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六十三章 一年以后

第六十三章 一年以后

    “伊塞亞·托馬斯突破!球進了,雙方再次打平!”

    “現在要看掘金隊,掘金隊,只有看范德維奇和英格麗什的了。我覺得其他人都沒有力氣了。英格利什,運球,依靠一個擋拆,跳投,球又進了!掘金隊又領先了!”

    “回到活塞這邊,好吧,我們看看還有誰能夠擠出最后一點力氣,我覺得他們都已經步履蹣跚了。還有誰,還有誰,哦,是朗德,又是朗德,他一個中投命中!天吶,比分又被扳平了,這到底是第幾次平分了?這場比賽的打平次數就像張伯倫相好的女人一樣,多的數都數不清。”

    “掘金隊叫了暫停,我的上帝,這比分高的實在太可怕了;這些家伙到底會不會防守?這些家伙簡直就是在進行一場投籃演練,我覺得以后丹佛所有的球迷在看過這場比賽后投籃水平都會提升一個檔次。”

    “好的,比賽繼續進行。掘金在邊線發球,范德維奇接球,他幾乎沒有受到來自活塞的任何干擾,就是在這種防守下,他得到了51分,51分!1960年的一場比賽一個球隊也不過就得到51分。他在45度,標志性范德維奇步加后撤投籃~~球沒有進!在比賽的最后時刻,范德維奇終于迷失了方向,他被自己的步子給晃暈了,將機會交到了活塞隊的手上。”

    “托馬斯,托馬斯在運球,他的運球,就像球黏在了手上了,突破!急停跳投!球進了!球進了!活塞又一次領先了!時間不多了,掘金已經沒有暫停,他們要直接發球!沒時間了!哦,英格利什的孤注一擲……沒進!抱歉你不是杰里·維斯特。”

    “比賽結束,一切都結束了,比分定格在了184:186!天吶,184:186,合計370分。三個加時,370分,掘金和活塞創造了歷史,雖然我覺得這不是什么特別光彩的記錄,但這也是一項記錄。在這場比賽里,兩隊奉獻了一場精彩的,無與倫比的‘不設防的戰爭’,370分?哦不得不一再重復……”

    “哦,甘,為什么要把電視關了?這真他媽是一場神奇的比賽,我好久沒有看到這樣爽快的比賽了。”

    “如果這也能稱為NBA的比賽的話,那我覺得NBA離完蛋也不遠了,這樣的比賽換我上場也能拿40分。但對手絕對不會拿到超過100分。”甘國陽手中拿著一只火腿腸,一邊嚼一邊說道。

    “沒錯,甘,如果你去NBA的話,我覺得你每場比賽至少能拿到3個蓋帽,還有15個籃板球,外加女球迷的20次尖叫和對方球迷的30聲‘fuck’,這樣你就得到三雙了!”

    “Fuck!威廉姆斯,如果你的投籃水平能和你說俏皮話的水平一樣不斷進步的話,我想我就要把球隊得分王的寶座讓給你了。”

    “不,阿甘,繞了我吧,如果我能和你拿一樣的分的話,我想我大概可以在選秀中的第五輪被選中。第五輪,還不錯,我想最好能到紐約,和伯納德·金一起打球,并且體驗一下紐約的美好生活;或者就到洛杉磯來,和魔術師一起,我想和他一起打球我大概每場能得到10分…哦不,8分,8分我就很滿足了……”

    “甘?怎么了?回到洛杉磯,有什么感覺嗎?”

    此時,甘國陽站在旅館房間的窗戶旁,望著窗外依舊燈火輝煌的洛杉磯,似乎又回到了那個讓他熱血澎湃的夜晚。

    在那個激情的夜晚之后,他就離開了洛杉磯,離開了這座有太多太多人在這里尋夢的天使之城,甘國陽沒有想到,自己再回到這里竟然是在一年以后。

    在回到舊金山,給大衛·法爾克打了電話以后,他得到令他振奮異常的消息,那就是他的高中教練鮑比·貝爾曼,因為在高中聯賽中出色的執教表現,被華盛頓州的岡扎加大學邀請,成為了一名大學教練。

