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七十七章 Sweet-sixteen

第七十七章 Sweet-sixteen

    十六歲正是最最美好甜蜜的時候,所以美國女孩到了十六歲都會被稱為“甜蜜十六歲”,而這一稱呼傳統也運用到了NCAA十六強的名稱上。

    Sweet-sixteen,甜蜜十六強,正如它的名字一樣,任何能夠進入全國十六強的球隊都將有一種甜蜜的體驗,因為能夠來到這里實在是歷經艱辛,苦盡甘來。

    一支球隊從十一月份的熱身賽開始,到三月份,要打上十多場熱身賽,十多場跨聯盟的邀請賽和十多場聯盟錦標賽,加起來要打將近四十場比賽。

    這對于還有課業任務的大學生球員來說,是一個漫長的征途。

    如果有幸進入了NCAA全國賽,成績特別好的將成為種子球隊,在八十年代可以享受首輪輪空的待遇。

    成績一般的可以打第一輪,為進入32強而奮斗;成績再差一些的,就要打opening-round,為了進入48強而努力。

    全國賽正式開始后,全部是單場淘汰制,比賽從來是“now-or-never”,沒有機會讓你在下一場重新調整再打一次。

    輸了就回家,明年再來,單場淘汰制就是這么的殘酷,同時也是它的魅力所在。

    正因為如此,許多首輪輪空直接進入了32強的種子球隊,有時候也無法逃脫一場比賽就被淘汰的厄運,打了一場就卷鋪蓋回家。

    而能夠進入十六強的球隊,要么是種子強隊,要么已經經歷了至少兩輪比賽的洗禮,證明他們的晉級不是偶然,不是運氣。

    所以當一支球隊進入甜蜜十六強之后,外界才會真正開始關注這支球隊,人們才會去討論今年NCAA比賽的局勢,十六支球隊的強弱,以及誰的奪冠希望最大。

    現在,在1984年的3月底,甜蜜十六強已經出爐,十六支球隊將分赴東西南北四個城市,爭奪西雅圖Final-four的門票。

    這十六支球隊里,有1982年的總冠軍北卡藍魔,今年他們將為第三座總冠軍獎杯而奮斗;有去年的總亞軍,來自德克薩斯的休斯敦大學,他們將力爭彌補去年的遺憾。

    還有最后一個全勝紀錄的獲得者,印第安納大學,同樣也是1981年的總冠軍,他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重溫舊夢。

    這些球隊要么是NCAA歷史上的老牌強隊,傳統豪門,要么是最近崛起的新貴,在近幾年有著出色的戰績。

    但在甜蜜十六強里,最為引人注目的球隊卻是一支來自西北地區的強悍斗牛犬——岡扎加大學。

    在首輪比賽干掉普林斯頓大學后,1983年3月19號,岡扎加斗牛犬在鹽宮球館對陣以逸待勞的德克薩斯埃爾帕索分校礦工隊。

    這兩只球隊,一只來自美國最南邊的德克薩斯州,并且和墨西哥接壤,可以說是美國的最南端。

    而岡扎加大學則是來自最北邊的華盛頓州斯波坎——一個和加拿大接壤的城市,應該說是處在了美國的最北端。

    最北端和最南端兩只球隊的碰撞,本讓人以為會精彩紛呈,甘國陽在比賽前就稱這場比賽為“南北戰爭”,得到了隊員們的一直贊同,因為最后這場戰爭北方戰勝了南方。

    可結果,這場比賽可以說是窮極無聊,原因是兩支球隊全部都是防守型的球隊。

    礦工隊的全部球員中,場均得分最高的也只不過拿下13分,堪堪有甘國陽的一半——在之前的比賽里甘國陽場均可以轟下27分。

    他們之所以可以在例行賽中取得26勝4負的絕佳戰績,并且在開季中有一波14連勝,全季沒有任何連敗,依靠的就是他們鋼鐵一樣的防守。

    礦工的防守要比斗牛犬還要兇悍,他們在例行賽中常常把對手的得分壓制在50分左右,有幾次對手甚至連50分都拿不到。

    于是,這兩支球隊的比賽理所當然的成為了一場防守大戰,加上雙方誰都不想輸球,打的是小心謹慎,沒有機會輕易不出手。

    在1984年,進攻時間的限制還沒有引入NCAA,球隊有充分的時間在場上磨蹭,正因為如此,這場比賽的最終比分是極其丑陋的35:30,斗牛犬以5分的優勢咬死了礦工。

    在上一場和普林斯頓大學的比賽中,斗牛犬半場就拿到了43分,而這場,全場才得35分!

