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十四章 暴力籃球

第三十四章 暴力籃球

    (收藏果然是要求的啊,看著收藏數慢慢往上爬,就感覺是甘國陽實力一點一點提升,維京人一步一步向前一樣。所以讀者都到碗里來吧!!!)

    1982年3月17日,加利福尼亞州高中籃球錦標賽正式開幕。

    其中帕羅奧圖高中所在的二級比賽中,除了8支戰績最好的賽區頭名外,其它48支球隊將在今天捉對廝殺廝殺。

    高中聯賽的季后賽與NBA不同,沒有輪流主客場的系列賽,而是在中立學校進行一場定勝負的生死戰。這點和NCAA的比賽是一樣的,要么贏球,要么回家,充分體現了競技比賽的殘酷性,也因此充滿了未知和刺激。

    正因為如此,高中聯賽和NCAA最不缺乏的就是大冷門,所以無論哪個熱門球隊,都要認真準備每一輪的比賽,否則你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成為冷門的受害者。

    比賽的場地主要選在各個大學,要照顧到比賽雙方的路途遠近。北加州的學校將集中到圣荷西,在圣荷西的幾所大學里進行比拼。

    而南加州的學校將一起到達洛杉磯,在那里決出勝負。

    最終,今年加州二級球隊的南北分區冠軍將在洛杉磯爭奪最終的冠軍。

    17日一大早,維京人隊的十二名球員就和帶隊老師、教練的帶領下,乘坐校車前往圣荷西。

    從帕羅奧圖到圣荷西比到舊金山的距離還要近,所以他們可以在17號這天才出發,而不用像薩克拉門托附近的學校,16號就要坐飛機出發。

    班車很快到達了圣荷西,甘國陽坐在車上望著窗外的城市,心中想著美國的城市都他媽的是一個樣子,全是規劃好的。

    剛到美國的時候甘國陽還覺得美國的城市干凈整潔,規劃的有條有理,綠化也非常的好。

    后來他卻越來越覺得好像每個地方都是差不多的樣子,重復而單調,相比之下中國的城市雖然臟亂差了不少,可城市特色都非常濃厚,尤其是一些古城。

    想到這里,甘國陽不禁有些懷念起對岸的祖國來,穿越到過去來到美國,也已經有大半年了,到現在他偶爾還會有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汽車停在了圣荷西的一家旅館門口,這里是組委會安排的球員居住地,今年北加州五分之一的籃球精英將聚集于此。

    而且據傳,今年加州最強的幾個球員都是二級聯賽學校的學生。

    這其中自然包括了甘國陽,他帶領帕羅奧圖這個魚腩異軍突起,拿下賽區冠軍——雖然帕羅奧圖賽區不強。

    而且這個家伙還是個黃種人,還是個插班生!

