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七十一章 Rock-Baby

第七十一章 Rock-Baby

    甘國陽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痛快的扣籃了。

    和很多年輕的球員不太一樣,甘國陽是一個扣籃頻率比較低的球員,當然這不代表他是一個缺乏激情的球員。

    相反,大多數喜歡看甘國陽打球的球迷,包括他的親友、王撫西、貝爾曼,往往都會被甘國陽在球場上的激情四溢所感染和打動。

    甘國陽的激情體現在防守中的無處不在,體現在他進攻時的連續爆發性得分,體現在他及時的Answer-ball。

    還有他夸張的肢體動作和對隊友的言語鼓勵,總是能讓看他比賽的人很快就被這個獨特的黃皮膚球員吸引。

    但他就是不太常用籃球場上最最激情,最最震撼的得分方式——扣籃。

    自從甘國陽通過瘋狂的練習扣籃發現了關于天賦的第二個秘密,他就開始慎用他的扣籃。

    因為他知道,扣籃這個東西,扣多了自然也就膩了,尤其是他這種扣籃花樣很少的球員,只有在比賽中,在正確的時間全力一扣,才能最大程度發揮這項激情四射的得分方式的能量。

    這就是甘國陽和其他愣頭青大學生不一樣的地方,他的靈魂中有兩段記憶,他知道思考自己的天賦,他也知道把后世學到的經驗和知識運用到籃球比賽和當下的生活中。

    所以,當甘國陽用這樣一個隔人扣籃,將藍鴉隊的籃下殺得人仰馬翻的時候,他明白,自己扣籃的目的達到了。

    對于有些喜歡扣籃的球員而言,扣籃除了好看過癮,也不過就是兩分而已;而對于甘國陽來說,這不僅僅是兩分,也不僅僅是一次表演,而是能夠讓球隊轉勢的一種方式。

    雖然甘國陽對于比賽的“勢”還只是隱隱約約的有些感覺,但他能感受到,場上就有那么一種“勢”,當球隊“得勢”的時候,怎么投怎么有,各種戰術都能打開,往往能打出一波高潮。

    而當球隊“失勢”的時候,喝涼水也能塞牙;空位投籃不進,簡單上籃不進,失誤頻頻,輪轉不暢,種種問題就像傳染病一樣傳遍每一個球員。

    拿現在的斗牛犬隊來說,他們就是處在失勢的狀態,幸好對手藍鴉也好不到哪兒去。雙方是破錘敲爛鼓,怎么著都不響。

    對場上的“勢”已經慢慢摸出些門道的甘國陽知道,這個時候就是要用一個振奮人心的得分來穩住軍心,然后吹響反擊的號角。

    外加他今天的手感也被很一般,面對并不算特別好的機會,甘國陽拼盡全力在本杰明的頭上來了個“Dunk-in-you-face”(扣你一臉)。

    這一球不但讓斗牛犬的板凳席瞬間沸騰,甚至連藍鴉主場的球迷都開始為甘國陽叫好,他們沒想到這個黃皮膚的中鋒竟然能有如此精彩的表演。

    “看到了嗎,斯特拉瑟先生,這個家伙就是有這樣的魔力,雖然他看上去跳的并不算太高,扣籃的動作也很簡單,可他就是這么激動人心。當我第一次在英格爾伍德的街頭看他扣籃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個中國人絕不是一個普通球員。”法爾克像個推銷員一樣推銷著場上正在罰球的甘國陽。

    “哦,我想我還要再看一看,你知道,這樣的風險實在是非常的大。把投資放在一個從沒有被證明成功過的球員類型上,我覺得這比投資北卡萊羅納那個小伙子還要讓人不安。”之前還站起來為甘國陽鼓掌,并說他是“能改變一切”的人,又坐了下來。

    顯然,他正在做一個艱難的決策,一個關系到一個集團生死存亡的決策。

    “你說的沒錯,但投資就是這樣,越是無人知曉的領域,成功后的回報就會越大,因為競爭的對手都不敢下手。而對于你們公司來說,已經到了必須冒一定風險的時候了。”這時,另外一位看上去是陪同法爾克和這個斯特拉瑟先生的人說道。

