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五十五章 新的球隊

第五十五章 新的球隊

    (來個土豪和我做盆友吧~~)

    甘國陽在公共陽臺上就那么傻站著,腦海里那偷窺來的艷情畫面卻總也揮之不去。

    作為一個來自傳媒極端發達,思想全面開放時代的人,這種事對甘國陽來說算不得什么無恥之事。

    無所不能的互聯網此時還沒有普及,作為體驗過網絡神奇的甘國陽來說,看點不適合在大庭廣眾看的東西,還是輕而易舉的。

    慢慢的,看多了,自然也就不會少見多怪了。

    可是,甘國陽的思想那是兩世結合,有著超越年齡的閱歷和見識,可他的身體卻是實打實的18歲,正當是血氣方剛的年齡。而且這從門縫里偷窺這檔子事,和用電腦看那感覺也是完全不一樣的啊。

    所以,在陽臺上甘國陽反反復復地深呼吸,想著一些籃球方面學習方面的事情,才終于壓下來腦中再跑去看一看的念頭,同時也把腹下的火熱給冷卻了下來。

    即便如此,甘國陽總覺得耳邊還總能傳來一絲絲若有若無的呻吟,不知是從房里傳來的聲音,還是他自己腦中的幻聽。

    約莫過了10多分鐘,甘國陽看到樓下的人開始慢慢多了起來,都是家長帶著行李電器,送自家孩子來宿舍了。

    就在這時,他宿舍的門開了,那對大半天在宿舍行樂都不關門的人也從宿舍走了出來。

    男的此時穿了一件白色的薄T恤衫,依靠在門上,露出結實的臂膀,胸口也是異常寬闊強壯,遠看去相貌也很英俊,就好像《碼頭工人》里面的馬龍·白蘭度。

    女的則摟著男人的脖子還在卿卿我我,那一頭扎起來的長發此時又放了下來,披散在她身著的紅粉相間的橫條紋長袖衫上。

    甘國陽望著那女發女郎的背影,似乎可以透過衣服看到里面那凹凸的曲線,以及被牛仔褲抱住的雪白臀部。

    兩人又在門前纏綿了一會兒,金發女郎才轉過身和男子道別。

    在女郎經過樓梯口的時候,甘國陽才看清,這是一個典型的美國甜妞,大眼睛,高鼻梁,性感的厚嘴唇。圓圓的面孔帶著一些嬰兒肥,但和她那豐滿圓潤的身材搭配起來,確實充滿了女性的韻味。

