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八十五章 一生之敵

第八十五章 一生之敵

    (很多人都關心主角的選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偏好,但為了總體劇情的把握,以及各個經典球隊的完整性,所喲作者已經有了自己的構思,而且會盡量將一切解釋地圓滿,既歡迎讀者YY,也希望能理解作者的寫法。還有本章發的略匆忙,可能有錯漏,有空會改,見諒。)

    在NCAA的歷史上,最著名的一場比賽是1979年印第安納州立無花果隊對陣密歇根州立斯巴達人隊的總決賽,那場比賽電視收視率達到驚人的24%,一共有3500萬人觀看。

    那次總決賽中的對手是拉里·伯德和魔術師約翰遜。

    這是在美國籃球史,籃球比賽電視轉播歷史上難以逾越的奇跡,即便NBA的總決賽也無法比肩。

    剛剛過去的1983年總決賽,摩西·馬龍率領的費城76人復仇洛杉磯湖人,收視率也不過12%,只有1979年那場曠世決戰的一半。

    整個美國各項體育運動中,也只有超級碗這樣的比賽才能壓過1979年的收視奇跡,但不要忘記,NFL是職業聯賽,而NCAA只是由大學生組成的半職業比賽。

    原本這個收視奇跡將一直延續他的傳奇,哪怕到了1998年喬丹最后一次總決賽,收視率也無法超越這場黑白大戰。

    但在1984年的西雅圖,全美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圓頂球館,無數個家庭的電視機調到了ABS,調到了ESPN,調到了地方體育頻道,靜靜地等待一場曠世決戰的開始。

    而在風暴的中心,圓頂球館的更衣室里,卻異常的沉默和平靜。

    “甘,你猜會有多少人看這場比賽?”在更衣室中給腳踝打繃帶的安德森問道。

    “不知道,或許會有一千萬人吧。”甘國陽則在檢查他的手掌,和喬治城比賽時的傷應該好了。

    “我草,一千萬人,如果每個人掏出一塊錢,就是幾千萬美元了!”安德森對一千萬人這個數字表示極其驚嘆。

    “我們中國一個城市就能有一千萬人,比如像北京,像上海。”甘國陽淡淡的說道,八十年代北京上海雖然沒有這么多人人,可是也不遠了。

    “中國實在是太可怕了,可是一千萬人,那就意味著這場比賽過后,每20個人里面就會有一個人認識我了!”美國當時有兩億多人口,安德森為這樣的情景出現而興奮不已。

    不過,甘國陽和安德森還是低估了這場比賽的影響力和比賽的觀看人數。

    此時在圓頂球館的一個解說包間里,西雅圖當地電視臺和電臺的解說員,有“Voice-of-the-Supersonics”之稱的鮑伯·布萊克本正在麥克風前向整個西雅圖地區的電視觀眾和收音機聽眾播報這種重量級比賽的相關情況。

    “所有的電視機前或者收音機前的觀眾與聽眾們,如果你的手頭還有什么工作沒有做完,那么就請你抓緊之間,趕快給孩子喂奶,給小狗加食物,把洗衣機里的衣服拿出來曬掉,把烤箱中的曲奇快些拿出來,因為這場萬眾矚目的比賽就快要開始了。根據預測,這場比賽的觀眾很有可能會接近四千萬人,對是四千萬,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但我還是希望你們不要錯過這場注定經典的總決賽。”

    布萊克本的聲音洪亮而渾厚,一大段話說完,都不帶個喘氣的。

    “讓我們看一下雙方的球員,哦這些可愛的孩子們都已經開始上場熱身了,希望經過半決賽的洗禮他們能夠習慣圓頂球館的狂熱氛圍,這里并不比東海岸的波士頓花園更讓人好過。”

    休斯敦美洲獅和岡扎加斗牛犬的球員都開始上場進行熱身,顯然圓頂球館的噪音與巨大的穹頂,難免讓這些大學生球員們有些緊張,雖然他們已經在各個NBA球館打過比賽,但總決賽的氛圍還是壓得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在半決賽的比賽里,岡扎加斗牛犬和肯塔基野貓展開了一場貓狗大戰,顯然狗是要比貓厲害一些,雖然貓看上去更狡猾更敏捷;但斗牛犬在這場比賽中打出了罕見的快速進攻和高比分,而在這之前他們一直都是一只以防守見長的球隊。”

