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八十八章 Going-the-distance

第八十八章 Going-the-distance

    (我周六周末要讀學位,所以更新會比較晚也不穩定,見諒。)

    西雅圖的夜空就像美國其它城市一樣,都市中的燈火照亮了天空,在巨大無垠的黑幕下涂上一層淡淡的光圈。

    不過緯度更高,空氣清新的西雅圖,在夜晚可以看到徐徐多多的星星,這些來自遙遠深邃宇宙的恒星,它們的光芒到達地球時卻也只剩下點點的閃爍光芒。

    璀璨的星空和明亮的都市交相輝映,西雅圖的太空塔好似科幻電影中的飛碟指揮中心,矗立在

    而事實上,一場極其激烈的比賽的信號,正是通過太空塔傳向了全美各地,讓電視機前和收音機前的球迷心情隨著場上形勢的變化而跌宕起伏。

    這時,在閃爍而固定不動的星空中,出現了一個移動的光點,它慢慢地向下移動,一邊還閃出紅色的光芒。

    “本次洛杉磯飛往西雅圖的航班即將抵達,請乘客們做好下機準備,系好安全帶,檢查您的行李,不要有遺漏,希望我們的服務讓您滿意,北美航空公司……”

    這是一家從洛杉磯直飛西雅圖的航班,飛機已經抵達了西雅圖機場,即將降落。

    雖然不是跨時區飛行,但長時間的飛行還是讓很多乘客進入了夢想,現在他們紛紛醒來,做好下機的準備。

    當飛機安全降落后,從下機通道第一個出來的是個個子高高的女孩,身材極好,帶著一個粉色的鴨舌帽,穿著勾勒出美好線條的藍白色牛仔褲,以及一件藏青色的運動裝。

    在運動裝上印有“Gonzaga”的字樣,而在背后卻是印了“Gump”這個單詞,是傻瓜的意思。

    女孩的行色非常匆忙,背著一個大的帆布包從通道里出來,小跑著一路從機場出來,到了出租車停靠站,她卻發現那里等客的出租車少得可憐。

    “怎么搞的,難道全城的出租車司機都停工去看比賽了嗎?”女孩小聲嘀咕道。

    還好,還是有幾輛出租車是要做生意的,看到有客人從機場出口出來,紛紛按了按喇叭,示意可以走。

    女孩跑到最靠近他的一輛車前,打開車門,用最快的速度鉆了進去。

    “您要……”

    “圓頂球館!”

    開車的是為黑人司機大叔,他還沒開口問客人要去哪兒,客人已經急不可耐的說出了目的地。

    “圓頂球館,好的沒問題,不過現在去看比賽可是晚了,都已經快要九點了。”NCAA的總決賽在太平洋時間下午7點30開始,現在已經9點中,下半場的比賽已經開始了。

    而出租車從機場開到球場至少要40分鐘。

    “沒關系,只要能趕上,哪怕看上最后一眼也無所謂。”女孩說道。

    “哦,好吧。你穿的是岡扎加的運動服,難道是岡扎加的學生嗎?”司機大叔注意到了女孩的衣服。

    “是的。”女孩點頭說道。

    “我還以為你是一名模特呢,個子可真高啊。我以前也載過一些模特,哦她們真是太瘦了,你看上去似乎要好一些。”黑人大叔笑著說道,出租司機總是健談的代名詞。

    “我不是模特,只是普通的學生。”

    “哦,你好像不是白人,而是…華人?或者日本人?日本人好像沒有你這么高的女孩吧。”黑人大叔這時才發現這個帶著粉色鴨舌帽的女孩是個黃種人。

    “我是華人,來自洛杉磯。”女孩回答道。

    “洛杉磯?天吶,你那么遠跑過來,就為了看一場四分之一的比賽嗎?”黑人大叔很驚訝。

    “是的,因為我的男朋友今晚要上場比賽。”女孩說道,眼中似乎放出了一絲光彩。

    “哇哦,你的男朋友?真他媽的吊炸了……抱歉我爆粗口了,不過我不太了解籃球,但聽說有個華人小子非常非常的厲害,是他把岡扎加帶入了總決賽,難道他就是你說的‘男朋友’嗎?”黑人大叔的閑事管的真多。

