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十三章 我的故事

第四十三章 我的故事

    (本章出女主。我只能再求收藏了,起碼別再掉啊!)

    五月末,春夏之交,夏季即將降臨北美大地。

    在屬于地中海式氣候的洛杉磯,夏季將是這里一年中最干燥、最炎熱的時候。不過從太平洋吹來的海風延緩了熱浪的侵襲,此時的天使之城正是溫度宜人。

    這座美麗的城市,最吸引人的莫過于位于洛杉磯西北郊區的好萊塢,這個世界電影工業的中心和娛樂之都。

    不過,5月31日的洛杉磯,最最吸引人的不是西北區的好萊塢,而是處于西南角英格爾伍德區的洛杉磯大西部論壇球館——The-forum。

    此時,還是早晨8點多,周末的陽光已經喚醒了洛杉磯市的市民,而在大西部論壇球館Team-store旁的售票處,長隊從昨天凌晨已經排起。

    因為NBA的總決賽將在明天移師洛杉磯,屆時,洛杉磯的球迷將在大西部論壇球館觀看洛杉磯湖人和費城76人的比賽。

    在之前的1981年季后賽,作為衛冕冠軍的他們首輪就被休斯敦火箭淘汰,現在是他們重新證明自己的機會。

    擋在他們面前的又是80年的老對手費城76人。

    因此,洛杉磯的球迷也是熱情高漲,希望能在主場見證球隊在三年中第二次奪得冠軍。

    “我需要三章票,東看臺,嗯,中間的位置就可以了……嗯?沒有了?那稍微靠后一點也無所謂……好的,就這幾個吧。”

    在長長的隊伍當中,一個極為高大的身影吸引了所以人的注意。

    “哇,這個家伙應該有6尺10了,和摩西·馬龍一樣高。”

    “別提摩西·馬龍了,你知道我最討厭這個家伙,就像討厭凱爾特人一樣。”

    “凱爾特人已經被76人做掉了,而我們又2:0領先,我看76人是不會有什么機會了。”

    “是啊,我有個朋友就是費城人,我倆現在都快絕交了……”

    那個高大的人在買到票后便邁著大步離開了隊伍。

    “哇,那家伙竟然是個黃種人?很少看到這么高的黃皮膚。”

    這個買票的高個子就是甘國陽。

    昨天,他和甘國輝、陳星一起來到了洛杉磯,準備到現場觀看今年的總決賽。

    甘國輝和陳星除了看比賽外,還要去他們申請的大學提交材料。

    甘國輝在他老媽的幫助下,申請到了南加州大學,而陳星則是申請了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一所公立學校,學費更便宜。

