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七十九章 鋼鐵之城

第七十九章 鋼鐵之城

    帕特里克·阿洛伊修斯·尤因,1962年出生于牙買加金斯頓,在1975年12歲的時候,跟隨父母移民到了馬塞諸塞州的劍橋市。

    在高中他開始學習打籃球,并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每次比賽他都能把同區其它學校的對手虐出屎,他們的大巴車也因此總是遭到對手學校球迷的攻擊。

    在高中畢業后,他被各個大學爭相哄搶,最終來自華盛頓特區的喬治城大學得到了這位明日之星,喬治城的教練是以嚴格而著稱的約翰·湯普森。

    為了琢磨這塊璞玉,湯普森對尤因進行了地獄式的殘酷訓練,讓這位極具天賦的牙買加巨人快速成長為NCAA眾人矚目的新星。

    在1982年的NCAA全國賽上,尤因所在的喬治城大學便進入了NCAA總決賽,面對的是普爾山教皇迪恩·史密斯麾下的北卡藍魔。

    那年的尤因還是NCAA新秀,當時甘國陽剛剛輸掉了加州二級錦標賽的決賽,但尤因在這個更大的舞臺上也不好受。

    在那場比賽中,過于急躁的尤因在開場就有五次干擾球,相當于送給了對手10分,這也給全場比賽定下了基調。

    最終喬治城因為弗雷澤·布朗一個愚蠢的傳球失誤,而被對手搶斷,最終遭到北卡絕殺,痛失NCAA總冠軍。

    而在兩年之后,1984年,此時的尤因已經羽翼豐滿,經歷了換血和重組的喬治城大學是兵強馬壯,在全國賽之前的邀請賽和例行賽中,喬治城面對大東(Big-East)聯盟諸強的圍追堵截,僅僅輸掉了3場比賽,獲得大東聯盟的冠軍。

    尤因更是以出色的表現,和在喬治城隊中不可動搖的核心地位,而當選了大東聯盟的最有價值球員。

    對今年的他們而言,總冠軍就是唯一的目標,Final-four或者總決賽對他們而言都是失敗,更不必說甜蜜十六強了,對喬治城而已這一點都不甜蜜,實在是平淡如水。

    所以在他們眼中,來自遙遠寒冷的西北,同樣以斗牛犬為吉祥物的岡扎加大學,不過就是他們通往冠軍道路上的一塊墊腳石。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喬治城大學輕敵,在NCAA的比賽中沒有球隊可以輕敵,因為單場淘汰的賽制讓任何失敗都讓人無法接受。

    賽前,經驗豐富的湯普森教練做了周密的布置,而他說的最多的,就是囑咐尤因和其他球員,一定要鎖住對面的11號中鋒,那個黃皮膚黑頭發的中國人。

    對此尤因卻是有些不以為意,在他看來放眼全美,除了休斯敦的那個家伙,還沒有哪個中鋒入得他的法眼。

    這個11號中鋒雖然在之前的比賽里數據驚人的好,但那是在西海岸聯盟和面對普林斯頓大學得到的,尤因確信如果他來到大東聯盟,場均得分絕超不過15分。

    而本場比賽,尤因更是有信心將這個黃皮小子的得分限制在10分之內。

    在NCAA全國賽前的比賽中,喬治城大學把對手的場均得分限制在了60分以下,在全國賽的第二輪32進16的比賽中,更是把對手南衛理公會大學的得分限制在了36分。他們自己也只得到37分,繼岡扎加和德克薩斯埃爾帕索之后,又奉獻了一場丑陋的防守大戰,促進了1985年新規則的出現。

    但沒想到,一開場甘國陽就給了尤因和喬治城一個下馬威,先在爭球中連續起跳爭得球權,爾后在一對一的對決中用一個漂亮的轉身上反籃躲過了尤因和喬治城大前鋒比爾·馬丁的封堵,率先拿下兩分。

    而且這個11號顯然不是個善茬,開場就開始和尤因叫板,讓尤因有些惱火。

    不過尤因已經不是1982年那個開場奉送五個干擾球的愣頭青了,此時的他已經更加的沉穩冷靜,知道比賽才剛剛開始,球要一步一步的打。

    所以當喬治城展開進攻的時候,尤因并沒有打個Answer-ball的意思,而是來到高位為隊友做掩護。

    開場雙方的戰術都比較保守,岡扎加使用最保險的人盯人防守,同時把甘國陽提升到比較高的位置,讓他注意阻斷對手在籃筐正面的傳奇和突進。

    這樣一來,甘國陽身上的擔子就非常的中,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岡扎加大學其他四個位置,除了控衛斯托克頓,另外三個在個人能力上是全面落后。

