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九十二章 火花四濺

第九十二章 火花四濺

    (從精神病院回來啦,思路一下子又開闊了很多。)

    在回到波特蘭的第三天,經過前兩天的調整、簽約和發布會后,甘國陽終于要開始進入波特蘭的訓練營,開始自己的第一次NBA訓練了。

    從1981年的秋季加入帕羅奧圖的高中籃球隊以后,籃球訓練從沒有從甘國陽的生活中離開過哪怕一天。

    無論是在帕羅奧圖,還是在舊金山,無論在訓練館,還是甘家菜館,甘國陽都會用各種各樣的方法來鍛煉自己的球技。

    即便在洛杉磯看奧運會的那段時間,晚上和王撫西一起出去逛街,甘國陽必帶的除了頭上的帽子,就是放在背包里的籃球,他會在人不太多的地方拿出它來練習自己的球感。

    籃球就像他身體的一部分,已經無法從他的生活中被分離出來。

    從他父親給他買第一個籃球起,他已經不知道玩壞了多少個籃球,不是籃球的質量不好,而是它們的工作時間實在太長太密集。

    在高中甘國陽開始接受比較專業的籃球訓練,貝爾曼無論如何也是個專業技術過硬,理論知識扎實的籃球教練;到了大學后,甘國陽的教練還是貝爾曼,不過在大學里已經開始有助理教練,他們會分擔貝爾曼的工作任務,來指導球員們的訓練。

    現在,甘國陽終于要接觸到世界上最高水平的籃球訓練內容了,這對他而言又將是一次新的挑戰。

    所以一大早六點鐘的時候,甘國陽就從睡夢中醒來,望著窗外微亮的天空,準備前往開拓者隊報道,開始他的第一次隊內訓練。

    而這次訓練的場館不在別的地方,就是在波特蘭大學的體育館內,在這里開拓者開設了夏季訓練營。

    以前甘國陽就去過波特蘭大學還在那兒打過球,而且還發揮出色,所以他心中的緊張倒是減少了很多。

    在甘國陽起來前,甘有為早就早早起床,開始為甘國陽做一頓富有營養而又可口的中國式早餐。

    在吃完老爹做的豐盛早餐后,甘國陽拒絕了甘有為想開車送自己去訓練的建議,顯然甘有為已經不僅僅是關心兒子,他是開車上了癮。

    甘國陽想著以后自己一定要學會開車,不然老讓甘有為送像個什么樣子。

    幸好波特蘭大學同樣也在城市的西北區,離甘國陽所住的地方并不遠,甘國陽早在昨天就踩好了點,今天一大早他準備跑步前往訓練館。

    雖然是夏天八月,可是清晨的波特蘭還是有些寒意,甘國陽穿著灰色的運動服,開始奔跑在波特蘭筆直的街道上。

    在來到美國的3年中,每個早晨甘國陽都會在早上到外面跑上20分鐘,帕羅奧圖、舊金山、洛杉磯、斯波坎、鹽湖城、西雅圖的街頭,都有甘國陽留下的腳步。

    對他而言20分鐘的奔跑早就是小菜一碟了,他的體能也不會因此有太大的提高,可他喜歡這種感覺,喜歡在每天清晨的薄霧中,感受清新而冰涼的空氣。

    每當他奔跑在各個城市的街頭,甘國陽會有一種和這個時空融為一體的感覺。

    直到今天,他還是沒法徹底從未來的時空里擺脫出來,走在八十年代的美國,他還是會有活在電影里的感覺。

    也幸虧是在美國,已經相當的現代化,他如果還待在未發展起來的中國,那種穿越感會更加的強烈。

    現在是六點多鐘,許多波特蘭人還沉浸在夢想中,但也有許多人已經起床,因為波特蘭的西北區是一個娛樂區,有很多酒店、餐廳,這些店家早早就打開了門,準備開始一天的生活。

    一路上已經開始有人注意到一個奔跑在道路上的黃皮膚大個子,他好像一只鴕鳥般邁開大長腿,風一般掠過還沒反應過來的人們。

    那個時代還沒有手機,沒有網絡,如果有的話甘國陽跑步的照片或許早就被傳上了互聯網。

    即便這樣,在第二天的報紙上,甘國陽清晨在波特蘭街頭奔跑的新聞還是會登上當地的報紙。

    很快,甘國陽就跑到了曾經來過波特蘭大學,此時學校還是放假期間,再加上是早上,校園中靜悄悄地,只能聽到一些鳥兒的聲音。

    “不知道波特蘭大學的球員會不會在里面訓練,如果在可要好好干他們一頓。”甘國陽邊熟門熟路地往訓練場走,邊在心中邪惡的想道。

    在去年的的西海岸聯盟例行賽中,波特蘭大學飛行員隊光榮地取得了2勝10負的戰績,在整個聯盟排名墊底。

    他們的首發中鋒是身高只有6尺8的戴倫·詹金斯,而且他還是球隊的得分王。

    這樣的身高,遇到甘國陽自然是死路一條,兩場比賽詹金斯都快被甘國陽打哭了,幾乎完全喪失了信心。

    在夏天經常有一些球隊到當地的大學體育館中進行訓練,這樣該大學的球員們也可以借此機會和職業球隊的高手們一較高下。

    想到詹金斯如果在球館里看到自己,那種震驚的模樣一定會讓人非常愉悅,甘國陽不僅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嘭~嘭~嘭~呯!”當甘國陽靠近球館時,聽到了從里面傳來的籃球與地板接觸的聲音,訓練館中果然有人。

