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零二章 輕松取勝

第一百零二章 輕松取勝

    開拓者和國王的揭幕戰,下半場一開場,甘國陽就用防守端的兩次出色表現,一次精彩的扣籃,一次勾手得分一掃上半場的頹勢,讓所有觀眾見識到了這位榜眼秀,NCAA四強賽MOP的實力。

    而連續的三個進球,也讓開拓者在下半場開場剛剛兩分鐘,就把比分差距從上半場結束時的7分一下子拉大到了13分。

    堪薩斯國王的教練杰克·麥克寧不得不叫一個暫停,這樣下去國王想要把比分翻過來可沒那么容易了。

    “做的棒極了!我覺得你這家伙就該去打橄欖球!”回替補席的時候,德雷克斯勒上來拍了拍甘國陽的肩膀說道。

    “我以前可是在學校的橄欖球比賽中完成過50碼長傳的。”甘國陽笑著說道。

    德雷克斯勒也笑了笑,他以為甘國陽在開玩笑,卻不知道甘國陽確實在一場比賽中客串四分衛完成50碼長傳絕殺。

    “甘,你沒有按照我的布置去完成你的任務,雖然你打的很棒,但我還是喜歡你能夠多在高位策應,當然你可以適當增加內切,瓦倫丁注意對內線的傳遞。還有,我們要繼續加快節奏!”拉姆齊對于甘國陽的不按戰術安排打球,是頗有微辭。

    按照中場的布置,甘國陽還是要在弧頂做軸,為外線的三桿槍拉開突破與投射的空間。同時桑普森埋伏在三秒區兩側,做好接應和撿漏的準備。

    防守中還是秉承人盯人,擋拆不換防的策略,這是最簡單最輕松的防守方式,開拓者就是想用進攻把國王打死。

    而甘國陽在防守中,國王擋拆他分出去防對方的小個球員,在拉姆齊看來這很危險,因為一旦伍德森傳球到中鋒手中,很有可能就是一次錯位。

    在進攻里,甘國陽又落到了低位,搶了桑普森的位置,雖然輕松打進,卻是不按教練的套路出牌。

    “我一樣可以打快攻,船長。”甘國陽站在一旁說道,他頭上都沒怎么出汗。

    “希望如此,無論如何,我想國王一定想要把節奏降下來,我們不能讓他們把車剎住,要提速,瓦倫丁和范德維奇,注意把控進攻的節奏。德雷克斯勒你去防守艾迪·約翰遜,不要再讓他輕易地突破到太深的位置。”

    拉姆齊也注意到讓范德維奇去對付約翰遜不是個好主意,而且范德維奇也需要把精力更多地放在進攻當中。

    “甘,如果你再隨便地不按戰術走,我就把你摁在板凳!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好好表現。”暫停結束,拉姆齊在球員上場前特別把甘國陽拎到一邊警告道。

    “好吧船長,為了勝利我也只能做出點犧牲了。”只要能站在球場上比賽,甘國陽就沒太大意見,所以他開玩笑地說道。

    比賽繼續進行,果然如拉姆齊所料,國王想把節奏降一降,開始更耐心地打陣地進攻。

    但國王并沒有內線的強點,他們依賴的還是外線的幾桿槍。

    國王開始依靠約翰遜和伍德森進行反復地突破-分球-突破分球,來拉扯開拓者的防守陣形,尋找得分的空間與機會。

    甘國陽被安排待在三秒區,保護好內線和籃板球,但國王壓根不往里走了。

    “伍德森傳球給約翰遜,約翰遜依靠一個掩護從中路往里突破,范德維奇跟了約翰遜一下,但約翰遜分球了!伍德森在45度接到傳球,一個不錯的投籃機會,出手,球進了。國王扳回了兩分。”

