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十七章 北區四強

第三十七章 北區四強

    (第二更啦,周末愉快)

    “美國的大學可真他媽的漂亮啊!”這是米卡里?威廉姆斯這個土豹子來到圣荷西的佩珀代因大學時發出的感慨。

    佩珀代因大學位于圣荷西西北部,圣弗朗斯西科海灣的最南端,是一所8000人左右的中等私立大學。

    這所學校比較出名的體育項目是網球、排球和游泳,這里也出過一些田徑明星,以及政屆人士。

    唯獨籃球,在這里并不是關注的焦點。他們的籃球隊只能混跡于低級別的大學聯賽。

    但在3月24日,這里卻成為了北加利福尼亞州高中籃球界最為關注的地方之一。因為加州高中籃球錦標賽二級比賽北加州的四強賽,將要在這里進行。

    上午,天上還下著雨,帕羅奧圖高中維京人隊的球員就坐在大巴車抵達了位于海濱的佩珀代因大學。

    從20號開始圣荷西的雨就沒有停過,但這也不能澆滅三月份燃遍全美的籃球熱情。

    維京人的球員坐在車上,望著雨中的佩珀代因大學校園,都在感嘆佩珀代因大學的美麗。其實帕羅奧圖高中的校園已經夠漂亮了,就是小了一些。

    佩珀代因大學是依著海岸線而建,校園建筑錯落在海岸巖石之中。

    高大的椰子樹和郁郁蔥蔥的灌木,在這美好的春天里,不禁讓甘國陽想起了海子的詩句“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而佩珀代因大學的建筑多是白墻紅瓦,具有鮮明的西班牙風格,如果不是外面下著淅淅瀝瀝的雨而是燦爛的陽光,就會讓人覺得來到了中美洲加勒比地區。

    “我要是能到這樣的地方來讀書,讓我天天上數學課我都樂意。”威廉姆斯望著這美麗的校園說道。

    “別逗了米卡里,就是天天上數學課,你的成績也來不了佩珀代因!”其他人嘲笑他道。

    “有什么不可以,佩珀代因大學又不是籃球名校,如果我們這次能拿到州冠軍的話,說不定就能申請到這所大學拿籃球獎學金!”威廉姆斯反駁道。

    他這話一出口,其他人倒是沒話說了,因為威廉姆斯的話說到了每個人的心坎里。

    帕羅奧圖高中的球員不再是一只魚腩隊伍的破球員了,他們現在已經是北加州四強球隊,加州高中錦標賽的八強成員了。

    他們擁有了一個更大的舞臺,去展現自己,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如果能抓住的話,就能改變他們的命運。

    “我覺得好像在做夢一樣……”迪彭布洛克打破了沉默。

    聽了迪彭布洛克的話,車上的球員都笑了,同時他們都看向甘國陽,這個帶領他們走的如此之遠,遠到他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家伙。

    而甘國陽這個時候還車上在睡覺,因為他實在是太累了。

    19號的首場比賽,甘國陽在上半場比賽的最后兩分鐘連得10分,包括兩次2加1,半場結束把維京人和征服者的分差拉大到了21分。

    這讓征服者隊在下半場的所有努力掙扎都成為了徒勞,最終甘國陽用30分,20個籃板的個人表現送洛斯阿爾托斯征服者隊回家,維京人進入了北加州八強。

    而在接下來的23號八進四的比賽中,面對里斯高中,甘國陽憑借一己之力,單場拿下48分!

