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九十三章 職業訓練

第九十三章 職業訓練

    在進入體育館,看到球館里練球人球衣上的22號,外加他那不可思議地彈跳時,甘國陽就約莫猜到這個人是未來的傳奇球星,德雷克斯勒。

    而他熱情的招呼被對方無視,甘國陽倒也覺得無所謂,他知道德雷克斯勒這樣的冷淡是有原因的。

    因為德雷克斯勒是休斯敦大學的學生,是奧拉朱旺的好朋友,而在今年的NCAA總決賽上,甘國陽率領著岡扎加斗牛犬讓休斯敦美洲獅的冠軍夢破滅。

    作為從休斯敦大學畢業的球員,德雷克斯對甘國陽這個“母校之敵”自然不會有太大的好感,哪怕他們將成為并肩作戰的隊友。

    德雷克斯勒的單挑邀請,也可以看成他為休斯敦大學做出的復仇,那天NCAA總決賽,當他看到甘國陽在罰球線中投絕殺時,幾乎有一種把電視機砸掉的沖動。

    之后,他得到了甘國陽將會被開拓者選中的消息,自此他就一直策劃著要找一個機會在球場上和這個中國人較量一番,以補償母校被絕殺之痛。

    訓練營的第一天,德雷克斯早早就到了波特蘭大學,開始熱身練習,并訓練自己的投籃技術,因為教練一直認為他的投籃不過關。

    練了一會兒他覺得有些無趣,突發奇想,想來一次罰球線起跳扣籃。

    在上個賽季的全明星賽上,德雷克斯勒目睹了朱利葉斯·歐文的標志性罰球線起跳扣籃,大受震動。

    于是在平時的訓練中他開始嘗試這個高難度動作,有過成功也有過失敗。

    德雷克斯勒的彈跳沒有問題,但他的手掌沒有歐文那般巨大,這種超遠距離的扣籃起跳猛,手臂和身體的伸展特別開,對籃球的控制力就會差。

    剛剛那嘗試性的一扣就因為球沒有控制好,而在滑翔的過程中脫了手,磕到了籃筐上,嘗試失敗。

    可是他在落地之后,卻在場邊看到了那個常常在報紙、電視上出現的身影,那個奧拉朱旺打電話告訴他“一定要擊敗”的人。

    而這個家伙看到他竟然還若無其事地和自己打招呼,德雷克斯勒氣不打一處來,便提出了單挑。

    一年的NBA經歷讓德雷克斯勒的球技得到了很大提高,他的各項技巧,比賽經驗和大學時比已經不是同一個層次。

    所以面對甘國陽這個NCAA的總冠軍主力,選秀大會的榜眼,身高比他高4英寸的中鋒,他也有十足的把握擊潰對手。

    他從來都是那樣的自信。

    前兩個球,一切如德雷克斯勒所料,甘國陽在進攻中太不小心了,他對自己球的保護意識不足,被擅長搶斷的德雷克斯勒把球斷掉。

    而第二個球,甘國陽又低估了NBA球員的對抗能力,被發動突然襲擊,德雷克斯勒用一個劈頭蓋臉的扣籃給這個菜鳥上了一課。

    但之后的一球,卻又讓德雷克斯勒始料未及。

    他沒有想到甘國陽能做出大幅度交叉步這樣的后衛動作,更被想到他的轉身如此迅捷而勢不可擋。

    當德雷克斯勒試圖頂住甘國陽的背部阻撓他的轉身時,他發現甘國陽的力量大的驚人,他被死死地卡在背后,沒有絲毫的反抗余地。

    甘國陽用一個干脆利落地扣籃還了德雷克斯勒一個,將雙方的斗牛比分扳成了1:1平。

    不過雙方的決斗并沒有能夠繼續下去,因為開拓者隊的其他球員以及教練組,工作人員都陸續抵達了球館,這也是甘國陽第一次和開拓者隊的成員們見面。

    在甘國陽之后第一個到球館的,是開拓者隊的主教練,也是球隊的功勛教練,杰克·拉姆齊。

    拉姆齊一到球館,就看到球隊中最有天賦的兩名球員正待在球場上,好像在斗牛,便大喊道:“收起你們決斗的劍,準備好認識新的朋友吧。”

