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六十章 無敵天勾

第六十章 無敵天勾

    (果然還是要求收藏的呀,再漲漲吧~~~抱歉,今天更新晚了啊。)

    卡里姆·阿卜杜爾·賈巴爾,原名盧克·阿爾辛多;一個出生于紐約布魯克林的7尺2寸巨人。

    自從1969年進入NBA以來,他已經在這個賽場征戰了11個年頭。

    在這11年中,他獲得了三次總冠軍,五個常規賽MVP,一個總決賽MVP,八次入選聯盟第一陣容。

    而且,他的職業生涯不過剛剛過半,在后面還有更多的榮耀等待著他。

    在這11年中,有一件事他始終如一,那就每年休賽季的時候要回到UCLA,在他熟悉的體育館中,在約翰·伍登教練的注視和教導下,日復一日地磨煉自己的球技。

    1971年的夏天,他獲得NBA總冠軍的那個賽季,他帶著總冠軍戒指回到了母校體育館,在這里他遇到了自己的師弟,另一名風格迥異的超級中鋒,比爾·沃頓。

    兩人的相遇如同歌利亞的碰撞,在約翰·伍登的注視下,展開了天神一般的對抗。

    而這種對抗一直延續到了NBA,在1977年的西部決賽上,師弟比爾·沃頓用一個4:0帶走了自己的師兄,并最終捧得布朗杯。

    這或許就是一種薪火傳承,但比爾·沃頓最終受困于傷病,沒能達到更加偉大的成就,倒是賈巴爾始終屹立不倒,并將繼續戰斗下去。

    如今,在1982年的夏天,賈巴爾再次獲得總冠軍,他帶著他的總冠軍戒指又一次來到了老地方,希望在這里能夠遇到像比爾·沃頓一樣優秀的中鋒,來繼承UCLA的優良傳統,復興UCLA王朝。

    自從1975年之后,UCLA再也沒有獲得過總冠軍,自從比爾·沃頓后,UCLA也再沒有出現一個超級中鋒。

    賈巴爾每年來到這里,最后總是失望而歸,那些內線球員在賈巴爾面前連雜魚都算不上,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把他們打爆。

    唯一讓賈巴爾覺得有些希望和天賦的,是去年的大四生馬克·伊頓,這個7尺3的家伙在防守端給了賈巴爾壓力。

    可惜他的進攻實在爛的像一坨屎,而且他的年齡已經很大了,是在加油站做了兩年員工才被帶到了UCLA,基礎相當差。

    其他的球員基本上就入不得賈巴爾的法眼了。

    實力差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賈巴爾在和這一批批UCLA新中鋒的對抗中感受不到一絲拼搏抵抗的狀態。

    或許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有,可是在幾個回合后他們便屈服在這個NBA超級巨星無與倫比的強大進攻和無處不自的防守之下,徹底失去了抵抗意志。

    比如,這兩年UCLA的當家中鋒,格雷。

    在去年賈巴爾來到UCLA的時候,格雷就曾經和賈巴爾在訓練場上一對一地對抗過。

    那年季后賽,賈巴爾第一輪就敗于摩西·馬龍之手,因此他在休賽期瘋狂地磨煉自己,讓自己的水平進一步提升。

    可憐的格雷成為了賈巴爾的練靶稻草人,他好像一個布娃娃一般被賈巴爾肆意蹂躪,打的一點脾氣都沒有。

    今年休賽期,賈巴爾再次來到UCLA,格雷看到賈巴爾那泛著寒光的運動眼鏡,心頭就不禁打了個寒顫,他知道今兒少不了又要被虐了。

    果然,在球隊正式訓練開始前,賈巴爾挑了格雷來和他做一對一對抗練習作為熱身。

    這讓格雷后悔不迭,早知道就不那么早來了,早來半個小時的結果就是又要被這個極其強大,脾氣卻又古怪的老學長反復虐待。

    就在賈巴爾和格雷在場上一對一的時候,甘國陽通過了門口管理員的檢查,沒有帶相機,才進到了體育館中。

    這又是讓甘國陽一陣不爽,在自己的學校體育館訓練還要接受檢查,他好歹也是籃球隊的。

    等他到了館內,才發現其實里面的人還是蠻多的,大多數都是UCLA的學生球迷,進來一睹校史上第一巨星的風采。

    只有記者才被攔在了門外,因為賈巴爾討厭記者。

    “唰!”

