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九十九章 傷病來襲

第九十九章 傷病來襲

    (貌似要上小封了,求個收藏吧。)

    1984-1985賽季的NBA常規賽將在10月開幕,而在十月中旬,NBA的季前賽將正式開始,到時候將會給每個球員充分的時間去適應場館和比賽中的對抗。

    甘國陽已經在波特蘭的猶太人社區中心訓練館進行了為期兩個禮拜的高強度訓練。

    在這兩個禮拜中,他和開拓者全隊展開了合練,包括戰術訓練、半場攻防對抗、快攻攻防演練、全場五對五對抗等多個項目。

    訓練時間雖然不長,但由于有之前兩個月不間斷訓練打下的良好基礎,甘國陽的整體狀態相當好。

    只是甘國陽感覺這兩個星期似乎沒有學到什么新東西,因為拉姆齊一直在練習一些最最基本的技巧和戰術;

    運球、投籃、傳球是雷打不動的基本功練習,擋拆、inside-out、快攻三打二,這些最簡單的戰術是開拓者訓練時的主要內容。

    有時候甘國陽也在想,難道開拓者的訓練內容僅僅就這樣了嗎?

    唯一讓甘國陽覺得有些收獲的是隊內的對抗賽,開拓者1978年的狀元,米切爾·桑普森讓甘國陽體驗了一下什么是NBA式的攻防。

    當然這對經受過賈巴爾蹂躪的甘國陽來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所以,在兩個星期的訓練中,甘國陽最最在意的事情,就是和55號球員在訓練結束后的投籃比試了。

    很可惜,從開營的第一天起,直到季前賽開始前兩天,甘國陽已經請對方連續吃了14天的午飯。

    “KiKi!我們開始吧,我覺得今晚我的狀態好極了,一定可以擊敗你。”一天的訓練結束,甘國陽向著55號,奇奇·范德維奇說道。

    甘國陽一開始并不知道,這個55號就是這個夏天那筆大交易中的主角,從掘金被換到開拓者的小前鋒,奇奇·范德維奇。

    其實甘國陽應該認識這個球員,因為當年在回到UCLA,開始他的NCAA第一場正式比賽的時候,甘國陽在旅館里看到的那場創造NBA得分記錄的,掘金對陣活塞的比賽,范德維奇就是主角之一。

    那場比賽范德維奇得到了全場最高的51分,只不過最終掘金還是敗在了活塞手下。

    當時甘國陽的心思全都在和UCLA的比賽中,自然沒有注意到這個全場最閃耀的明星。

    在上個賽季,也就是1983-1984賽季,范德維奇在掘金隊的投籃命中率是56%,雖然和掘金的球風有一定關系,可是一個以投射為主的白人外線球員能達到這樣的命中率,是非常可怕的。

    如果甘國陽知道這些,大概不會輕易答應范德維奇的賭約吧,兩個星期的飯錢雖然不是個大數目,可這么一直輸下去實在不是件光彩的事情。

    但甘國陽也從中獲益良多,從最開始的15投7中,慢慢到8中,9中,10中,最好的一次可以達到15投13中。

    只不過范德維奇一直保持在中14球左右,而且他總是把投籃點拉得越來越遠,甚至拉到了三分線外2步,他自己不進,甘國陽也別想進。

    “好吧,甘,后天季前賽就要開始了,你最好在菲尼克斯找一家比較不錯的餐館請我吃飯。”范德維奇依然信心滿滿,后天的季前賽開拓者將遠赴亞利桑那。

    “那我們就開始吧。”甘國陽同樣成竹在胸。

    范德維奇拿著球,率先從底角三分線內一步開始,第一球,穩穩命中,就好像上籃一樣輕松。

    而甘國陽在同樣的位置也命中了一球,他的投籃姿勢有些奇怪,感覺像是右手推出去的。

    不過球在空中的旋轉非常強烈,因為甘國陽的手大,所以他是純粹的指尖發力,所以球轉得非常快。

    之后,范德維奇開始挑選更遠的更刁鉆的角度投籃,比如負角度,比如三分線外兩步。

    今晚范德維奇的手感一如既往的好,可是甘國陽不落下風,范德維奇進一個他也能進一個。

    這樣兩人各投了14個球,竟然都沒有投失。

    “好吧,最后一個,如果我們打平,那么就算你贏。”范德維奇感受到了甘國陽的進步,表示只要打平就算甘國陽贏了。

    “不,打平還是算我輸,只有進的比你多,才算贏。”甘國陽毫不“領情”。

    “好吧,那你就準備好明天請吃飯吧。”范德維奇搖了搖頭。

    其實,此時范德維奇只要跑到三秒區附近隨便投一個,那他就立于不敗之地了,可這樣比賽也就沒什么意思了。

    范德維奇在訓練第一天之所以要找甘國陽的麻煩,提出和他比賽投籃,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范德維奇是UCLA畢業的學生,對于甘國陽這個UCLA“叛徒”,他自然想給他點教訓。

