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八十四章 貓狗大戰

第八十四章 貓狗大戰

    (ps:真正的1984年NCAA總決賽的舉辦時間應該是3月25日,因為初始時間的錯漏,后面只能將錯就錯了,見諒。)

    西雅圖,華盛頓州最大,也是西北沿海最大的城市。

    在這個與冰天雪地的加拿大相靠近的地方,周圍都是巨大而岸線曲折的冰蝕湖和冰蝕海灣。

    所以這里并不真正靠海,而是依靠皮吉特灣和普吉特灣與太平洋溝通,整個城市所處的地帶像一條腰帶般扣在皮吉特灣和華盛頓湖之間。

    而整個西雅圖所在的區域,則位于高大的喀斯克特山脈和奧林波斯山間的谷地中,加上湖海眾多,這里便是典型的海洋性氣候,一年四季都多是雨天。

    但又因為有奧林波斯山的阻擋,來自太平洋的風暴潮被高大的山脈阻擋,消弭殆盡,因此西雅圖的雨總是溫潤柔順,從沒有大風暴雨。

    這樣的氣候環境使得這個北方的高緯度城市非常適宜居住,而豐沛的雨水也滋潤了綠色植物的生長,這片被綠色環繞的城市也被成為“翡翠之城。”

    翡翠綠是這座城市最優美的顏色,這里的NBA球隊西雅圖超音速,和著名的星巴克咖啡,就是以這種綠色作為自己的主色調,一個馳騁NBA沙場,一個則馳名世界。

    在1984年4月5號~6號,和4月10號,NCAA的四強賽以及總決賽就將在這座美麗的城市進行。

    整個美國的地形,刨去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以及孤懸海外的夏威夷,整體呈一個四方形,但美國籃球最發達最火熱的地區卻正好位于四個角落。

    在美國的東北角,馬塞諸塞州的波士頓,賓夕法尼亞的費城以及紐約,是大西洋地區六十、七十、八十年代的籃球三角,不論是NBA還是街頭籃球,這里始終是籃球的圣地。

    在相對應的西南角加利福尼亞州,是NBA擁有球隊最多的一個州,也是出產NBA球員最多的一個州,洛杉磯湖人在這里統治者整個西部的籃球。

    在還未開發的東南角,火熱的佛羅里達,此時八十年代的南海岸還與NBA無緣,但奧蘭多和邁阿密這兩個充滿活力的新興城市,注定要在未來給寒冷凝重的東北三角以致命一擊。

    而西北的華盛頓與俄勒岡,一個安寧平和的地區,這里的人民把他們空余的激情和熱量都投入到了體育運動中,波特蘭和西雅圖這對西北雙雄,分別在1977年和1979年奪冠,1977的波特蘭狂熱和1978-1979的翡翠綠逆襲,讓全美都體會到了來自華盛頓州球迷們的狂熱。

    如今,激動人心的NCAA-Final-four和總決賽將要在這里進行,屆時決賽日整個NBA將休賽一天,整個美國的籃球迷們都會守在電視機前觀看這一年一度的籃球盛宴。

    在此之前,進入四強的四支球隊,岡扎加斗牛犬隊,休斯敦美洲獅,弗吉尼亞騎士和肯塔基野貓,將為進入最高殿堂的門票而捉對廝殺。

    新一期的美國著名雜志《體育畫報》封面上,卻并沒有列出四只球隊,而只刊出了兩名球員的比賽照片。

    其中一個自然是岡扎加斗牛犬的主力中鋒,在16進8的比賽中力挫帕特里克·尤因的華人中鋒,甘國陽。

    在1983年11月份到1984年4月份這將近半年的時間里,這位本來默默無聞的華人小子,依靠一場又一場的精彩表現,一躍成為了全美籃壇炙手可熱的新星。

    雖然早在加利福尼上高中的時候,甘國陽就已經小有名氣,但卻因為他的膚色問題而一直不被重視,甚至受到部分人的輕視。

    但是金子總會發光,在經歷了一年的蟄伏后,甘國陽這塊苦苦打磨和雕琢的真金終于迸發出了璀璨的光芒。

    已經沒有媒體再拿他的膚色做文章,沒已經沒有種族歧視者再打著種族優劣論的旗號大肆貶低,相反,各種市面上能見到的體育類報紙雜志,都在用贊美和驚嘆的口吻來描述這位幾乎是從天而降的華人中鋒。

    他們稱之為“黃色奇跡”。

    不過,黃色奇跡的創造者在來到綠色的翡翠之城后,卻異常的低調和沉默,在各大媒體上都找不到關于甘國陽的采訪內容。

    因為此時的甘國陽知道,專心打好后面的比賽才是正途,貝爾曼也是嚴詞拒絕了許多記者的采訪要求。

    而且,精神成熟度早已超過身體年齡的甘國陽明白,現在各大媒體對他的吹捧不過是一種表象,岡扎加還沒有拿到冠軍,只要在接下來的半決賽中出一點紕漏,那些落井下石的人定然會紛紛出現,把更加強烈的質疑和批評傾瀉到甘國陽身上。

