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零三章 西克瑪步

第一百零三章 西克瑪步

    “嘿奧蒂斯,你們的比賽結束了嗎?”

    “是的甘,我現在已經在旅館里面了,哦天吶,我們的表現糟糕透了。”

    “如果你的表現足夠出色的話,我并不在意國王的成績。”

    “可是我的表現同樣很糟,只拿了6分;而他拿了25分,只是投籃命中率有些低,21投8中。”

    “也許你們應該回主場好好調整一下了,不過我們下個月也要開始客場之旅了。”

    “是嗎?那我只能祝你好運了…………”

    ………………

    “甘!是時候上場了!”

    “明白!”甘國陽正好掛掉了電話。這個電話是奧蒂斯·索普從芝加哥打來的。

    10月30日,堪薩斯國王和芝加哥公牛的比賽已經結束,而波特蘭開拓者迎戰西雅圖超音速的比賽還沒開始。

    因為地處西海岸,所以在波特蘭進行的比賽,會比中部地區晚4個小時左右。

    “克萊德,我們打個賭吧,我覺得今天晚上我能拿下25分。”甘國陽一邊進行著投籃訓練,一邊和身旁的德雷克斯勒說道。

    “這話你應該去和拉姆齊教練說,他如果看到你拿到了24分,會立馬把你摁到板凳上,絕不讓你拿下第25分。”德雷克斯勒笑著和甘國陽說道。

    “只要你多給我球,我覺得沒問題。”甘國陽又說道,上一場比賽甘國陽好幾個進球都是德雷克斯勒傳給他的,在拉姆齊的戰術里,并沒有甘國陽單打這一項。

    “別想了,吉姆·帕克森已經回來了,我又被放到替補席上了,我能不能上場都是個問題。”德雷克斯勒無奈地說道。

    甘國陽想起來,之前受到傷病困擾缺席了首場比賽的球隊得分后衛吉姆·帕克森傷愈復出,趕上了球隊的第二場比賽。

    這樣拉姆齊對首發進行了調整,再次將德雷克斯勒放回替補席,讓吉姆·帕克森首發。

    開拓者的外線投射能力進一步增強,但快攻的活力明顯會下降一塊。

    “天吶,我覺得你可比帕克森強多了,上一場比賽也很出色,為什么要把你又放到板凳上?”甘國陽為德雷克斯勒有些不平。

    而且對于吉姆·帕克森,甘國陽對他的好感度一般,不是因為他搶了德雷克斯勒的首發,而是吉姆·帕克森在日常的訓練和生活中,對甘國陽表現得既不是太熱情,也不是太冷淡,反正就是關系一般般。

    一開始甘國陽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以為帕克森是不喜歡他,后來才知道這個家伙是代頓大學畢業的,而甘國陽打NCAA的時候,8進4就是把代頓大學殺落馬下。

    所以因為這個原因,帕克森對甘國陽一直有些想法,加上他也不太喜歡甘國陽的外放和小囂張,兩人的關系自然很一般。

    “你還是先想想你自己吧,今天對手的內線可不弱,小心點兒,有你表現的機會。”

    甘國陽聽了德雷克斯勒的話,不禁回頭看了看對面超音速的球員,兩個白人大個正在練習投籃。

    “沒問題,我會拿到25分的。”

    …………

    上一場比賽所經歷過的開場儀式再次進行了一遍,甘國陽一想到每年這種儀式都要進行至少82次,他覺得一陣腦袋疼。

    不過從板凳席上站起來,在DJ的介紹下和所有替補球員拍手,然后站到球場上的感覺確實非常棒,那一刻他會覺得自己就是這個球場的主人。

    只是他并不是最后一個出場,那個最寶貴的位次屬于球隊目前的頭號球星,奇奇·范德維奇。

    甘國陽想著,這個位置總有一天會是他的。

    但現在他更關注的是這場比賽,以及他要面對的對手,站在中圈等待著他的西雅圖中鋒,杰克·西克瑪。

    甘國陽并沒有看過西克瑪的比賽,當時的NBA,尤其是80年代初期甘國陽剛到美國的時候,相當的慘淡,甚至1980年的總決賽都沒有直播而是錄播。

    西雅圖超音速雖然是1979年的NBA總冠軍,但到了80年代開始衰落,被一家獨大的湖人趕超,最終球隊中的奪冠功臣紛紛離去。

    而其中還剩下的冠軍主力成員,也只有他們的中鋒西克瑪了。

    對于西克瑪甘國陽還是有所耳聞的,知道對方是個全明星中鋒,經驗豐富的老兵,但甘國陽并不膽怯,相反他十分興奮,他很期待和高手的交鋒,這樣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西克瑪是一個金發白人,白人中鋒在當時普遍給人比較軟,比較慢,甘國陽在爭球的時候也感到這個老兵似乎有些疲軟。