    當她在下樓的時候,眼角似乎瞥到了甘國陽,眼神中帶著一絲驚訝,應該是被甘國陽的身高和膚色嚇了一跳。

    甘國陽感覺到,自己好像在一瞬間被這個女人從上到下地打量了一遍,然后她似乎給甘國陽拋了一個小眉眼,就消失在了樓梯口。

    經歷了這場令人心跳的香艷意外,后面的事情就顯得波瀾不驚起來。

    那個在大白天就和女人在宿舍干好事的家伙叫普魯斯·錢莫斯,是阿甘的新舍友,他同樣也是個領體育獎學金的體育生,不過他是游泳運動員。

    兩個人相處起來倒是沒什么障礙,錢莫斯對甘國陽的種族身份一點都不感興趣,他唯一有興趣的就是女人。

    甘國陽剛把東西放下,他就開始拿出像《palyboy》和《private》之類的色情雜志與甘國陽分享。

    甘國陽知道,練體育的一般都身體健壯性欲旺盛,像他在帕羅奧圖維京人的時候,維吉斯和威廉姆斯幾個人平日里最喜歡的就是討論女人的問題,并且拿色情雜志在私下進行交流。

    對甘國陽來說,他不喜歡看這些這些書報雜志,不是他清高,而是這些東西實在是弱爆了,他沒興趣。

    不過兩個大男生在一起,這種方式還真是打破隔膜的最好方法。

    錢莫斯因為是洛杉磯本地人,所以他提前就來到了學校,把宿舍里面的東西都給置辦好了,當然順便還做了些愛做的事情。

    美國的大學新生入學和中國差別其實不大,除了不要軍訓之外,也要到學生顧問那里報道,參加開學典禮,接受社團的邀請等等。

    對這些甘國陽都不是很關心,他最最關心的還是籃球隊的事情。

    具體的課程安排要到下一周才正式開始,而體育運動隊的新人入隊和訓練則在開學的第一天下午,就要提前展開。

    作為一個心理素質強大,在高中賽場算是個明星球員的甘國陽,在獨自前往體育館的路上,心里也不禁有些緊張。

    畢竟這里是UCLA,是美國大學籃球歷史上的巨無霸,一個擁有超級中鋒傳統的名校,一個奪得過七連冠的無敵之師。

    甘國陽想到自己要加入這樣一只球隊,心里既有興奮,但更多的卻還是忐忑。

    和帕羅奧圖高中不同,UCLA大學籃球隊的比賽主場地和訓練場地是分開的,他們有一個專門的訓練館。

    走在UCLA巨大而美麗的校園里,甘國陽望著不遠處的籃球訓練館,感慨自己夏天第一次來到這里的時候壓根沒看出來這是個體育館。

    從外形上看,紅磚粉墻,大三角形房頂,十六格大玻璃窗,弧形孔洞,這個體育館看上去根本就是個大紀念堂。

    反正在甘國陽看來,美國的那些老建筑,怎么看都像教堂或者紀念堂,慢慢地他也習慣了。

    等到他走到體育館旁邊的時候,發現好像就他一個人在附近,難道是自己來得太早了?

    但走到大門前時,他聽到體育館里面傳來了拍打籃球和球鞋摩擦地板的聲音,知道里面可能是有老隊員在打球訓練了。

    甘國陽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聽到這樣熟悉的聲音的,不禁倍感親切。于是深吸一口氣,踏上臺階進了體育館。

    “你好,你好!”

    “傳球,傳球,快快快!不要粘球,給我動起來,動起來!”

    “補防補防,杰克遜,你的速度太慢了!補防要及時!”

    “保護籃板,保護籃板,萊特!注意你的卡位!”

    “你好…你好?”

    甘國陽進了體育館后,就看到一群人正在進行半場半場三對三的對抗訓練,旁邊有一個穿著淡黃色襯衫的黑人在大聲指揮,應該是球隊的主教練。

    甘國陽走到主教練的身后不遠處,說了很多遍“你好”,可是這個教練卻充耳不聞,依舊在大聲指揮球員訓練。

    而場上的球員也沒有人關心場館中來了一個新的大個子,依然打得如火如荼。

    甘國陽這下子就覺得很不爽了,這是開學的第一天,無論如何也是球隊迎接新球員,補充新鮮血液的重要日子,而教練卻還在這里給老隊員練對抗,對新來的球員不聞不問。

    “你好,教練先生,我是Sunny·Gump,今天是來報道的。”甘國陽也不管禮貌不禮貌了,直接走到這個黑人教練的身邊和他說道。

    “走位,兩邊盡量拉開,拉開,內線的速度要快,就是你福斯特!……我知道,稍微等一會兒。”這個黑人教練顯然剛才就知道甘國陽來了,等甘國陽到他旁邊和他說話,他只是眼睛斜了一下,繼續指揮場上的訓練,然后才對甘國陽說讓他等一會兒。

    剛到球隊,甘國陽就碰了一鼻子灰,教練不理不睬,老隊員則專心比賽,那他也只好在場邊的板凳席上坐下來,一邊看學長們打球,一邊等著其他新隊員到來。

    由于老一批的大四球員,包括馬克·伊頓在內都已經畢業,現在的UCLA剩下的只有6名老球員。

    甘國陽看著他們在場上的對抗,發現大學籃球和高中確實不太一樣,即便是三打三的比賽,跑位、空切、卡位也一樣都不少。

    球的轉移速度也相當快,基本沒有人粘球,這和街球又是大大的不同。

    而且,從他們的跑跳能力來看,身體素質都相當不錯,畢竟能進入UCLA這樣的大學籃球隊的,個個在高中時期都是球隊里的明星。

    約莫過了10分鐘,其他的新球員也都到了體育館。

    他們也都受到了和甘國陽一樣的待遇,冷處理,不聞也不問,都被打發到板凳上來做觀眾了。

    除了甘國陽之外,其他還有5個人,這樣加上甘國陽一共六個,和老隊員一起就組成了一支十二人的球隊。

    幾個新人坐在一起,你不認識我我不認識你,卻因為共同的身份和同一年進校而很快融洽起來。

    加上教練又這么不咸不淡的把幾個人晾在一邊,甘國陽都要以為這會不會是UCLA的傳統?把新人晾在一邊,讓他們自己去接觸交流。

    甘國陽在加州高中籃球界也算個名人了,好歹也是帶隊打到二級聯賽總決賽的明星球員,還是個黃種人,所以其他五個人全都認識他。

    可惜甘國陽對另外幾個人是一個都不認識,而且除了奈特的人之外,其他四個都不是二級聯賽的高中畢業。

    “甘,你們能打垮薩克拉門托巨龍真是太他媽了不起了,我們學校和他們比賽的時候,根本就不是對手。”那個奈特所在的高中是薩克拉門托區的。

    “你是說‘閃電’約翰遜在的那個球隊嗎?那家伙確實很了不起,可惜最后他罰球不中,被我絕殺了。”

    “我知道我知道,這都快成為一個傳說了,聽說你在他罰球的時候下了什么咒語,然后他就兩罰不中了!”