    不僅在加州,甚至在全美甘國陽都開始引起籃球界的注意,尤其是一些華人團體開始關注這個神奇的華人小子。

    因為在美國黃種人一向被認為是體育弱者,美國流行的諸如橄欖球、籃球、棒球等運動都沒有黃種人的一席之地。

    但現在,其它所有高中也都在盯著帕羅奧圖高中,盯著甘國陽,他們要在錦標賽上試一試這個華人小子是不是名不虛傳。

    每一個高中球員,尤其是中鋒球員,也都想要和甘國陽一較高下,有些人是純粹出于比拼球技,想要擊敗出名的對手。

    而有些人則沒那么簡單了,種族的氣味彌漫在賽前平靜的氛圍中。

    甘國陽對此是一無所知,他也沒興趣沒心情去探聽這些有的沒的。

    一到旅館房間他就把東西收拾收拾,然后往床上一躺。坐了好久的車,是要放松一下了。

    “甘,你就一點都不緊張嗎?”和甘國陽住同一個房間的迪彭布洛克問道。

    “還好吧,從我第一場比賽投進第一個球,我就知道我在高中聯賽的賽場上就再也不會緊張了。”甘國陽想起了打第一場比賽時,自己的窘樣。

    迪彭布洛克望著躺在加長床上的甘國陽,想到第一次見他時,在體育館里,他好像就是這般的自信和淡然。

    而如今,他依然如此,但迪彭布洛克知道,甘國陽的自信不是無根無源的,而是源于他強大的實力和堅定的信念。

    想到這兒,迪彭布洛克也覺得信心滿滿起來,來到圣荷西前心中的忐忑也少了許多。

    下午,在吃過午餐后,貝爾曼就帶著隊員們前往他們的比賽場地,圣荷西州立大學的體育館,去了解一下現場情況。

    大學的體育館就是和高中不同。高中比賽的場館都是小型球館,只有一邊有觀眾席,其它三面都是墻壁。這樣的場地大的能坐下500名的觀眾,小的就只能坐2、300人。

    而大學的體育館是正規體育館,觀眾席將球場團團包圍,一個場地能夠坐下上千名的觀眾。

    像圣荷西州立大學的體育館就能容納2000多名觀眾到場觀看比賽,這樣的場地坐滿觀眾,所帶來的氛圍不是之前的常規賽可以比擬的。

    當維京人到達體育館時,發現現場已經有球隊在場地上進行投籃訓練了。

    “是圣母高中十字軍的球員,他們的學校就在圣荷西,這里也算他們半個主場了。”迪彭布洛克說道,他一向是球隊里面的萬事通。

    “他們的球員里好像白人居多誒。”甘國陽發現十字軍的隊員大多是白人球員。

    “圣母高中是比較高檔的學校,所以大多都是白人學生。”