    不過從打球和腳步的聲音來看,好像只有一個人。

    甘國陽三步并作兩步跑進了球館,想看看是誰比自己還早來到訓練館。

    當甘國陽進入球館來到場邊時,只見一個身穿22號紅色短褲和背心,理著一個蓬蓬地小爆炸頭的球員,正背對著自己運球從中線往籃筐飛奔。

    只見他運球時很有特點,低著頭好像一頭憤怒的公牛,而且這么長的運球距離,他只使用他的右手,就好像魔術師約翰遜。

    “這家伙要扣籃嗎?”甘國陽心中想道。

    這家伙確實是要扣籃,但甘國陽沒想到他起跳地那么早,離籃筐那么遠。

    罰球線起跳!

    甘國陽看到了這個球員的左腳,踩著罰球線單腳直接躍起,不,應該用飛起更合適。

    在空中,他的腿向后屈起,整個身體挺直,抓著球的手向前伸出,飛向籃筐。

    甘國陽看呆了,因為他發現這個人飛在空中幾乎是直線往前,而不是一個拋物線先上升再下落。

    “呯!”

    不過,這個原本應該無比完美的罰球線起跳扣籃,卻因為球的脫手而失敗,球砸在了筐上彈飛,而扣籃的人則掛在了籃筐上。

    “Fuck!”扣籃者松手從籃筐上落下,口中罵了一聲,看來這次扣籃的失敗讓他很懊惱。

    而甘國陽也借此看到了這個黑人的長相,又是一個不像黑人的黑人。

    在混血非常普遍的美國,只要有一點黑人血統就會被歸入黑人,這也使得許多黑人看上去一點都不像非洲的祖先們。

    而這個人同樣如此,他高挺的鼻梁和寬方的臉型,怎么看都像個盎格魯人,但他的膚色又是實實在在的黑色,是無可辯駁的有色人種。

    甘國陽看到他的臉就是知道這是誰了,是一個他認識,并且很期待成為隊友的人。

    “你好,克萊德!”甘國陽微笑著和他打招呼道。

    而這個人顯然也已經看到了甘國陽,但對于甘國陽的友好招呼視而不見,他從一旁拿回蹦出老遠的籃球,回到籃框下開始進行投籃練習。

    熱臉貼了冷屁股的甘國陽沒有在意,他心中也隱約有些明白這家伙為什么對自己這么冷淡。

    他脫下了自己的運動服放到了一邊,準備加入訓練之中。

    “想來場斗牛嗎?”本來還在投籃的人突然說道,此時甘國陽剛剛把運動服脫掉。

    “沒問題。”甘國陽對于斗牛從來都是來者不拒,無論想和他比賽的是5尺11的小后衛,還是7尺的大中鋒,他都有信心和對方在籃球場上一對一。

    面前這個22號,身高應該在6尺6到6尺7左右,是標準的后衛或者小前鋒身材。在這樣的單挑中甘國陽顯然又是要吃點虧了。

    “讓你先來吧,菜鳥。”22號把球扔給了甘國陽,在三秒區做好了防守的架勢。

    甘國陽接到球笑了笑,沒說什么,他不想在語言上和對方起什么沖突,垃圾話什么的還是留給其他球隊的隊友比較好。

    甘國陽拿著球開始在三分線附近熟練地運起了球,為了給NBA的球隊訓練,波特蘭大學的籃球場上已經畫上了三分線,雖然此時的NCAA還是沒有引入三分規則。

    常年在的運球訓練外加在街頭的球感練習,以及在街頭和街球高手們的單挑,讓甘國陽對自己的運球非常的有自信。

    他在22號面前展現著他出眾而略顯花哨的運球功夫,同時認真地思考應該如何完成這次進攻。

    甘國陽決定直接從正面突破,依靠自己的力量來爭取投射的空間,如果不行再試著轉為背身進攻。

    于是,甘國陽猛地加速,從熟悉的右方直接向內強突!

