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五十二章 四尺賭約

第五十二章 四尺賭約

    奧克蘭,整個大舊金山的一部分。

    在美國,城市都出現了集群效應,也就是城市之間出現了抱團現象。

    一般一個大城市周圍,會形成一個巨大的城市圈或者城市群。

    而在城市群或者城市圈外,西部地區往往是漫無邊際的荒野和廣袤的草場農田;在東部則是大量的工廠、電站和小城鎮。

    在加利福尼亞,有三個城市集群,分別是舊金山、洛杉磯和薩克拉門托。

    奧克蘭作為與舊金山城僅有一灣之隔的衛星城,自然常常被看成舊金山的一部分。

    哪怕金州勇士的主場在奧克蘭,這里也從未被稱作奧克蘭勇士,勇士依然代表著整個大舊金山。

    正因為如此,甘國陽倒是從未想過,奧克蘭的街球和舊金山的街球能有什么樣的區別?

    在昨天聽了張伯倫的話之后,甘國陽沒有再跑到濱海球場去延續“槍炮玫瑰”的統治,而是獨自一人坐著公交車,跨過圣弗朗斯西科海灣,前往對面的奧克蘭,去找尋西海岸最強的街頭籃球手。

    在甘國陽的心目當中,街球應該只是一種游戲而已。

    特別是甘國陽在后世,受到了大量街球視頻耳濡目染,看著那些花哨而不實用的運球,往往是違例和犯規的動作;還有街球手們看上去弱不經風的身體,一切都在證明,街球只是一種華而不實的表演。

    就好像功夫一樣,用來打人的那叫功夫,往往好用不好看,而用來表演用來上電視上電影的則是武術,好看不好用。

    不過,甘國陽到了1980年代的美國后,對街球倒還是有了一些改觀。

    無論最早在濱海球場,還是后來金門公園的“癌癥”隊,以及英格爾伍德的那群雜魚,他們的籃球水平在業余中還是相當不錯的。

    那時候的街球似乎還沒有還是追求過份的華麗與花哨,比賽依然是比賽,依然要靠激烈的對抗和穩健的技術來獲取勝利,而不僅僅只是一場運球表演。

    等到甘國陽進入帕羅奧圖高中籃球隊,開始接受正規的籃球訓練,加上他身上所擁有的天賦開始被開發,那些曾經能和他對抗的街頭好手們,一個個都變成了土雞瓦狗。

    甘國陽自此也不再對街球上心,對他而言上街頭打球只是純粹的娛樂消遣,順便自己給自己設定點難度,訓練一下球技。

    然而,張伯倫卻告訴他,很多巨星在夏季都會去街頭,去籃球公園,和街頭場地上最強的球員一較高下。

    那些球員在巨星面前不僅不是土雞瓦狗,他們甚至能夠和張伯倫、賈巴爾、歐文這樣的巨星分庭抗禮。

    張伯倫自己,以及J博士歐文,就是從小在費城、紐約的街頭打球長大,一步步成長為超級巨星的。

    “每一個巨星在街頭都會有自己命中注定的對手,和他們的位置、打法、身份地位沒有關系,僅僅是命運,這就是街頭籃球。”

    張伯倫的話依然在甘國陽的耳邊回蕩,“命中注定?”

    一個穿越者,不可能不去相信命運,所以甘國陽覺得自己受到了命運的感召,他要去奧克蘭,在街頭找尋他的對手。

    此時,汽車已經行駛在了艾森豪威爾大橋上,從海灣上吹來的風穿過開著的車窗,帶來了一陣陣涼爽。

    “唉,昨天都忘記給撫西寫信了,不知道過幾天她收不到信,會不會著急?”甘國陽現在每天給王撫西寄一封信,這樣哪怕信件會晚到,王撫西也能每天收到信件了。

    想著王撫西那潔白如白瓷般的臉龐,還有上面常常出現的點點紅暈,甘國陽的心不禁微微顫抖了一下。

    “到奧克蘭球館!多少錢?好吧,2美元,去年還他媽的是一塊五,又他媽的漲價了。”

    這時,車子已經過了艾森豪威爾大橋,到了奧克蘭的地界。

    車子停了下來,一些乘客要下車,而一些乘客要上來。

    在上來的人中,甘國陽卻好像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以及熟悉的粗口。

    “嘿~這他媽的是誰啊?這不是帕羅奧圖漁民隊的臭狗屎嗎?”甘國陽看到了對方,對方也看到了甘國陽。

    “你好,被老鷹抓住的小老鼠…拉的老鼠屎。”對方叫他臭狗屎,甘國陽自然也不會客氣。

    這個一上車就開始滿嘴粗話的人,自然是甘國陽的老對手老朋友,天際高中老鷹隊的當家控衛,加里·佩頓。

    兩個老對手“互相寒暄”之后,加里·佩頓一屁股坐在了甘國陽的旁邊空出的位置上。

    “我們的‘陽光蠢蛋’竟然親自駕臨奧克蘭,您這樣的大忙人不忙著泡妞跑到我們這窮鄉僻壤來干什么?”佩頓一坐下就開始張開大嘴喋喋不休。

    “我聽人說,奧克蘭的街球非常厲害,我在舊金山早就玩膩了,想到奧克蘭來找找樂子。”

