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十九章 扣籃學徒

第四十九章 扣籃學徒

    甘國陽僅僅用一個進球,一個助攻,一次防守,便贏得了法爾克的青睞。

    在一群大白鵝中挑選出一只美麗的天鵝,或許還需要一定時間,可是在一群雞里面挑出一只白鶴,實在是再簡單不過了。

    甘國陽雖是個黃種人,可是法爾克在甘國陽身上看到了一種獨特的天賦,一種巨星的氣質。

    這讓他有些迫不及待,在比賽還沒有結束的時候就上前大聲說想和甘國陽談談。

    甘國陽卻沒有理會法爾克,和其他的街球手把法爾克看成救世主不同,甘國陽對這個頭發稀少面色沉郁的猶太人沒太多的好感。

    從他的眼睛里,甘國陽似乎能看出其中包含的狡猾、詭計和貪婪。

    所以,甘國陽對著他搖了搖頭,示意比賽還要繼續,便跑回半場防守去了。

    不過,法爾克除了狡猾貪婪外,有幾點卻是和甘國陽別無二致,那就是堅韌、好勝,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這遺傳自他那同樣好勝勤奮的母親。

    于是,他很耐心的待在場邊,看著場上這個6尺10的中鋒,打著控球后衛的位置,戲耍那些街頭雜魚。

    這時候的甘國陽在場上簡直就是魔術師般的存在,他不斷指揮著場上隊友的跑位,并在機會出來后準確的把球傳到。

    如果沒有機會,他也會依靠自己的個人能力創造機會,或者用一兩次傳球來改變場上的進攻局面。

    即便面對著一群實力遠不如他的街頭球員,即便打著自己毫不熟悉的位置,甘國陽臉上的神情還是那樣的專注,仿佛他在打一場關乎系列賽輸贏的關鍵戰役。

    當隊友進球后他會大聲叫好,失誤后會安慰鼓勵,防守中會大聲喝罵。

    所有隊友都在聽他的指揮,所有觀眾也都在關注著他。

    甘國陽用一分鐘成為了場上焦點,用兩分鐘成為了球隊核心,用三分鐘成為了球隊領袖,用五分鐘帶領這個臨時加入的球隊走向勝利。

    這就是球星和普通球員的差別。

    如果法爾克在兩個多月前去觀看加州二級聯賽的話,或許他還不會看到這樣的甘國陽。

    而兩個月過去了,甘國陽除了在肉體上依靠不斷的訓練來提高甚至折磨自己,在態度上也開始轉變自己的觀念。

    過去他總認為應該把精力集中到最艱苦的戰役中,在一些無關緊要的比賽中,或者垃圾時間里,出工不出力,晃晃悠悠地飄著打球。

    現在他卻感覺到,無論面對怎樣的對手,只要是比賽,他就要百分之百的努力,去爭取每一場比賽的勝利。

    他不想再體味失敗的滋味,雖然這在籃球的人生中不可避免。

    但如果每場都拼盡了全力,那他心里也會好受一些。

    法爾克在甘國陽的身上又看到了一個優點:無與倫比的專注度和強烈的好勝心。

    這往往是決定一個球員能否真正在職業聯賽獲得成功的關鍵因素。

    有太多的天才,因為放浪形骸和沒有好勝心,而白白浪費了自己的大好天賦。

    “嗶嗶!”裁判吹響了比賽結束的哨聲。

    這場比賽因為甘國陽的加入而變得毫無懸念,白隊在他們的控衛兼中鋒的帶領下,一路領先,以15分的優勢輕松擊敗了藍隊。

    甘國陽的得分雖然不多,但他這個中鋒客串的控衛卻出色的完成了任務,組織起了球隊的進攻,支撐起了球隊的防守,體現了超越其他人的籃球能力。

    “甘先生,你的表現實在是太精彩了,真是讓人嘆為觀止,我甚至看到了魔術師的影子。”法爾克毫不吝惜自己的溢美之詞,對甘國陽的表現大加贊賞。

    “謝謝,法爾克先生。我只是在享受籃球本身,我覺得這樣的比賽打的很開心。”甘國陽說道,除了勝利之外,他也發現只要全情投入到比賽當中,無論對手和自己的水平差距有多大,都能夠享受到籃球的樂趣。