    他拉著帕羅奧圖維京人,撞翻了整體實力更勝一籌的里斯長角牛,同時也創下了本屆加州錦標賽的單場第二高的得分紀錄。

    這場比賽甘國陽是一分鐘都沒有休息。

    面對長角牛的強大鋒線,甘國陽又當爹又當媽,搞完進攻抓防守,加上維京人后衛線的出色發揮,才拼下這場重要比賽。

    現在想起這場比賽,維京人球員的心臟也都怦怦直跳。

    雖然除甘國陽外其他人實力不濟,可也確確實實拼盡了全力,其中威廉姆斯在最后五分鐘連得六分,讓維京人頂住了長角牛的反擊。

    貝爾曼坐在大巴的前面座位,聽著隊員們的談話,心里卻有一種難以言狀的滋味。

    他突然覺得自己的球員們都長大了,他們從一支懵懵懂懂亂七八糟的球隊變成了意志堅強敢打敢拼的強隊。

    過去他覺得只要有甘國陽在維京人,這就會是一只強隊,而一旦少了甘,維京人就會輸球。

    但昨天的比賽,甘國陽的發揮固然無可替代如同天神下凡,但其他球員的表現也至關重要。

    從威廉姆斯投進三個關鍵球,貝爾曼就知道,這些孩子已經不再是魚腩了,他們不是一只獅子領導下的綿羊,而是一群團聚于猛虎麾下的柴犬。

    貝爾曼回頭望了望還在座位上打瞌睡的甘國陽,他看到了一頭蟄伏的猛虎!

    …………

    汽車在校園里繞了一個圈,很快到達了佩珀代因大學的學校旅館。貝爾曼不得不叫醒睡的正香的甘國陽,帶著全隊球員冒雨下了車。

    甘國陽則還迷迷糊糊地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貝爾曼在喊他的時候,他脫口而出的“蔣阿姨”,把貝爾曼弄的一頭霧水,也不知道這個小子嘴里用中文說的什么。

    其實甘國陽在車上睡覺時,夢到了他的“后世”,在福利院和蔣阿姨一起生活的日子。

    而當他走出大巴,冰冷的雨水打在他的臉上時,他才想起來“后世”的他還沒有出生呢,現在是1982年。

    經過昨天近乎“封神”的一戰,甘國陽第一次在賽后感到一些疲憊,晚上一回旅館他就睡著了。

    而早上全隊又要早起坐車去佩珀代因大學,他只能在車上睡一覺來恢復幾乎耗盡的體力了。

    “甘,沒問題吧?”貝爾曼關切地問道。

    “沒有問題。還有謝謝貝爾曼先生,您幫我擋去了不少麻煩。”甘國陽說道。

    原來在昨天比賽以后,有一些記者沖進了球員通道,要采訪甘國陽。

    有記者要采訪他,甘國陽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陣勢,外加打完比賽異常疲憊,一時間不知所措。

    還是貝爾曼及時擋在了他的面前,以高中生不適宜接受采訪為由拒絕了記者的提問,并摟著甘國陽進了更衣室。

    對此甘國陽感到很慶幸,有這樣一個愛護自己的好教練;另一方面甘國陽也知道,如果日后自己打職業籃球的話,接受記者的采訪是必不可少的了。

    就在甘國陽一邊想著記者采訪的事,一邊拎著行李隨隊進入住宿大樓的時候,從樓里出來了另一支穿著紫色球衣的球隊,和維京人迎面撞上。

    “是薩克拉門托高中的人,他們昨天就到這兒了,現在應該是去訓練吧。”迪彭布洛克總是能夠在甘國陽不明情況的時候站出來作解釋。

    “薩克拉門托高中?”甘國陽看著這紫色的隊服,覺得有些熟悉。

    這時他在隊伍中看到了一個矮小的身影,混在高大的籃球隊隊員中并不起眼,但甘國陽還是認出了他,是那天看比賽時在廁所撞到的人。

    而那人也看到了甘國陽,友好地向甘國陽點了點頭,甘國陽見狀也微笑著點頭示意。

    “薩克拉門托高中有你的朋友?”迪彭布洛克奇怪地問道。

    “沒有,我只是看到了一個熟人。”甘國陽打了個哈哈。

    一行人到達了住宿地,甘國陽舒舒服服洗了一個澡,和隊友們一起輕松地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就回到房間休息了。