    開拓者拿到球權,甘國陽的第二場NBA比賽開始了。

    一開場甘國陽還是往高位走,按照拉姆齊的意思,甘國陽作為一個中鋒,必須先有串聯全隊的能力,然后才能成為攻擊核心。

    甘國陽對此并不是很理解,他覺得自己只要能不斷進球就可以了,只是教練讓他這么辦,他也只有照做了。

    他來到弧頂,瓦倫丁將球交給他做一個過渡,然后自己往內線切尋找機會。

    由于德雷克斯勒坐在了板凳席上,開拓者的外線活力就靠帕克森與范德維奇了。

    這兩個家伙運動能力一般,但投籃很準,而且打球非常賊,非常會利用節奏與時間差。

    桑普森在左側為帕克森做了一次掩護,帕克森繞到了右側,甘國陽一個直塞把球傳到了他的手中。

    帕克森作勢要投,跟防他的艾爾·伍德直接躍起想要封蓋,卻吃了帕克森的假動作。

    帕克森迎著索伯斯投出了一個12尺的跳投。

    “唰!”

    “嗶!”

    隨著球進的聲音,裁判的哨聲也響了,帕克森有打三分的機會。

    紀念體育館傳了了一陣歡呼,也是歡迎這位明星后衛的回歸,在夏天他的傷病一直讓球迷和球隊很擔心。

    只是坐在場下的德雷克斯勒就沒那么好受了,帕克森發揮越好,他的機會也就越少。

    罰球進,開拓者3:0領先,帕克森為開拓者開了一個好頭。

    但接下來,開拓者卻陷入了一點麻煩。

    和上一場比賽對手堪薩斯國王不同,西雅圖超音速是一只內強外弱的球隊,他們的前場除了擁有中鋒杰克·西克瑪外,還有一個甘國陽熟悉的人,就是他們的大前鋒,湯姆·錢伯斯。

    甘國陽剛到美國時看得第一場NBA季前賽,金州勇士對陣圣迭戈快船,錢伯斯就是快船的一名新秀,在快船呆了兩年后被交易到了超音速,成為了球隊的主力大前鋒。

    錢伯斯身高6尺10,同樣是一個白人球員,和大多數白人前鋒一樣,一手精準的中距離是他吃飯的家伙。

    然而如果他只是一個投射倒還好對付,可他卻是個各種技術樣樣精通的大前鋒。

    帕克森的打三分剛剛完成,西雅圖就發動了快速反擊。

    錢伯斯在牛角位拿球,觀察了一下場上的隊友,并沒有選擇傳球,而是直接從中路突破!

    米切爾·桑普森準備不足,被錢伯斯突了進去,甘國陽見狀也顧不得身后的西克瑪了,上前補防。

    錢伯斯卻是一個持球背轉身,繞過了甘國陽準備直接上籃。

    甘國陽反應極快,扭過頭就起跳伸出長臂封蓋,但還是差了一點點,錢伯斯一個難度很高的低手拋籃,球擦板入框。

    開拓者這球是明顯防守注意力不夠集中造成的,每個人都在找自己的對位者,給了錢伯斯機會。

    接下來開拓者的進攻開始變得沒有起色,范德維奇和帕克森的手感都不行,三次進攻依靠外圍投籃都沒有打中。

    相反,超音速這邊則是堅決地打內線。

    西克瑪讓甘國陽第一次感受到了NBA全明星中鋒的實力,這個看上去有些慢有些軟的中鋒,在籃下兩次接球,依靠出色的腳步,一次勾手,一次假動作后的抹籃,連得4分,讓甘國陽異常郁悶。

    當錢伯斯在一次快攻反擊中雙手大力灌籃得分后,超音速打出了一波8比0,而開拓者除了帕克森開場的打三分是毫無建樹。

    拉姆齊不得不叫了一個暫停,他要調整一下戰術,因為開拓者開場的手感看上去并不好。

    “打出進攻中的強度,強度!既然我們的投籃不行,就多往里面打,更多依靠我們的內線。然后,再將內外結合起來,加強從弧頂往內線的切入,我們需要對前場的沖擊。甘,你在低位持球做決定,要位不要太深,給內線留出一些空間。”

    甘國陽聽了拉姆齊的話一愣,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拉姆齊給自己布置戰術了?