    而女孩并沒有說話,而是輕輕點了點頭,黑人大叔見她承認但好像不愿意多說,便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這個女孩自然是王撫西。

    按原計劃,她是要和岡扎加的球迷團一起到西雅圖,看岡扎加的四強賽和總決賽的,可是王撫西家中卻出了一些變故。

    她家在英格爾伍德的電器店遭到了幾個黑人的持槍搶劫,店內的財物被劫掠大半,一些商品也遭到的損壞。

    王撫西的父親則被其中一個神經過度緊張的劫匪射傷,幸好只是輕傷,沒有什么大礙。

    聽到這個消息,甘國陽自然是讓王撫西先回家陪父親,如果可以的話再到西雅圖來看比賽。

    王撫西回到洛杉磯,在他媽媽工作的醫院看到安然無恙的父親,心里的石頭才落了地。

    之后的幾天孝順的她都在醫院陪著父親,直到決賽的那一天,王撫西的父親也讓撫西去一趟西雅圖,去看一看甘國陽的比賽。

    父親的理解讓王撫西很感動,可是航空公司并不領情,從洛杉磯到西雅圖的航班因為機械故障整整延誤了5個小時。

    原本預計下午到達的飛機,直到晚上九點才抵達,此時比賽已經進入后半段了,所以王撫西才如此地匆忙。

    對王撫西而言,甘國陽的到來好像生命中突然出現的奇跡,她從未想過在自己的生命里會有這樣一個男人。

    她曾經因為他高超的球技而崇拜他,也因為他有些深邃的眼睛和木訥的樣子而心生漣漪。

    而在和他的接觸中,她又發現這個男人像一口深井,古井不波,卻又甘甜可口;他的睿智,他的見多識廣,他的幽默,他的溫柔體貼,都讓王撫西深深地沉醉。

    終于在那個夜晚,她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了他,那是她人生中最快樂最充實的夜晚。

    雖然之后因為轉校風波和籃球訓練,兩人很少有機會再去體驗那樣的快樂,但兩人的情感卻從未冷卻。

    最后她也去了寒冷的斯波坎,為了找尋心中的溫暖。

    王撫西也熱愛籃球,但她更喜歡看到甘國陽在比賽中那種專注的神情,那種眼神,就和那個夜晚她赤條條站在他面前時是一樣的。

    她知道這是愛,雖然和一個籃球去分享這種愛讓王撫西有時也難免怨念叢生,尤其是是甘國陽在別的州一連打一個多禮拜球的時候,

    可是他還是默默地支持著甘國陽,每天和他電話。

    她深信,在甘國陽的心中,她的位置一定是無可取代的,一定。

    無論多么遠的距離,都無法阻止他們的愛。

    “對了,您能把收音機打開嗎?我想聽聽比賽的情況。”王撫西突然想到決賽是有廣播可以收聽的,趕忙和黑人大叔說道。

    “好吧,其實我平時都不聽籃球比賽,我只聽西雅圖海鷹的比賽;否則我現在已經跑回家看電視了,而不是在這里等生意。”黑人大叔說著打開了車上的收音機,調到西雅圖地方體育頻道。

    收音機里立刻傳來布萊克本洪亮的聲音和流利的現場解說。

    “布萊克本,這個家伙的解說倒是非常棒,可惜他已經不怎么解說NFL的比賽了,真是太可惜了。”

    “……哦天那,甘犯規,下半場開場才2分鐘,岡扎加大學的頭號明星,他們的11號球員甘就已經兩次犯規,一次防守犯規一次進攻犯規,這樣他已經三次犯規了!情況有些微妙,雖然岡扎加還領先著5分,但岡扎加的教練不得不把他們的頭號王牌放回板凳,換上替補中鋒拉夫……”