    對于后世在網絡上見慣了籃球輿論圈風風雨雨的甘國陽來說,捧得越高摔得越狠這個道理,他比任何一個同齡大學生都要清楚。

    在4月3號來到西雅圖之后,甘國陽就安心地待在旅館里,雖然他非常想到西雅圖這個美麗的城市走一走,但旅館門口時隱時現的記者們讓他望而卻步。

    其它時間就是跟隨球隊一起坐著大巴車到西雅圖的圓頂球館去進行訓練。

    西雅圖圓頂球場,也就是Kingdom,又可以被稱為巨蛋球場,他的命名就是源于它那巨大的圓弧形頂蓋,像一個大鳥蛋一樣安在圓形的鳥巢上。

    在著名的鑰匙球館啟用前,這個圓頂球場見證了西雅圖超音速從1976年起的風風雨雨,超音速也是在這里于1979年復仇華盛頓子彈,成功登頂。

    4月5日比賽日當天,甘國陽和岡扎加斗牛犬隊再一次來到圓頂球館,做半決賽前最后的適應性訓練。

    當球隊抵達球館時,天已經開始下起了雨。

    岡扎加的球員們下了車,準備坐地下停車場的電梯升到球館中,這時電梯門開了。

    電梯廂里下來一撥人,甘國陽定睛一看,是一群穿著藍色運動衣的球員,在胸口上印著“Kentucky”的字樣。

    是肯塔基大學的球員。

    真是狹路相逢,岡扎加大學今晚的對手就是肯塔基野貓隊,上午是野貓隊的適應性訓練,而下午是岡扎加。

    岡扎加斗牛犬因為來的早了一些,所以在電梯口和對手碰上了。

    不過雙方球員倒是很友好,沒有出現什么“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場景,互相之間問了個好,貝爾曼也和對方的教練喬·霍爾寒暄一番。

    雙方就這樣擦肩而過,而甘國陽也注意到了對方人群中最高最顯眼的人,他看上去簡直和張伯倫一樣高,只是要瘦了很多。

    甘國陽知道,這個家伙肯定就是今晚自己要對位的選手了。

    甘國陽不知道,兩個人的命運會因為這場比賽而徹底改變。

    夜幕很快降臨,西雅圖的雨不僅沒有變小,反而愈發的大了,但這也沒有冷卻西雅圖球迷對籃球的熱情,圓頂球館早早地坐滿了觀眾。

    由于已經到達了Final-four,全國各大電視臺都開始轉播本場比賽。

    在球場內的轉播席上已經坐滿了各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和解說員,賽場上也有不少新聞媒體的記者在做著現場報道,許多攝影師早已埋伏在了各個角落,搶占最好的拍攝位置。

    這樣的氛圍已經和正式的NBA比賽無異,而這還只是一場半決賽而已。

    在球場的貴賓席里,還坐著一些NBA的教練或者老板,這樣的比賽正是他們挑選心儀球員的好時候。

    “甘,他們的個子可真他媽的高啊。”正在場下給甘國陽做拉伸運動的威廉姆斯說道。

    甘國陽想了想確實,中午在電梯遇到肯塔基的球員時,第一感覺就是這些家伙個子真高。

    肯塔基野貓可是實實在在的豪門球隊,在此之前他們已經獲得了4次NCAA的總冠軍,在冠軍數上僅次于UCLA。

    而今年他們也是實力極其強大,首發陣容中最矮的控球后衛也有6尺5寸(1米95),內線更是擁有兩個2米10以上的雙塔,在身高上可謂傲世群雄。

    雙方的球員站上球場的時候就會發現,岡扎加斗牛犬從中鋒到控衛,每個位置都要比對方矮一頭。

    甘國陽6尺10的身高連對方大前鋒的個子都比不上。

    身高對于籃球比賽來說非常重要,尤其對內線來說,但如果籃球比賽是比身高的話,張伯倫就不會只有兩個冠軍,而拉塞爾是11個。

    球館中觀眾的熱情開始逐漸到達頂點,比賽即將開始。

    岡扎加斗牛犬對陣肯塔基野貓,“貓狗大戰”一觸即發。

    隨著裁判把球拋到空中,在觀眾的歡呼聲中,1984年NCAA全國賽首場半決賽在西雅圖圓頂球館開始。

    不出所料,爭球小王子甘國陽在面對對方身高7尺1的31號球員時,再次獲得了球權,爭強好勝的他絕不放過任何一次勝利的機會。

    不過和之前的比賽不同,一向擅長打慢節奏的岡扎加斗牛犬,面對身高占據絕對優勢的野貓,必須打出速度。

    所以斯托克頓在拿到球后快速推進,岡扎加的其他球員同樣快速過半場,同時他們陣形拉的非常開,除了甘國陽其他三人都向側邊位跑動。

    而甘國陽則是像一把尖刀直插內線。

    肯塔基顯然沒料到剛剛開場岡扎加推進的會如此之快,他們的防守陣形明顯有些凌亂,球員們都在忙著尋找對位的對手。

    斯托克頓抓住機會,一個高吊傳球直接傳到了甘國陽的手中。

    但肯塔基的雙塔很快撲了上來,兩個人一個身高6尺11,一個便是身高7尺1的31號,這兩個巨人在三秒區迅速形成了一張遮天蔽日的大網,想把勉強接到球的甘國陽徹底罩住。

    但甘國陽看樣子還是準備強行上籃,只見他整個身子向上一提,作勢要起。

    雙塔就好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一下子彈了起來,準備在空中阻擋下這個不知死活的華人中鋒。

    可是甘國陽根本就沒有起跳,這是他的假動作!