    比賽過程的激烈、緩慢和丑陋可想而知。

    雖然贏球之后非常的開心,但甘國陽表示,再也不想和礦工隊這樣的球隊打球了,賽后他和隊友抱怨“我他媽覺得我們就像在場上踢足球!”

    上場拿下33分的他,這場比賽才得了12分。

    到后來,這場丑陋的低比分比賽還促使NCAA組委會在1985年引入了進攻時間限制的規則,球隊單次進攻的時間不得超過45秒。

    進入了十六強的斗牛犬隊,立刻受到了和之前完全不一樣的待遇,各大媒體都開始爭相報道這支球隊,尤其是他們現在在整個賽季都保持不敗,如果能夠繼續高歌猛進的話,就有可能再創賽季全勝的奇跡。

    甘國陽作為球隊的頭號球星,外加是個黃皮膚的中國人,自然遭到了媒體的重點盯防。

    從3月20號甘國陽隨隊坐飛機抵達洛杉磯起,在機場,甘國陽就遭到了記者閃光燈的辛勤照射,幸好NCAA組委會有專門的接機人員,NCAA一向不喜歡大學生球員受到太多的媒體騷擾。

    而且,甘國陽還沒到被萬千記者和球迷圍得走不出去的地步,所以還是很輕松地上了大巴,準備前往洛杉磯的駐地。

    “呼~如果我以后成為NBA球員,就要每天面對這些眼睛會閃光的體力文字勞動者嗎?”甘國陽一向喜歡稱記者為體力文字勞動者,因為他們既要寫稿子,也要跋山涉水地到處跑。

    “不,你需要成為一名NBA的球星,球星,像J博士那樣。然后你就會成為一根香噴噴的肉骨頭,一天到晚都會有小狗崽跟著你。”球隊的大前鋒安德森說道。

    “我可不想做肉骨頭,天天被人跟著跑,我想要有自己的生活。”甘國陽已經開始暢想成為NBA球員后的生活。

    “那你可以成為一坨臭狗屎,這樣就沒有人會跟著你了,而是所有人都繞著你走。”馬修斯開玩笑地說道,甘國陽在比賽里最喜歡罵對手是臭狗屎。

    “我覺得我們之前就是一坨臭狗屎,誰都沒有想到我們能進十六強,但只要我們能繼續前進,就算是臭狗屎,那些媒體記者們一樣會來舔我們。”甘國陽說道。

    確實,在斗牛犬進入十六強之前,雖然他們的戰績是保持全勝,但他們并沒有贏得太多關注。

    一些報紙和電視臺只是在盤點48強的時候一筆帶過,“哦,這是一支還沒輸過球的球隊,哦,他們的陣容里還有一個中國人。”

    僅此而已。

    現在不一樣了,各大報紙和NCAA相關的媒體都已經開始花大篇幅去介紹這只黑馬,在十六支球隊中,只有斗牛犬是第一次進入NCAA全國賽。

    其他十五支球隊全都在40年代、50年代就開始征戰全國比賽。

    報道自然是有好有壞,好的方面是開始關注這支球隊在比賽中展示的超群實力,以及在比賽中體現出的對比賽的控制能力。

    一些專業球評人已經發現,岡扎加斗牛犬非常擅長在下半場開場的時候一波將對手帶走,然后用自己的節奏慢慢磨死對方。

    而壞的方面則是五花八門了,不看好岡扎加大學已經算是最客氣最友好的負面評價了,畢竟黑馬不被看好是很正常的;其它的負面評價則主要集中在甘國陽身上。

    比如他曾經是UCLA球員,后來發生“叛逃”行為,今年還帶著斗牛犬在洛杉磯把原來的學校UCLA胖揍了一頓。

    當然,拉里·伯德曾經也發生過這種事情,和自己的第一所學校印第安納大學交惡,直到現在他在NBA每次遇到印第安納大學的畢業生,都少不了要虐待他們一番。

    再比如,甘國陽曾經在洛杉磯的那場加州二級聯賽錦標賽總決賽上,當著面被雷吉·米勒絕殺,痛失冠軍,這也讓一些媒體質疑他關鍵能力不行。

    但事實上,那場比賽甘國陽在最后五分鐘一人砍下了11分,帶隊從落后到反超,只是最后一球實在是無能為力。

    還有的,便是從甘國陽的膚色下手了,一些種族歧視的言論透過文字悄悄地露了出來。

    八十年代美國的種族歧視依舊嚴重,種族問題一向是美國社會的敏感話題。

    但美國的種族沖突主要還是集中在白人和黑人之間,黑人種群也是為自己的種族地位做出了不懈的斗爭,最起碼到八十年代,種族隔離已經被取消,一些種族歧視的言論和行為也不能在堂而皇之地出現在公共場合。