    剛剛打開收音機,里面的傳來的解說內容就讓王撫西的心瞬間收緊了起來,雖然知道岡扎加比分領先,但甘國陽竟然連續犯規而不得不下場休息,這對岡扎加來說實在是個大大的壞消息。

    “這樣球權就又回到了休斯敦的手上,造成甘進攻犯規的正是休斯敦的頭號得分手邁克爾·楊,剛才在進攻中他就用一個二加一,既得到兩分,又造成甘的犯規……我們看,又是邁克爾·楊,和奧拉朱旺的一次單擋配合,拉夫被吸引到了外圍,他的注意力被奧拉朱旺帶走了,邁克爾·楊受到了夾擊,很艱難,他投籃了,直接翻身跳投,打板!球進了!上半場表現得像一把沒了子彈的槍的邁克爾·楊,在下半場又重新裝填上了彈夾!”

    下半場開始后,休斯敦美洲獅的頭號得分點邁克爾·楊就開始復蘇,依靠出眾的個人能力連得5分,一下把半場8分的差距縮小到了3分。

    “讓我們來看看,岡扎加會有什么樣的應對,他們的頭號強點已經被裁判吹下了場,他們沒有可靠的得分點了。外線不斷的轉移球,他們的跑位和轉移還是那樣的流暢,而且他們非常非常的耐心,耐心的我都有些要睡著了,美洲獅的防守球員似乎也要睡著了……馬修斯在左側有機會,他虛晃了一下沒有投籃,他選擇了向里突……嗷,奧拉朱旺,賞了他一個大火鍋!這簡直就是在打排球,一個漂亮的扣殺,我們可以看到奧拉朱旺在搖頭,好像在說‘下次別來了’。”

    失去了最強點的岡扎加雖然打的很耐心,節奏也放得很慢,可是耐心并不代表可以換來得分,他們還是缺少單打能力強的球員。

    按照貝爾曼原來的計劃,下半場用慢節奏和對手拖,防守上有甘國陽在不用擔心太多,而進攻中則是耐心尋找機會,如果沒有機會,就讓甘國陽在低位單打解決問題。

    可是裁判的兩次犯規吹罰讓貝爾曼的計劃在一分鐘之內全盤落空,他不得不重新做出調整,可是球員們的手感已經沒有上半場那么好了。

    而休斯敦內線的奧拉朱旺沒有了甘國陽的牽制,簡直就是一個蓋帽機器,當他在面前的時候,岡扎加球員投籃時明顯不夠堅決。

    “……楊的突破,吸引了三個人的注意力,但他們忽略了插上的奧拉朱旺,接球,扣籃!哦我的上帝,我坐在解說包廂里都能感覺到籃筐在晃,沒有人可以阻擋他,沒有人。如果有的話,那個人也在板凳上坐著。”

    岡扎加的防守明顯有些顧此失彼,楊的突破和投籃感覺都開始找了回來,內線的安德森必須去幫助克萊蒙特協防,而拉夫的防守意識明顯不行,他漏掉了奧拉朱旺,讓他有了輕松得分的機會。

    “奧拉朱旺的表演好像并沒有結束,岡扎加的發球被他搶斷了!他沒有選擇投籃,他把球傳給了外線的楊!邁克爾·楊左側45度出手,命中!命中!反超了!反超了!下半場開場才4分鐘,休斯敦美洲豹就依靠邁克爾·楊和奧拉朱旺的出色表現將比分反超!45:46!他們反超了一分!”

