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七十三章 歷史進程

第七十三章 歷史進程

    (今天可能只有一更啦,而且還晚了。真是抱歉,最近都比較忙。而且NCAA全國賽有大量的資料要準備,請讀者見諒。)

    比賽的進程正如甘國陽那個背后傳球一樣,突然間峰回路轉,整個斗牛犬隊的進攻好像一下子開了竅一般。

    在第一次進攻普林斯頓式的跑位徹底失敗后,接下來的進攻中斗牛犬全隊的進攻開始流暢起來。

    并不是因為他們的普林斯頓式跑位突然熟練了,而是甘國陽開始用他天馬行空式的傳球帶動了全隊。

    先不說在防守成功后標志性的20碼長傳,在陣地進攻中甘國陽是怎么寫意怎么傳,怎么想不到怎么傳,怎么高難度怎么傳。

    比如他在側身弧頂接球,身子還沒轉過來,直接一個擊地No-look-pass把球從弧頂一個直線直接塞到籃下,被右側插上的威廉姆斯接到球輕松上籃成功。

    比如在快速反擊中在45度接到球,直接在離籃筐20尺的地方就背向籃筐,撅著屁股往里拱,可突然一個腦后傳球,球又到了籃下,被從中路順下的馬修斯接到,直接強起上籃。

    再比如在籃筐正面搶到前場籃板,假裝要勾手投籃,卻突然把球收了回來,騙過上前夾擊的外線球員,把球導到了外線,由斯托克頓在外圍發炮命中。

    這是貝爾曼的戰術嗎?不是,貝爾曼從來都沒有教過甘國陽這樣傳球,貝爾曼也從來都不是一個出色的進攻教練。

    他治下的兩只球隊都是防守起家,打慢節奏低頻率的進攻,偶爾會有一些快攻,極度依賴內線。

    到了岡扎加后不知道從哪里偷學來一些進攻招數,貌似學的還都是殘本,幸好有斯托克頓這個被人低估的指揮官在,岡扎加的進攻還勉強過得去。

    而在得到了甘國陽之后,貝爾曼一直希望把他培養成一名攻守兼備,傳射俱佳的全能中鋒。

    甘國陽的防守和得分都沒什么問題,但他的傳球一向是六脈神劍,有一下沒一下,好的時候讓人拍案叫絕,差的時候常常被包夾的分不出球。

    所以,在一年的訓練當中,貝爾曼特意讓甘國陽加強傳球基本功的練習,并且在對抗賽和熱身賽里面讓他少出手多傳球。

    為此,他還常常和甘國陽講解普林斯頓戰術,和他一起分析這個戰術中的一些細節與關鍵,因為中鋒是這種戰術體系里最重要的一環。

    可是貝爾曼他自己學的都是殘本,在隊內演練中常常搞的亂七八糟,被他自己設計出來的防守體系防出了屎,他真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難過。

    這種情況下,甘國陽怎么可能真正理解普林斯頓的精髓?怎么可能完成做這個戰術體系核心軸的重任?

    所以只進行了一次這樣的戰術,甘國陽就覺得球不能這么打,自己的隊友們也很不適應這種需要長期磨煉的戰術。

    那他就不管了,反正貝爾曼對甘國陽一向比較寬松,只要沒有下死命令,場上該怎么做他都可以自己看著辦。

    于是就有了那一個個飄逸而匪夷所思的傳球。

    雖然部分傳球難免產生失誤,可是一旦成功,防守方很容易形成一種無力感,“這他媽的怎么防”是許多防守球員面對這種傳球時的心聲。

    而進攻方則容易越打越輕松,想著“這他媽也能傳”,于是一個個放開膽子怎么好看怎么來,怎么高難度怎么傳。

    原本被貝爾曼打造的厚重、沉穩、踏實的斗牛犬隊,一下子變成了人人會傳球,人人愛傳球的俊逸“天馬隊”。

    而克雷頓藍鴉隊好像一下子就變得不會打球了,整個球隊原來還算嚴密積極的防守被對手突然開竅的傳球搞的支離破碎,進攻中的勢頭也一下子受到挫傷,幾次失誤徹底葬送了他們追分的希望。

    斗牛犬則是越打越順,即便到后來他們的傳球沒辦法再一如既往的匪夷所思,但已建立起來的優勢確保他們越打越放松,命中率也越來越高。

    就這樣,一場莫名其妙的比賽,因為兩個莫名其妙的扣籃,以及下半場莫名其妙的傳球,通過一個莫名其妙的過程,有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結果。