    而這個時候,從場館的另一個通道,穿著藍色球衣的一群球員從大門走了進來,他們隊形散亂,腳步散漫,從上到下透出了一股子痞氣。

    而且他們中大多數人都是黑人。

    “是洛斯阿爾托斯高中的人。”迪彭布洛克說話的聲音也小了不少,好像害怕那些家伙聽到一樣。

    這些看上去煞氣十足的家伙就是洛斯阿爾托斯高中征服者隊的球員,他們同時也看著維京人的球員,尤其是甘國陽。

    好像他們下一個對手就是維京人了,而不是圣母高中。

    “我去和他們打個招呼。”甘國陽突然說道,把其他人都嚇了一大跳。

    在賽前和可能的比賽對手打招呼,基本都會被認為是挑釁,很有可能造成暴力沖突,更何況洛斯阿爾托斯高中的球員看上去就不好惹。

    貝爾曼這個時候正好去外面打電話了,沒有人可以制止甘國陽。

    維京人的球員就看著甘國陽一個人,在洛斯阿爾托斯高中球員警惕的目光中,走到了他們的身邊。

    “要是情況不對,我們立馬沖上去!”威廉姆斯說道,他怕甘國陽會吃虧。

    可是,甘國陽站在那兒和洛斯阿爾托斯高中的球員聊了幾句,看上去并沒有什么問題,甚至還能看到他們臉上的笑容。

    很快,甘國陽就回來了,好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只是和幾個老朋友聊了幾句一樣。

    “甘,你和他們說了什么?”有人好奇地問道。

    “我告訴他們,我要在比賽中踢他們的屁股。”甘國陽微笑著說道,顯然他在開玩笑。

    這時候,貝爾曼正好回來了,因為維京人的比賽在后天,所以就帶著球員們又回到了旅館,準備觀看今天晚上的首輪比賽,圣母高中十字軍對陣洛斯阿爾托斯高中征服者。

    他們的勝者將是維京人的對手。

    3月17日晚上7點,加州高中籃球聯賽正式開始,第一輪24支球隊共12場比賽分別在圣荷西和洛杉磯的多所大學里拉開戰幕。

    圣荷西州立大學的體育館在今晚燈火通明,能夠容納1500名觀眾的體育館早已爆滿。

    到場的除了圣荷西大學的在校學生外,還有圣母高中的學生,以及包括帕羅奧圖維京人隊在內的其它一些球隊。

    “這么多圣母高中的學生?搞的像圣母高中的主場一樣。”甘國陽看著觀眾席上大片的藏青色,感慨學校離得近就是好。

    相比而言,洛斯阿爾托斯高中就沒有什么支持者,不過看他們的樣子好像也渾不在意。

    八十年代的NBA比賽都沒有什么噱頭,更不用說一場高中比賽,所以沒有什么亂七八糟的表演。

    介紹球員入場,奏唱美國國歌后,比賽就正式開始了。

    開場的比賽,并沒有甘國陽想象中的那樣激烈,雙方打得都有些緊張,畢竟是一場定勝負的淘汰賽,都沒怎么放得開。

    兩邊都產生了一些失誤,戰術也都不明確,總的來說就是比較亂。

    在這種情況下,要么看教練的調整能力,要么就看球隊中的王牌能否挺身而出,用個人能力來率先壓住陣腳。

    果然,圣母高中十字軍隊的14號得分后衛率先扛起了球隊進攻的大旗。

    在雙方進攻都不順,失誤練練的情況下,他依靠自己出眾的跳投能力,多次借助簡單的掩護跳投得分。

    在這種場面比較混亂的情況下,配合是越簡單越好,可以減少失誤,用有效進攻來穩住局面。

    相比而言,征服者隊的球員看上去要比十字軍更加高大強壯,但他們在十字軍糾纏綿密的防守下,多次沖擊籃筐未果,顯然他們打的有些急躁。

    上半場進行了5分鐘,圣母高中十字軍以14:6領先了洛斯阿爾托斯高中征服者8分,征服者不得不叫了暫停。

    “看來征服者好像也沒那么可怕嘛,倒是十字軍的那群白人打的不錯,特別是那個14號,投籃很準啊。”