    收音機中布萊克本的聲音在王撫西的耳中顯得尤為刺耳,她沒想到自己剛聽比賽的情況,岡扎加就被反超,甘國陽還因為犯規不得不下場休息。

    王撫西氣得用力把收音機的開關關上,不愿意再聽。

    “場上的局勢起起伏伏很正常,冷靜下來姑娘,要對自己支持的球隊有信心。”黑人大叔像個老球迷一樣教導著看上出氣鼓鼓的王撫西。

    “阿甘現在肯定著急讓教練派他上場吧,可是他再犯規可怎么辦。”

    此時,在和西雅圖東西相隔的紐約,位于哈德遜河口的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的學生公寓里,同樣有一群球迷在盯著電視觀看這場NCAA大戰。

    “比分怎么樣了?”有一個人問道。

    “嘿,LEE?你怎么也來了?我可不記得你以前看籃球,學校的比賽你都不去看。”

    “我只是想來看看和我一樣黃皮膚黑頭發的球員,是多么的出色。”Lee說道。

    “哈哈,確實,他很出色,讓人吃驚的出色;不過下半場他受困于犯規,岡扎加可危險了。”

    “是嗎?”

    Lee探頭看了看電視機,雖然他不懂籃球,可是他還是能從場上的球員中分辨出哪個是華人,實在太好認了。

    “我看到他了,他好像上場了。”

    “哦天吶,他瘋了嗎?他可是三次犯規了,鬼都能看出來他要是被罰下,岡扎加就完了。”

    “不,我相信他,這是一個睿智而有見識的人,他心里一定很清楚他在干什么。”

    “得了吧Lee,說的你好像認識他一樣。”

    “我想我確實認識他……”

    …………

    而在猶他高原的鹽湖城,猶他爵士的球員們也在訓練館的休息室觀看著這場比賽,雖然NBA因為這場比賽而停賽一天,但他們還是要訓練。

    晚上自然要在電視機前觀看這次萬眾矚目的戰役。

    “岡扎加有麻煩了,伊頓,聽說那個黃皮小子以前是UCLA的,后來叛變到了岡扎加。”

    “是的,但是,我覺得,這個家伙很棒,而且,我并不喜歡UCLA。”伊頓慢吞吞地說道,他說話總是不緊不慢,打球也是如此。

    “這個家伙有上場了!我看他今天要5犯下場了……哦,漂亮的中投,那個12號他媽的是誰。”

    伊頓也看到,是岡扎加的斯托克頓,借助甘國陽的掩護投進了一個中距離投籃,穩定住了岡扎加的局勢,同時比分也再次反超。

    “我知道,他是約翰,我見過他。”伊頓又慢吞吞地說道。

    “這個家伙速度和你說話一樣慢,伊頓。”有人說道,球員們都笑了起來。

    “可我覺得,他是個,不錯的球員,也許,很適合我們。”伊頓再次說道。

    說話間,斯托克頓幫助克萊蒙特包夾楊,將球斷了下來,發動了快速反擊,一條龍直接上籃成功!

    “沒錯,他確實相當不錯。”和球員們一起看球的助理教練說道。

    他的表情看上去嚴肅而專注,顯然在認真觀察著場上局勢。

    “你們看,斯隆先生也和我,想的一樣。”

    …………

    在舊金山,去福爾松路吃燒烤的客人可要失望了,因為那里的大內特燒烤店早早地關門,掛上了Close的牌子。

    不過燒烤店中似乎并不平靜,在里面還能聽到人說話交談的聲音。

    “蓋掉他,蓋掉他!哦,fuck!阿甘為什么不直接一巴掌蓋掉這個非洲小子!又讓他上籃成功了,換成我我早就把他蓋得他媽媽都不認識他了……內特,再來一盤牛肉吧。”

    “我一天賺的錢都不夠你一個人吃的…阿甘已經三次犯規了,他不能再輕舉妄動,你難道忘了,你以前就是怕被罰下場而不愿意全力防守。”

    “你又污蔑我內特,我只是在常規賽的時候才這樣,而且在進攻的時候沒有人可以阻擋我,我留在場上可以得更多分,也是為了球隊好。”

    “阿甘已經做得很棒了,我從沒見過進步這么快的球員。那個奧拉朱旺也非常的出色,他的進步也快的驚人,不過這兩個家伙竟然都不是美國人。”

    “美國本土中鋒的天賦已經全部被我吸收走了,……好球!阿甘的扣籃!這家伙的扣籃他媽的就不像個中鋒!太他媽的漂亮了!”

