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八十九章 一九八四

第八十九章 一九八四

    (抱歉,今天又晚了。多謝來自hupujrs的支持,以后一定劉備奉上回饋!)

    1984年,可能是20世紀人類歷史上,也是中國近現代歷史上最重要的幾個轉折年之一,至少在體育界,后來的歷史證明這一年無比的關鍵。

    1984年的1月,蘋果推出了劃時代的Macintosh計算機,計算機發展進入新的時代;鄧公南巡,提出市場經濟的理論,中國的發展也進入了全新的時期。

    1984年2月,蘇聯總書記安德羅波夫去世,這是兩年來又一位去世的蘇聯最高領導人,這也預示著一場巨大的風暴即將降臨紅色帝國。

    1984年3月,岡扎加斗牛犬獲得了NCAA總冠軍,這或許在世界歷史事件中是一件很不起眼的事情,但只有當季的MOP明白,這很可能是改變歷史的關鍵一步。

    1984年4月,在老山戰役中中國取得了勝利,這看似只是一場普通局部防衛戰,卻為中國之后南部地區的高速發展創造了安穩的環境。

    1984年5月,蘇聯宣布抵制今年的洛杉磯奧運會,以回應在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中西方國家對蘇聯的抵制行為。但中國卻參加了這屆奧運會,而且這是中國首次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

    同月,在NBA選秀順位的抽簽中,83賽季西部的最后一名休斯敦火箭和得到1984年印第安納步行者選秀權的波特蘭開拓者,通過投硬幣的方式來爭奪首輪頭名選秀權,也就是狀元簽。

    對于休斯敦人來言,他們無比的渴望再拿一個狀元簽,這樣他們就能讓休斯敦本地籃球英雄繼續留在這里,和1983年的狀元一起組成雙塔。

    對于波特蘭人來說,能得到狀元簽是再好不過,但更多人卻覺得拿到榜眼簽也無所謂,這樣華盛頓州的傳奇小子就能繼續待在西北的土地上,開拓者需要第二個比爾·沃頓。

    而對于其它球隊來講,哪怕得不到這兩位注定成為巨星的巨人,今年的選秀依然是一場豐盛無比的大餐,有著無數可口的新人在等待著他們去挑選。

    最終,在這場硬幣決定命運的游戲中,歷史之神還是固執地讓車輪待在原有的軌道上前行,休斯敦火箭取得了他們歷史上的第四個狀元簽,這也是他們連續兩年抽中狀元簽。

    這種情況的發生也導致1985年的NBA選秀引入了樂透制度,來防止某些球隊為了得到狀元簽而不擇手段地擺爛。

    改變這個舊制度,確定新制度的人,就是NBA的新任總裁,大衛·斯特恩,他取代了上一任總裁拉里·奧布萊恩,成為了NBA的第四任總裁。

    從這一年起,NBA總冠軍獎杯也得到了更換,變成了后來為人所熟知的拉里·奧布萊恩杯。

    而那些在紐約麥迪遜球場上,和斯特恩一一握手的新秀們,也將和這位新總裁一起,開辟屬于他們的黃金時代。

    這其中,有一個黃皮膚黑頭發的球員,吸引了全美的目光,因為他不僅是第一位進入NBA的黃種人球員,也是順位最高的外籍球員。

    雖然他在選秀上的成績早讓這樣的結果板上釘釘,但真正的結果出來,還是讓整個美國震驚。

    最早進入NBA的外籍球員是意大利的德安東尼(后來的太陽教練),荷蘭的奈特和特立尼達和多巴哥的查爾斯,但他們在NBA只能算邊緣球員,而像這個榜眼秀這樣,還沒進入聯盟就引起巨大震動的,真的是第一個。

    而且他的出現是那樣的突然,幾乎是在半年的時間內突然就占據了各大體育雜志的頭版頭條,其中最常用的畫面就是在西雅圖圓頂中心的球場上,在一片人海中,一個身穿岡扎加球衣的球員和一個頭戴粉色帽子的女孩擁抱在一起,成為了NCAA歷史上不可磨滅的經典畫面。