    “耶!”場上傳來了球刷筐而入的聲音,緊接著周圍的圍觀球迷一陣喝彩。

    甘國陽看到,在球場上那個高大欣長的身影,戴著一副運動眼鏡,用一個舒展地勾手,在15尺的距離輕松把球送入籃筐,就好像一個普通的上籃一樣。

    在賈巴爾面前,7尺的格雷也顯得小了一號。

    甘國陽在場邊望著這輕松寫意的進球,不禁想象要是自己防守賈巴爾會是怎么樣的結果?

    “估計我也只能眼睜睜看著球被射進籃筐了吧……”甘國陽心里這樣想著。

    此時場上的格雷又一次眼睜睜看著賈巴爾在右側腰位一個假動作接右轉身勾手,球再次空心入筐,連籃網都沒怎么被觸碰。

    “法瑪爾,你這里就沒有更好一點的球員了嗎?我不希望我打球的時候,就好像只有我一個人一樣。”賈巴爾在連進好多球,連一點壓力都沒有感受到后,向著場邊的拉里·法瑪爾抱怨道。

    以前約翰·伍登在賈巴爾回來后,都會到場重新指導自己的得意弟子。

    但今年伍登的身體不是很好,所以賈巴爾親自去拜訪了恩師后,獨自到大學里來訓練,自然就遇到了拉里·法瑪爾。

    法瑪爾對賈巴爾直呼其名感到很不痛快,而且賈巴爾說話也太直白了,直接把格雷當成了空氣。

    不過,賈巴爾的孤僻和古怪也是出了名的,加上他超群的實力,他才不會去管別人的感受。

    “抱歉賈巴爾先生,今年畢業和退出了一批人,但新來的球員里面只有一個中鋒,其他都是后場和大前鋒。”法瑪爾解釋道。今年UCLA球員流失的比較嚴重,直接一半人沒了,所以招的新生比較多。

    “那就讓他來試試吧,雖然我也不抱什么希望。”說著賈巴爾回到場上,拿起籃球,在弧頂附近突然一個超遠距離的勾手,球在劃出一道大大的弧線后,竟然又空心入筐!

    這隨意的一個超遠勾手贏得了全場的喝彩,而甘國陽看到后則咽了一口口水,想著這家伙也太可怕了。

    以前在大西部論壇球館看比賽的時候感覺還不強烈,因為雙方都是職業球員對抗非常激勵。

    現在來到普通的訓練中,面對這些業余的大學球員,賈巴爾隨意露幾手表現出來的實力根本就是壓倒性的。

    “甘,甘!”這時甘國陽竟然聽到了有人叫他,他抬眼四處一望,才發現是法瑪爾在向他招手。

    法瑪爾在賈巴爾讓他換個人來試試后,立馬就想到了甘國陽,雖然他的身高只有6尺10,無論如何這個家伙也是個中鋒。

    況且讓他和賈巴爾較量一下也好,正好可以煞煞這個刺頭的銳氣。

    自從那天打架事件以后,法瑪爾就再也沒讓甘國陽參加過全場對抗訓練。再加上一隊的幾個球員還在他耳邊吹了吹風,把甘國陽在場上說他“壞話”的事捅了出來,法瑪爾自然不會待見甘國陽。

    最重要的是,甘國陽這家伙是個黃種人,一個黃種人在對抗激烈,要速度要力量的籃球賽場能有什么前途?

    所以平時訓練,甘國陽遲到早退法瑪爾也渾不在意,愛理不理,就任他自生自滅去了。

    這種方法,就好像他對待那個修車工馬克·伊頓一樣,聽說他在今年NBA選秀中在第四輪第三位被選到猶他鹽湖城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去了。