    像突破后分球的戰術,可以說是籃球場上和擋拆一樣簡單的小配合,可卻是最常用也最有效的拉開空間的方式。

    一個球員如果沒有突破手,那么投手也將不會有充足的空間去出手投籃。

    甘國陽這球剛剛打進,球一從籃網中落下來,開拓者便立刻罰球。

    范德維奇把球發到了瓦倫丁手上,瓦倫丁傳導給桑普森,而德雷克斯勒此時又沖到了前面。

    “這家伙跑得可真他媽的快。”甘國陽望著德雷克斯勒的身影在心中感嘆,同時他自己也拼命奔向前場。

    這時,球已經傳到了德雷克斯勒的手中,他在球場的右側拿到的球,不過國王回防很快,已經有兩名球員上前夾擊。

    就在德雷克斯勒無法運球繼續突破的時候,甘國陽已經從中路插上,并高高舉起了他的手。

    德雷克斯勒迅速出球,甘國陽一面用后背頂住對方球員,一面跳起接住了空中的籃球。

    接球后,甘國陽作勢上籃,但這只是假動作,騙起了對方的中鋒。

    然后甘國陽運球往籃底下一抹,人一下來到了籃筐后面。

    但這難不倒他,他往后一頂,擠開壓迫上來的對方內線,同時出其不意地用左手,一個側勾,球帶著旋轉飛上了籃筐。

    “嘭!”一個擦板,球在籃筐上又彈了一下,輕松入網。

    這一球展現出了甘國陽冷靜的處理球能力、細膩的技術和靈活的腳步,怪不得解說員在看到這球后都說出了“Slik”這個詞,就是說他如同絲綢一般柔滑。

    就這樣,國王的分繼續在往上漲,可是他們卻無法抑制開拓者得分,不僅無法抑制,甚至有防線崩潰的趨勢。

    甘國陽在第三節開始階段的突出表現為下半場奠定了基調,在此之后,國王始終沒有辦法將比分迫近。

    最終,波特蘭開拓者在主場以140:117,23分的優勢大勝堪薩斯國王,取得了開門紅。

    這場比賽,開拓者發揮最出色的是范德維奇,來到新球隊的第一場比賽他就拿下了47分的高分,尤其在上半場,他用自己精彩的投籃和低位進攻為整場比賽打下基調。

    國王這邊,艾迪·約翰遜拿下了30分,在上半場他和范德維奇的對飆難解難分,但到了下半場,遭到針對性防守的約翰遜表現打了折扣。

    相反,沒有了防守壓力的范德維奇是火力全開。

    當比賽的蜂鳴聲響起時,坐在板凳上的甘國陽和其他球員一起站起來向觀眾們致意,然后返回了更衣室。

    第三節后半段甘國陽又被替換下場,整個第四節他依然在板凳上渡過。

    雖然第四節已經進入了垃圾時間,但甘國陽還是非常討厭待在板凳上的日子。

    “我以前在板凳上待過的時間,加起來都沒有今天多。再多呆一會兒,我都可以在屁股下面孵出小雞來了!”更衣室中,甘國陽一邊換著衣服一邊向德雷克斯勒抱怨道。

    這時候拉姆齊教練正在接受媒體采訪,甘國陽才如此肆無忌憚地吐槽。

    “我在NBA的第一場比賽也是如此,當時打的是快船,我只拿到了2分,天吶,那時候我在懷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打NBA。”德雷克斯勒笑著說道。

    甘國陽在下半場有限的時間里,5投5中,外加2個罰球拿下了12分,而且他奉獻了3個蓋帽,這些全是在第三節6分多鐘的時間里辦到的。

    可以想象,如果讓他實打實打上40分鐘,他究竟能夠取得什么樣的可怕數據。

    “我寧愿在場上一分不得,也不愿意在場下看一群家伙穿著小短褲跑來跑去。”甘國陽對當時籃球比賽穿小短褲和小背心一直耿耿于懷,他始終在想著什么時候要帶頭穿長一些的運動褲。

    “好了,準備一下,該去接受球員采訪了,你肯定要被問很多問題。記住,可要管住你的嘴。”德雷克斯勒提醒道。

    當時的NBA規定,訓練前后,賽前賽后,球員和教練都要接受媒體采訪,來增加球隊的曝光度。

    “好吧,真希望到時候我能假裝聽不懂英語,畢竟我可是外國人。”甘國陽對于媒體采訪一向比較討厭,在他看來記者的一些問題實在是無聊和白癡到了極點。

    …………

    “你對第一次參加NBA比賽有什么感想,我們知道你因為一些小傷病,錯過了季前賽。”

    “我覺得棒極了,如果球場能在大一些,每支球隊上場的人數能在多一些的話,比如各隊11個人,我想會更棒。”

    “你是否關心你的NCAA總決賽對手,奧拉朱旺的表現?會不會想知道休斯敦的比賽怎么樣了?”