    “而另一場比賽中,休斯敦美洲獅則和弗吉尼亞騎士則是用一場丑陋的防守大戰,亮瞎了我們的眼睛,兩只球隊的得分都沒有超過50分。而在此之前休斯敦美洲獅一直都是活力旺盛,所以這實在是讓人有些看不明白。”

    在半決賽中,岡扎加斗牛犬是用凌厲的內外結合進攻,活生生把肯塔基野貓打趴下,以71:55的比分輕松過關。而休斯敦美洲獅則是和弗吉尼亞騎士糾纏到了最后一刻,最終才以49:47兩分的優勢涉險過關。

    此時的甘國陽正在球場上專心致志地進行罰球練習,布萊克本說的話他自然一句都聽不到,這時球場上的各種噪音充斥著球員們的耳朵,八十年的球館降噪效果還非常的差。

    但甘國陽好像沒有受到什么干擾,依然在罰球線一個又一個,無比認真地練著罰球。

    在上一場和肯塔基的比賽中,他獲得了12次罰球機會,但他只罰中了其中的5個,命中率連50%都沒有,遠低于平時的80%。

    如果12個罰球全部罰進,那么他就可以得到30分,而不是23分。

    可他所具備的強大殺傷力還是給了肯塔基引以為傲的內線以致命一擊,他們的雙塔一共在甘國陽身上賠上了9次犯規,薩姆·鮑維在下半場被罰下。

    雙塔在甘國陽的狡猾和垃圾話的刺激下變成了雙傻,這也直接導致里兩人在NBA選秀中的行情被看低。

    “唰!”甘國陽終于連續投進了10次罰球,松了一口氣,完成了自己在心里定下的小目標。

    自從他的勾手被開發,而中距離跳投變得不再穩定后,甘國陽從未放棄重拾這門技術的努力,他每天都會花時間在訓練場上,為自己的中距離投籃定下一個個小任務,不完成這些任務今天的訓練就不會結束。

    可惜這樣的訓練還是缺乏系統性和持續性,畢竟他有許多比賽要打,在比賽當中他真正發揮威力的還是自己的勾手以及扎實的籃下腳步。

    但你不知道他在什么時候會用一次中遠投來讓對方嘗嘗見血封喉。

    “大表哥!大表哥!這邊兒這邊兒!”剛剛罰完球的甘國陽立馬聽到了來自看臺的喊聲。

    甘國陽一看,果然是甘國輝,正咧著大嘴朝他揮舞著手臂。

    而旁邊,竟然還有甘國陽的爸爸甘有為,以及表叔甘有堂、表叔公甘炳光,甚至表嬸錢慧和表叔婆這兩個家中的女性成員都來了!

    “爸…”甘國陽最終喊道,但他可不是甘國輝,這點聲音甘有為當然聽不到,但甘有為顯然知道甘國陽看到了他們,也從座位上站起來,朝著甘國陽揮了揮手。

    來到美國將近三年了,這竟然是甘有為第一次離開舊金山,其它大多數時間他都在甘家菜館辛勤地工作,為了自己的兒子默默地付出自己的一切。

    他不知道什么是NCAA,也還是不明白一群人追著一個球跑來跑去有什么意義,但他知道,這或許是兒子人生中最最重要的比賽。

    他依然記得自己打兒子的那一巴掌,兒子眼中流露出來的不是怨恨而是愧疚;他更記得自己說過的那句話,觸痛了甘國陽的心,卻也觸痛了他自己。

    現在,甘國陽終于有機會站在美國大學籃球比賽的最高殿堂中,去爭奪他人生中的第一個冠軍。

    所以從未離開舊金山的甘有為跟隨著表叔一家,一同來到西雅圖,來見證自己兒子籃球生涯中最輝煌的時刻。

    甘國陽望著看臺上的父親,想到這幾年來甘有為為他付出的一切,鼻子不禁有些發酸。

    按照甘有為的才智和魄力,如果待在中國翻身做老板問題不大,但來到美國后因為語言和文化上的障礙,使得他只能做一個大廚;加上在甘家菜館也是自家人開的,他便也安心做一個大廚。

    可以說甘國陽能取得現在的成績,和甘有為的犧牲與支持是分不開的。

    “爸爸,我會把這個冠軍帶給你的。”甘國陽在心中默默地起誓。

    不過,還有一個人卻始終沒有出現在看臺上,這也讓快要開始比賽的甘國陽有一絲心神不寧。

    那人就是王撫西。

    比賽前甘國陽和王撫西通過電話,因為家里出了些事,所以王撫西需要先趕回洛杉磯,等到決賽日當天才能感到西雅圖。

    當時的航班推遲、延誤是常有的問題,而且機場離市區也相當遠,所以也不知道王撫西什么時候能到達。

    在這樣重大的比賽中沒有王撫西在,甘國陽心中總覺得還是少了些什么,兩人也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能見面了。