    所以,到大西部論壇球館排隊買票的重任就交給了甘國陽。

    因為他相當于中國的體育特招生,在入學程序上和普通大學生不太一樣,所以只有他很閑,一大早就來排隊了。

    不過甘國陽還是低估了洛杉磯人民對總決賽的熱情,六點多鐘他到達球館時,售票處早已經長龍盤繞了。

    一直排了將近兩個小時,甘國陽才終于買到了三張位置還算可以票,最起碼不用坐在籃筐后頭了。

    在排隊的過程中,他成為了眾人矚目的焦點,他的身高和膚色實在是太惹眼了。

    不斷有周圍的人和他搭訕,問他從哪里來到哪里去,喜不喜歡籃球,讓甘國陽充分體會到了洛杉磯人民的友善。

    買到票后的甘國陽并沒有直接回旅館,在這宜人的天氣里,他想在附近走走,反正另外兩個家伙還要忙別的事情。

    在大西部論壇球館的北邊,是洛杉磯的信仰墓地公園,而在西邊則是英格爾伍德區的大街。

    “英格爾伍德?英格爾伍德?我怎么記得好像有什么人是住在這里的?”甘國陽想著英格爾伍德這個地區名字,覺著有些模糊的記憶,好像有他認識的人是住在這里的。

    事實上,甘國陽所認識的住在英格爾伍德的人,就是保羅·皮爾斯。

    在上一次濱海球場的偶遇后,皮爾斯就舉家搬遷到了英格爾伍德,甘國陽也因此失去了和這個未來球星練球的機會。

    現在他絞盡腦汁地想著到底是誰住在英格爾伍德,卻再也記不起來了。

    這個時候,大街旁一家商店內的電視機銀幕吸引了甘國陽的目光,也讓他不再費勁思考到底誰住在英格爾伍德。

    甘國陽記得在后世的電視電影里面,如果講的是80年代美國的故事,在街邊常常會有大的玻璃落地窗,里面要么擺放著皮草、大衣、珠寶,要么就是一摞的電視機,在那里播放新聞或者體育比賽。

    現在,甘國陽經過的一家店里,就放著一摞的電視機,電視機里正在播放著關于總決賽的消息。

    在之前的兩場比賽中,客場作戰的湖人首場在費城偷得一場勝利,帶著1:1的總比分回到洛杉磯,取得了主場優勢。

    甘國陽看著櫥窗中18寸的彩色電視機,播放的畫面帶著些粗糙的顆粒,卻也被精彩的比賽集錦所吸引。

    更讓甘國陽吃驚的是,這些電視機播放的頻道竟然是臺灣的,因為他已經看到集錦結束后播放的廣告是臺灣廣告。

    甘國陽是好久沒有在電視上看到華人的面孔了——除了在新聞中偶爾出現的路人甲。

    “這家電器店難道是華人開的?”甘國陽有些好奇,他抬頭一看,果然,招牌既有英文也有中文,寫的是正民電器。

    甘國陽低下頭又看了一眼電視,發現電視上在播放一個運動廣告,是阿迪達斯的。

    廣告的女主角是一個十四五歲籃球手,留著一頭齊耳碎發,明眸亮齒,畫質粗糙的老式電視機也無法掩蓋她雪白的肌膚。

    更重要的是,她身上充滿著一股運動的氣息,在電視中的的笑容帶著一股子青春和活力。

    甘國陽看著這則廣告的女主,怎么看怎么覺得眼熟。

    “今天怎么搞的?怎么老是有似曾相識的感覺?”甘國陽滿腦子的問號,他覺得自己今天不太對勁,看到想到一些東西,總覺得有印象,可又記不起來。

    廣告結束,給了女主角一個正面的特寫,驚人的氣質隨著屏幕撲面而來,熟悉感再一次沖擊了甘國陽的腦海。

    “啊!我知道了,這是……”甘國陽終于想起來這是誰了。

    “喂!你老站在我家店門口干什么呀!又不進來買東西!”這時,清脆響亮而又帶著幾分惱怒的聲音在甘國陽的耳邊響起。

    “王祖賢!”甘國陽終于想起來電視機里的面孔是誰了,而他也聽到了一旁傳來的聲音,轉頭望了過去。

    “誰是王祖賢?你這個大高個站在我家店門口想干嘛?電視還沒看夠啊?”

    說話的是一個身穿鵝黃T恤,牛仔短褲,戴著鴨舌帽的高個子女孩。

    她腳上拖著一雙人字拖,叉著腰站在玻璃櫥窗前,瞪著大大的眼睛,撅著小嘴,向著甘國陽斥問。

    “呃…這個…”甘國陽突然覺得有些莫名其妙,這大街上他想在哪兒看就在哪兒看,又不影響店里的生意。

    況且電器商店的大玻璃窗不就是用來給人參觀的嗎?