    岡扎加斗牛犬在客場以67:49,18分的優勢大勝克雷頓藍鴉,全場比賽他們送出了23次助攻,也就是說超過一半的分數是通過配合得到。

    而平時這個數字是16。

    甘國陽全場得分只有13分,籃板球一如既往的穩定拿下19個,蓋帽則是大爆發送出9個,更出人意料的是他還有7次助攻。

    過去他的場均助攻個數一般保持在3左右,還得看他的長距離傳球有沒有造成直接得分,否則也只是個漂亮一傳而已。

    當然,斗牛犬的失誤也在下半場達到驚人的15個,幸好藍鴉的失誤也是不遑多讓,達到11個。

    按照貝爾曼的建隊思路,慢節奏、低失誤、內線強打是他們一直秉承的基本思想,而由此帶來的低助攻、低得分也是不可避免。

    這場比賽完全掉了個個,斗牛犬打的就沒有一丁點兒斗牛犬的樣子,甘國陽打的也讓人覺得不是他自己。

    直到斗牛犬隊坐著大巴車離開克雷頓大學,然后坐著飛機離開奧馬哈,一路上全隊都覺得迷迷糊糊的。

    尤其是貝爾曼,他都不知道這比賽到底是怎么贏的,賽后總結他也沒有做。

    對甘國陽而言,一直到很多年以后回憶起這場遠征來,他心里都覺得有些怪怪的,完全沒有激動亢奮的感覺。

    他從始至終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安排了這場比賽。法爾克雖然神通廣大,但還不至于有錢到能安排一場籃球比賽,還包吃包住包機票。

    事實上,在那場比賽結束后,巴菲特和斯特拉瑟就離開,去奧馬哈巴菲特的老宅中洽談投資生意去了。

    法爾克并沒有安排甘國陽和斯特拉瑟的見面,畢竟甘國陽現在還在讀書,過早的讓他接觸商業不利于他在球場上的成長。

    甘國陽能不能給耐克帶來希望,和他籃球場上的表現密不可分。這種不能“揠苗助長”的道理,斯特拉瑟和法爾克都明白。

    結束了這場令人難忘的中部之旅,斗牛犬終于可以回到華盛頓州的斯波坎,他們的老巢。

    在這里他們將迎來十校聯盟、大天空聯盟和東體聯盟球隊的挑戰——在圣誕節結束之后。

    對于在客場漂泊了4場比賽的岡扎加斗牛犬來說,回家的感覺真好。而且他們是帶著4勝0負的戰績回到了主場,來過一個美好的圣誕節。

    …………

    時間就是這樣的悄無聲息,歷史的時鐘跨入了1984年。在這跨年之際,甘國陽幾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籃球上,唯一能分配出來一些的,也就是在圣誕節的時候,陪一陪王撫西,和她在寒冷的斯波坎度過一個溫暖的圣誕節。

    “阿甘,你還喜歡我嗎?”

    “嗯?為什么要這么問?”

    “我總覺得你的心里好像只有籃球,我們都好久沒有在一起好好說說話了。”

    “是嗎…有一點吧…可我終究不能和籃球結婚過一輩子啊?”

    “嘻~我看你啊就是準備和籃球過一輩子,然后再讓籃球給你生個排球。”

    “是啊,這樣我就可以讓我家排球娶了網球,然后生個乒乓球了!”

    “你可真能胡扯!反正你就是不喜歡我了!”

    “撫西,我……”

    甘國陽和王撫西兩個人在圣誕夜的雪花中,牽手走在被皚皚白雪覆蓋的校園里。甘國陽聽了王撫西說的話,心里也有一些愧疚。

    別人戀愛從來都是形影不離,男友對女友也是關懷備至,而他卻是忙于比賽和訓練,連和王撫西一起好好說話的工夫都抽不出來。

    此時他很想和王撫西說出他的秘密,說他來自于未來,告訴她在這片不屬于他的時空里,他很害怕有一天突然醒來才發現,這不過是一場夢。

    他還是黨磊,還在學校的宿舍中,依然有著先天心臟病不能打籃球。

    在這里,只有籃球能讓他平靜,能讓他沉迷,除此之外,也只有王撫西是他最最心動的歸屬。

    但甘國陽說不出口,他不知道該怎么說,他也知道說出來王撫西也不會相信。

    而王撫西卻也沒有追問甘國陽想說什么,而是擁上前輕輕抱住了甘國陽。

    “阿甘,我有些冷。”

    “我也有些冷,我們就這樣抱著吧。”