    場上其他人也是對甘國陽的表現心服口服。

    尤其是白隊的球員,他們第一次感受到,和這樣一個球員一起打球,原來可以這么的舒服。

    斯萊特發現,自己只要在合適的時間出現在合適的地方,球就會到達他的手上,他把手上的籃球扔進籃筐,任務也就結束了。

    這才是真正的高水平籃球,簡單,高效,實用。

    “好了,甘先生,我想我們應該談談,談談您的未來,談談您對籃球的一些想法。”這時候,法爾克的眼里只有甘國陽了,黑人胖大叔早被扔到了一邊,法爾克是不會再理會這個落魄的街頭老球痞了。

    “什么想法?我當然是會念大學,然后打NCAA,如果足夠幸運的話,看看能不能打NBA,就是這樣。我已經拿到了UCLA的OFFER。”在甘國陽的心目中,這應該就是自己的既定路線了,他可不會白白浪費自己的好天賦。

    “哦天吶,UCLA,培養了賈巴爾和比爾·沃頓的地方,那里確實是個好去處。”法爾克的心中有些失落,因為如果甘國陽能夠去UCLA的話,那就說明這家伙絕不是池中之物。

    可這樣也就體現不出他法爾克的價值了。

    “可是,為什么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您,我的意思是我都沒有在報紙雜志上看過關于您的報道。也許可能是因為我長期待在東部,不了解加州的籃球情況。不過以前賈巴爾和沃頓在進UCLA之前,可就是名動全美了。”法爾克繼續說道,在他的語氣中似乎有著一絲絲帶刺的味道。

    “法爾克先生,你看著我的臉龐,看清楚了,一張純正的毫不摻假的中國人面孔。你覺得加州那些媒體會為了這樣一張臉而耗費大塊的版面嗎?不,除非有一天我獲得了NBA總冠軍,否則我不認為他們會看上我。”甘國陽這話雖然明顯夸張了,事實上只要他進了UCLA開始參加比賽,全美的目光就會聚焦到他的身上來。

    但他確實遭受了媒體的不公正待遇,而且在可以遇見的未來,這種不公正會繼續下去,只是因為他是一個黃種人,一個中國人。

    在美國體育界,中國移民的地位連尼日利亞人都不如,現在已經有一個尼日利亞新星在航天城升空。

    法爾克聽到甘國陽的一番話,能夠理解他的心情。

    在60年代,美國的種族運動達到了高潮,種族隔離被取消。

    然而種族歧視遠沒有在美國的社會生活中消失。

    70年代NBA進入了黑暗時代,絕大多數都是黑人的NBA,充斥了毒品、酒色和暴力。

    NBA受到了美國主流社會的排斥,他們把聯盟的墮落歸咎于那些黑人。

    可是,籃球又是一項不折不扣的黑人運動,明星球員中黑人占了絕大多數。

    而現在,他一個黃種人,在籃球界連黑人的地位都不如,怎么會獲得大眾媒體的關注和歡迎。

    “我想,如果你得到一些幫助,或許能夠徹底改變現在的局勢,甚至在未來影響到整個NBA。”法爾克的心中突然有了一個龐大的計劃,雖然僅僅是一個念頭,但他覺得如果能夠一步步完成,這將是一件具有偉大意義的開拓。

    “嘿你好,黃油炸彈,我能和你打一會兒籃球嗎?”

    甘國陽還沒明白法爾克是什么意思,卻聽到耳邊傳來一個粗粗的公鴨嗓說話的聲音。

    甘國陽轉頭一看,看到一個黑人男生站在他的身后,手里捧著一個籃球,眼睛巴巴地看著他。

    “你好,呃,我現在在和人談話,稍微等我一會兒,OK?”甘國陽和男生說道。

    “法爾克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我想現在還不是我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如果需要的話我一定會聯系您,你可以留一個地址或者電話給我。”甘國陽知道,這個法爾克是想為他打造一個經紀團隊,來應付各種事務。

    但先不說甘國陽能不能成為一個球星,普通球員是享受不到這種待遇的,且說甘國陽還要讀大學,他認為自己暫時不需要應付什么亂七八糟的事情,所以委婉地拒絕了法爾克。

    “沒關系甘先生,這是我的名片,有我的公司地址和電話,如果你需要的話可以隨時聯系我,我想會有那么一天的。”

    “謝謝法爾克先生,這個小家伙好像想和我打會兒籃球,我想我應該滿足他一下。”

    “沒問題,一個球星首先要學會如何對待他的球迷,你這樣做很正確。我有事需要走了,這里我是一分鐘也不想再待了,祝你好運甘,有機會再見。”法爾克知道再糾纏下去沒什么意義,埋下的種子總會慢慢開花結果,況且他還有更重要的人和事去處理。