    他又打量了一下這個突然出現的兇蠻女孩子,才發現這個女孩兒好像是個混血兒。

    盡管因為帶著鴨舌帽加上逆光,看不太清楚她的具體容貌,卻也大致可以看清她弧線優美的臉蛋,以及修長優美的脖頸,在陽光下泛著耀眼的白色。

    而她的鼻子、嘴巴顯得小巧而精致,和西方白種人不太一樣,但又不似一些黃種人那么扁平。

    上身的鵝黃T恤明顯要大了好幾號,像個罩子一般,但在胸前卻還是隱隱突出兩條印痕。

    下身的短褲在現在的季節顯得有些不合時宜,但毫無疑問那兩條白晃晃的大長腿足以讓夏日的陽光恨不得早些到來。

    “嘿,你在看什么呢!”女孩好像注意到了什么,臉頰和耳根泛起了一絲絲的紅暈。

    “你穿成這樣不冷嗎?”甘國陽冷不丁這么問了一句。

    女孩兒的臉更紅了,叉在腰上的手也捏起了拳頭,一副要沖上來打人的樣子。

    “撫西,你在干嘛呢?”這時又從電器店里走出一個人人,是一個穿著藍色格子襯衫的中年人,而且是個黃皮膚。

    “他老是站在櫥窗這里,賴著不走看電視!”女孩轉過身氣鼓鼓地說道。

    甘國陽望著女孩兒高挑美好的背影又是一愣,一下子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不要胡鬧,人家站在櫥窗前看看電視你也要管,還有你怎么穿著這條短褲就跑出來了?快回去!”中年人嚴厲地說道,他應該是這個女孩兒的長輩,似乎也看不慣女孩兒穿這么短的褲子。

    “哼~”女孩兒頭也不回,哼了一聲便進去了。

    甘國陽看到她的脖子似乎更加的紅了。

    “對不起先生,是我的女兒,讓您困擾了。”中年人很禮貌地和甘國陽道歉。

    “…哦…沒事…呃,您是中國人嗎?”這時甘國陽改用中文問道,他看這個中年人的樣子應該是華人。

    “對啊,我是中國人,不過我來自臺灣。”中年人的臉上立刻泛起了笑容,同樣用中文回答道,雖然他說話很濃重的閩南腔。

    在唐人街住了很久的甘國陽早就熟悉了這種日后在大陸流行的港臺閩南腔。

    “你好,我是來自江蘇的,是大陸人。”

    “是嗎?你祖籍在江蘇嗎?”中年人聽到甘國陽來自江蘇,語氣突然有一絲絲激動。

    “是的,不過家里搬過幾次,老家聽我爸爸說是在淮安一帶。”甘國陽說道。

    在國外,中國人互相遇見最先談論的大多是自己故鄉何處,在這遙遠的美利堅,除了膚色便是那彼岸的故鄉能使人倍感親切。

    “原來你是淮安的!淮安好,淮安好啊~”中年人聽了甘國陽的話,目光竟有些游移迷離起來,好似想到了什么陳年往事。

    甘國陽呆呆地站在那里,卻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這時他眼睛一瞥,發現在櫥窗內有一雙眼睛在看著他,他一轉過頭,那個身影便立刻消失不見了。

    “好像是那個女孩兒……”甘國陽望著那鵝黃色的背影想道。

    “哦,真是抱歉啊,耽誤你的時間了。如果以后有需要的話,可以到我的店里來,這里對華人都有優惠的。”中年人仿佛從沉思中解脫了出來,再次向甘國陽致歉。

    甘國陽也向中年人道別,摸著腦門離開了,對這段莫名其妙的“風波”,他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不過那個潑辣卻美麗的女孩兒,卻在他心中留下了深深地倩影。

    “撫西?好奇怪的名字…不知道他姓什么…個子好像挺高的誒,有6尺了吧……”

    甘國陽一邊想著,一邊轉而向北面走。

    走在熙熙攘攘地洛杉磯街區上,甘國陽想起了很多很多,想起了剛才的女孩兒,想起來自己的故鄉,想起了“甘國陽”身上的故事,想起了“未來”自己的故事,還想起了4月1號愚人節,在洛杉磯的那場加州二級高中聯賽的總決賽和那令人心碎的最后1分鐘。