    …………

    王撫西經不住內心的煎熬,還是打開了車上的收音機。

    “阿甘的扣籃!太美妙了!在接到斯托克頓傳球后從中路突破,在奧拉朱旺頭上的扣籃!一個滑翔扣籃!我預測這將是本次總決賽上最精彩的進球!”

    聽到這里,王撫西也是一陣激動,阿甘終于上場了,而且還扣籃了!

    “司機先生,到底還有多久能到?為什么不動了?”王撫西迫不及待地問道。

    “前面似乎出了點事故,要等警察來處理,還是聽廣播吧。”

    最近王撫西可以說是諸事不順,也只能希翼最最重要的事情能夠順利吧。

    而這個時候,圓頂球館的氛圍已經緊張到了極點,美洲獅在依靠邁克爾·楊的投籃反超后,甘國陽重新上場。

    他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犯規,并帶領岡扎加與休斯敦陷入了艱苦的拉鋸戰。

    休斯敦依靠邁克爾·楊的突破與傳球,和奧拉朱旺的穩定發揮,將比分不斷迫近。

    岡扎加則是依靠甘國陽和斯托克頓的二人轉苦苦支撐。

    圓頂球館的溫度似乎應球員跑動而散發的熱量高了許多,球員和觀眾們全都滿頭大汗,整個場地上都有些霧氣蒸騰。

    但沒有人愿意離開,甚至想上廁所的人都在努力忍住,因為比賽只剩下最后的1分鐘,而岡扎加以67:66還領先這休斯敦1分。

    休斯敦的劉易斯教練喊了暫停,布置這關鍵一攻。

    “專注專注!最后1分鐘,就是累死也要跟上對手的腳步!甘,守住內線,不要輕易撲出來,注意保護后場籃板,不要給對方第二次機會!要收縮我們的防線,收縮!如果他們能夠投進遠投,那我們也只能認命,但絕不能讓他們突破到內線,尤其是邁克爾·楊!”貝爾曼大聲吼道。

    下半場邁克爾·楊的覺醒給岡扎加帶來了巨大的麻煩,貝爾曼知道必須小心他。

    “嗡~”蜂鳴器的響聲預示著最終決戰的到來。

    休斯敦這個時候已經沒有暫停了,而岡扎加還有最后一個暫停。

    休斯敦在外線發球,岡扎加的防守異常嚴密,他們幾乎要發不出球了!

    奧拉朱旺趕忙拉出來接應,隊友把球傳到了奧拉朱旺手中,跳起的奧拉朱旺接到球,死死保護好籃球,不讓岡扎加的球員掏走。

    邁克爾·楊也來到他跟前,從奧拉朱旺手中接走了球,直接從右側四十五度向內突破!

    甘國陽正在內線等著他呢!

    兩人同時起跳,但甘國陽不敢向下壓,因為他已經4次犯規了。

    甘國陽全力伸直手臂,去干擾楊的進攻路線,楊只能用一個高拋來躲避甘國陽的封蓋。

    “呯!”球砸在了籃筐上,沒進!

    但從內線沖上來的奧拉朱旺高高躍起,用右手碰到了籃球,把球撥向了外圍的隊友手中。

    “富蘭克林拿到了球,向內突了一步,在左側12尺的地方出手!球砸在了籃筐前沿!但是,奧拉朱旺再次拿到了前場籃板,甘不敢做大動作怕犯規。奧拉朱旺后仰跳投,球…轉了一圈,進了!進了!68:67,休斯敦又反超了!距離比賽結束只有不到5秒鐘了,岡扎加叫了暫停,天吶,這場比賽實在是……啪。”

    王撫西一下子關掉了收音機,以為出租車已經到了圓頂球館。

    “給您,不用找了!”王撫西從錢包掏出一張錢扔給黑人大叔,立馬打開車門朝圓頂球館的大門沖去。

    “誒…你給的錢少了…”

    王撫西已經一溜煙跑進了球館中。

    她掏出了早就買好的票,在檢票人員詫異的目光中直奔球場中心,“這么晚了才來看比賽?”