    但在兩個星期的接觸中,范德維奇卻發現甘國陽是個非常好相處,非常出色的團隊球員,和他一起打球非常開心。

    而且范德維奇和德雷克斯勒關系非常不錯,德雷克斯勒又和甘國陽是鐵哥們,甘國陽請范德維奇吃飯總要帶上德雷克斯勒,這樣范德維奇自然對甘國陽慢慢沒了成見。

    何況當時執教范德維奇的是拉里·布朗,對拉里·法瑪爾,范德維奇并沒有什么感情。

    所以,范德維奇拿著球跑到了中圈附近,他要來一個半場投籃!

    “呯!”很可惜,范德維奇在中圈扔出的這一球砸在了籃脖子上,畢竟距離太遠了。

    “好吧,看我的。”甘國陽拿著球來到了同樣的位置,深吸了一口氣。

    在中圈,甘國陽持球起跳,竟然以一個正常的投籃姿勢出手!

    一般來講,由于距離太遠,各種超遠距離的投籃都是用“胸前推球”的方式把籃球擲向籃筐,與其說是投籃,不如說是扔籃。

    可甘國陽站在中線就像站在罰球線一樣,直接把球按照正常姿勢投出去了。

    “天吶,這個家伙的臂力到底有多強?”范德維奇在一旁驚嘆道,他覺得甘國陽的胳膊也不是特別的粗啊。

    過去,甘國陽因為力量突然增強而喪失了穩定的投籃,現在他終于可以收發自如了,在中圈投籃,正好可以把他的力量全部發揮出來。

    球劃出一道高高的弧線,可以看出球在空中依然轉得非常厲害。

    甘國陽出手后,看著球飛向了籃筐,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唰!”球進!

    “耶~”甘國陽一下子跳了起來,激動地抱住了一旁的范德維奇,一下把他抱了起來。

    “好了好了甘,照顧一下我的心情,我是輸掉的一方。”被抱起來的范德維奇無奈地說道。

    甘國陽這才把范德維奇放下了,四周看了看,發現球場上只有他們兩個人了。

    其他人要么已經離開回家,要么還在里面的健身房和游泳館里繼續鍛煉。

    “我在這里提前謝謝你明天的午飯,親愛的KiKi!”甘國陽得意地說道,兩個星期的努力沒有白費,今晚手感好外加運氣好,終于贏了一次,算是揚眉吐氣了。

    “我猜你每天都有加練吧?”范德維奇問道。

    “這是我的秘密。”甘國陽一邊把球放回到籃架上,一邊說道。

    甘國陽確實有加練,而且不是一般的加練,而是瘋狂的投籃練習。

    第一天訓練結束,甘國陽就在自家的后院里安裝了一個籃架,然后自己動手拿起鍬鎬,和甘有為一起在后院整出了一塊籃球場。

    這塊籃球場除了籃筐外,沒有三分線,沒有三秒區,沒有罰球線,只有散落在場地上的一個個點,這些點標示出了和籃筐的距離。

    甘國陽花了整整半個晚上完成了這項工程,然后便在每天晚上回來后,在微弱的燈光下開始500次投籃訓練。

    很多時候那些投籃純粹是蒙,因為燈光太暗了,甘國陽故意只弄來一個小燈。

    幸好周圍的居民居住地比較稀疏,否則甘國陽肯定會被舉報擾民,因為他常常練到深夜,500次也滿足不了他。

    “好了,我想我該把這個好消息去和報告杰克船長一聲。”甘國陽說著往更衣室走去。

    “杰克船長”是甘國陽給杰克·拉姆齊起的綽號,當然大家都不太明白這到底有什么含義,畢竟當時沒有《加勒比海盜》。

    但在更衣室甘國陽并沒有遇到拉姆齊,反而碰到了另外一個“熟人”,里克·阿德爾曼。

    阿德爾曼和德雷克斯勒一樣,都是在去年來到了開拓者,他擔任了拉姆齊的助理。

    過去阿德爾曼也是在開拓者打過球,只是他的職業生涯實在不值一提,一個純粹的角色球員,當時他最引人關注的或許就是他模仿貓王的發型了。

    現在,1984年,他剪了最普通的發型,留了一撮小胡子,成為了開拓者的助理教練。

    “你好元首,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您。”找不到拉姆齊的甘國陽看到阿德爾曼,抬起右手向他說道。