    尤其在小前鋒和得分后衛這個位置上,喬治城大學的大衛·溫蓋特和雷吉·威廉姆斯不僅在身高、體重、運動能力上占優,在投射技術、突破水平上也是更勝一籌,這就讓岡扎加的鋒衛克萊蒙特與馬修斯壓力巨大。

    唯一還算可以的是岡扎加的大前鋒安德森,他好歹還有身高優勢,但除了身高優勢,他似乎也沒有什么其他優勢了。

    面對各個位置都處于下風的岡扎加,喬治城大學的進攻打的很耐心,他們的配合相當流暢,不斷依靠尤因提供的高質量掩護拉扯岡扎加的防線。

    在通過一次雙掩護和空切跑位后,從右側突破到內線的溫蓋特在甘國陽撲上來之前一個假投真傳,將球傳到了從左側插上的馬丁手上。

    因為遭到了反復牽扯,岡扎加的人盯人出現了漏洞,開始跟不上對手的輪轉速度,在換防上也出現了遲滯,導致馬丁完全擺脫了防守,直插籃下。

    馬丁接到球,防守人已經被他擺脫,他立刻就要跳起用一個勢大力沉的雙手扣籃完成這次進攻。

    但當他起跳到半空把球置于腦后準備來一個漂亮的扣籃時,面前卻突然出現了一堵藏青色的墻壁。

    是甘國陽。

    在補防溫蓋特的時候,甘國陽就在注意著身側,一面盯著溫蓋特小心他直接上籃,一面隨時準備補防籃下,他預料到溫蓋特很可能會分球。

    果然,溫蓋特把球傳到了左側,甘國陽立刻反應過來,從籃筐右側一個跨步來到右側,后于馬丁一步起跳。

    但馬丁只有6尺7,甘國陽有6尺10,仗著身高和臂展的優勢,在馬丁扣籃前堵在了他面前。

    “嘭!”甘國陽的手死死地摁在了馬丁的球上。

    兩股力量在空中相撞,集中在了那顆籃球上。

    “呯!”馬丁沒有抵擋住甘國陽的巨力,球脫手,被甘國陽一巴掌拍飛,砸到了地板上!

    右側的馬修斯眼看著球要出界,一個魚躍在球落地前抓到籃球,并把球像腦后一拋,自己則重重摔在了場邊。

    球回到場上,卻依然沒有歸屬,這時安德森的身高優勢發揮了作用,在和對手后衛的爭搶中輕松拿到了球。

    他立刻把球傳給斯托克頓,斯托克頓早已蓄勢待發,拿到球后繞過對手控衛杰克遜的阻攔,迅速推進過了半場。

    這時甘國陽因為和馬丁相撞,兩人雙雙摔倒在了地上,而岡扎加的小前鋒克萊蒙特已經沖過了半場,直接攻向喬治城的籃筐。

    斯托克頓視野寬廣,傳球穩健,看到克萊蒙特機會很好,直接一個單手長傳,球從半場右下角斜穿過球場,來到了克萊蒙特的手上。

    克萊蒙特拿球后運了一下,就直接三步并兩步,大跨步直接上籃!