    這個人說的話似乎很有說服力,聽完后斯特拉瑟點了點頭,繼續盯著球場上的比賽,卻是陷入了沉思。

    法爾克倒是不說話了,他知道現在最重要的不是他的說辭,而是甘國陽在場上的表現,只有甘國陽的表現才能打動他身旁的這位經理人。

    他恨不得甘國陽立馬再來一次扣籃,最好能夠籃板都給扣碎了,這樣肯定就沒有問題了。

    而甘國陽在罰球成功后,則把精力投入到了防守當中,光用扣籃提升士氣轉勢還不夠,必須要能夠在防守中遏制對手,然后打快速反擊,才能將勢頭徹底燒起來。

    開場的斗牛犬采用了最保守的人盯人防守,但貝爾曼給甘國陽布置了任務,那就是輕易不離開三秒區,對方的內線要是會出去中投就隨他投。

    甘國陽謹遵貝爾曼的囑咐,一面照顧著本杰明,一面提防對方外線球員的小動作。

    而剛剛被甘國陽顏扣的本杰明可是憋了一肚子的氣,回到進攻端是著急上火地想要還對方一個,于是開始死命在右側低位要位。

    這次甘國陽沒有采用繞前阻止本杰明要球,而是在背后頂住00號,看來甘國陽也是準備堂堂正正和他來打一個,讓對手也死的安心。

    當本杰明終于帶低位接到球的時候,場上的觀眾都開始沸騰起來,開始大喊“Come-on”!示意回敬甘國陽一個。

    其他球員也都遠遠拉開,讓這兩個內線巨獸進行騎士間的對決。

    可惜,本杰明運了兩下球,用力往內頂了頂,發現頂不動,準備用他的體形一個轉身碾進去的時候,身后的甘國陽用他的長臂抓住機會一掏,把本杰明保護的不夠好的球直接捅掉。

    球掉在地上后,甘國陽又仗著臂展優勢,在兩人同時倒地爭搶的情況下,手一摟把球搗向了沖上前來的斯托克頓。

    斗牛犬隊發動反擊!

    在這點上不得不說甘國陽存在的一個BUG,身材相對瘦小靈活,但力量卻比高大壯碩的本杰明還要強。

    所以他能夠在頂住本杰明的同時騰出手來把球斷掉。

    而搶斷成功后,甘國陽立刻起身直奔前場,參與快攻。

    斯托克頓率先一個一傳把球扔向前場,傳到了得分后衛馬修斯的手中。

    但馬修斯在前場面對兩名回防球員的包夾沒喲機會,他立刻把球傳給了從右后方插上的甘國陽。

    甘國陽身旁只有對方的一個小前鋒在跟防,本杰明早就被遠遠地甩在了后面。

    甘國陽再次單手接球,對手想要搶斷。

    甘國陽順勢把球夾在了小臂和手腕之間。

    籃球和甘國陽的手臂融為了一體!

    他就像沒有拿球一樣揮舞著雙臂跑動!

    一下、兩下、起跳!

    此時被甩動到了后方的右臂從下往上一個大回環,隨著起跳的甘國陽將球帶到了最高點!

    對方的小前鋒已經放棄了干擾!

    “呯!”

    一個勢如閃電的掄臂扣籃!

    Rock-The-Baby!

    Rock-The-Baby!

    Rock-The-Baby!

    如果現場有解說的話,他一定會像瘋了一樣吼出這一個詞組,因為現場的觀眾已經瘋了。

    此時藍鴉隊的球員已經不知道這到底是誰的主場了。

    因為幾乎所有的球迷都在歡呼,為這支遠道而來從未見過的黃皮膚球員歡呼。

    如果換成其它奧馬哈同賽區的球隊,不論他們的球員有什么樣精彩的表演,球迷都不會有任何反應的。

    但岡扎加斗牛犬不同,這支來自西北海岸的球隊與其說是對手不如說是客人,這場比賽也更像是一場熱身賽。

    最最重要的是,這個扣籃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這他媽簡直就是J博士重現,在一個6尺10的中國人身上!

    這家伙又不是拉里·南斯!

    比賽一下子沒法進行下去了,因為連藍鴉隊的球員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怎么打?

    現場球迷都倒戈了,全為對方的進球歡呼,而且這種瘋狂的勁頭好像他們拿到了NCAA總冠軍一樣。

    威利斯·里德在場邊也是直搖頭,只得叫了一個暫停,讓自己的球員和現場的球迷都冷靜冷靜。

    其實不僅藍鴉需要冷靜,斗牛犬也瘋了。

    當甘國陽扣進這個籃的時候,所有球員第一件想做的時候不是回防,而是要把甘國陽撲倒,來發泄這個扣籃給他們帶來的激動。

    “好吧,好吧,我們都冷靜一下,好吧,冷靜一下,不要再去想那個扣籃了。冷靜,冷靜。”貝爾曼在場邊不斷地用“Clam-down”來安撫球員,但顯然他自己都有些激動,這樣的扣籃能有人不激動嗎?