    法瑪爾四處掃了一眼,就看到了待在觀眾里面,呆呆地看著賈巴爾勾手的甘國陽,心里又是來了一股子氣,連走到他旁邊去喊他都不愿意,直接對著他大吼并且招手讓他過來。

    甘國陽聽到喊聲,立馬走到法瑪爾那里。

    “甘,你好歹也是打中鋒位置的,上去和前輩較量一下吧,學習一些技巧和經驗。”法瑪爾指了指場上的賈巴爾說道。

    “啊?好…好…”甘國陽乍一聽要讓他去和賈巴爾較量,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么。

    但他很快鎮定了下來,好歹他也是和瑟蒙德、張伯倫這樣的超級巨星打過球的人,還在張伯倫面前進過球呢,再來個賈巴爾也不是什么問題。

    待甘國陽脫了外套換上籃球服,稍作熱身來到場上,直接面對面的和賈巴爾站在一起時,他才發現這種感覺真的和以前不一樣。

    內特·瑟蒙德和維爾特·張伯倫雖然都是名震聯盟的超級中鋒,但現在這個時候的他們都已經退役多年,尤其是大北斗張伯倫,已經退役了將近十年。

    兩個四十多歲的曾經巨星,就好像暮年的雄獅,雄風猶在但實力早已大打折扣。

    況且他們和甘國陽打球的時候,都是帶著前輩指導晚輩的心態,自然有雄氣而無殺氣。

    賈巴爾卻不同,此時的他剛三十出頭,正值職業生涯的巔峰,并且剛剛獲得NBA總冠軍,加上他孤傲冷酷的性格,王者之氣顯露無疑。

    卡里姆·阿卜杜爾·賈巴爾在伊斯蘭教的意譯中就是真主“高貴強大的仆人”。

    甘國陽望著拿球站在弧頂的賈巴爾,心中第一次感到一絲害怕和畏懼,不僅僅來自對方7尺2的身高,更來自他站在那里是睥睨一切的氣勢。

    “你好,原來是你,我聽說過你,一個中國人,甘。”賈巴爾竟然主動上前和甘國陽問好,并且伸出了右手,這讓甘國陽受寵若驚。

    “你好,賈巴爾先生,很榮幸見到您。”賈巴爾的友好態度,讓給點陽光就燦爛的甘國陽再次平靜下來,微笑著和這位巨人握手。

    法瑪爾沒想到賈巴爾竟然對這個刺頭這么友好,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其實賈巴爾對中國人的印象一直很好,因為他曾經是李小龍的徒弟,還和李小龍一起拍過電影,可惜這位華人巨星英年早逝。

    “我們開始吧,希望你能多抵擋一會兒時間。”兩人稍作寒暄,賈巴爾就直入主題,讓甘國陽準備好受虐。

    “沒問題。”甘國陽也不多話,在三秒區內做好了防守準備,在賈巴爾面前噴垃圾話,他還沒這個勇氣。

    當賈巴爾用一個流暢的面筐轉背筐,持球晃肩并內切轉身左手勾手,將穩穩送進籃筐時,甘國陽才知道問題大了去了。

    賈巴爾這一切動作做的毫無障礙,就好像甘國陽不存在一樣。

    甘國陽努力地想要罩住賈巴爾,但發現自己6尺10的身高在賈巴爾面前實在有些矮小。

    賈巴爾看上去不是特別強壯,但作為一個職業球員,常年進行專業力量訓練,甘國陽那點“天賦”加一年的訓練,根本阻擋不了賈巴爾。

    真正打上一個回合,甘國陽才體會到了,什么是NBA水準,什么是超級巨星。

    自己這點水平,都不夠賈巴爾塞牙縫的。

    但甘國陽從來都是越挫越勇,絕不輕易承認失敗,這才打了一個球而已,后面還有機會。

    雙方進行的是街頭常見的單挑方式,進球的一方將一直持有進攻權,直到投籃不進,才攻防轉換。

    在之前的一對一中,格雷從頭到尾都沒有獲得過一次進攻權,只在最開始的時候有一次進攻機會,結果被賈巴爾一巴掌扇了老遠。

    甘國陽在接下來的幾次防守中,似乎并沒有比格雷做的更好,賈巴爾的勾手依然是那樣的無解。

    賈巴爾的身體因為常年做瑜伽,有著驚人的柔韌性和協調性,所以無論面對怎樣的防守壓力,力量并不特別出眾的賈巴爾總能夠依靠腳步和長臂做出勾手動作。

    離籃筐17尺的范圍內,賈巴爾的勾手就好像普通球員的上籃那般輕松寫意。

    在賈巴爾連進5個球之后,周圍的觀眾都覺得有些無聊了,這樣一邊倒的單挑真的沒什么意思。

    賈巴爾卻示意要繼續和甘國陽比試下去,因為在場上真正對決的人和場邊觀眾的感受是不一樣的,他發現這個矮了自己大半個頭的中國小子,雖然單防技術粗糙的很,但他每一球都在進步。

    從一開始的徒勞地想要干擾賈巴爾的勾手,到后面慢慢開始注重身體的對抗,打亂賈巴爾的動作節奏,現在甘國陽已經開始注意控制賈巴爾的下盤,從進攻路線上來抑制賈巴爾的攻擊選擇。

