋切磋。”張伯倫握著甘國陽的手對他說道。

    這話可是把甘國陽嚇了一個激靈,切磋切磋,和張伯倫?甘國陽自認為以他現在的水平,和已經退役的瑟蒙德單挑都不是對手,別說和張伯倫了,單場百分的男人啊。

    “我…很高興能夠見到你,不過…我怕…我怕我打不過你。”甘國陽只能撓著頭實話實話。

    在籃球賽場上甘國陽一向給人“囂張跋扈”的感覺,如果有人敢挑戰他,他一定用場上的表現和垃圾話有力地回擊對方。

    因為他知道,一個球隊的核心老大必須能夠回應一切對手的挑釁,才有能力和資格帶領球隊前進。

    但在場下甘國陽卻一向友善和藹,尤其面對這兩位老前輩,更是恭恭敬敬。這是作為一個中國人所具備的文化人格特質,何況甘國陽還具備了兩世的記憶。

    “哈哈,不用擔心,我一向喜歡和球迷打球,我不會讓你死的太難看的。”張伯倫笑著說道。

    這話如果讓別人來說明顯有諷刺挑釁的感覺,可是從張伯倫嘴里說出來,反而讓人覺得非常正常。

    甘國陽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幸好瑟蒙德的夫人從廚房端出了烹制好的圣誕節火雞,招呼大家一起來用餐,甘國陽才得以脫身。不過他心里還是對張伯倫想要和自己單挑的意圖感到惴惴不安。

    在晚餐前,美國總統羅納德?里根發表了圣誕講話,具體他說了什么甘國陽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是想到半年多前里根遭遇刺殺,現在竟然恢復了過來,他還挺驚訝的。

    而從太平洋時間下午兩點半開始,四場圣誕大戰以及依次展開,并進行了全美直播。其中最受關注的一場就是太平洋時間八點進行的,洛杉磯湖人對菲尼克斯太陽的比賽。

    在1981-1982賽季,湖人擁有“天勾”賈巴爾,“魔術師”約翰遜,以及“絲綢”賈馬爾?威爾克斯,邁克爾?庫珀,在替補席上還有前MVP鮑伯?麥卡杜。

    同時,未來的傳奇教練帕特?萊利也開始執掌球隊教鞭,為湖人量身定做了快打旋風的戰術,“SHOW—TIME”雛形初現。這也讓他們成為了聯盟最炙手可熱的球隊。

    而對面的太陽,則擁有阿爾萬?亞當斯,“籃板王”查克?羅賓遜,以及“DJ”丹尼斯?約翰遜。雖然太陽在實力上和湖人有一定差距,在聯盟處于中上游的水準,但兩個約翰遜的對決卻也足夠吸引眼球。

    吃完了圣誕晚餐,三個身高均在6尺9以上的大家伙就一人張大凳子坐在餐廳的電視機旁,等待八點鐘比賽的開始。

    “我還記得,1968年的時候,圣誕大戰,那時候我在湖人,對手也是菲尼克斯太陽!當時我們操了對手20分,真他媽的痛快。”張伯倫回憶起了過去在湖人的歲月。

    “勇士那年是對陣的是圣迭戈火箭,我們操了對手30分。”瑟蒙德在一旁也說道,看來那年的比賽勇士贏得更多。

    “73年湖人又和菲尼克斯人打了一場,不過那時候我已經不在了,所以湖人被干了35分!哈哈哈!”

    “77年我在騎士,我們也在圣誕大戰輸給了布法羅勇敢者,這是我最后一次圣誕大戰了。”兩人比完牛-逼開始比慘。

    就這樣,甘國陽聽著兩個大佬回憶自己的圣誕大戰經歷,有勝有敗有牛有慘,他反正是一句話也插不上嘴。

    時間就這樣到達了八點鐘,ABS電視臺開始轉播圣誕大戰的第三場——洛杉磯湖人在菲尼克斯挑戰太陽。

    甘國陽來到八十年代,看了半年多NBA的比賽后,最大的感觸有兩點,一是速度真快,二是比賽流暢度真高。

    和后世一個球隊場均得分上百就算高分,就會被打上所謂'“跑轟”標簽不同,80年代NBA幾乎每個球隊得分都上百。原因很多,一是節奏快,二是防守水平沒有后世那么高,三就是球員普遍進攻技術非常扎實。

    尤其今天的主角湖人隊,幾乎每一個球員都有持球單打能力,幾乎每個球員都能吸引包夾,再加上神奇的魔術師約翰遜穿針引線,空位那是一抓一大把,得分機會也是無處不在。

    特別是他們的快攻,有一種火焰席卷山林的感覺,所到之處概莫能當。

    不過主場作戰的菲尼克斯顯然不想在圣誕夜讓主場的觀眾失望,他們在總決賽MVP丹尼斯?約翰遜的帶領下頂住了湖人的進攻。其中兩個約翰遜在場上互相對位,魔術師對丹尼斯的防守相當頭疼,身高6尺8的他多次被搶斷。

    比賽進行的異常激烈,直到最后一分鐘才分出勝負,最終湖人還是技高一籌,以104:101客場戰勝了對手。

    全場48分鐘的比賽,卻因為廣告和暫停的原因進行了整整兩個小時,甘國陽對此是早已習慣,而張伯倫和瑟蒙德兩位老一輩球員卻是怨言不斷,抱怨現在NBA的商業化廣告太多。

    三人看完了本場精彩的圣誕大戰,對十點半的那場比賽已經沒什么興趣了。這時候,張伯倫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走到一旁單手捏起了甘國陽帶來的籃球,放在手上拋了拋,說道:“嘿甘,比賽看完了,我們來切磋一下吧?”

    甘國陽一聽,知道該來的終于還是來了,受虐是免不了的了。但是,這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和瑟蒙德的練習讓他的中鋒技術入了門,而這次很可能帶來新的提升。

    “Obedien-is-better-than-politeness(恭敬不如從命)。”甘國陽說道。  

U赢电竞 JBO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JBO|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