    當王撫西從通道沖上看臺的時候,看到雙方的球員都站在了場上,身穿藏青色球服的岡扎加球員正準備發球。

    而記分器上的比分是67:68,比賽還剩下5.4秒。

    “阿甘!阿甘!”王撫西在看臺上大聲喊道,但此時整個場館的人都在喊著口號,甘國陽怎么可能聽得到王撫西的聲音。

    更何況在甘國陽的腦中,他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他的腦中只有籃筐,他的腦中只有籃球,他的腦中只有最后一擊的戰術。

    “嗶!”裁判吹響了發球的哨音,NCAA總決賽的最后4秒!

    安德森和甘國陽為馬修斯和斯托克頓做了一次雙掩護!但克雷蒙特都沒有傳球!

    馬修斯跑向了右側底線,而斯托克頓借助甘國陽的掩護跑向了左邊。

    盯防斯托克頓球員已經被甩開,斯托克頓空了出來,克萊蒙特把球傳到了斯托克頓手中!

    斯托克頓在左側牛角位接球!5.4。

    奧拉朱旺,富蘭克林和邁克爾·楊都撲了上去,他們不會讓喬治城被絕殺的慘劇再在自己身上重演。5。

    斯托克頓沒有機會,但兩個掩護的樁子還在,發球的克萊蒙特同樣借助雙掩護跑到了右側45度!4。

    被包夾的斯托克頓把球傳到了甘國陽手中,此時甘國陽在罰球線前!3。

    跑到右側的克萊蒙特反跑,轉而向左,從甘國陽的身側經過,而斯托克頓已經切到了內線,甘國陽有兩個傳球機會!2。

    奧拉朱旺跟著斯托克頓到了內線,而楊和富蘭克林看到克萊蒙特伸出了手,要從甘國陽手上接球,兩人前去封堵。1。

    但克萊蒙特的手上沒有球。

    球還在甘國陽的手上。

    甘國陽的眼里只有籃筐,他的腦海中一片寂靜,如同青藏高原上的曠野,冰冷沉寂。

    他從未放棄過恢復自己的中投能力。

    在開賽前的熱身中,他十罰全中。

    沒有人知道他還有一手中投,包括奧拉朱旺。

    最后1秒。

    出手!

    0。

    “阿甘!阿甘!”

    在甘國陽的腦海中竟然聽到了王撫西的聲音,沒錯,就是王撫西喊他的聲音。

    “撫西!”甘國陽大吼著回應道。

    他四處張望著,想找到王撫西的身影,但周圍全部都是人。

    甘國陽已經身處人海之中。

    “甘,你有什么想法,這最后一投,是教練布置的戰術,還是你臨時決定的?為什么你在其他比賽中并沒有表現出中投的能力?”

    “我不知道…撫西…我不知道…”

    “撫西!”

    “你會進入NBA嗎?還是在NCAA繼續一年爭取連冠?而且岡扎加在這次NCAA比賽中一場未敗,創造了又一次不敗神話,那你……”

    “我不會再待在NCAA了,不會了,我要追尋更遠大的理想……撫西!”

    甘國陽看到了人海中的那一頂粉色鴨舌帽,他趕忙擠開那些如同僵尸圍城般的球迷,沖向粉色的帽子。

    “撫西!”

    “阿甘!”

    王撫西早就看到了甘國陽,卻在奔騰的人海中迷失了方向,但她知道甘國陽就在場地里,所以她拼了命地向里擠。

    “阿甘!”

    甘國陽終于拉住了王撫西的手。

    兩個人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王撫西也顧不上甘國陽滿身的大汗,她只想緊緊地抱住他,抱住她心目中的英雄。

    “阿甘,我愛你,我愛你。”

    “我也是。”

    (第四卷完,NCAA篇結束)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JBO电竞| JBO竞博| JBO电竞| 竞博JBO| 竞博| JBO竞博| JBO竞博| 竞博JBO| 竞博lol|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