    明天將有半天的時間用來訓練,而到后天,第一場四強賽將要開始,對陣雙方將是天際高中老鷹隊和薩克拉門托高中巨龍隊。

    甘國陽一直關心的天際高中也順利地闖入了北加州的四強,甘國陽可以想象佩頓的那張大嘴又毀滅了多少球員的信心和心情。

    不過甘國陽可是不怕這個手下敗將,其實他還是很期待能夠在北加州的決賽中和天際高中相遇的,和佩頓的對決讓他感到非常的刺激。

    看來甘國陽的身體里也早已流淌著垃圾話的血液。

    就在甘國陽躺在床上,打開小電視機收看堪薩斯國王與亞特蘭大老鷹比賽的時候,出去買東西的迪彭布洛克回來了。

    “甘,出事了!快看你上報紙了!”迪彭布洛克手里拿著一份報紙進門就大聲說道。

    甘國陽聽了則是一頭霧水,上報紙怎么是出事了?甘國陽也不是第一次上報紙了,雖然以前上的都是帕羅奧圖的地方報紙。

    “是我們昨天比賽的賽后,你看!”迪彭布洛克把報紙拿出來給甘國陽看。

    甘國陽一看,是圣荷西當地的一份體育報紙,上面有專欄報道這次加州高中生籃球聯賽。

    昨天維京人的勝利和甘國陽表現可以說震驚了北加州,上報紙什么的再普通不過了。

    “是啊,我們昨天干的不錯,上報很正常,我們還要爭取上紐約時報呢!”甘國陽得意地說道。

    “你再看看具體的內容吧,這里,專門寫到你的!”迪彭布洛克指著報紙上的一處說道。

    甘國陽這才仔細一看,眉頭越皺越緊,才發現這篇報道可不僅僅是說好話。

    在賽后人物點評里面,特別提到了甘國陽,但除了幾句不咸不淡的夸獎外,竟然全都是對甘國陽的質疑。

    比如質疑甘國陽是個驕傲蠻橫的球員,甚至不愿意接受采訪;質疑甘國陽在維京人是球霸,因為他出手很多;

    最主要的是,竟然質疑甘國陽這個黃種人,是不可能在籃球上取得成功的,他的表現只是曇花一現而已。

    雖然這個記者的報道寫的很隱晦,但甘國陽能看出里面是話中帶刺,尤其最后關于種族的一點,可以說既刺到了甘國陽的內心,又滿足了一些種族歧視者的口味。

    “一定是昨天那個被貝爾曼先生拒絕采訪的家伙!”甘國陽想到昨天那個被貝爾曼擋開的記者,他好像就是圣荷西地方報社的。

    “這些記者真是太可惡了,什么憑據都沒有就能瞎編出一些東西來。”

    “唉,記者就是這樣的,沒辦法,人家就靠這個生活混飯吃的。”甘國陽想起后世那些無孔不入的八卦狗仔隊,不禁感嘆。

    “希望不是每個報社記者都這樣吧,畢竟還是有公正客觀的媒體的。”迪彭布洛克也安慰道。

    但迪彭布洛克顯然高估了媒體的節操。

    第二天,也就是3月25日比賽日當天上午,甘國陽看到的好幾份報紙都有報道前天維京人的比賽,但里面無一例外的對甘國陽的表現表示不看好。

    甚至有一家小報紙刊出了“黃種人肆虐加州賽場,美國高中籃球是否衰落?”這樣明顯帶有種族歧視的標題,而它的內容更是一派胡言。

    甘國陽看到這個標題差點氣笑了,因為這種標題讓他想到后世籃球網站的種種狗血標題黨,看來這種東西是不分歷史時段和國家界限的。

    甘國陽不知道的是,之所以各種亂七八糟的報紙都拿甘國陽做噱頭大做種族的文章,除了因為甘國陽極其出色的表現外,還因為在1982年,韓國大學生焚燒了美國文化館,以抗議美國在“光州事件”中的“反動行為”。