    岡扎加大學位于斯波坎市,是一個擁有五千多名學生的中型大學,在學術上享有很不錯的地位,尤其是她的法律系。

    不過岡扎加大學的籃球在美國大學籃球界實在是不值一提,在NCAA的歷史上,岡扎加斗牛犬隊幾乎從未引起人們的注意。

    學校所在的聯盟也是名不見經傳的西海岸運動聯盟,是一個從未出過強隊的小聯盟。

    在1983年之前,這個聯盟里沒有任何一直球隊獲得過NCAA冠軍,甚至連Final-four都沒有進入過。

    不過,歷史因為甘國陽的到來而產生了改變,他的到來貝爾曼的才華得以展示,貝爾曼也因此實現自己的理想,去指教一支大學球隊。

    貝爾曼的入主,給岡扎加籃球隊的未來注入了無限可能,因為貝爾曼接到了一個電話,一個叫大衛·法爾克的球探打來的電話。

    當他在電話中得知,自己的得意弟子已經離開了UCLA,想要找一個合適的學校時,貝爾曼激動地幾乎難以自己,他的手都快要拿不住電話聽筒。

    甘國陽是貝爾曼教練生涯中遇到過的最有天賦,前途最為光明的球員,雖然這是一個中國人。

    也正因為如此,貝爾曼不想耽誤甘國陽的前途,他覺得甘國陽應該去往一個更大更廣闊的舞臺,所以他沒有告訴甘國陽自己將會成為岡扎加大學的教練。

    但貝爾曼對甘國陽也有著深深地遺憾,因為他沒有能帶領維京人獲得二級聯賽的冠軍,他知道甘國陽為此沉郁了一個夏天,而他又何嘗不是如此。

    如果他有機會重新執教甘國陽,可以圍繞他再來組建一支冠軍隊伍的時候,他怎么能夠不心動?怎么會不激動?

    貝爾曼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法爾克的要求,并立馬開始和校方疏通,為甘國陽的轉學做好手續上的準備。

    當他在斯波坎市見到和錢慧一起來的甘國陽時,忍不住沖上前給了這個高個子一個大大的擁抱。

    這個擁抱讓甘國陽體會到無比的溫暖,這是他在UCLA的三個月從未感受過的。

    沒有任何的語言,沒有任何的寒暄,甘國陽確信,貝爾曼才是真正能夠發掘自己這匹千里馬的伯樂。

    后面的一切都異常順利,錢慧將一切法律上的手續內容統統辦妥搞定,將甘國陽的學籍轉到了岡扎加大學,在這個美麗的大學,甘國陽開始了自己新的大學生活。

    別的不說,最起碼他再也不用跋山涉水地去體育館訓練了,因為他的宿舍就在體育館旁邊。

    進入籃球隊后,還有一個驚喜在等著他,那就是他高中的隊友,得分后衛米卡里·威廉姆斯,竟然也跟隨貝爾曼,到了岡扎加大學。

    因為威廉姆斯在高中聯賽上不錯的發揮,同樣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拿到了大學籃球獎學金。

    但緊接著,就是一個晴天霹靂襲來。

    剛剛來到岡扎加大學的甘國陽,以十二分的熱情投入到了球隊的訓練之中,并在訓練里展現出了高人一等的籃球技術和超高的籃球智商,使得貝爾曼不得不再次在對抗訓練中把他摁在板凳上。

    就在甘國陽信心百倍,準好參加今年的西海岸運動聯盟的籃球聯賽,為球隊進入NCAA全國錦標賽而拼搏的時候,貝爾曼卻告訴他,轉校生第一年不能參加正式比賽。

    甘國陽壓根沒想到,美國大學比賽還有這樣的規矩,但一想美國籃球聯賽中各種復雜的賽制規則,他心中也稍稍平衡了一些。

    這樣就意味著,甘國陽想要參加正式比賽,就得等到1983年了,需要整整一年的時間。

    在這之前,甘國陽只能代表岡扎加大學打一些熱身賽,所以在這一年的時間里,甘國陽在各種熱身賽中把華盛頓州各個大學的球隊統統蹂躪了一遍,為一年后的正式比賽做準備。

    1983年的夏天終于過去,在這個六月,擁有了摩西·馬龍的費城76人以狂風掃落葉之勢席卷聯盟,在馬龍“Fo,Fo,Fo”的口號中,季后賽僅輸一場,并在總決賽中橫掃仇敵洛杉磯湖人,報了上賽季的一箭之仇。

    在近7年的第4次總決賽中,76人終于贏得了一座總冠軍獎杯。

    而76人的風暴已經過去,在又一個秋天里,王撫西選擇了前往斯波坎,選擇了甘國陽所在的岡扎加大學,成為一名運動醫學的本科生。

    一年的多的兩地分隔,不僅沒有沖淡兩人的感情,卻因為從不相斷的信件和電話而越來越濃蜜。

    1983年12月13日,NCAA各聯盟的比賽早已開始,在打完本聯盟的幾輪例行賽后,岡扎加斗牛犬隊來到了西南海岸,將要在這里,和強大的太平洋十校聯盟球隊展開邀請賽。