    但即便王撫西現在到達現場,甘國陽也不可能發現她了,因為比賽即將開始,雙方都回到了板凳席上,準備開始入場儀式。

    八十年代的入場儀式還是非常的簡單,球員們聽著現場DJ的介紹,一個個從板凳席上起來,向觀眾們揮手致意;不像九十年代,又是全場熄燈,又是DJ的拖長音,到后來更是有現場的火焰噴射,揮舞大旗等等項目。

    現場觀眾卻并沒有因為這簡單的儀式而感到乏味,依然用著最高分貝的聲音來為這些來到最高舞臺的勇士們加油。

    “圓頂球館無論在什么時候都是這樣的激情澎湃充滿噪聲,我覺得哪怕是球館掃地的老大爺揮動掃把的聲音,都要比其他球館的老大媽要響!”布萊克本用他巨大的嗓門,將圓頂球館的嘈雜傳遞到無法到達現場的球迷耳中。

    西雅圖球迷一向以嗓門大,擅長制造噪聲而聞名,他們什么在后來創造了球場最高分貝的世界紀錄。

    “讓我們來看看,這場比賽最大最大最大的看點,就是兩只球隊的超級中鋒!上一次有這樣兩個‘門當戶對’的球員在球場上相遇是什么時候?沒錯,就是在1979年,大鳥伯德和魔術師約翰遜!那場創造收視奇跡的比賽。”

    “而如今局勢是如此的相似,一個是早已聞名全美的超級強隊,而另一個則是異軍突起的黑馬;而且這個岡扎加大學這個黑馬和無花果一樣,在進入決賽前他們保持了全勝,可惜在決賽中功虧一簣。不知道斗牛犬能不能做出偉大的突破,一黑到底!”

    在1979年,拉里·伯德所在的印第安納無花果上演了灰姑娘的奇跡,在進入全國賽之前26戰全勝,并一路殺到了總決賽,最后輸給了魔術師的斯巴達人,沒能將奇跡進行到底。

    而在全國賽前同樣一場未敗,同樣不被看好的斗牛犬,也是過關斬將,在所有人的驚訝眼神中走向最高舞臺。

    他們的對手休斯敦美洲獅隊,則是去年的總亞軍,前年的四強隊伍,屬于全美超級強隊,今年他們定然要為冠軍而戰。

    入場儀式結束,全場起立,開始奏唱美國國歌。

    甘國陽和往常一樣,作為一個中國人在全場奏唱美國國歌《星條旗永不落》的時候,他也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唱響《義勇軍進行曲》了。

    “又到了奏唱國歌的時間,星條旗永不落的旋律響徹了全場,但依然有人不愿意張嘴開場,不是因為他們不熱愛這個國家,而是因為他們來自地球的其它地方;哦,據我所知,今天我們的兩位主角就是分別來自亞洲大陸和非洲大陸的籃球天才。如果喬治城的尤因也在的話,一個來自中美洲的超級中鋒同樣會在唱國歌時閉上他的嘴。難以想象,在為了的10年當中,NBA的內線將被幾個外國人統治。”

    布萊克本的大嘴即便在奏唱國歌時依然喋喋不休,讓收音機前的聽眾身臨其境。

    這些繁復拖沓的儀式結束后,甘國陽期待已久的終極之戰終于到開始了。

    斗牛犬的球員們在替補席前圍成一圈,做著最后的賽前動員。

    “Now-or-Never.Win-or-Go-home.Let's-go-bulldogs!”(時不我待,贏球或者回家,沖吧斗牛犬!)甘國陽喊出了他們的口號。

    “Go-bulldogs!”

    當一切就緒,甘國陽踏上球場時,終于和他的對手面對面了。

    就是對面站著的那個巨人,身著35號紅色球衣的美洲豹球員,布萊克本口中的非洲天才,今年nba選秀的狀元預訂者,未來的完美中鋒,后世甘國陽的偶像。

    在這已經被改寫的歷史中,他將成為甘國陽的一生之敵。

    “來吧,戰個痛快吧,阿基姆·奧拉朱旺。”  

U赢电竞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JBO电竞| JBO体育|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