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九十四章 兩個天才

第九十四章 兩個天才

    整個上午,位于波特蘭大學的開拓者新秀訓練營,將要進行基本的投籃訓練,傳球跑位訓練,以及一些簡單的的戰術演練。

    這些東西,只要是在大學球隊訓練過的球員,都非常的熟悉。

    但NBA不愧是職業聯賽,一上午的簡單訓練就讓甘國陽受益匪淺。

    拉姆齊除了指出甘國陽在跑步姿勢時候的缺點外,還對他的投籃動作進行了調整。

    用拉姆齊的話說,甘國陽的投籃姿勢就好像一個投石機,把手中的球甩了出去。

    剛到美國的時候甘國陽的投籃并不是這樣的,可三年過去了,他的胳膊越來越長,手掌越來越大,這使得他沒有辦法再用普通的姿勢去投籃,因為那樣準備動作的時間太長了。

    “你可以試著把你的手肘向外擴或者向內收,這樣你的出手會更加的舒服和順暢,當然更重要的是你的投籃動作一定要和身體動作協調一致,保持一個很好的節奏感,這樣你的命中率才會提高。似乎你在大學比賽里并不怎么使用中投,雖然你的那個中投絕殺很漂亮。”拉姆齊在一旁指導道。

    說道手肘的外擴,甘國陽想到了奧拉朱旺,在NCAA決賽的時候,甘國陽就感覺到奧拉朱旺的投籃姿勢有些怪,他的肘部向外伸的很開,顯得有些別扭。

    但奧拉朱旺的投籃非常準,那場比賽他的投籃讓甘國陽吃了許多苦頭。

    現在甘國陽試著在投籃時改變自己的姿勢,自從他的力量得到提升后,他已經花了很多的時間去重塑自己的投籃能力,但一直不得其法。

    而拉姆齊的建議雖然不一定有用,卻為甘國陽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思路,他已經決定一定要找到一個最適合自己的投籃姿勢,讓他的跳投恢復到巔峰狀態。