    “很好,我現在已經開始出汗了,再加把勁,也許你就可以防住我了。”賈巴爾一邊運著球一邊說道。

    甘國陽根本沒有精力去聽賈巴爾說話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賈巴爾的身上,集中在了他身上每個部位的每個動作上。

    此時,他想起了自己在大內特燒烤店接受瑟蒙德的特訓時,瑟蒙德和他說過的那段話,他始終牢牢記在心里:

    “一個中鋒,在球場上的每時每刻都要像一個戰士一樣去搏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你沒有抱著去和對手搏斗三個小時的決心,那么無論你擁有多么好的技術,多么優秀的卡位與背身,你都不是一個合格的內線,不是一個真正的中鋒。”

    在以前的比賽中,沒有任何一個中鋒能讓甘國陽全力以赴去對付。

    現在,一個看似不可戰勝的對手就在他的面前,雖然只是一場訓練館里的單挑,但他已帶著必死的決心,要和這尊巨神一較高下!

    賈巴爾這次選擇從右路側身運球逐步切入,如果甘國陽選擇堵路線,那他就左手掩護右手直接一個天勾結束戰斗;如果甘國陽貼身干擾,他就會用一個大跨步直接沖進籃下扣籃。

    但甘國陽沒有只堵路線,也沒有純粹的貼身干擾,他像一個八爪魚一樣上身死死纏住賈巴爾,下盤則猛地卡住位置,腳甚至插在了賈巴爾兩腳之間。

    甘國陽就好像好像兩根長矛,把賈巴爾釘死在了三秒區外!

    嚴格意義上來說,甘國陽這樣的動作是會被吹犯規的,但他雖然纏的緊,動作卻并不大,也沒有推搡,比賽激烈的話,裁判也不一定吹罰。

    賈巴爾豈是那么好對付的,眼看側身切入不行,他立刻交換了運球手,同時一個瀟灑的外轉身,直接翻身跳投!

    賈巴爾可不僅僅只會勾手,后仰跳投一樣是他的絕技。

    甘國陽卻也沒有絲毫放棄,哪怕一個7尺2,臂展7尺5(2米26)的巨人后仰跳投,他也努力地跳起來封蓋。

    甘國陽的身高雖然不足,可是他的臂展卻更加驚人,達到了7尺6(2米28),在6尺10身高的球員中幾乎達到了一個極限。

    賈巴爾感覺到有一直巨大的手掌在朝著自己扇來,因此在投籃的時候明顯倉促了一些,結果球在籃筐中刷了一圈,還是蹦了出來。

    甘國陽費勁千辛萬苦,終于防住了一個球!

    “呼~呼~呼~”甘國陽重重喘了幾口氣,甚至沒來及慶祝一下。

    看來和職業球員比賽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強度完全不是其他人能相提并論的。

    “你做的很棒,基本上封堵了各種可能,不過如果再來一次的話,我有把握把球投進。”賈巴爾顯然也是個好勝的家伙。

    “不過,現在可是輪到我進攻了。”甘國陽笑著說道。

    就這樣,兩個人似乎找到了感覺,也不管法瑪爾是不是要有其他訓練內容,就在半場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攻防大戰。

    直到周圍的觀眾看的都覺得沒意思開始走人,兩個人還是樂此不疲地切磋著球技,雖然甘國陽被虐的次數遠多于進球數。

    一直到天色漸晚,球迷早已走了個精光,法瑪爾和其他球員也在另外的半場完成訓練,甘國陽和賈巴爾才意識到,這場單挑是時候結束了。

    此時他兩人早已被汗水浸的渾身濕透,甘國陽的衣服上甚至起了一層鹽霜。

    “很久沒有在UCLA打球打的這么痛快了,加油啊,甘,今天你還是輸的很慘。”

    “我也是,感覺痛快極了!希望以后每天都能和您一起打球。不知道那些記者還在不在外面。”

    “呵呵,我最討厭那些家伙了,他們就好像蟑螂一樣無處不在死也死不完。”這時候兩人已經有說有笑了。

    賈巴爾望著甘國陽淋漓的大汗,和自己濕透的球衣,不禁想起了曾經的一個老對手,那個總在比賽中汗出如漿,同時也讓自己汗如雨下的堅韌中鋒。

    在甘國陽的身上,賈巴爾看到了他的影子。

    內特·瑟蒙德。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JBO|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JBO竞博|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