    因為兩人起跳,便給了甘國陽做動作的空間,只見他一個后轉身,從兩人的大網中脫離了出來,來到籃筐另一側,這次他是真正的起跳了!

    “哐!”一個迅捷如雷的單手劈扣,此時肯塔基雙塔剛剛落地。

    “Twin-Fools。”甘國陽在得分后老實不客氣地來了一句,雙塔是Twin-Towers,而Twin-Fools自然是雙傻了。

    自從NCAA的比賽以來,甘國陽在垃圾話上始終未逢敵手,這和他在高中時大戰加里·佩頓和雷吉·米勒這兩個大嘴巴,真是有天壤之別。

    他原本還期待著和北卡的那個垃圾話大王來場精神和體力的雙重大戰,卻沒想到23號已經在16進8的比賽中早早折戟。

    現在,他也只能拿肯塔基的雙塔來練手泄憤了。

    肯塔基野貓隊是一個非常依靠前場鋒線的球隊,他們隊內得分前三的球員,分別是他們的中鋒、大前鋒和小前鋒。

    而岡扎加又是鋒線相對比較弱,他們更依賴后衛線和投籃手感。

    不過在原本的歷史劇本里,1984年的帕特里克·尤因一個人搞定了肯塔基的前場三叉戟,而現在,搞定了尤因的甘國陽,面對肯塔基的小野貓,自然也不再話下。

    “嘭!”甘國陽在防守中一個帽扇掉了對方小前鋒肯尼·沃克的5尺小拋投。

    不過籃板卻被對方的中鋒馬爾文·特平拿到,他看也不看,想直接上籃,“嘭!”甘國陽又是一次封蓋。

    6尺11的特平體重達到了240磅,他原本以為依靠自己的體重沖擊力加彈跳,可以沖開甘國陽的防守,沒想到自己卻被這個11號完全壓制,自然只能吃火鍋。

    可是岡扎加的其他球員不知道是運氣不好還是手上抹油,球掉在地上三滾兩滾的,又跑到了肯塔基球員的手中,整個籃下是一片混亂。

    而肯塔基個子最高的球員,也是場上最高的31號——因為體重原因他擔任大前鋒,在亂戰之中拿到了球。

    籃下的他拿到球就要直接扣籃,這種扣籃對他而言簡直是輕而易舉。

    然而他剛剛屈膝抬手,卻發現自己的手臂好像打到了什么東西,緊接著裁判的哨聲傳來。

    “嗶嗶!”裁判的手指指向了31號,而他還一臉的茫然。

    等他注意到倒在地上的甘國陽,才明白自己的手肘是頂到了對方的身體,可自己根本就沒用力啊?

    可是裁判的哨子已響,判罰內容就不會更改,而場邊的觀眾也是把掌聲送給了這次精彩的防守。

    “嚯嚯,這個小子看起來非常的狡猾,簡直像個打了十年NBA的老球痞一樣。”在圓頂球場的頂層貴賓包廂里,一個人帶著無框眼鏡,看上去溫文爾雅的中年白人男子說道。

    “是的,他的成熟令人吃驚,說實話雖然我算是他的經紀人,但他從來都非常注意保護自己的權益,簡直像一個老謀深算的狐貍。”另一個人搭腔道。

    “不過我覺得還要再看一看,畢竟他是一個華人,風險實在太大了。當然如果他的確能和耐克談妥的話,那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耐克那邊基本上不會有問題,巴菲特先生已經解決了他們的資金問題,就看這個小子什么時候參加選秀了。”

    “最好是今年,今年可是一個大年,天才輩出,或許會是NBA歷史上最優秀的一年。”

    “我會嘗試說服他的,還有他的教練,還有他的父親。”

    甘國陽并沒有想到,在球場的某一處一場談話正在決定他未來的前途。

    當然,甘國陽的前途更多的還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他在防守中用兩個蓋帽和一次造犯規,生生把肯塔基的前場三叉戟折斷,付出的代價僅僅是在地板上狠狠摔了一下。

    一個倒霉的記者則被230磅的甘國陽砸中,籃下的攝影席一向是最危險的地方。

    但這個記者也是幸運的,甘國陽在籃下的出色防守鏡頭都被他拍了下來。

    這些照片將登上明天體育報紙的頭版頭條:無所不能的11號和無所作為的31號。

    肯塔基的31號就是原來1984年榜眼秀,薩姆·鮑維,他被開拓者選中,最終卻因為傷病碌碌無為;為此開拓者甚至錯過了邁克爾·喬丹。

    現在,這場貓狗大戰,因為甘國陽的出現,將要改變這兩個人的命運。  

U赢电竞 JBO体育|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JBO竞博| JBO| 电竞竞博| 竞博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