    緊接著的傳球跑位練習,因為一共只有6名球員,所以拉姆齊把6個人分成了3組,開始進行全場快攻3打3的傳球練習。

    甘國陽作為中鋒被分到了防守一組,而德雷克斯勒作為得分后衛,被分到了快攻組。

    雙方開始模擬快攻—退防的模式,在場地上飛奔起來。

    在岡扎加大學打球的時候,甘國陽很少打快攻,因為貝爾曼一向強調比賽節奏要慢。

    到了NBA,因為有24秒進攻時間限制的存在,比賽的節奏會非常快,即便再強調慢節奏和防守的球隊,快攻也是一種極好的得分方式。

    不過在防守中,甘國陽倒是經常作為一道大閘,去延阻對方的快攻,貝爾曼一向都不許甘國陽沖搶前場籃板。

    和普通的陣地攻防不同,陣地攻防中一向都是內線在三秒區作為最后的鐵將軍,外線在外圍做第一道防線。

    而到了快攻退防中,攻防轉換,外線的后衛和小前鋒瞬間就成為了防守的第一線,而內線球員則會成為阻擋對方快速推進的外圍高墻。

    甘國陽在這方面一向很有經驗,每次己方投籃不進,他都會第一時間退回半場,并在外圍掐對方快攻發起點。

    只要把對方的速度降下來,快攻自然也就打不成了,之后甘國陽就會回到三秒區中,在陣地進攻中繼續承擔防守重任。

    而現在,甘國陽將要在快攻練習中面對德雷克斯勒。

    德雷克斯勒的運球非常有特點,他總是喜歡低著頭直往前沖,似乎他的頭上長著角,低下頭往里沖可以用角將對手頂開。

    甘國陽作為退防的第一道防線,他努力地跟上德雷克斯的腳步,在不犯規的情況下盡量貼住德雷克斯勒,降低他的推進速度。

    “這個家伙的速度真是相當快啊。”拉姆齊在一旁看著甘國陽的貼防,像他這樣的中鋒能夠跟上后衛,尤其是德雷克斯勒這樣后衛的腳步是非常了不起的。

    但甘國陽畢竟是中鋒,而且德雷克斯勒已經沖了起來,甘國陽側面貼防是沒法阻擋他的,除非他用正面去直接擋住德雷克斯勒,但那樣就阻擋犯規了。

    德雷克斯勒還是沖進了三秒區,在三秒區內等著他的是今年開拓者在第二輪,總第46順位選中的球員,杰羅姆·柯西。

    面對沖起來的鋒衛快攻球員,籃下的防守人大多數只有兩種選擇,要么犯規,要么躲開讓對方上籃。

    想要成功地把對方阻擋下來是非常困難的,尤其是持球人還是德雷克斯勒。

    現在是攻防演練,柯西當然不會躲開,他迎著德雷克斯勒就沖了上去,而德雷克斯勒也是毫不避讓,哪怕柯西是個身高6尺7的壯漢。

    他可是連甘國陽都能顏扣的。

    柯西和德雷克斯勒在空中相撞,柯西這球明顯已經阻擋犯規了,沖撞了德雷克斯勒的身體。

    但德雷克斯勒并沒有直接上籃,而是在空中一個背后傳球,把球傳向了從左側插上的隊友,中鋒湯姆·舍夫勒。

    湯姆·舍夫勒雖然是新秀的身份,但其實他并不是1984年的新秀,而是一名1977年的“老新秀”。

    他在1977年被印第安納步行者選中,隨即被裁掉,之后一直在其他小聯盟打球。

    今年波特蘭開拓者完成了大交易,內線缺人,所以把這位30歲的新秀招入了陣中,也是當成球隊的一個補充甚至陪練。

    舍夫勒雖然是新秀,可在小聯盟打了7年球,也是經驗豐富,在接到德雷克斯勒的傳球后,他感覺到了背后補上來甘國陽。

    他要是直接上籃,少不了要挨一個帽,因此他抬手輕輕一點,做了一個投籃的假動作。

    甘國陽在見到德勒克斯勒傳球后,想從背后給舍夫勒一個帽,卻被舍夫勒的假動作騙過,整個人從舍夫勒右前側飛了過去。

    然而就在舍夫勒放心大膽地準備用一個上籃完成這次進攻時,卻沒想到甘國陽人是飛出去了,但并沒有放棄防守。

    甘國陽借助自己超長的手臂,在空中一把把舍夫勒手上的球打掉,球掉出了底線。

    這時一旁的拉姆齊喊了暫停,他要對這次進攻和防守做一些點評和指導。

    雖然僅僅是一個球,拉姆齊已經對這5名新秀的水平有了大致的看法。

    防守三人組中的另外一人,身體素質一般的控球后衛史蒂文·科爾特,本來他應該去防守德雷克斯勒,但他完全跟不上德雷克斯勒的速度。

    杰羅姆·柯西,一個很強壯的小前鋒,看得出身體素質不錯,經驗不是很足,在和2年級的德雷克斯勒的對抗中能看出來差距。

    甘國陽,同樣的經驗不足,起跳過于倉促,但身體的平衡性好的驚人,手臂極長,防守的意識相當好,速度也很快。

    進攻三人當中,老新秀湯姆·舍夫勒很有經驗,跟進及時,假動作也做的很好,但其他各方面都相當平庸。

    另一個新秀,得分后衛布蘭登·桑普森,雖然他沒有碰到球,但拉姆齊已經看出來,他的跑位意識很不錯,在快攻中跑到了右側底角位置,這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投籃點。

    而德雷克斯勒,這里面唯一的二年級生,在拉姆齊看來和去年一樣還是存在著問題。

    “克萊德,為什么不傳給右側的桑普森?這是一個很好的側翼得分機會,或者你直接上籃也可以,柯西已經犯規了!可是你又要用你的背后傳球,我不覺得你的背上會突然長出眼睛來。”拉姆齊大聲說道,顯然他對德勒克斯勒的選擇并不滿意。

    “可是舍夫勒的機會更好!而且我的傳球并沒有失誤。”德雷克斯勒顯然對拉姆齊的苛責不是很滿意,在他看來這次快攻無論如何是成功了,對手要么犯規要么失分。

    “比賽不是單純的看一個球的結果!我需要看到每個球背后的思路和想法,不是得分了就是好的!我們要的是贏下一場又一場的比賽,而不是在乎一兩個進球!”拉姆齊更加嚴厲的說道。