    不過,選秀只是NBA注入新活力的一個方面,在斯特恩掌管這個大聯盟后,感覺到了它所存在的巨大問題,以及面臨的極大挑戰。

    為此,NBA在夏天做出了許多的改革。

    其中比較重要的幾點,如季后賽首輪改為5局3勝制,總決賽改為2-3-2賽制,下一年的選秀改為樂透制度,在賽季中引入全明星賽制,在球員的薪資報酬上引入工資帽制度。

    這一系列的改革在日后都將被證明是非常重要的決定,這些改革將真正地改變NBA,將它從泥潭中拖拽出來,以一個閃亮的形象出現在球迷們的面前。

    不過在這個夏天,這些針對性的改革措施還在靜靜地醞釀中,還沒有到它們發揮作用的時候。

    1984年6月,世界奧林匹克殘疾人運動會作為奧運會的前奏,在洛杉磯奏響,而在比賽當中,中國的殘疾人運動員平亞麗獲得了跳遠金牌,成為了第一位獲得奧運金牌的中國殘疾運動員。

    這也預示了,中國在1984年的奧運會上,必將有一番作為。

    1984年7月28號,第23屆奧運會終于在美國西海岸城市洛杉磯的紀念體育場正式開幕。

    在這座充滿了古希臘風味的白色體育場內,在主看臺樹立的奧運火炬旁邊,還有一臺巨大的電子屏幕。

    通過這個屏幕,坐在遠處的觀眾也可以看到整個體育場中重要的鏡頭和特寫。

    而當現任美國總統羅納德·里根在大屏幕上出現,說道:“我宣布,23屆洛杉磯奧運會現在開幕”后,整個場地陷入了一片歡騰之中,現場的樂隊也奏起了奧林匹克之歌。

    這位曾經的加州州長,也成為了第一位親臨現場主持開幕式的美國最高領導人。

    “怎么美國的總統開幕式致辭也這么老套呢,我還以為會有什么新花樣出來。”在場地觀眾席的一角,一個戴著鴨舌帽的觀眾說道。

    “說的你好像看過中國領導人致辭一樣。”旁邊同樣戴著鴨舌帽的觀眾回道。

    這兩個家伙就是跑到洛杉磯來看奧運會開幕式的王撫西和甘國陽。

    王撫西平時是喜歡戴鴨舌帽的,而甘國陽卻也不得不戴上帽子,現在的他好歹是個名人了。

    “我本來……我看過我們縣城運動會的開幕式,縣領導就是這么致辭的,說‘鵝熏布,地二加西暈東會,西則開抹’!”甘國陽用一口不知道哪里的放眼學著說道。

    “你說的什么呀……我都聽不懂,不準說你們的方言!”王撫西最討厭甘國陽講中文的時候說方言。

    “哎呀,就是說‘我宣布,第二屆縣運動員,現在開幕’!反正這些領導人都一個調調。把望遠鏡給我,讓我看看。”甘國陽想從王撫西手里拿過望遠鏡,甘國陽和王撫西坐在了一個畢竟偏的位置,場上的情況看的不夠清楚。

    “不行,你想拿著它去看美女?門都沒有。”王撫西醋勁不小。

    “不是,我想看看中國的運動員!剛才他們走太快了,我沒看清,讓我看看。”運動員入場儀式已經結束了,中國運動員入場的時候甘國陽的脖子真的伸得比鵝還長。

    在那一刻,這個來自未來的中國小伙,在美國的運動場地上看到中國運動員,竟然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中國運動員有什么好看的?你又不認識。”王撫西撅著嘴說道。

    “誰說我不認識!我認識許海峰呢,還認識李寧。”甘國陽不服氣了,作為體育迷的他,對1984年奧運會中國的首次亮相是印象深刻。

    “許海峰是誰啊?李寧我好像聽說過。”王撫西好奇地問。

    “你不懂,快讓我看看,中國拿第一塊金牌就靠他了!”甘國陽突然發現,這個問題不能細說,只能一句話糊弄過去,搶過望遠鏡開始在代表隊中尋找中國隊。

    很快他在一片國旗中找尋到了中國的五星紅旗,以及舉著旗桿的高大旗手。

    中國歷屆奧運會的舉旗手,從來都是由高大威武的籃球運動員來擔任,從后來的劉玉棟到姚明,都是中國體育代表隊的頭面人物。

    而今年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參加奧運會,旗手就是中國男籃的主力前鋒,王立彬。

    “要是我能擔任中國代表隊的旗手,該是什么樣子啊?”甘國陽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了這樣的念頭。

    但他轉念一想,按照當時中國的開放程度,以及官僚主義作風,以他在美國打球的經歷,即便他一直是中國國籍,想要代表中國參加奧運會恐怕還是難于上青天。

    而且現在他已經進入了NBA,成為了一個職業球員,按照1992年之前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規定,職業籃球運動員是不能參加奧運會的。