    拉姆齊是一個典型的白人學院派教練,從他禿鷲一般的臉與眼睛,以及禿鷲一般的發型就能看出來,這是個嚴謹而嚴厲的家伙。

    只不過他的服裝倒是讓甘國陽有些意外,是一件粉綠色的西裝和棕黃相間的格子褲,顯得酷炫極了。

    在七八十年代的美國,隨著各種思潮的泛濫,服裝界開始從五六十年代的沉悶嚴肅中解脫出來,各種五顏六色,花里胡哨的衣服、發型、裝飾開始流行。

    爆炸頭什么的只是小兒科,波西米亞頭戴也只是點綴,整體風格上的夸張化和雜糅化是時尚界的總趨勢。

    這點在NBA賽場上體現地特別明顯,那些黑人球員們的形象在影響著許多人,而教練們那五花八門的西裝外套也是一大看點,就連一向以嚴格著稱的拉姆齊也不能免俗。

    甘國陽看著這有些陰鷙,卻穿著時髦的老教頭,心中也有些打鼓。

    自從在UCLA遇到拉里·法瑪爾這樣不對味的教練后,甘國陽對于教練問題還是很在意的,而這個著名的冠軍教頭在自己的簽約發布會上并沒有出現。

    茵曼說老頭子正在加利福尼亞渡假呢,沒想到訓練營的第一天拉姆齊就趕了回來,而且來得很早。

    “你好甘,很高興見到你,我從沒想過我有機會執教一個中國人,我想你的球技一定像中國功夫一樣神奇。”拉姆齊很友好地和甘國陽問好,還帶著開玩笑的口吻說道。

    拉姆齊的話讓甘國陽一下子放松了許多,他也笑著和這位老教頭問好。

    而之后其他的一些球員也陸續到達,還有球隊的助理教練巴克·巴克沃特,幾名球隊工作人員和輔助訓練員,大家互相之間都做了自我介紹,氛圍非常的友好融洽。

    甘國陽之前和德雷克斯勒斗牛帶來的火藥味,很快就消散在了球館的空氣中。

    但讓甘國陽奇怪的是,加上甘國陽,到場的球員一共只有6個人,而開拓者全隊是有12人的。

    “好的親愛的朋友們,很高興在今天大家能聚到一起,開始我們的第一次訓練。”所有人都站在了球場中,開始聽主教練的事項說明。

    “當然大家可能會很奇怪,一共有12人的開拓者隊,為什么只有6名球員到場,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我們知道,這個夏天開拓者動了一次大手術,許多人被送走,又有許多人到來。其中就包括你們中的5位,NBA的新人們。”

    這時甘國陽才有些明白,在場的6名球員除了德雷克斯勒,其他5個人,包括他自己全部都是今年的新秀,而德雷克斯勒也不過是2年級,也算一名新人。

    所以說這個訓練營是一次菜鳥訓練營,很可能是開拓者通過此次訓練營,來讓如此多的新秀們適應NBA的籃球比賽。

    “我想有些人已經猜到了,這確實是一場新秀訓練營,在上午我們將進行一些基礎的練習,而到了下午,會有波特蘭大學的球員,以及一些沒有被選中的自由球員來到這里,和你們進行對抗賽,希望你們能以波特蘭開拓者隊球員的身份,打出你們最好的表現。”

    拉姆齊的話證實了甘國陽的猜想,今年波特蘭的新人太多,都可以湊一套首發陣容了。

    加上整個球隊都處在比較大的變動期,所以有必要給這些新球員們上一課。

    同時波特蘭大學的球員可以借此機會得到鍛煉——雖然很有可能會是一場噩夢,而那些落選的球員們也能通過這樣的訓練營來展示自己,讓球隊能夠看上他們,以便找一份工作,在聯盟立足。