    洛斯阿爾托高中看上去好像沒有維京人球員想像得那么可怕,他們被十字軍精準的跳投打的有些喘不過氣來。

    暫停時間很快到了,征服者發前場球。他們在人員上做出了一些調整,但這次進攻征服者依然沒有建樹,雖然他們更高更壯,但面對十字軍的聯防,他們的辦法不多。

    但當十字軍的球員拿下籃板,把球交給控衛準備快速推進發動快攻時,一個身影卻突然擋在了十字軍控衛前進的路線上。

    兩人一下子撞到了一起,像小轎車撞上了大卡車上,不過轎車和卡車都翻到在地。

    十字軍的控衛一邊在觀察隊友的跑位,一邊快速運球過半場,根本沒注意到半路會冒出一個人來。

    等他摔倒在地上的時候,腦子都還有些懵。

    而撞他的那個人是一個剛剛換上場的球員,人高馬大,雖然他也摔倒在了地上,可顯然他屬于“自己把自己放倒,”根本沒什么事。

    這個球自然判了征服者的阻擋犯規,還是由十字軍隊發球。

    不過這球顯然影響到了十字軍控衛的判斷力,他在組織進攻時傳球失誤,被征服者斷球。

    征服者的球員都是能跑能跳的黑人,當然不會放過快攻的機會,用一個暴扣結束了進攻。

    比賽繼續進行,甘國陽發現,十字軍在陣地進攻上很有特點。

    他們沒有強力內線,也不搞比較復雜的戰術跑位,而是全民投籃,依靠小配合拉開投籃空間,讓每個球員都有跳投機會。

    在開場這招起到了奇效,然而這次暫停后,當他們還想依靠這種方式撕開征服者的防守時,發現根本行不通,因為,球根本出不了手。

    “嗶嗶!”裁判的哨聲響起,征服者的一位球員在十字軍球員投籃之前便拉手犯規,而他也很干脆的舉手表示服從判罰。

    “他們是故意犯規的。”甘國陽看出來,這種犯規并不是在防不住的情況下不得已犯規,而是故意拉了對方的手。

    “沒錯,他們想用犯規打亂十字軍的節奏。”坐在甘國陽旁邊的貝爾曼已經看出了征服者的用意。

    投籃是很看手感和節奏的,手感好節奏棒,那就怎么投怎么有。手感一旦沒了,節奏也被破壞,投籃的命中率就會下降,隨之而來的就是進攻信心下降。

    而投籃一旦沒有信心,只會越投越差,這樣就會陷入一種惡性循環。

    如果球隊有內線火力,就可以轉換調節一下,但十字軍并沒有強力內線,征服者隊便派上替補肆無忌憚地揮霍犯規數,來破壞十字軍外線的手感。

    果然,在接下來是十字軍的進攻中,征服者都用犯規把對方的進攻切斷,受到了場上觀眾的一片噓聲。

    他們的犯規數很快達到了次數,再犯規維京人就要罰球了。

    不過,這個時候征服者已經不需要再犯規了,因為十字軍球員的進攻已經完全被打亂了。

    這不僅僅是因為征服者球員們的犯規,還因為這些犯規都非常的兇橫,每次撲上來都給人一種“深仇大恨”的感覺,導致十字軍球員的情緒受到了很大影響。

    “嗶嗶嗶嗶嗶嗶!”裁判吹起了急促而連續的哨聲,顯然場上出現了特殊情況。

    原來十字軍的一名球員在上籃的時候,被征服者的替補中鋒一把推倒,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雖然犯規的家伙立刻舉手示意,但顯然他這種行為已經不是單純的犯規了,而是帶有很大的危險性。

    十字軍對征服者的憤怒終于爆發,一名沖上前推了十字軍的替補中鋒一把,雙方球員立刻在籃下對峙,球場上的觀眾也開始噓聲四起。

    征服者隊的行為引起了眾人的不滿。

    幸好在裁判和教練的制止下,沒有爆發暴力沖突,比賽得以繼續進行。

    但十字軍的進攻感覺早就被徹底打亂了,投籃沒有手感,突破也被封死,球隊陷入了得分荒。

    到上半場結束時,開場落后8分的征服者,反倒是以33:27領先了對手6分,雖然他們為此付出了9次犯規的代價。

    中場休息的時候,甘國陽從座位上站起來,對貝爾曼說:“貝爾曼先生,我去上個廁所。”

    得到同意,甘國陽便離開座位去廁所方便,這時離下半場比賽開始還有幾分鐘,不過甘國陽已經沒有心思再去看這場比賽了。

    在他心里,這場比賽已經結束了。

    今天下午的時候,他一個人去和征服者隊打招呼的時候,并沒有說什么特別的話,只是說希望在下一場比賽能夠碰到他們。

    而征服者隊隊長的話反而讓他大吃一驚,他不僅認識甘國陽,而且對甘國陽的比賽數據,打球特點有很清楚。

    同時他對維京人的特點似乎也不是一無所知,相比而言甘國陽對征服者隊倒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再加上今天上半場的比賽,甘國陽明白洛斯阿爾托斯高中是有備而來,而且準備的非常充分,看來他們對本場比賽志在必得。

    “下場比賽看來不好打啊。”甘國陽一邊撒著尿一邊在心里想著。

    小便完,甘國陽一邊走,腦子里一邊想著后天的比賽。

    結果在出門的時候不小心和進來的人撞了一個滿懷。

    “哦,對不起啊”,“抱歉~”兩個人同時向對方道歉。

    甘國陽看了撞到的人一眼,身高6尺1左右,黑人,不高。

    不過他身上的衣服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是一件紫色的運動外套,上面印著薩克拉門托高中的字樣。

    “薩克拉門托高中?看來也是來比賽的。”

    甘國陽沒有在意,又道歉了幾句,就從廁所走了出來。不過他還是回頭看了看這個小個子,總覺得他的臉有些熟悉。

    “薩克拉門托高中?薩克拉門托……”  

U赢电竞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体育| JBO|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