    可是黃種人同樣作為美國的少數人種,有色人種,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尊重和地位,其中尤以華人,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最多,而華人的反抗卻也最少。

    相比而言其他黃皮膚的亞洲人就更加團結,更加懂得爭取自己的權益。

    此時還是1984年,如果歷史的腳步沒有因為甘國陽的出現而走得太歪的話,在8年后的1992年,同樣在洛杉磯,一個韓國中年婦女因和人口角而槍殺了一個黑人女孩。

    之后整個洛杉磯陷入暴亂之中,大量黑人開始趁火打劫洗劫韓國商店。

    但韓國人沒有退縮,也沒有無助地等待警察來幫助,而是拿起了手中的武器奮起反抗,用暴力來對抗暴力,并成功保護了自己的生命財產安全。

    此時在1984年,在黃種人還沒有得到充分尊重的年代,甘國陽將要以一個中國人的身份,面對來自各個方面的壓力與挑戰,躺在洛杉磯旅館中,望著外面熟悉景色的他卻還一無所知。

    “甘,你說以后我能成為NBA的球員嗎?”躺在甘國陽旁邊的安德森說道,今晚是安德森陪甘國陽住。

    貝爾曼就是這樣,讓球員們混合著住,來培養隊友之間的感情。

    “當然可以,只要我們拿到NCAA的總冠軍,那你們就會被NBA的球隊注意到!你知道威廉姆斯,就是里卡多,以前他也說自己不會得到大學的籃球獎學金,但我們進了高中聯賽的決賽,所以他就有機會來岡扎加了。”甘國陽說的理所當然。

    在他的眼里,岡扎加大學的每個球員都是那么的出色和優秀,比如說安德森,在甘國陽看來他就是NCAA最好的前場籃板拼搶者,雖然他的后場板保護做的不太好。

    “不,不甘,NBA是不一樣的層次。我覺得,我們整個球隊,或許只有你,還有約翰可以打得上職業聯賽吧。而你,有機會成為一名超級巨星,像賈巴爾和摩西·馬龍那樣。而我呢,我也不知道,我父親希望我能做一名律師……律師,天吶,這比讓我在賈巴爾頭上扣籃都要困難。”安德森無奈地說道。

    今天在車上,甘國陽說的話激起了他心中的苦悶,他開始思考自己的前途和未來,因為他也是一名大四的學生了,這將是他奮戰大學籃球賽場的最后一個賽季。

    “可我們已經到了這里,不是嗎安德森,未來的事很重要,但我們要關注當下,關注我們即將要面對的事情,關注后天的比賽。讓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見鬼去吧!”

    “沒錯甘,甜蜜十六強,天吶,之前我想都不敢想。以前我覺得我們能夠到NCAA全國賽上來走一遭也算值了,哪怕第一場就被淘汰,我覺得我大學四年也沒什么遺憾了。沒想到,十六強……”安德森望著天花板,滿臉的不可思議之感。

    “但這不是我們的終點,后面還有精英八強,還有Final-four,還有總決賽,還有NCAA的冠軍獎杯!還有很長的路在等待著我們,不是嗎安德森?”

    “哦,甘,你總是這么樂觀,精英八強?你知道我們下一個對手是誰嗎?”安德森問道。

    “不知道。”甘國陽這時候才發現,球隊在進入十六強后他壓根就沒有關注賽程表,也不知道下個對手是誰。

    “怪不得你這么樂觀,連我們下個對手是誰都不知道。對方的實力真的很強,我覺得我們下場比賽真的很危險。這里有賽程表,你拿去看看吧。”安德森說著把賽程表給了甘國陽。

    甘國陽接過賽程表,在上面找到了岡扎加斗牛犬,然后看了看3月22號和他們對陣的球隊。

    “Georgetown(喬治城大學)!”甘國陽看到了這個名字,而他的腦海里立刻閃現出一個熟悉的姓名。

    “帕特里克·尤因。”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JBO|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