    在平日的訓練里,開拓者也會練習中鋒低位單打時,其他球員的戰術跑位。

    除了普通的拉開防守、繞中鋒空切籃下外,練得最多的就是高位大前掩護沖籃下。

    而中鋒選擇傳球還是單打,完全是看中鋒自己的判斷,也就是說拉姆齊把場上的戰術選擇權交給了甘國陽,讓他來控制球隊的進攻。

    這出乎了甘國陽的意料,他一向不太喜歡拉姆齊,除了德雷克斯勒的原因外,也是因為拉姆齊確實不喜歡用新人,第一場長時間把他摁在板凳上就是明證。

    但其實,甘國陽對于這名教練的了解還是太少,他從沒有嘗試過和這位名帥有深入的交流。

    此時坐在超音速板凳上的主教練,蘭尼·威爾肯斯曾經就是開拓者的主帥,當時他的手上已經有了比爾·沃頓,有了77年奪冠的那批成員,但他始終沒能帶出成績。

    而拉姆齊取代他上位后的第一年,就率隊拿下冠軍,在之后的幾年開拓者也保持了競爭力。

    威爾肯斯的輝煌要在兩年后的超音速,那時的超音速是一只以外線為主,擁有獨特的“控球前鋒”位置的奇怪球隊。

    相比威爾肯斯,拉姆齊的優勢就在于他擅長開發和解放球員潛力,尤其是內線球員的潛力,沃頓就是在他的手下徹底解放,迸發出極大的能量。

    德雷克斯勒之所以不被拉姆齊喜歡,在于他不是拉姆齊心中理想的球隊拼圖,事實上德雷克斯勒繼續這樣出色地發揮下去,得到拉姆齊的認可是遲早的事。

    甘國陽不同,第一場比賽他被摁上板凳,純粹是因為拉姆齊覺得對付國王,用外線亂槍打效果更好,而且他也要考慮到米切爾桑普森這個老球員的心情。

    只是甘國陽在第三節開始的表現真正地打動了拉姆齊,他意識到,這個受到很多人懷疑的華人中鋒,或許真的有著巨大的潛力。

    于是,他決定試著在場上給他更多的球權和指揮權,看看他能表現得怎么樣。

    “是的船長,一切就交給我吧!”甘國陽一副“大言不慚”的樣子,看得出來他很興奮。

    拉姆齊只是微微點了點頭,但他心中卻很喜歡甘國陽這種自信,甚至有些“好斗”的性格,他知道上賽季的開拓者就是缺少這么一個斗犬,雖然取得了西部第三的成績,但在季后賽關鍵時刻卻頂不住了。

    短暫停很快結束,雙方重新登場,甘國陽拿著籃球在邊線發球。

    球一經發出,甘國陽立刻來到腰位,他并沒有要很深的位置,但他依然非常喜歡這種在低位要球的感覺。

    背朝籃筐,春暖花開,這就是甘國陽此時心中的感受。

    他拿到球后,晃著腦袋觀察了一下,發現西雅圖并沒有包夾,其他球員都盯著各自的人,這是單打的好機會。

    但甘國陽并沒有背打,而是以左腳為軸,整個身體向右一個轉身,從背筐瞬間變為面筐,同時在自己和西克瑪之間空出了一段空間。

    這個背筐轉面筐的動作非常流利,西克瑪剛反應過來,甘國陽已經頂著他向內直接突破!

    西克瑪沒有想到甘國陽的力量如此之大,根本經受不住甘國陽的沖擊,輕易被頂開。

    甘國陽殺到內線,西雅圖的其他球員補防不及,他毫不客氣地左手一個劈扣!

    “耶!”場館中再次響起球迷們的喝彩聲,這個華人中鋒的沖擊力出乎意料的強大。

    “這個家伙,總是喜歡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打。”一旁的拉姆齊又搖了搖頭,在他看來甘國陽又“任性”了。

    回到防守端,西雅圖同樣把球交給了西克瑪,看來他們是想讓西克瑪反打一個回敬甘國陽。

    西格瑪背身拿球后,竟然同樣一個轉身,從背筐變為面筐,而且看起來更加的順暢。

    甘國陽其實還不知道,他自己所用的那個背身轉面筐的簡單腳步,就是用西克瑪的名字命名的,叫“西克瑪步”,甘國陽剛才那一下實在有些班門弄斧的嫌疑。

    不過西克瑪沒有甘國陽的沖擊力,而是在三晃兩晃之后,貼著甘國陽出手,想找個犯規。

    可甘國陽動作控制地很好,根本沒有犯規,反而轉身抓下了籃板,交到了隊友手中。

    “他的防守真是棒極了,非常非常的聰明。”對于甘國陽的單防,拉姆齊非常滿意,甘國陽出色的力量和意識讓他變得相當難纏。

    又到了進攻端,甘國陽似乎還是不愿按照拉姆齊的布置去走,在接到瓦倫丁的傳球后,他沒有任何猶豫,左手架開西克瑪,翻身一個勾手,球進!

    “或許現在這個家伙就是適合不斷地得分吧。”坐在板凳上的拉姆齊想道,他覺著要求甘國陽做到沃頓那樣似乎有些為難他,甘國陽畢竟還年輕,只讀了兩年大學。

    但他在得分上卻有著無以倫比的天賦,他那勾手就如天勾賈巴爾一般優雅、精準。

    拉姆齊決定,先讓這個小子,痛快地按自己的習慣打下去。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JBO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