    甘國陽不再去管這個猶太人,轉而面向那個公鴨嗓的男生,這顯然是個剛剛進入青春期的男孩兒。

    “黃油先生,你可以教我扣籃嗎?”男孩兒不知道甘國陽的名字,但他知道“黃油炸彈”這個綽號,就叫黃油先生。

    “叫我甘。今天可不是周末,你難道不上學嗎?”甘國陽看他也就十一二歲的樣子,雖然黑人都早熟,就問道。

    “是的,因為知道今天有球探來,這里會有比賽所以逃課過來了。但我還是希望你能教我扣籃,就像昨天和今天比賽中的那樣,那是我在街球場看過的最優美的扣籃。”

    甘國陽被人夸過投籃準,籃板強,防守好,封蓋好,就是扣籃實在不是他的強項,他也只是把扣籃當作一種得分手段。

    他之所以反復思考北區決賽的那個扣籃,是因為這牽扯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這也是甘國陽一直在猜測的一個想法。

    現在在英格爾伍德,他竟然兩次做出了類似的扣籃,這也進一步肯定了他心中的猜想。

    可這個男生想要甘國陽教他扣籃,真的有點讓甘國陽有些撓頭了。

    “好吧,不過,首先你要會扣籃。”甘國陽望著這個6尺出頭,有些瘦弱的男生。

    十一二歲,還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他能長到6尺,看來以后個子肯定不會矮。

    “沒問題!看著吧。”

    公鴨嗓說著抱起手上的籃球,跑到籃筐附近,離筐子20尺的位置。

    然后,他熟練地運球,抱球,起跳,一個雙手扣籃!

    “哇哦,真是驚人的彈跳。”甘國陽在一旁看了有些驚訝,他知道這個家伙肯定會扣籃,否則也不會過來讓自己教。

    但他的彈跳能力還是讓甘國陽吃了一驚,目測他的起跳高度肯定超過了3英尺。

    3英尺是彈跳的一個坎兒,垂直彈跳在3英尺以上的就屬于彈跳超強者,助跑彈跳的話3英尺則是彈跳出眾的基本線。

    以甘國陽Live65的彈跳天賦,加上來到美國后不斷的努力,助跑彈跳3英尺差不多是他的極限了。

    而這個剛剛發育的小公鴨嗓,就這么輕易地超過了他的彈跳水平,實在讓他有些心理不平衡。

    “好吧,既然這樣,我就來教教你,如何讓你的扣籃看起來更優美更好看吧,你剛才那個扣籃看上去簡直就像在掏鳥窩一樣。”

    甘國陽還是決定,以自己的經驗來給這個有天賦的小家伙傳授一些訣竅。

    …………

    王撫西今天整整一上午的課都沒有好好上。

    雖然已經臨近期末,這將是最后一個學習緊張的學期,十二年級就要開始考慮申請大學的事情了。

    “克里斯?你今天是怎么了?一直都迷迷糊糊的,克里斯?”克里斯是王撫西的英文名,中午放學后,她的好朋友瑪莎問道。

    “嗯?沒…沒什么…我只是…也許最近覺沒有睡好吧。”王撫西顯得有些語無倫次,她的注意力不知道放在哪兒呢。

    “哦~天吶克里斯,你不會是戀愛了吧?快告訴我,英格爾伍德有誰能獲得克里斯女王的青睞?”瑪莎注意到王撫西和平時有些不一樣,平時的她可不像今天這樣。

    王撫西雖然是個中美混血兒,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看都是個大美女,她的性格也更加偏美國化。

    在學校的她一向爭強好勝,無論什么事情都要拿第一,學習要第一,鋼琴比賽要第一,辯論賽要第一,參加長跑比賽也要拿第一。

    她唯一的缺憾,恐怕就是在籃球隊沒法成為球隊的頭號明星吧,這是天賦所決定的。

    正因為她這種倔強好勝的性格,潑辣凌厲的舉止,在英格爾伍德這個黑人為主的學校,既沒人敢欺負她,卻也少有人追求。

    可現在,在她的好友瑪莎的眼中,王撫西從亂世佳人里的斯嘉麗,變成了德伯家的苔絲,以她16歲談過3次戀愛的經歷來看,王撫西肯定是有情況。

    “不要胡說!沒有這回事,我…我只是…我中午要去見一個朋友,他從很遠的地方來…我覺得…嗯…”王撫西此時的腦子顯然亂的很,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嘿,看吶,球場上怎么圍了那么多人?”瑪莎這時候突然說道。

    王撫西一看,果然在不遠處的籃球場上,圍了不少的人。

    現在大中午的,下午還要上課呢,這么多人圍在球場只能說明一件事——有人單挑。

    “克里斯,過去看看吧。”

    “不了,我還有朋友等著我呢。”

    “克里斯~~你看,那兒有個個子好高的家伙,好像是個華人!”