    但本以為可以輕松打進的克萊蒙特卻感到背后有一陣風襲來,同時背部傳來一股巨力,原本還在起跳的他直接被壓制。

    “嘭!”克萊蒙特的上籃被一只巨掌扇出了底線,他整個人也跟著飛出了底線。

    躺在地上的克萊蒙特抬頭望去,卻只看到一個在球衣里還穿了一件灰色T恤的33號巨人站在籃下——是帕特里克·尤因。

    裁判并沒有鳴哨,尤因雖然撞倒了克萊蒙特,但身體接觸在可接受的范圍,而且手上很干凈,沒有打到克萊蒙特的手,是一個好冒。

    不過球權卻回到了岡扎加大學手中。

    現場的氛圍已經被點燃了起來,開場僅僅一分鐘,兩邊的中鋒就奉獻了兩個精彩蓋帽,而且激烈的身體對抗,四個球員摔倒在地,讓比賽的對抗性瞬間提升了起來。

    岡扎加大學發底線球,此時甘國陽早已經從地上爬起來跑到了前場,但岡扎加卻好像發不出球了。

    喬治城的球員好像牛皮糖一般,死死貼著岡扎加的球員,尤其是斯托克頓遭到了對手的重點盯防。

    “5、4、3、……”裁判在一旁讀秒,罰球的安德森是腦袋直冒汗,不知道把球傳給誰。

    甘國陽見勢不妙,離開沖到底線附近伸出雙臂朝著安德森招手,安德森看到立刻把球扔向甘國陽。

    但甘國陽身邊立刻圍過來兩名喬治城的球員,想要搶下這個發球。

    甘國陽拿出搶籃板的架勢,把周圍的喬治城球員都頂開,看準了空中的籃球立刻起跳,把球牢牢掌控在了自己手中。

    連發個界外球都如此艱難,這場比賽注定無比艱苦。

    在穩定了球權后,岡扎加開始組織進攻,而他們開場的進攻模式很簡單,讓甘國陽打。

    但讓甘國陽打并不是讓其他球員就站著看,貝爾曼在賽前除了囑咐甘國陽強打外,還要求安德森隨時注意在兩側45度的接引,因為他有一手不錯的中投。

    對于前場籃板,岡扎加本來就不擅長,這場更是直接放棄,所以球員的空間拉的很開,并通過外圍的交叉換位掩護來吸引防守,減少甘國陽在內線受到包夾的風險。

    甘國陽繼續在低位要位,他來到了左側,但這次他卻并沒有耗費太大的力量,輕易的要到了位置。

    這讓甘國陽覺得有些不對勁,果然,當斯托克頓把球傳過來之后,他球還沒有抓穩,后面就有人的手掏了上來!

    是對方的后衛大衛·溫蓋特!他從底線溜了過來,想直接從背后掏走甘國陽的球。

    幸好甘國陽反應極快,一抬手躲過了溫蓋特的抄劫。

    溫蓋特見偷襲不成,則和尤因一起包夾甘國陽,想造成他的失誤。

    甘國陽一向比較怕包夾,他的分球處理一向有問題,所以在遭到這兩人的包夾后他顯得有些掙扎,還好斯托克頓見狀立刻上前接應,甘國陽才得以把球傳回斯托克頓手上。

    甘國陽單打不成,斯托克頓接球后順勢借助甘國陽的掩護直接從45度切入,吸引了對方內線的注意力。

    在底線繞了一圈,從左繞到右,斯托克頓并沒有發現機會。

    和岡扎加的人盯人防守相比,喬治城的人盯人輪轉極快,總是能夠在適當的地方形成包夾,但又不會形成大的空位,一旦岡扎加的球轉移,漏洞會立刻被補上。

    他們的防守就好像一座鋼鐵城池,在沒有威脅的地帶你可以隨意活動,但想進入危險地帶?門兒都沒有。

    岡扎加大學本就不擅長進攻,他們的進攻主要就依靠甘國陽超強的得分能力和斯托克頓的臨場調度。

    現在甘國陽是被嚴加看守,而斯托克頓是孤掌難鳴,他們的陣地進攻陷入了停滯。

    最終不得已,斯托克頓只得在安德森的一個掩護下直接拔起跳投。

    這樣準備不充分,機會也不好的遠距離投籃,對于射術還未大成的斯托克頓來說實在有些難度,“呯”,球砸在了籃筐前沿,籃板球被尤因收入囊中。

    岡扎加的第二次陣地進攻失敗,但他們的退防速度相當的快,喬治城根本打不出快速進攻。

    回到防守中,和之前不同,這次尤因開始往低位沉,甘國陽不能再待在高位封堵對方的外圍傳導了,必須把全部精力放在尤因身上。

    在一年的艱苦訓練中,甘國陽同樣也磨練了自己的防守技藝,尤其是單防技巧。

    他繼承了自己的啟蒙恩師內特·瑟蒙德的防守特點,兇橫、霸道、死纏到底,同時他在力量上的優勢使得他面對任何中鋒都不畏懼。

    尤因也感覺到,自己背后的這個家伙,力量大的驚人,自己努力想要位要的更深一些,卻怎么擠也擠不進去。

    在拿到球后,尤因略作調整,四下觀察;而甘國陽也是一邊緊緊盯著尤因,一面注意周圍其他球員的動向。

    “Come-on,我打賭你在我身上拿不到10分。”甘國陽一邊還用語言刺激著尤因,他是想刺激尤因直接單打,這樣他更有把握把對手防下來。

    尤因在運了兩下球后,突然一個內轉身抹向籃下,甘國陽注意力極為集中,立刻貼上,不給他啟動的空間。

    但尤因并沒有強起,也沒有做其他進攻動作,而是一個低手傳球,把球傳到了從中路插上的雷吉·威廉姆斯手上!

    喬治城的掩護和內切實在是一場犀利,岡扎加的防守輪轉根本跟不上,又在中路露出了大口子。

    甘國陽自然只好扔下尤因,去補防威廉姆斯。

    可這次,威廉姆斯沒有犯馬丁那樣的錯誤,當他飛在空中看到撲來的甘國陽時,用一個漂亮的背后傳球,把籃球傳到了空出位置的尤因手中。

    甘國陽已經沒有辦法了。

    “哐!”尤因用一個大力雙手灌籃,為喬治城扳平比分!

    “Two!”尤因朝著甘國陽伸出兩只手指說道,表示他已經得到了兩分。

    “沒錯,你還可以得到八分。”甘國陽拿起地上的籃球說道。  

U赢电竞 JBO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JBO电竞|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