    NCAA比賽同樣因為美國的幅員遼闊,而大學生除了比賽外還有學業任務,外加學校經費不允許,所以分成了大大小小四個級別近百個聯盟組成。其構成的復雜又是讓甘國陽一陣頭暈目眩。

    其中一級聯盟的球隊可以參加全國NCAA的比賽,幸好,西海岸運動聯盟就在這二十多個聯盟之列——21世紀這個數字擴張到了32個。

    每個聯盟會有自己的例行賽和錦標賽,錦標賽的冠軍將直接獲得參加NCAA全國賽的資格。

    但1983年,NCAA全國賽的名額已經達到了48個,所以除了各個聯盟的冠軍外,其他參賽球隊將由委員會挑選。

    挑選的標準便是球隊的名氣、實力與表現。

    而體現一個聯盟非冠軍球隊實力的最佳參考,就是它和其它聯盟球隊比賽的結果。

    所以,跨聯盟的比賽也是全美大學生籃球賽必不可少的內容。

    岡扎加大學所要面對的太平洋十校聯盟,便是全美最強大的聯盟之一。

    這十所大學中,UCLA自不必談,其他的諸如亞利桑那大學,俄勒岡大學,俄勒岡州立大學,南加州大學都是NCAA的常客,其中俄勒岡曾在遙遠的1939年奪得過NCAA的總冠軍。

    而且,十大聯盟的學校離岡扎加大學并不太遠,都在西海岸,所以到這里來進行一次邀請賽是再好不過。

    和高中時候的比賽不同,NCAA各個聯盟都是先開始進行邀請賽,既積累戰績也磨煉隊伍,然后再開始聯盟內部的例行賽,爭奪聯盟冠軍和NCAA全國賽的資格。

    所以,甘國陽跟隨球隊,來到了洛杉磯,在這里,他們要面對的第一個對手,就是UCLA。

    在旅館的房間中,甘國陽和威廉姆斯一起看了活塞和掘金這場創造NBA歷史全場得分記錄的三加時大戰,做了一回歷史的見證者。

    甘國陽此時依然望著窗外,透過那倒映出自己印象的玻璃,望著外面的夜景,他收回了自己的思緒。

    一年多的時間就這樣匆匆而過,在UCLA經歷的一切還歷歷在目。

    明天,將是他重新回到UCLA的日子,他并不痛恨UCLA,相反他對這所傳奇的學校依然保有一種向往和崇敬。

    但他厭惡那些曾經忽視他,輕視他,不尊重他的人;他也同樣想念三個月中遇到的一些很不錯的朋友和同學,比如錢莫斯。

    當然,還有同在洛杉磯的甘國輝和陳星,明天的比賽他們已經說好一定會去現場看。

    “可惜,撫西不能來。”甘國陽嘆了口氣,他現在已經習慣王撫西在場邊靜靜地看他的比賽,無論好與壞,她始終都在那里。

    “咚咚咚……”就在甘國陽想東想西,房間里的兩人陷入沉默時,一陣敲門聲傳來。

    甘國陽走過去開門,一看,是自己的隊友。

    “你好,約翰,你怎么來了。”甘國陽說道。

    “我想來和你商量一下明天比賽的事情,我知道,你曾經在UCLA待過…哦當然,我不是想揭開些什么,我們都知道你在那里有一段不好的回憶,但我想這些或許能幫助我們,為明天的比賽做一些準備。”進來的人個子不高,是個白人,不過他看上去一點都不像運動員,說話的方式也不像,他更像一個球隊經理或者領隊。

    “沒關系約翰,我知道你不是惡意的。呃…說實話我真的不覺得UCLA這個球隊有什么可畏懼的,我是說現在的他們,曾經他們非常輝煌,可現在根據我的了解,他們和過去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兒。”

    “但我們還是應該謹慎一些好,他們在去年的比賽里成績還是不錯的。”

    “好吧好吧約翰,我知道你就是這個樣子,那我們還是來討論一下明白該怎么對付這頭大棕熊。”UCLA的隊名就是棕熊隊。

    于是甘國陽便開始和這位看起來嚴肅認真的隊友討論起明白的比賽來,這在別的球隊根本就是教練應該干的事情。

    但這兩個同樣擁有不凡籃球智商的人,總能夠在賽前的討論中總結整理出一套應對方法,常常讓貝爾曼的準備工作變成重復性工作。

    現在,甘國陽終于覺得,在球隊中不再只有他一個支柱,有人可以為他分擔壓力了。

    那個人,就是約翰·斯托克頓。

    (歷史上,岡扎加大學并沒有在1983年和UCLA打邀請賽,純粹劇情需要)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