    甘國陽的身高是6尺10,對方是6尺6,明顯比甘國陽小巧靈活,即便如此甘國陽還是對自己的運球突破很有信心,他可是在奧克蘭街頭和“鉤子”米切爾較量過的人。

    果然,對方的力量明顯不如甘國陽,而甘國陽的運球熟練外加護球很好,依靠力量和沖擊力殺開了一條血路。

    對方還是緊緊貼著他,甘國陽知道甩是甩不掉對方的,但他已經有了做動作的空間。

    他一路頂到三秒區內,準備直接雙手持球強起上籃!

    到了籃下,只要甘國陽拿著球起來了,對方一個后衛肯定阻擋不了他。

    前提是,球還在甘國陽的手上。

    當甘國陽起到一半時,發覺手中的球被狠狠打了一下,當他低頭看時,發現手中的球已經不見了。

    原來對方知道很難和甘國陽硬抗,所以故意不與甘國陽硬頂,而是放他突到籃下,在他直接起來上來的時候,一下子把球斷了下來。

    顯然甘國陽太大意了,以為到了籃下就是自己的天下,結果護球意識不足,被對方斷下了球。

    “你太不小心了,NBA和NCAA可是完全不一樣的。”22號在斷球后運球到外線,嘴里還念叨道。

    甘國陽沒想到自己會在籃下吃癟,他也打起了12分精神,要給對方一點回應。

    甘國陽剛剛定了定神,放低自己的重心準備好好防一個,他卻發現對方竟然悶著頭直接朝他沖了過來!

    甘國陽以為他會在外線利用靈活性和速度來對付自己,他已經做好了急轉彎的準備,卻沒想到對方竟然直線加速沖了過來。

    甘國陽在和“鉤子”米切爾單挑的時候也遇到過這樣的情況,米切爾想依靠自己的速度強行沖擊,但甘國陽的腳步很快。

    同時米切爾在力量上和甘國陽差距太大,往往沖不起來,會被強壯的甘國陽直接強壓下來。

    這次面對對方如同火車頭一樣的猛沖,甘國陽向后退了一步,同時開始調整自己的步伐,準備給對方一個大帽,報搶斷之仇。

    但甘國陽想到了開頭,卻沒有想到過程,更沒有想到結果。

    22號的起跳速度是那樣的驚人,在一個雙腳墊步后,幾乎是在一瞬間便從地上彈了起來,甘國陽的彈速也不慢,但作為防守人的他還是慢了一拍。

    當他想在空中壓住對方給對手一個火鍋時,卻發現自己的身子竟然在往后倒。

    甘國陽壓不住對方!

    “哐!”

    籃筐被扣擊的聲音回蕩在空蕩的體育館。

    甘國陽直到落地腦子里還是有些懵,腦海中只有扣籃的聲音在回蕩。

    甘國陽被對手顏扣!

    22號所展現出來的沖擊力和力量,以及突破時對步伐的掌控明顯比NCAA的球員高出一籌。

    “In-your-face(扣在你臉上),Sunny·Gump。”對手似乎沒有想要嘴下留情,他撿起了球扔給甘國陽,說道:“還來嗎?”

    “當然,我還沒有扣你一臉呢。”受此大辱的甘國陽怎么可能善罷甘休,在球場上吃癟被干是很正常的,但甘國陽在吃癟后一定要找回來,一向好勝的他絕不容許對方就這么輕巧地在他身上占便宜。

    重新開始進攻,這次甘國陽謹慎了許多,他沒有再在外線運球,而是把籃球夾在右手手腕上,彎腰站在弧頂,隨時準備給對手致命一擊。

    甘國陽動了。

    他沒有再從右路突破,而是一個向左交叉步運球,右手轉左手,他的速度不快,但步子極大,幾乎一下子就要從對方身邊跨過。

    22號反應比甘國陽快,當然不會被這樣的交叉步過掉,很快向左移動堵住了線路。

    像這種交叉步,對膝蓋的負荷很大,對身體協調性的要求也非常高,一般內線球員不會用也不敢用這樣的動作,但甘國陽可以。

    可甘國陽顯然不是想依靠交叉步來突破的,這只是他的聲東擊西。

    甘國陽還是要依靠他的力量,他要發揮自己的優勢,在轉到左側后,甘國陽以左腳為軸心,靠著對手直接一個180度的轉身!

    甘國陽直接轉到了籃筐左前側,這是一對一,籃下是沒有對方的補防球員的。

    甘國陽在轉身后直接起跳,顯示了他極好的動作連貫性,而且這次他吸取的教訓,沒有再雙手持球,而是用他巨大的右手直接抓住籃球起跳。

    “哐!”一個直角標尺示的扣籃!甘國陽為了夠到籃筐而伸直的手臂和垂直的身體形成了一個直角。

    而這時,對手還在甘國陽的屁股后面,沒有絲毫的反應。

    “In-my-back(在我屁股后面),克萊德·德雷克斯勒。”甘國陽落地后說道。  

U赢电竞 JBO体育| 竞博lol| JBO| 竞博|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JBO| JBO| JBO官网|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