    有,只有甘國陽,他的腦子有些懵,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扣進這樣的扣籃。

    在后世他確實看過這種扣籃,是J博士在1983年也就是今年的總決賽中施展的那個驚世駭俗的搶斷快攻扣籃,用他驚人的協調性和優美的步伐,上演了扣籃史上不可逾越地一次經典表演。

    電視臺的解說員用“Rock-The-Baby”(搖晃嬰兒)來形容這個美妙絕倫的扣籃。

    這樣的扣籃最需要的不是彈跳和力量,而是極其出眾的協調性、極好的步點和極大的手掌。

    一般的人在比賽中如果做這種動作,不是走步就是球丟了,所以在NBA的歷史上這樣的扣籃只此一例。

    而現在,甘國陽卻在一場不知名的邀請賽上,在大農場奧馬哈,為現場的所有觀眾奉獻了這樣一個經典的“Rock-the-Baby”,球迷怎么能不瘋狂?怎么能不倒戈?

    “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斯特拉瑟先生,您還在猶豫什么?你對我的話還有懷疑嗎?看看他的表現吧,看看觀眾們的反應吧。哦天吶,我覺得我都快瘋了。”法爾克自己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和旁邊的斯特拉瑟說道。

    “是的是的,太…太…哦,我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了…”斯特拉瑟也有些語無倫次了,他也被甘國陽的表現征服了。

    “哈哈,看來我把這支球隊請到奧馬哈來是一個正確的決定,我也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個獨特的東西,一個投資者會注意到的東西。”一旁的第三人笑著說道,他倒是顯得很冷靜。

    “您的眼光總是那么獨到,巴菲特先生。”法爾克聽到這個人的話,立刻恭維道。

    這個人就是美國的股神,巴菲特。

    另一個名叫斯特拉瑟的則是耐克公司的總裁,羅伯特·斯特拉瑟。

    岡扎加斗牛犬之所以會奔赴千里跑到奧馬哈來打比賽就是出于巴菲特的安排,以及法爾克的牽線搭橋。

    而他們組織這場比賽的目的,卻是另一個人羅伯特·斯特拉瑟和他的公司耐克。

    其實八十年代的耐克可謂危機重重,在美國國內一方面受到當時老大匡威的打壓,另一方面則受到了銳步的擠兌,在海外還有阿迪達斯這個強敵。

    為了能夠找到公司發展壯大的途徑,耐克必須另辟蹊徑,在各個方面都尋找新的路子。

    其中一個重要的工作就是為球隊的產品尋找新的代言人。

    事實上,當時的耐克雖然手上有120多名NBA球員,可是NBA中有著名的巨星諸如魔術師約翰遜,大鳥伯德,J博士歐文的球鞋都是匡威,美國的籃球鞋市場也被匡威壟斷。

    但耐克卻意識到籃球鞋的開發還遠沒有到窮盡的地步,還有巨大的潛力可以挖掘,這種情況下他們首先要找到合適的品牌代言人。

    這時,大衛·法爾克進入了他們的眼界中。

    這位在近幾年的經紀人界大放異彩的新勢力,剛剛在今年幫助狀元秀詹姆斯·沃西取得了匡威的球鞋合同。

    現在,耐克看中了他手上另外一位優秀的新人,耐克相信如果簽下他,以作為品牌代言人一定可以走出低谷,創造球鞋的奇跡。

    可是,大衛·法爾克卻希望耐克能同時簽下兩個人,其中一個是一位非常獨特但出色的中鋒。

    耐克總裁斯特拉瑟當然不能聽這個猶太人的空口白牙,他必須要親自考察這兩名球員。

    對于第一個球員,那個北卡的23號,早已聞名全美的得分后衛,他是沒有什么疑慮,稍作了解就基本拍板,就等著這小子進NBA了。

    而另一個人,聽法爾克說,卻是個中國小子!而且他還因為轉學耽誤了一年的比賽,今年才剛剛開始參加正式比賽,在加州算小有名氣,在全美則是籍籍無名了。

    因此,他必須要到現場去看一看這個中國小子的比賽。

    正好,當時巴菲特這個大風險投資家看中了耐克這個池中之魚,認為日后將會化龍。便在他的老家奧馬哈,安排了一場邀請賽,費用由他掏包。

    這樣便有了這場在甘國陽看來莫名其妙的比賽,但他不知道,開場僅僅7分鐘,他已經通過了那場他不知道的測試,成為改變許許多多實物命運的關鍵人物。

    歷史依然在他的軌道里前行著,只是推動他前進的動力開始有些不一樣了。  

U赢电竞 竞博lol| 官网竞博| 竞博| 竞博| 竞博| JBO电竞| JBO官网|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竞博体育|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