    不知不覺,甘國陽竟然又繞回了大西部論壇球館附近,走到了球館北面的信仰墓地公園。

    和外面街道的喧囂與忙碌相比,這里顯得安靜了許多,有許許多多的人都安息在了這片公園里面。

    甘國陽走在公園彎彎曲曲的小道上,感受著這片安息地上靜謐沉寂的味道,他的思緒愈發的清晰,腦海中的各種東西就好像燒開的水般噗噗地向外冒。

    兩世的記憶讓他有時候不得不壓抑自己的情緒和想法,他害怕這樣的糾纏混合總有一天會讓他變成神經病。

    慢慢地,他已經踱步穿過了墓地公園,到了公園北面的一個公交車站臺,準備在這里坐公交車回旅館。

    他坐在了等車的長椅上,旁邊還坐著一個穿著米黃色的襯衫和棕色西裝褲的中年人。

    “嗨,你好。”甘國陽突然向旁邊的人打招呼道。

    旁邊的西裝褲看了看他,沒有答應,因為身高已經達到6尺10的甘國陽看上去實在有些嚇人。

    “你想聽聽我的故事嗎?”甘國陽又說道。

    西裝褲眼睛瞥了瞥,還是沒有回應,反而向旁邊挪了挪,好像有些害怕的樣子。

    “我來自中國,在太平洋彼岸的一個古老國家。當我小的時候,我的心臟不太好,我聽人說,心臟不好的人,上輩子一定是個好人,因為他把自己的心奉獻給了別人。”甘國陽沒有顧及那個年輕人的表現,開始自顧自地說起話來。

    今天的甘國陽很不正常,他不是一個多嘴多舌,喜歡和人聊天打屁的人,他的口水大多數都噴在了籃球場上。

    但現在的他,有一種強烈的和人交流的欲望,似乎是想要減輕他腦海中錯亂記憶帶來的壓力,或者發泄那場總決賽帶給他的痛苦。

    他開始絮絮叨叨地說起自己的故事來,但究竟是甘國陽的故事,還是后世黨磊的故事,他自己也弄不清了,或者他已經把兩者徹徹底底地混合了起來。

    而坐在旁邊的西裝褲竟然慢慢地被甘國陽的故事所吸引,為此他錯過了第一趟公交車,然后是第二趟,第三趟……

    “然后,我們輸掉了那場比賽,許許多多的人沖到了場地中,但我卻覺得自己走在孤單的曠野上,那種感覺……實在是糟透了。”

    “然后呢?”西裝褲已經進入到了甘國陽的故事中,開始詢問后面的情節。

    “然后,我畢業了,參加了畢業晚會,再然后我就又到了洛杉磯,在這里給你講故事。我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了,謝謝你,真是給你添麻煩了,花費了你這么多時間。”

    “哦,不,我覺得聽你的故事將是我人生中最深刻的記憶之一,你講的…真的很好,太好了。”

    “我要等的車來了,我已經錯過好幾班了,我要走了。”甘國陽看著靠站的公交車,趕忙說道,他現在必須回去了,現在已經是中午了。

    西裝褲看著這個奇怪的大高個,穿著一雙耐克的跑鞋,急匆匆地彎腰低頭上了公交車。

    “嘿,你叫什么名字?”西裝褲突然想起還不知道這個家伙的名字。

    “我叫阿甘!”甘國陽伸出車窗,大聲說道,然后車子開動了。

    1994年,當電影《阿甘正傳》獲得多項奧斯卡大獎時,他的導演說道:“我的靈感來源于一次長長的故事會,就像電影里所演的那樣,那是我人生中最深刻的記憶之一,我聽到了一個人最真誠的故事。對了,還有他的那雙鞋。”

    西裝褲便是當時還只是好萊塢一個小編劇的羅伯特·澤米吉斯——《阿甘正傳》的導演,而甘國陽穿的那雙耐克跑鞋,在日后也被稱為“阿甘鞋”。

    只不過,甘國陽的煩惱并沒有因此而少一些。

    (ps:保羅·皮爾斯其實是在初中的時候才搬到英格爾伍德居住的,這里篡改了一下。)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官网竞博| JBO体育| 官网竞博| JBO官网|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