    瑪莎這么一說,王撫西好像被電擊了一下,趕忙仔細看去。

    果然,在場邊站著一個高大的巨人,身上穿著呢絨襯衫,正雙手抱胸一臉認真的看著場內。

    這時,在場地上,并沒有斗牛比賽,而是在進行一場扣籃賽。

    原來甘國陽指導完小公鴨嗓扣籃,想到王撫西大概要放學了,就準備離開去英格爾伍德高中找王撫西。

    逃課的小公鴨嗓在英格爾伍德中學上初中,高中初中部是在一起的,便和甘國陽一起回去。

    結果到了校園里,甘國陽發現籃球場上有人在比賽扣籃,于是就死活拽著小公鴨嗓,讓他上場和對方一起比賽。

    在美國這個籃球國度,一些學生九年級就開始會扣籃了。

    學生自行組織的扣籃比賽總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

    “放松!深呼吸,別他媽受別人的影響!相信我,你可以的,你會是英格爾伍德最棒的扣將!”

    此時,場上其他人都已經結束了自己的表演,雖然他們的扣籃在甘國陽看來實在有些創意匱乏,畢竟1982年還沒有扣籃大賽,很多對扣籃的概念還僅僅停留在“高高跳起,狠狠砸進去“的層次。”

    在和小公鴨嗓的接觸中甘國陽發現,這個家伙的彈跳、柔韌性,腰腹力量都是一流的。除了身體沒長開,骨骼細弱,力量和爆發不足外,各方面都證明這是個扣籃的好苗子。

    甘國陽的扣籃數值雖然只有50,但能夠扣出讓所有人驚嘆的“夢幻扣籃”的甘國陽已經明白,扣籃最重要的還是美感。

    無論跳的多高,力氣多大,動作多花哨,缺乏美感的扣籃都是無法引起觀眾的贊嘆的。

    他的那三次扣籃能有那樣的效果,一是因為那是在比賽進行中,這和純粹表演扣籃帶來的感覺是不同的;二就是甘國陽出眾的腰腹力量造成的滯空感,出色的柔韌性帶來的舒展感,以及超長的臂展和巨大的手掌帶來的掌控感,使得他的扣籃動作充滿了運動之美。

    即便他的彈跳并不是頂級,他的動作并不花哨,這樣的扣籃出現在比賽中,也絕對是攝人心魄的。

    現在,這個小公鴨嗓,雖然只有6尺1,卻有著更好的天賦,在甘國陽的點撥下,似乎開始尋找到扣籃的真諦。

    “上吧!加油!”

    小公鴨嗓同樣站在了離籃筐20尺的位置,開始運球,助跑,抱球,起跳!

    好像一把拉滿的弓箭,小公鴨嗓飛翔在空中,竭力地伸展著他的四肢。

    “呯!”

    空中,弓身瞬間繃開,球被迅猛地扣如籃筐,快的如同離弦利箭。

    一個充滿力量,卻又干脆利落的雙手灌籃。

    “Maybe-the-play-of-this-year……”甘國陽喃喃的說道,他也沒想到,只練了一個上午,這個家伙就能達到這樣的程度。

    之前還像上樹掏鳥蛋呢,現在已經是力劈華山了。

    這是一個扣籃的天才。

    小公鴨嗓早就被激動的人群包圍,在歡呼聲中第一次享受起了偶像的待遇。

    “阿甘?”甘國陽耳邊突然傳來悅耳柔和的聲音。

    “撫西。”甘國陽回頭一看,是王撫西,脫口而出。卻看到,王撫西的臉上又泛起了一點點的紅潮。

    這么叫好像確實太親切了點。

    “那個男生是誰呀?”

    “哦,我新收的徒弟,哈羅德·邁納,一個很會扣籃的小子。”

    哈羅德·邁納,這個英格爾伍德小子,日后被人銘記的唯一理由,便是1993和1995的兩座NBA扣籃大賽冠軍獎杯。  

U赢电竞 JBO竞博| 竞博| 电竞竞博| JBO官网| 竞博JBO|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官网| 竞博电竞| JBO电竞| JBO| 电竞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