    這一政治事件觸動了部分美國種族歧視者的神經,而一些報紙也借題發揮,把同是黃種人的甘國陽給扯了進來。

    反正在普通美國人眼里中國人、韓國人、日本人都是差不多的。

    甘國陽如果知道自己因為韓國事件而成為報紙的焦點,那他肯定會肺都要氣炸掉。說不定以后出門他就要掛個牌子,寫著——“我是中國人,不是韓國人,韓國人不會打籃球。”

    現在,甘國陽所能做的只有忍耐,忍耐到四強賽,甚至北加州分區決賽,用球場上的表現來回擊這些胡亂報道的媒體。

    但媒體的胡編亂造并沒有影響到甘國陽的心情,況且三月份美國最重要的籃球賽事NCAA正在如火如荼。

    甘國陽即便是獨一無二的華人,放眼全美也只是個小人物,并不能掀起什么風浪。

    所以25日的上午甘國陽還是隨隊照常訓練,這次因為只有四支球隊,所以每個球隊都可以單獨使用兩個小時的體育館用于訓練和賽前準備。

    下場比賽,帕羅奧圖維京人將要面對弗里蒙老虎隊。

    弗里蒙老虎是本次加州高中二級聯賽最大的黑馬,他們是依靠委員會的評選進入錦標的。

    在頭三場比賽里,老虎隊所淘汰的對手賽前呼聲都要高于他們,但最終都是老虎隊笑到了最后。

    和這樣的一支黑馬對決,任何強隊都會有壓力,因為你贏了是應該的,輸了就成了一段神奇經歷的墊腳石。

    不過甘國陽和維京人倒不是很擔心明天的比賽,除了出于對自身實力的自信外,還因為維京人和老虎隊打過一場邀請賽,在弗里蒙。

    那場比賽甘國陽拿了45分,用半個小時解決了對手。

    弗里蒙老虎隊給他最大的印象就是——他們的隊服主色和維京人一樣是翡翠綠。

    所以,現在甘國陽更關心的不是明天的比賽,而是今天晚上比賽的結果,天際高中對陣薩克拉門托高中。

    “我已經在考慮下一場比賽的對手了。”當迪彭布洛克隨口問他下場比賽準備怎么打時,甘國陽隨口說道。

    兩個小時的訓練強度不大,但很具針對性,因為有過一場比賽經驗,所以貝爾曼把各方面都準備的相當充分,戰術小紙條也寫得滿滿當當。

    “貝爾曼先生,我覺得您最應該記下的戰術就是‘把你們的球傳到Sunny?Gump的手中’,我相信這是我們最棒的戰術!”甘國陽看著貝爾曼認真地做準備,打趣地說道。

    其他球員也都哄笑了起來,在維京人,甘國陽早已是說一不二的核心老大,他開這種玩笑不僅不會讓隊友不舒服,反而讓他們很踏實。

    因為甘國陽一向言出必踐。

    “你最好閉上你的嘴,小心我把你摁在板凳上揮毛巾,這個活兒可不是那么好干的。”貝爾曼現在也很樂得和弟子斗嘴。

    整個球隊的氛圍是一團融洽,訓練很快就結束,維京人也準備離開體育館。

    這時,另一只隊伍也到達了體育館,準備開始兩個小時的訓練,他們穿著甘國陽熟悉的藍色運動服。

    是天際高中老鷹隊。

    “嗨,甘,你這個臭狗屎竟然能打進四強。”和上次比賽一樣走在最前面的是加里?佩頓,一樣的還有他那張臭嘴。

    他看到還沒離開的維京人,主動上前和甘國陽“打招呼”。

    “有你這個老鼠屎在,我自然要來湊個熱鬧。希望大后天的比賽我們能相見!”甘國陽回敬了他一句,說著拿起自己的包裹跟著球隊離開了。

    大后天28號,就是加州二級錦標賽北區決賽的比賽日。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JBO电竞| 竞博lol| JBO| 官网竞博| 竞博| JBO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