    甘國陽這個家伙來到球隊才半個月,已經給球隊里的每個人都起了一個綽號,其中最傳神最被人認同的就是阿德爾曼的“Thefuehrer”。

    因為留著小胡子的阿德爾曼,實在和二戰中的納粹頭頭希特勒非常非常神似。

    “抱歉元帥,我正好有個壞消息要傳達給你。”阿德爾曼也稱甘國陽為元帥。

    甘國陽還以為阿德爾曼是開玩笑,就把自己在投籃比賽中戰勝范德維奇的事情告訴了阿德爾曼,但阿德爾曼接下來的話卻讓甘國陽一下呆了。

    “上午的體檢結果已經出來了,隊醫說,你的腰椎有一些問題,問題不大,但…我想你需要休整一段時間。”

    甘國陽這才想起來,因為季前賽即將開始,所以全隊進行了一次體檢,甘國陽沒有想到自己的腰椎會出問題。

    “甘?不用擔心,隊醫說了,你應該只會缺席幾場季前賽而已,到時候肯定可以趕上常規賽。”阿德爾曼安慰甘國陽道。

    “我明白……可是……”

    ……………………

    “你的腰椎有輕微突出,這邊,右邊顯示有突出物,如果繼續形變的話,就會壓迫到神經,造成疼痛感和行動不便……你是不是做過體力勞動?作為新人運動員的話,長時間的彎腰受力會造成這樣的情況,而且你的個子有那么高。”

    此時的甘國陽趴在病床上,一如他曾經背傷,趴在圣巴巴拉醫院的病床上一樣。

    而拿著X光片和診斷報告的醫生,正是曾經幫他治好背傷的醫生,表嬸的朋友,“老貓”水淼。

    “老貓,我什么時候能上場比賽啊?”甘國陽趴在床上有氣無力地說道。

    今天NBA季前賽正式開始了,開拓者前往亞利桑那州的菲尼克斯開始賽季征程的第一站,可是甘國陽卻不得不留在波特蘭。

    雖然只是一點小毛病,但開拓者和甘國陽絲毫不敢大意,尤其是甘國陽,當時聽到阿德爾曼的話他人都懵了,心里想著開拓者的魔咒來得也太快了吧。

    之后,在甘國陽的強烈要求下,球隊終于聯系到了圣巴巴拉醫院的運動學醫師水淼,讓她親自來為甘國陽治療。

    水淼很早就接到了錢慧的邀請,希望他去波特蘭工作。

    但她一直不想離開溫暖的加利福尼亞,跑到北邊的波特蘭去,而最終開拓者開出的薪金和錢慧的勸說打動了她。

    還有加上這次是去做甘國陽的私人醫生,這似乎莫名吸引了她,回想起在醫院的那段時間,這個有趣的大男孩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現在甘國陽已經成為了全美聞名的NBA榜眼秀,卻還是要乖乖趴在床上聽水淼的指揮。

    “不準叫我老貓!其實你現在上場比賽也沒問題,但有可能會留下后遺癥,對運動員來說,腰可是非常重要的。”水淼認真地說道。

    “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腰都很重要。”甘國陽想起來貝爾曼曾經和他說過的一句話。

    水淼聽了,臉卻是一紅,幸好沒被趴著的甘國陽看到。

    “輕微的腰椎突出主要還是要靠休養和調理,還有記住,以后不能再參加體力勞動了,你的個子太高了。”水淼提醒道。

    甘國陽知道,自己這樣除了因為訓練,主要還在于那天晚上休整籃球場一直彎著腰,干了很長時間的活,當時他就覺得腰算的不得了。

    “看來天賦值里的抗傷病天賦果然不能運用到除籃球外的其他地方啊。”甘國陽心里想道,他以后做什么事都得小心了。

    “老貓,給我做個按摩吧!”甘國陽突然說道。

    “不準叫我老貓!躺好,放松,以后每天我都會給你做一次按摩治療,很快應該就能上場比賽力量。但你一定要明白,破壞容易恢復難,對自己的身體一定要愛惜。”

    “我明白了。”甘國陽點了點頭。

    腰部感受著老貓手掌的溫暖與柔軟,甘國陽突然想到了還在斯波坎讀書的王撫西,腦門上不禁冒出了冷汗來。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JBO体育| JBO体育| JBO电竞| JBO|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