    “沒錯,我確實說了點什么,不過這是個秘密,而且下次應該也不會再有效果了。”甘國陽故作神秘地說道,那句“木地板不導電”只是他的靈光一現而已。

    其他人雖然不是二級聯賽高中的球員,卻也都聽說過甘國陽這個球員,幾個人在替補板凳上就嘰嘰喳喳地聊開了。

    “你們就無聊到這樣的地步,難道不知道找個籃球來練習一下嗎?反而像那些長舌婦一樣在這里說個沒完!”

    這時,那個黑人教練的聲音不再是對著場上對抗的老隊員吼,而是轉向了這六個坐在板凳上的新球員。

    六個人立馬閉上了嘴巴,同時從凳子上站了起來,看來場上的訓練已經結束了,教練招呼所有人到球場中央集合。

    十二個人站在場地上,甘國陽發現自己并不再是最高的那個,隊伍中有個球員身著55號球衣的老球員,身高看上去應該達到了7尺,甘國陽只能到他眼睛那兒。

    “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也是籃球隊訓練的第一天。沒有鮮花,沒有掌聲,沒有球迷,沒有拉拉隊,只有你們這些球員。也許你們會想這里是UCLA,籃球隊為什么會這個樣子?為什么沒有人來給我們開一個歡迎會?來給我們介紹一下UCLA的光榮歷史?那我告訴你們,沒有,都沒有。UCLA的歷史都掛在那面墻上。”黑人教練說著,指向了籃筐后面的那面墻壁。

    甘國陽順著他的手望去,看到了掛在墻上的一面藍色大旗,上面繡了UCLA從1964年至1975年九次奪得NCAA冠軍的年份,其中包括一次七連冠。

    “這就是UCLA的歷史,他就在你們的面前。如果你們覺得你們能夠創造歷史,那很抱歉,我想你們來錯地方了,你所能做的只有延續UCLA的輝煌!”教練像一個演說家一般,鼓動著這些新球員的心。

    甘國陽對此卻不以為然,歷史就是用來創造和改變的,作為一個穿越者,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見證過歷史事件的真正轉變,而如今,到了UCLA,他或許可以真正地改變歷史。

    因為UCLA自1975年以來,再也沒有獲得過NCAA的冠軍,他們只在1976年的衛冕季進入了總決賽,但輸掉了衛冕戰。

    而在今年也就是1981-1982賽季的比賽中,他們甚至沒有能夠進入全美48強(當時ncaa全國賽只有48個名額)。

    球隊已經進入到了谷地,現在正是拋掉歷史包袱,大膽開拓創舉,再創輝煌的時候。

    甘國陽心里想著和教練完全不一樣的調調,腦子里還幻想自己帶隊獲得NCAA總冠軍的場景,到那時自己就是UCLA歷史上繼賈巴爾和沃頓后,第三位超級中鋒了!

    “我希望我以后在講話的時候,下面的人都能認真地聽,尤其是你,黃皮小子。我不是在講笑話,所以希望你的臉上不要露出過份開心的神情。”

    這時甘國陽才發現教練已經走到了他的面前,這個長著一張長臉,看上去就好像章魚哥的黑人,抬頭望著甘國陽一臉地嚴肅。

    顯然他在講話的時候看到甘國陽像中了彩票一樣,嘴角上翹兩眼放光,不知道再想些什么好事。

    “對不起,教練,我…”

    “我叫拉里·法瑪爾,我知道你叫甘,帕羅奧圖高中的球員,差一點得到了加州二級聯賽的冠軍。但你記住,在籃球比賽中,差一點就是差很多!”

    法瑪爾教練的話倒是說的沒錯,可是這才第一天就給甘國陽上政治課,實在讓他有些不痛快。

    以前貝爾曼雖然也常常教訓甘國陽,甚至說話更加難聽,但甘國陽能聽出了里面包含了貝爾曼對甘國陽的殷切希望。

    而這個教練說話卻明顯話中帶刺,似乎是要給甘國陽一個下馬威。

    “是的,我明白了!”甘國陽只得板起臉回應這個法瑪爾教練。

    “好了各位,我相信我們不需要做什么自我介紹這套無聊的東西,籃球運動員就應該在球場上去認識自己的朋友和敵人。所以,今天我們就先來打一場新老對抗賽,讓大家來互相認識一下吧!”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体育| JBO体育| JBO| JBO官网|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