    兩個身影就這樣在夜晚的飛雪中擁抱在一起,在這不屬于甘國陽的時空里,他又找到了一片寄托。

    ………………

    1984年一月份到來,各地大學的籃球比賽都進入了白熱化爭奪,為三月份的那個名額全力以赴。

    在歷史上的1983-1984NCAA賽季,岡扎加大學最終沒能進入NCAA全國賽,他們以總成績18勝10負,西海岸聯盟6勝6負的戰績,在聯盟內排名第四。

    除了排名第一的圣迭戈大學進入了NCAA全國賽,其他球隊都沒有入選資格。

    而且,圣迭戈大學也因為戰績原因要參加外圍賽,在外圍賽中被淘汰,根本沒有進入全美48強。

    現在,甘國陽的加入即將改變歷史的進程,1983-1984賽季的NCAA將因為他的到來產生一些變數。

    他們首先要做的,就是得到西海岸聯盟的冠軍,并且能夠以優異的成績直接進入48強,而不是還要打一場外圍賽。

    經歷了客場洗禮,重新回到主場的斗牛犬可以說是精神飽滿斗志昂揚,前來挑戰的四只球隊俄勒岡大學,蒙大拿大學,華盛頓州立大學以及羅伯特·莫里斯大學,均被斗牛犬斬落馬下。

    比賽中甘國陽再次恢復殺器本色,不搞什么扣籃、傳球,進攻中專注于得分和殺傷內線,四場比賽場均轟下30分,其中和華盛頓州立的比賽更是一舉拿下40分,率領岡扎加斗牛犬在前八場比賽中保持不敗。

    而接下來還有四場邀請賽,基本就是和之前的對手互打主客場,磨合地越來越好的岡扎加大學是越打越順,整個西北海岸地區,已經沒有球隊能夠阻止這條斗牛犬的肆虐。

    整個一月,岡扎加大學都在和其他聯盟的球隊比賽,在十二場比賽中他們保持了全勝,并且場均贏對手10分,以12-0的戰績迎接二月的西海岸聯盟錦標賽。

    西海岸聯盟在美國NCAA的三十多個一級聯盟里面實在是名不見經傳的一個小聯盟,如果甘國陽沒有來到這個時空,歷史上這個聯盟沒有任何一只進入過Final-Four,更別說總冠軍了。

    他們的最好成績將會是岡扎加大學在2005年創造的進入32強,他們在32進16的比賽中輸給了德克薩斯,當時岡扎加的核心球員是亞當·莫里斯。

    現在不一樣了,甘國陽已經改變了帕羅奧圖高中的命運,只不過州高中聯賽的成績確實有些不值一提,而NCAA的歷史卻是影響至深的。

    改變歷史,先從改變西海岸聯盟開始。

    西海岸聯盟的錦標賽是西海岸聯盟內7只球隊進行的主客場雙循環賽,每個球隊要進行12場比賽。

    最終這12場比賽的成績將和之前12場邀請賽的成績匯總到一起,排出一個regular-season-champ(常規賽季冠軍),這個冠軍將自動進入NCAA全國賽。

    但如果這個常規賽季冠軍的戰績一般的話,那么球隊還需要打一場外圍賽,取得進入全國48強的機會。

    如果球隊的戰績特別好,那么不僅能夠進入全國48強,還將成為種子球隊,獲得首輪輪空的待遇,相當于直接進入了32強。

    32強,這是岡扎加大學所能達到的最好成績,如果一場淘汰賽都不打就能進入32強,怎么能不讓岡扎加的球員心動?

    所以,在12場西海岸聯盟錦標賽中,岡扎加大學幾乎是拼盡了全力,以狂風掃落葉的態勢取得了全勝戰績!

    這就使得岡扎加大學在整個常規賽中一場不敗!

    在NCAA的歷史上,一共有十二個賽季有球隊曾經整季不敗,其中UCLA占到了4個,分別是1963-64賽季、1966-67、1971-72賽季和1972-73賽季。

    而自1975-1976賽季的印第安納大學后,整個NCAA的歷史上再也沒有出現過不敗的球隊。

    當然,這些不敗的球隊最終都是獲得了NCAA總冠軍的,常規賽保持不敗不過是其中的一小步而已。

    現在,岡扎加大學將有機會創造第十三次的不敗紀錄。

    不過,他們依然沒有引起全美的關注,因為在西北海岸這片地區,常規賽取得不敗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績,西海岸聯盟的歷史上只輸一兩場,同時聯盟內錦標賽保持不敗的球隊也不在少數。

    所以,當自信滿滿的岡扎加隊員拿看到NCAA全國賽賽程表的時候,一下子都傻了眼。

    “我靠,為什么我們不是32強?還要打First-round?”甘國陽滿以為球隊會直接進入32強,首輪輪空。

    “因為西海岸聯盟實在太弱了,進不了NCAA組委會的法眼,所以我們還是好好準備打第一輪的比賽吧。”貝爾曼解釋道。

    “那我們第一輪打誰?”

    “不知道,外圍賽的結果還沒出來……讓我想想,是…是內華達拉斯維加斯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的勝者。”

    “普林斯頓大學?”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JBO| JBO|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JBO|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JBO体育|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