    “哦天吶,幸好我提前知道了這個消息,這樣我就可以回去給他們通風報信,讓他們把屁股洗洗干凈,等著偉大尊敬的‘陽光蠢蛋臭狗屎’來一個一個的爆。”

    “老鼠屎,我勸你的嘴巴最好收斂點,雖然北區決賽上沒遇到你,但我分分鐘鐘打爆你都沒商量,過去、現在和未來,隨時都可以。”甘國陽聽著佩頓的陰陽怪氣也有些受不了,噴出大話來威脅道。

    佩頓倒是知道面前這個黃皮小子的厲害,無論球技還是垃圾話,都要壓過他一籌。

    “好吧,不過你輸給那個31號竹竿子真是給北加州丟臉,以后還是靠我找回場子吧。當然還有那個約翰遜,有機會我會把他防的屎都沒地方拉。”佩頓也是個記仇的人,約翰遜和他的梁子是結下了,只不過要等到11年后再報仇了。

    “嘿甘,你可別告訴我你真是來奧克蘭打球的,這里和舊金山可不一樣。”

    “不然我是來奧克蘭球館看拳擊的嗎?還是去奧克蘭電影院看ET?我一個朋友說,在加州奧克蘭的街球是最牛掰的,所以我無論如何都要來玩一玩不是么。”

    “你這個朋友還算有點見識,在加利福尼亞,或者在西部地區,就他媽的沒有比奧克蘭更棒的街頭場子!”

    佩頓要知道甘國陽嘴里的“一個朋友”就是張伯倫,肯定嚇得垃圾話都說不出口。

    “不過我勸你,臭狗屎,街頭和體育館可是不一樣的,你能在正式比賽里混得開,在街頭可就不一定了。”

    “呵呵,我還是會讓你明白,到底誰才是屎。”

    公交車在奧克蘭體育館站停下了,在這里出了有金州勇士的主場球館外,周圍還有好些個室外場地。

    過去甘國陽和甘國輝晚上到這里來看比賽的時候,常常能見到有人在燈光下打球。

    “加里,你跑到這兒來也是打球的嗎?”

    “你他媽的又說廢話,不然我是陪著你下車逛街的嗎?”

    到站后,甘國陽和佩頓都下了車,看來佩頓也是要到這里來打球了。

    “你對這兒熟嗎?”甘國陽邊走邊問佩頓。

    “老子從九年級開始就在這里混,基本上普通的雜魚都被我日了一遍,也就一些高手老子鎮不住。我告訴你,再過兩年,這片場子就他媽是我的了。”佩頓張開他的大嘴,又開始叨叨起來。

    對此,甘國陽倒還是相信的。

    以佩頓未來的成就和水平,搞定一個街球場子還不算什么問題。

    “我草,我他媽看到誰了?這個家伙今天竟然來了!”佩頓好像在場子里看到了什么人,滿臉地驚訝。

    “是誰?”甘國陽很好奇。

    “一個壞家伙,跟我走,這家伙他媽的好像又在和人打賭,有好戲看了,跟我走。”

    甘國陽跟著佩頓往中央的一個場地走去,那里有些人站在一起,好像在談論著什么。

    “喂~米切爾!你這家伙他媽的又在干嘛?又再靠打賭掙零花錢嗎?”佩頓在離得不遠的地方對著那幾個人大喊。

    一個穿著白色短褲紅色T恤,身高在6尺左右的黑人聽到佩頓的聲音,轉過了頭看了看。

    甘國陽感覺這個黑人雖然個子不高,但站在那兒和其他人明顯不同,渾身上下都充滿了爆發力。

    穿著運動小短褲的他,露出兩條粗壯有力的大腿,這不禁讓甘國陽想到了羅伯特·卡洛斯。

    “臭嘴,好久不見,我的事你他媽少管,小心我待會兒日爆你。”這個人顯然就是佩頓喊得米切爾了,聽著他的語氣,和佩頓也是老熟人了。

    “哦,好吧好吧,又他媽的是誰不長眼,到這里來和你打賭?這次又要賭什么?”佩頓看著站在米切爾旁邊的人,毫不顧忌的說道。

    “我賭他能不能用胳膊肘碰到籃筐!他能碰到,我就給他100美元,不能碰到,他自然要輸給我100。”這時,一個穿著黑色T恤的強壯黑人說道。

    甘國陽聽了這個人說的話,心里也是一驚。

    用胳膊肘碰到籃筐?