    他的籃球觀念并不像他的衣著一樣前衛,他注重集體,要求每個球員在場上能做出最佳選擇,他要讓球隊像鐘表一般精確地運作。

    而德雷克斯勒的球風就像亂轉的秒針,和他的球隊體系格格不入。

    拉姆齊在今年的新秀訓練營中把德雷克斯勒這個二年級生招來,就是想繼續改造這個天才,讓他適應球隊的打法。

    對于拉姆齊的這套說辭,德雷克斯勒似乎無動于衷,這樣的話他耳朵已經聽出了繭子,但在上個賽季表現不錯的德雷克斯勒還是喜歡按照自己的方式打球。

    他喜歡天馬行空式的傳球,喜歡和內線一起奮力地爭搶籃板,喜歡一個人從后場帶球低頭如同公牛般沖入對方的內線,頂翻一兩個人后將球扣進籃筐。

    不僅他喜歡,觀眾們也喜歡,每當他快攻拿球,觀眾就會開始歡呼。

    德雷克斯勒我行我素的結果,就是經常被拉姆齊摁在板凳上,無論他在場上的表現是有多好。

    為了這個事,德雷克斯勒已經不止一次和拉姆齊產生爭執,甚至德雷克斯勒覺得自己應該被球隊交易,而不是待在開拓者的板凳上浪費天賦。

    暫時他還是留在了球隊中,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會在賽季中被球隊送出去。

    在他看來球隊選中布蘭登·桑普森這個和自己同位置的球員,就是已經做好了把自己交易的準備了。

    拉姆齊在繼續苦口婆心地宣揚他的籃球理念,而德雷克斯勒則是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

    “好了克萊德,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你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團隊球員,只是有時候和球隊格格不入,我相信你可以做的更好的。”拉姆齊最后還是要鼓勵一下德雷克斯勒,畢竟這確確實實是一名天才球員。

    之后,輪到甘國陽這一組來演練快攻,德雷克斯勒一組要進行防守。

    拉姆齊要求模擬抓下后場籃板后,由控球后衛快速推進,前鋒沖擊前場,中鋒快速跟進,實現三線快攻。

    訓練輔助員把籃球往籃筐上雖然一拋,來模擬投籃不中的情況。

    按照拉姆齊的安排,應該是甘國陽抓下后場籃板,然后擺脫對手的糾纏迅速把球傳到控球后衛科勒爾手中;此時柯西應該跑過了半場,桑普森應該快速推進,甘國陽則跟上,由桑普森來決定進攻的選擇。

    史蒂文·科勒爾是一個經典型的控球后衛,畢業于新墨西哥州立大學,一個相當聰明的控球后衛,是學院派教練最喜歡的球員類型。

    甘國陽在拿到籃板球后,就要把球傳給他,讓他來組織一次快攻,這對科勒爾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他總能在合適的時機做出最合理的選擇。

    但他真正要面對的困難,是來自德雷克斯勒的糾纏。

    似乎是被拉姆齊的批評給刺激,德雷克斯勒在模擬防守一開始就死纏著科勒爾不放,將他的接球角度全都封死。

    面對多自己一年NBA經驗,同時身體素質全面占優的德雷克斯勒,科勒爾一下子慌了神,被對方的糾纏弄得脫不開身。

    這樣甘國陽當然沒辦法把球傳到科勒爾手上,而眼看著柯西再跑一會兒就要跑到球館外面去了。

    如果科勒爾是一名有經驗的控球后衛,這時他應該選擇借助自己靈活的腳步,利用反跑或者繞著甘國陽轉一圈,來擺脫德雷克斯勒的糾纏。

    可是科勒爾是個菜鳥,一下子被比自己高比自己快比自己壯的球員貼住,就沒了主意。

    一般來講,這時候就意味著此次快攻演練已經失敗了,甘國陽一方基本失去了快攻機會,哪怕球傳到了科勒爾的手中也沒用。

    就在拉姆齊準備叫停,來指導一下科勒爾應該如何在罰球時擺脫糾纏時,籃球像個炮彈一樣“嗖”的一聲從他的眼前飛了過去。

    拉姆齊一下子有點懵,回過神來發現是甘國陽的傳球。

    甘國陽眼看著控球后衛被纏著接不到球,并沒有想著一定要把球交到控衛手里。

    他看到柯西已經跑過了半場,快沖進三分線內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單手20碼長傳,把籃球朝著前場甩了過去。

    而前場的柯西發揮自己身高體壯的優勢,在和桑普森的爭奪中搶到了好的位置,高高躍起拿到了籃球,面前已經空無一人。

    杰羅姆·柯西用一個勢大力沉的扣籃完成了這次快攻!

    “Yes!What-a-paly!”(多么漂亮的進攻!)

    甘國陽在后場高舉起雙手喊道,來慶祝這次快攻的成功。

    但他沒有注意到,一旁的拉姆齊教練已經快瘋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腦門,心里在想:“他媽的又來了一個。”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 电竞竞博| JBO| 竞博lol| JBO竞博| 竞博|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JBO| JBO| JBO| 竞博|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