    “不,我想克萊德應該比我更加關心,他愛奧拉朱旺要勝過愛我。”

    “你會不會在下場比賽爭取更多的上場時間?我們可以看出來,你在場上,尤其是下半場的效率很高,但你的時間好像并不多。”

    “我想拉姆齊教練肯定是希望把我放到更加重要的比賽去使用,當然我不是看不起國王隊,但顯然他們的實力還不夠強大。”

    “你能不能適應NBA的比賽節奏?NBA和NCAA似乎很不一樣。”

    “是的,很多時候我覺得NBA更像是一場田徑比賽,我參加的項目主要是折返跑加摸高,說實話,我還是更喜歡雙手拋球這個項目。”

    ………………

    “天吶,我簡直不敢相信,你的回答記者的問題簡直就像一個老油條。”采訪結束后,德雷克斯勒和甘國陽一起走在出球場的路上,邊走邊所道。

    “我只是希望他們不要在我說的話上添油加醋,我已經可以想象,有些家伙把我的話修改一番,會得到什么樣的效果。”甘國陽嘆了口氣,他對這些媒體搬弄是非的能力是深有感觸。

    在NCAA總決賽結束后的采訪中,就有記者問甘國陽如何看待自己膚色的問題。

    當時甘國陽說他為自己是黃種人而感到驕傲,認為黃皮膚的人能夠和白皮膚、黑皮膚一樣,在各個領域取得出色的成就。

    結果這段非常合理的話,到了某些報紙上就成了“黃皮膚在體育界崛起,威脅其他種族”,和“黃禍”扯到了一起。

    關鍵還是在于華人在美國的弱勢,使得那些媒體敢拿膚色做文章,如果換成黑皮膚或者拉美裔,這樣的言論無疑要被扣上“種族歧視”的帽子,從而引起又一輪大的風波。

    對此甘國陽已經習以為常,現在但凡有記者想在膚色上給他設置輿論陷阱,甘國陽一概不理。

    “嘿克萊德,甘,要不要出去玩玩?我們可以去跳跳舞,我知道市中心新開了一家舞廳。”這時,范德維奇走了過來,邀請兩人去跳舞。

    當時迪斯科在美國相當流行,這些NBA球員也非常喜歡在比賽后到舞廳中娛樂放松一下。

    在波特蘭,娛樂活動真的相當少,甘國陽記得很清楚,到了10點以后,大多數店面就都已經關門歇業了。

    “甘,不然我們就一起去吧?”德雷克斯勒對于隊友的邀請很少拒絕。

    “哦不,我約了一位朋友,說好了在比賽后見面的。”甘國陽委婉的拒絕了隊友的邀請。

    二十分鐘后,在波特蘭一家意大利餐廳里,兩個身材高大的人顯得異常引人注目。

    “嘗嘗這里的面條,說實話這里面條比一些中國餐廳的面條都要棒,當然還是沒法和舊金山的相提并論。”

    “謝謝,其實在來波特蘭之前我有想過聯系你,但我竟然找不到你的號碼了。”

    “哦,我換了一臺新的電話,我把號碼寫給你;我在比賽前根本沒注意看對手的名單,結果把你給忘記了。直到你上場我才想起來,奧蒂斯你在國王隊。”

    這兩個人就是今天雙方的比賽對手,開拓者的甘國陽和國王隊的33號大前鋒,奧蒂斯·索普。

    兩人相識與夏天的選秀大會,當時坐在場下等待斯特恩報出選秀名的時候,甘國陽旁邊坐著的正是奧蒂斯·索普。

    索普在第一輪第9位被堪薩斯國王選中,他在大學時就讀于普羅維登斯大學,他也是球隊中的頭號明星。

    普羅維登斯大學由于位于強大的大東聯盟(Big-East),所以始終難有進入全國賽表現的機會。

    當時普羅維登斯大學最強勁的對手,就是帕特里克·尤因所在的喬治城大學。

    甘國陽和索普聊起來的話題也是尤因,兩人以尤因對手的身份聊得不亦樂乎,很快成為了不錯的朋友。

    而在今晚的比賽中,索普的表現相當出色,作為新秀首次登場的他,拿下了21分的不錯分數,面對老狀元桑普森,屢屢投籃命中。

    直到甘國陽上場,才遏制住了索普在內線的活力。

    不過場上的對抗并不影響兩人場下的情誼,比賽中甘國陽就說好賽后要請索普吃頓飯聊一聊。

    甘國陽了解索普,也是因為后世看1994年總決賽,知道他是奧拉朱旺身邊最可靠的內線幫手,而在1995年他被交易到了開拓者,換到了德雷克斯勒。

    可以說他和開拓者將會很有淵源,只是在甘國陽到來后,很可能一切都會改變。

    “明天我們就要回堪薩斯了,你知道我們要對陣誰嗎?”索普突然問道。

    “嗯?不知道。”甘國陽這個家伙從高中開始就不喜歡看賽程表。

    “芝加哥公牛。”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JBO| JBO官网|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JBO官网| 竞博JBO| 竞博| JBO体育|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