    這真的是一次一舉三得的訓練營。

    不過甘國陽還是有些不明白,這樣的訓練營讓助理教練來帶一下也就行了,為什么拉姆齊要親自出馬,給這樣的一群菜鳥來上課。

    其實理由只有兩個,一是為了甘國陽,二就是為了德雷克斯勒。

    1976-1977賽季,杰克·拉姆齊就任波特蘭開拓者隊的主教練一職,當年開拓者就獲得了總冠軍,拉姆齊可謂一鳴驚人,教練新秀年就達到了巔峰。

    那只開拓者也和一般老辣、沉穩的總冠軍球隊不同,五個首發全是年輕人,教練也是新人,可謂活力四射。

    之后這支開拓者因為沃頓的傷病而分崩離析,球隊也從聯盟總冠軍的爭奪者成為了一支二流球隊。

    在之后不斷重建的過程中,拉姆齊始終在找尋一個新的比爾·沃頓,來重塑1977年的輝煌。

    原本的歷史上開拓者得到了薩姆·鮑維,很可惜他和沃頓一樣脆弱易傷,卻沒有沃頓的天賦和實力。

    現在,上帝為開拓者和拉姆齊帶來了甘國陽,這位年近六旬的老教頭自然要來親自驗一驗貨,看看這是不是他的第二個沃頓。

    第二個原因,就是為了德雷克斯勒。

    在拉姆齊看來,德雷克斯勒是一個充滿天賦和創造力的球員,他在第一個賽季的進步令人欣喜。

    但拉姆齊并不是很喜歡這個球員,他的自負和天賦一樣高,他不愿意聽從拉姆齊的一些建議,更重要的是,在1977年的那支開拓者中,沒有德雷克斯勒這樣的球員。

    也就是說德雷克斯勒在拉姆齊的計劃外,這不是他想要的那種球員類型。

    他希望通過自己的調教和訓練,讓德雷克斯勒能夠更出色,也更“正統”一些。

    當然,拉姆齊不知道,像德雷克斯勒這樣的球員,正代表了新一代得分后衛的風格。得分后衛不再是空手跑位和定點投籃的外線射手,他們將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這位曾經的新銳教練,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開始落后于時代的潮流。

    但最起碼,這是一名非常優秀的教練,他的許多建議和經驗都將讓開拓者的年輕球員們受益匪淺,這點甘國陽很快就感受到了。

    NBA球隊的訓練顯然比大學更加專業,光訓練前的各種準備就長達一個小時。

    由于甘國陽來得早,所以他見識到了那些訓練輔助員們是如何把訓練中需要的各種設施、裝備和文檔準備好,一切都是為了他們這些球員能夠更好的練習。

    正式的訓練開始前,隊醫中的一名醫生,又一次對球員們的身體狀況做了一些簡單的檢查,這些新秀在被選中前,都接受過好幾次體檢了。

    甘國陽望著認真為自己檢查的醫生,想著他差點因為自己而被開除,心中不禁覺得怪怪的。

    之后,隊醫為每一位球員曾經受過傷的部位都做了一些處理,比如用繃帶進行包扎防止傷病復發或者加重。

    甘國陽的腳踝上也纏上了厚厚的紗布,基本上任何一個球員,在踏入訓練館的第一天起,傷病就會一直跟隨著他。

    然后,所有6名球員開始了上午的訓練。

    第一個項目是基本的熱身訓練,他們在體能教練的帶領下,開始了跑步、行進間操和原地伸展練習。

    這些練習甘國陽在高中的時候就開始進行了,對他而言根本就沒什么,對其他幾個人當然也是小菜一碟。

    可才跑了一會兒,甘國陽就聽到拉姆齊教練在旁邊大喊:“甘!停下,停下,到我這邊來!”

    甘國陽不得不停了下來,跑到拉姆齊的身邊問道:“怎么了,拉姆齊先生。”

    “甘,你做幾次折返跑給我看看,不要太快,普通速度的折返跑。”拉姆齊說道。

    甘國陽有些奇怪,難道自己的跑步都會有問題?但他還是照做了,在場邊做了幾次短距的折返跑。

    “不不不,甘,你不應該這樣跑步,你這樣的姿勢是有害的。”拉姆齊搖著頭說。

    甘國陽更加奇怪了,跑步還有專門的姿勢嗎?大家不都是一樣嗎?

    拉姆齊看出了甘國陽的疑惑,繼續說道:“你上半身的重心太靠后了,這樣你的膝蓋為了維持身體的平衡就要承受更大的力,在一個賽季82場的常規賽中,你的膝蓋會受不了的。”

    甘國陽聽了,又在一旁跑了幾步,才發現確實自己在跑動的時候身體前傾的幅度不是很夠,他喜歡直挺著腰跑。

    這樣他上半身的重心靠后,而下半身在往前跑,重心靠前,為了位置平衡,大腿就要發力穩住上半身,膝蓋的壓力也就隨之而來了。

    “那我該怎么辦?”甘國陽問道。

    “很簡單,身體前傾幅度加大,同時你應該適當地減小你步伐的跨度,你的步子很大這是優點,但總是這樣的話,你有一天會變成威利斯·里德的。”拉姆齊說道。

    威利斯·里德因為傷病的原因只打了8個賽季,而他一向以極大的步幅和靈活的腳步而著稱。

    甘國陽聽了拉姆齊的建議,開始試著減小他的步伐,并將上半身更向前傾。

    過去他從沒有在意過跑步姿勢的問題,怎么快他就怎么跑,從沒考慮過不正確的跑步姿勢可能帶來的傷病問題——他一向都很健康,而且還有天賦的保證。

    但在改進了跑步的姿勢后,他明顯感覺到膝蓋上的壓力減小了,跑起來也更加的順暢。

    “哇哦,這就是NBA的訓練嗎?我突然發現,或許連我的發型都需要改進一下。”甘國陽在嘗試過后,不可思議地說道。

    “沒錯,稀疏的頭發有助于減少風帶來的阻力。回去吧,多注意,你還有許多東西要學。”拉姆齊摸了摸自己禿禿的額頭,不乏幽默感地說道。

    甘國陽的職業籃球訓練就這樣開始了。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