    對于一個6尺左右的人來說,這他媽的需要什么樣的彈跳?

    甘國陽知道,一般6尺左右的人,原地摸高在7尺9左右(2米35)。比如艾佛森,他的身高還不到6尺,但卻有超長的臂展,能夠達到7尺10(2米38)。

    這樣,身高6尺的人,要雙手碰到10尺高的籃筐,需要2尺3(68厘米)的彈跳,這對很多黑人來說根本是小菜一碟。

    但用胳膊肘碰籃筐?胳膊肘立起來,基本上也就比人的頭高一點點。

    這個小個子看上出估計還不到6尺,那加上胳膊肘也就6尺的原地觸碰高度,想要碰到籃筐,他就要有4尺(1米22)的彈跳!

    4尺是什么概念?

    甘國陽這個長臂怪,在長到6尺10以后,原地摸高可以達到9尺4(2米85)。

    如果他能跳4尺高,那就意味著,他可以蹦到13尺4(4米06)的高度。

    這個高度,已經超過了籃板上沿。

    籃板上沿從來都是彈跳的一個傳說,身高臂展和爆發彈跳都缺一不可。

    甘國陽心里想著這些,他知道,以他撐死3尺的彈跳來說,這輩子除了靠蹦床和梯子是別想摸籃板上沿。

    好奇心也一下子被吊了起來,難道在奧克蘭的街頭,真的有這樣的4尺彈跳怪嗎?

    “哇哦,真沒想到剛來就能看好戲。不過我也真的很想看看,米切爾你能不能跳到4尺那么高?”佩頓在一旁也來了勁。

    “等著吧,等我拿到這一百塊錢,請你去來幾發!”

    “別他媽鬧了,我可是正經人;上吧鉤子,讓他們看看你是怎么鉤上籃筐的!”

    其他人似乎也知道這里在打賭,所以圍上來的人越來越多。

    “Hook!come-on!”“Jump!”

    一些人已經開始為這個米切爾大聲的鼓勁,他應該是這里的明星球手,綽號似乎叫“hook(鉤子)。”

    “Hook?這個家伙會用勾手嗎?”甘國陽在心里納悶,他以為hook就是勾手的意思。

    而這時,米切爾已經站到了罰球線附近,像一架戰斗機般準備起飛。

    啟動。

    加速。

    起跳!

    甘國陽望著一躍而起的“鉤子”,腦子里對“飛翔”這個概念似乎有了新的定義。

    如果說他自己在比賽中做出的扣籃能叫飛的話,那也不過是大公雞死命地撲騰翅膀暫時飛上了枝頭。

    而鉤子,就是老鷹。

    沒有依靠腰腹力量,不能伸展開四肢,不是扣籃,只是純粹的跳躍。

    “鉤子”拔地而起。

    這時候,甘國陽才有些明白,為什么這個米切爾綽號是“鉤子”。

    因為他就好像被鉤在了籃筐上,隨時隨地都可以飛上去,在空中肆虐。

    他的頭已經快要碰到籃筐了,他伸出自己的手肘,在筐子上輕輕點了一下,便轉而下落。

    他做到了,用手肘碰到了籃筐。

    在這樣見證奇跡的時刻,街頭的老黑們從來都不會掩飾自己的感情,又好像過節一般沖入場地,擁抱奇跡的創造者。

    好像這一百塊錢有他們的一份一樣。

    “這他媽的太不可思議了。”甘國陽搖著頭說道。

    此時的佩頓也開心地像個撿了蘋果的猴子,聽到甘國陽說道,轉過頭來說:“這就是奧克蘭街頭的水平,他是德米切斯·米切爾,奧克蘭之王!”

    這位奧克蘭之王在贏得這場賭局后,似乎并沒有特別的高興,或許對他來說這種事再平常不過了吧。

    但他撥開人群,卻朝著甘國陽這邊走來。

    這時候,許多人才注意到,這里竟然有個黃皮膚的家伙,而且還是個大個子。

    “嘿,你好,你是甘吧?”米切爾竟然主動上來和甘國陽打招呼,好像還認識他。

    “你好,我是甘,我們以前見過嗎?”甘國陽覺得有些奇怪,自己已經這么有名了嗎?

    “沒有,不過我聽說過你,我們一起來一場斗牛比賽吧。”

    米切爾這話,一下子讓周圍人哄鬧了起來,奧克蘭之王竟然要和這個黃皮小子斗牛。

    甘國陽也是一頭霧水,自己以前可不認識這個米切爾,也不可能有什么梁子結下。

    但甘國陽還是點點頭答應了,和這樣的高手過招不正是自己來這里的目的么。

    “好吧,那呆一會我們就開始吧。哦,對了,忘了告訴你,我是麥克克勞德高中的,那兩場熱身賽我因為有事沒能參加。我是來報仇的。”  

U赢电竞 JBO电竞| 竞博JBO|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电竞|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JBO|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