    這樣一來,甘國陽像想參加奧運會的想法可以說是遙遙無期了。

    甘國陽的思緒一下子飄得有些遠,他想到了以后NBA的日子,想到了在麥迪遜花園廣場的選秀,想到了在波特蘭的試訓,想到了那場永生難忘的總決賽。

    此時的甘國陽,在望遠鏡中看著中國代表隊中那些即將為國人所熟知的臉,心中驟然升起了一股強烈的宿命感。

    “我終究還是沒能逃脫波特蘭的魔掌。”甘國陽想到自己在波特蘭試訓,以及在選秀大會上聽到斯特恩念“The-Portland-TrailBlazers-select-Sunny-Gump-from-Gonzaga-University!”的時候,他的心中的百味雜陳。

    他沒有想到自己在半決賽與薩姆·鮑維的那一戰改變了兩人的被選命運,最終薩姆·鮑維掉到了第六順位,被華盛頓子彈選中。

    當然,華盛頓子彈是沒有想到,在這個本可以逃脫被坑命運的歷史交叉口,華盛頓選擇從一個坑跳到了另一個。

    而斯托克頓則在第11位被亞特蘭大老鷹隊選中,但猶他爵士在16順位撿到了凱文·威利斯——他是甘國陽這個長臂猿的直接受害者。

    之后猶他爵士用凱文·威利斯和未來的一個首輪秀以及部分先金,交換來了亞特蘭大的斯托克頓以及老中鋒比利·鮑爾茲。

    斯托克頓同樣沒能逃脫既定命運的安排,還是踏上了在雪域高原上的長途征程。

    可對于甘國陽來說,其他人的命運似乎還在按照既定軌跡走,可是他呢?來到了中鋒的墳墓,一個詛咒之地!

    一想到這些,甘國陽立馬沒有了看文藝表演的心思,雖說在波特蘭的試訓以及當地球迷的熱情讓他心動。

    “快看,是圣火!”這時王撫西突然喊道,一個多小時的文藝表演已經結束,圣火進入了體育場。

    一個女孩舉著圣火進入了紀念體育場——她是已故傳球運動員杰西·歐文斯的孫女,經過幾次傳遞,火焰傳達到了一位身穿白色運動服的黑人運動員手中,他是美國著名的田徑運動員拉·約翰遜。

    最終,他跑向了主火炬塔,在火炬塔下方點燃了呈五環形狀的圣火引燃通道,將體育場最高處的火炬塔點燃,熊熊火焰伴隨著觀眾的歡呼而燃燒,而盛大的開幕式表演也正式開始!

    “阿甘,你說明天我去看什么比賽呢?”王撫西在旁邊問道。

    “射擊比賽!”甘國陽脫口而出,他想見證許海峰奪冠的歷史性時刻。

    “射擊比賽好看嗎?”王撫西除了籃球,對其他運動都不太了解。

    “射擊還是……”甘國陽突然想到,要是自己去了射擊場,干擾了許海峰的發揮,那他可不就罪過大了?

    射擊運動可是非常考驗運動員的心理狀態的,任何一點微小的干擾都會改變最終的結果。

    “阿甘,怎么了?還在想和開拓者隊的事情嗎?”王撫西以為甘國陽在想和開拓者簽約的問題。

    “啊,沒有,我在想,射擊比賽到底有什么好看的。”甘國陽淡淡地說道,但王撫西確實說中了他的心事。

    “阿甘,雖然你非常厲害,可是你給開拓者開的條件也太……反正我就沒見過誰這么開條件的。”王撫西摟著甘國陽的胳膊說道。

    “你不明白…反正我這個條件是很重要的!”甘國陽說道。

    “可是…你這條件一提,別人球隊的一批人就要失業,這樣多不好啊。”

    原來甘國陽提出簽約開拓者的條件竟然是波特蘭的醫療組必須要更換,換成甘國陽滿意的人選。

    這在NBA的歷史上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了,別說新秀提出這種條件,就算那些成名巨星在附近合同條件時也只是在金錢數額和合同年限上提條件,沒有誰說要求換隊醫的。

    但甘國陽對此是異常堅持,其它的條件他倒是無所謂,什么福利都沒有也沒關系。

    所以7月底他跑到洛杉磯陪王撫西看奧運,8月他就要回波特蘭,一方面參加波特蘭的訓練營,一方面就是要完成兩個簽約。

    “哼,反正我就是不喜歡那個水淼!年級那么大了還不結婚!”王撫西突然氣鼓鼓地說道。

    “呃,可是……”

    “你別說了,以后走著瞧!”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电竞| JBO竞博|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体育|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